「彼得羅,你說過有些人你很難愛他們,是嗎?」


「是啊。」


「不愛他們就不好嗎?」


「當然不好。」我答道。


「為什麼?」


「因為你說過愛是基本法則啊。」


「那你先忘掉我說過的話,假設我只是在騙你或者是我錯了。現在,想像一個沒有愛心的宇宙…」


我開始想像沒有愛心的宇宙會是什麼情景-人人都以自我為中心,冷酷無情。就像阿米說的,因為沒有愛心,誰也不控制自我;人們你爭我奪,自相殘殺。我想起阿米提到的種種毀滅性能源,那些原子能、核能很可能為宇宙帶來大災難。我想像若是有某位當權者,為了個人私慾而枉顧全人類的命運,那麼整個銀河系就會發生連鎖反應…


「沒有愛,宇宙也就不存在。」我告訴阿米我的推論。


「那麼是不是可以說:愛是創造,缺乏愛就是毀滅呢?」


「當然可以這樣說。」


「誰創造了宇宙?」


「神創造了宇宙。」


「如果愛是創造,神又『創造』了宇宙,那麼神身上有愛嗎?」


「當然啦!」我腦海裡浮現出這樣的景象;一位聖潔無比,全身散發光輝的神正著手創造銀河、群星、宇宙。


阿米笑著說:「請拿掉神臉上的鬍鬚!」


他猜得沒錯。我又把神想像成一張有鬍鬚的人臉,只是這一次神不是在雲端,而是懸浮在宇宙空間裡。


「根據剛才的推論,我們就可以說神是充滿愛心的了。」


「當然!」我說:


