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在無限的宇宙裡有一個小靈魂,它對神說,“我不想離開你。”

 

“好啊!”神微笑著說,“因為你永遠不必如此。”

 

但是小靈魂不明白,因為今天正是小靈魂即將投胎出生的日子。小靈魂想,當我降生了,就被迫離開了天堂。事實上,小靈魂已經站在投胎的隊伍裡,只差幾步就要到前往地球的入口處了。

 

“我應該害怕嗎?”小靈魂問。

 

“不,不,不,”神再度微笑著說,“事實上這是個值得快樂的日子!今天是你的生日!”

 

“我知道,”小靈魂哭著說,“可是今天也是我將離開你,與天堂說再見的日子…這使我悲傷。”

 

神給小靈魂一個大大的擁抱,“我將永遠與你同在。離開我是不可能的,因為無論你走到哪裡,我都與你同在。”

 

“真的嗎?”小靈魂問道,睜大了希望的眼睛。

 

神立刻回答“是的,是這樣!如果你想我,只要呼喚我,你將會看到我永遠在那裡。”

 

“假如事情出了差錯呢?”小靈魂問,開始有點兒發抖。 “我的意思是,假如我搞砸了,你還在那裡嗎,或者你會生氣地離開?”

 

“當然不會,”神笑著回答。 “我永遠不會生你的氣我為什麼僅僅為了你的錯誤而發怒呢?每個人都犯錯啊。”

 

“甚至連…你?”小靈魂想知道。

 

“這個嘛…”神笑了,“那有蘆筍……”

 

小靈魂覺得好些了。“好吧!就是說你總是在我的周圍。知道這些真棒。這幾乎和在天堂裡一樣。”

 

神笑了。“你是在天堂裡!你離不開天堂的,因為天堂是我所創造的唯一東西!你走到哪裡都是天堂。”

 

“甚至在地球上?我在地球上也是在天堂裡嗎?”

 

此時,神的眼裡閃著喜悅之光,“尤其在地球上。地球是天堂裡最奇妙的地方之一!”

 

“那麼,”小靈魂說,“我去。這好像是一件挺有趣的事!”

 

“是的,是這樣,”神同意說。 “比你知道的還有趣味。不要為這事擔心。即使你忘了我告訴你的話,即使你忘記了我,你也還有一個特殊的朋友會幫助你。”

 

小靈魂有些吃驚。 “忘記你?誰會忘記神呢?”

 

“哦,”神笑著說,“你可能會感到吃驚,有些人三番五次地忘記我,幾乎每個人都忘過我一次或兩次。”

 

“那好,我不會!”小靈魂嚴肅地宣布說。“我將永遠不會忘記你。”

 

神說,“那非常好,但即使你忘記了,也別擔心。你永遠都有馬文。”

 

“馬文?馬文是誰?”小靈魂問。

 

“你特殊的朋友!馬文是天使,他答應將陪伴你一生,所以無論發生什麼事,都有人幫助你。”

 

“哦,一個守護人的天使。”

 

“對!”神說。“那就是為什麼叫它們'守護天使',明白了吧?你的就在那裡,等著接你去地球呢。”

 

“等