「好,那神為什麼要創造宇宙呢?」


我想了好久,不知如何回答才好。我抗議道:「你不覺得我的年紀還太小,不適合回答這麼艱深的問題嗎?」


阿米完全不理會我的抗議。


「你為什麼要把剛剛吃的乾果帶回去給奶奶?」


「想讓奶奶也能吃到這麼美味的東西啊。」


「你希望她喜歡,對嗎?」


「當然。」


「為什麼?」


「為了討她喜歡,讓她高興。」


「為什麼你希望她高興呢?」


「因為我愛她啊。」原來愛心的另一個特點是希望所愛的人幸福快樂。這個發現讓我吃了一驚。


「你就是因為想要奶奶幸福快樂,才希望她喜歡核桃,對不對?」


「對,就是如此。」


「神為什麼創造人和世界、創造風景和美味、創造顏色和芳香?」


「為了讓我們幸福快樂!」我高聲喊道,因為明白了從前不懂的事情而興奮。


「很好。那麼,神愛我們嗎?」


「當然。他非常愛我們,他為我們創造了整個宇宙。」


「那麼,既然神愛世人,我們也應該有愛心。對不對?」


「對。」


「好極了。有什麼能高於愛心的嗎?」


「你說過愛心是最重要的。」


阿米笑著說:「我還說過;你要忘記我說過的話!因為有人認為;聰明才智是最重要的。對了,你打算怎麼把這些乾果送給奶奶?」


「想辦法給奶奶製造一個驚喜。」


「為了製造驚喜,你會運用自己的聰明才智,對嗎?」


「當然,我要想一想怎麼做才能讓她更加高興。」


「所以說,你的聰明是為了你的愛心服務的,總不會剛好相反吧?」


「我聽不懂。」


「你希望奶奶幸福的動機是什麼?是你的愛心還是思想?」


「啊,我知道了。是我的愛心,一切來自於愛心。」


「一切來自於愛心,這句話說得很好,因為宇宙的創造就來自於神的愛心。所以,你先有了愛,然後運用聰明才智讓奶奶高興,對嗎?」


「說得對。聰明是為了發揮愛心而存在的。愛心是最重要的。」


「那有什麼是在愛心之上的呢?」他問我。


「難道有嗎?」我反問。


「沒有。」他轉身看我一眼,眼睛閃閃發亮。


「可是我們看到神身上有大量的愛心,那麼神是什麼呢?」


「我不知道。」


「如果有什麼比愛心還是重要,那一定是神了。對嗎?」


「啊,我想是的。」


「那比愛心重要的是什麼呢?」


「我不知道。」


「關於有什麼比愛心更重要,我們剛剛是怎麼說的?」


「沒有什麼東西比愛心重要。」


「那麼神是什麼呢?」


「啊,你說過好幾次了;『神就是愛心。』《聖經》上也是這麼說的,可是我一直以為神是個很有愛心的人。」


「不,神不是某個人。神就是愛心本身,或者說愛心就是神。」


「阿米,我還是不太懂。」


「我告訴過你:愛是一種力量,一種振波,一種能源,其效應可以用工具測量出來,比如『進化測量器』」


「是的,我還記得。」


「光也是一種能量或振波。」


「真的嗎?」


「是的,不管是X光線、紅外線、紫外線還是人類的思想,都是某個東西用來傳遞振波的媒介,只是頻率略有不同而已。頻率越高,那種物質或能量就越純淨。一塊石頭和一種思想是同一個東西以不同頻率振動的結果。」


「這個東西是什麼?」


「就是愛。」


「真的嗎?」


「真的。一切都是愛,一切都是神。」


「那麼是神用純粹的愛創造了宇宙?」


「神創造世界是一種說法,實際上是神『化』做了宇宙、石頭、你、我、星星和雲彩。」


「那麼,我就是神了?」


阿米親切地微微一笑說:「雖然大海是由海水組成的,但我們不能說一滴海水就是大海。你是用跟神同樣的物質構成的,你是愛心,可是你振動的頻率不很高。進化的結果可以提高我們的振動頻率,而提高頻率可以讓我們識別和恢復我們真正的本質-愛。」


「提高我們的振動頻率?」


「比如說,仇恨的振動頻率很低,而你可以感覺到的愛頻率就高了。」


「啊!」


「來!你用手指著自己!」


「阿米,你在說什麼啊?」


「當你說我的時候,你會把手指著身體的哪個部位?」


我指指胸口,說了一聲「我」。


「你為什麼不指著鼻子、前額,或是喉嚨呢?」


一想到說「我」不指胸口而指著身體其它部位,讓我覺得很好笑。


我笑著說:「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指胸口。」


「因為那裡才是真正的你,你就是愛,而愛存在你的心裡。你的頭腦就像潛水艇裡的潛望鏡一樣,是個讓你…」他指了指我的胸口又說:「感受外界訊息的工具,這個潛望鏡裡頭還有一台計算機,也就是你的大腦。透過大腦的思考,你才能瞭解萬事萬物是怎麼運作的,而且它也幫你支配全身的活動。最後是你的四肢,有了它們你才能行動自如,才能拿東拿西的。」


他再次指指我的胸口:「但是你在這裡!你就是愛心!所以凡是作出任何違反了愛的事情就是反對自己、反對神的行為,因為神就是愛心。


「宇宙的基本法則就是愛,而愛又是促進人類發展的首要因素。所以說,神就是愛的化身。因此,唯有感受與付出愛,人才算擁有完整的靈魂。小彼得羅,這就是我對神的認知,以及如何應用到生活上的方法。」


「你說的一切道理,現在我都懂了。謝謝你,阿米。」


「就像你們聖經說的,愛或生命之樹會繁衍出許多果實,而感謝就是其中的一種。」


「為什麼叫做生命之樹?」


「因為愛可以孕育生命,就像樹木會開花結果一樣。你聽說過做愛嗎?」


「聽過。愛心的其它結果還有什麼?」


「像是真理、自由、正義、智能和美,這些只是其中的一些結果。你自己試著去發現別的結果,然後要付諸實踐喔!」


「哎呀,那可不容易!」


「沒有人要求你做個完美無缺的人啊,彼得羅,即使是對太陽星球高度進化的人類也沒有這麼高的要求。只有神是完美的,是純粹的愛心,而我們是神愛心噴灑而出的火花。


「只要我們試著貼近自己的本質,試著做真正的自己,就能無拘無束地過日子。這才是真正的自由。」


此時,舷窗外面出現了一片玫瑰色的亮光。使飛船內部整個沐浴在一片淡淡的玫瑰色中。我的心中充滿了莊嚴的感覺。


「彼得羅,我們到了。看看窗…」


此時我的意識狀態發生巧妙的變化,不再以平常的形式運轉,但是,我很難解釋它是如何變化的。我開始覺得我不只是原來的自己,而是還有別的身份。我不再認為自己是一個地球上的小孩,而是突然變成另一個「某人」;就好像我從一出生就忘了自己真實的身份,一直以為自己是個名叫「彼得羅」的小孩,然後突然問恢復了記憶似的。我感到現在體驗到的那種東西,從前我曾以別的形式體驗過。那個世界和那個時刻,我覺得並不陌生。


此時此刻,阿米和飛船都消失了,現在只剩我一個人。我從遠方來到這裡,來完成一次找盼望了很久很久的相會…


我從明亮的粉紅色雲端輕輕墜落。那天是陰天,眼前的景象看起來是那麼的祥和。


一片田園詩般的風景映入眼簾:一泓玫瑰色的湖水,湖面上有鳥群在嬉戲-看起來好像是白天鵝。在淡紫色天空的映照下,所有的景物或多或少都被染上淡淡的紫色,因此不容易分辨原來的色調。長在湖邊的野草和水仙花顏色很特別;有些是綠色的,有些偏橘紅色,還有些是黃、紫相間的顏色。


從湖畔周圍向遠方望去,可以看到長滿鮮花和樹木的平緩丘陵,像是五顏六色閃亮發光的璀璨寶石。天上漂浮著粉紅與淡紫色相間的雲彩。


我不知道是我身在那片風景裡、是風景在我心中,或者是我和風景融為一體。現在回想起來,讓我最驚訝的是那些花草竟然在唱歌!雖然當時在那裡的我,並沒有注意到這個奇觀。


有一些花草邊搖擺邊發出樂音,另外一些則向反方向搖擺,發出不同的旋律。


那些植物是有意識的!


水仙和花草在唱歌,隨著旋律輕輕搖晃。它們在演奏我從未聽過的最美妙的音樂:進化星球的生命之歌。


我伸展雙手滑翔經過湖畔上空,無需擺動雙腿便可以前進。一對天鵝帶著它們的子女從藍色的面紗後面文雅而恭敬地望著我,優雅地彎動長頸向我致意。我也熱情地點頭回應。天鵝父母要小天鵝們向我問好。我不知道牠們之間是怎麼溝通的,不過,我想要不是透過心電感應,就是做了一個很小的動作,讓小天鵝們瞭解父母的意思。


小天鵝們隨即晃動長頸,儘管不大優美也不協調,有一瞬間還失去了平衡,但牠們馬上就穩定身軀,緊張地搖搖小尾巴,繼續驕傲地前進。這讓我心裡升起一股溫暖的柔情。我熱情地回應牠們的問候,保持彬彬有禮的風度。


我繼續前進,向相會的地點飛去-很久很久以前,我就定下了與她的約會。遠處有個看起來像高塔的建築物在岸邊漂浮著,仿造日本建築風格的屋頂由數條細長的柱子支撐著;某種開著藍色花朵、粉紅色葉子的籐蔓攀附其上,構成高塔的壁身。質地良好的木造地板上擺著一些五顏六色的墊子。天花板下懸掛著一些小裝飾品,像是銅或金製的香爐以及蟋蟀籠。


「她」坐在墊子上。我感覺她與我很親近、很熟悉,雖然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她…。她沒有看我。我也希望延長正式相見之前的這點時間,並不著急。再說,我們已經等待彼此幾千年了…


我向她微微彎腰行禮,她輕輕頷首回禮。我走進室內,兩人眼神交會,並不開口說話。我感到這時如果開口就顯得俗氣,破壞了這次我盼望已久的千里相會。我們透過雙手極細微的動作彼此溝通,像是某種富有美感的儀式,隨之而來的情感撼動了我們。


所以,阿米剛剛說得沒錯,當語言不足以表達我們的感覺時,我們需要另外的交流方式,於是便求助於藝術。


我終於可以仔細看看那張陌生的面孔。她是個東方臉孔的美女,皮膚是天藍色的。濃密光潔的黑髮瀑布般傾瀉而下,飽滿的天庭中央有顆黑痣。


我對她感受到強烈的愛。她對我也一樣。我最期盼的時刻來到了。我的手緩緩靠近她的手…就在這一刻,眼前的一切倏地消失不見了。


不知過了多久,等我回過神來時,發現我仍然在飛船裡,在阿米身旁。看到窗戶蒙上一層白色的霧氣,我知道我們已經離開那個星球了。


阿米說:「…外…啊,你已經回來啦!」


我知道所有的一切都發生在極短暫的時間裡-從阿米發出「看看窗…到…外的十分之一秒之間,一切已經發生又結束。窗外仍然瀰漫著一片玫瑰色的雲彩。


我感到失望而憂慮,彷彿從美夢中醒來後發現現實生活的貧乏。或者一切都是相反的?難道我眼前所見的是惡夢,而剛才發生的才是現實?


「我要回去找她!」我高聲大喊。


阿米讓我好難過,因為他強行把我跟她拆開。他不能這樣對我啊。我的心情依舊無法平復,另一個我的意識超越了一切。我一方面是彼得羅,一個九歲的小孩,但一方面又是一個…為什麼我現在想不起來我是誰呢?


阿米溫和地安撫我說:「以後還有機會。你會回去的,只是現在還不行。」


我知道他說的是真的,我會回去看她的。我還記得與她相會時那種「急不得」的感覺。我心裡逐漸平靜下來。我慢慢地恢復正常,可是我永遠不會是原來的我了。我是彼得羅,可是這只是暫時如此而已;另一方面,我比原來的彼得羅多了許多東西。我剛剛發現了自己的一個新天地,它超越了外表和時間。


「我剛剛去的是什麼樣的地方?」


「你去了一個在時間和空間之外的天地,那是另外一個世界。」


「我在那裡,但是在那裡的不是現在的我,而是另一個我…。」


「你看到了你的未來,看到了你一旦達到某種進化程度時,你會是什麼樣的人。比如當你達到二千度左右的時候。」


「什麼時候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呢?」


「你還有好幾個時期的生活要過呢!」


「那我怎麼能先看到未來呢?」


「一切都是安排好的。神的劇本已經寫完,你剛剛只是跳過了好幾頁,先讀到了後面的篇章。這麼做是必要的,這是個小小的刺激,為的是讓你明白造物主早有巧妙的安排。你可以把這件事寫進書中,讓大家都知道。」


「那個女孩子是誰?我覺得我和她是相愛的,就是現在我也是愛著她的。」


「神會一而再,再而三地安排她出現在你身旁。有時你能認出她來,有時候不行,這取決於你胸口的理解中心是否能感應到。每顆心都有一個無可替代的互補的部分,也就是所謂的另一半。」


「她的皮膚為什麼是藍色的?」


「你也是藍色的啊。只不過當時你沒有照鏡子而已!」阿米笑著看我。


我馬上擔心地看看雙手:「我現在的皮膚是藍色的嗎?」


「當然不是。她現在也不是藍色的。」


「她現在在哪裡?」


「在某一個地方。」阿米故作神秘地說。


「帶我去找她!我要見她!」


「你怎麼認得出她呢?」


「她的臉型像日本姑娘一樣。雖然我現在一下子想不起來她的容貌,不過她額頭中央有顆黑痣。」


「我跟你說過了,她現在不是那個樣子,」阿米笑著說:「此時此刻她是個普通的小女孩。」


「你認識她?你知道她是誰?」


「我或許知道。彼得羅,你別急!要記住,忍耐才能保持內心的平靜。時候還沒到,不要先打開帶來驚喜的禮物。生命本身自然會引領你前進的方向,每個重大事件後面部有神的旨意。」


「那我將來要怎麼樣認出她來呢?」


「要認出她不能單憑思想或理智,也不能有偏見或胡思亂想。你的心靈要和聰明才智和諧地一起運轉。換句話說,只要運用愛心,再加上智慧就可以認出她來。」


「但是,實際上要怎麼做呢?」


「要保持仔細觀察的習慣,特別是當你認識一個你感興趣的人時。但是不要把心裡真正感受到的訊息,和外界釋放出來的訊息混為一談;也要分清楚你真正感受到、理解到的訊息,和你心裡的想法、慾望或不切實際的念頭是不一樣的。


「時候不早了,你奶奶就快起床,我們該回去了!」


「阿米,你什麼時候回來?」


「你準備寫書吧!我會回來的。」


「我可以把『日本姑娘』的事寫進去嗎?」


「你可以將所有的一切都寫進去!但是不要忘了強調:這只是個故事。」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阿米:星星的小孩 Ami,el Ninocho de las Estrellas
作者:安立奎.巴里奧斯 Enrique Barrios
譯者:趙德明
線上閱讀:http://book.qq.com/s/book/0/14/14268/index.s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 & Light 的頭像
Love & Light

LoveNPeace

Love & L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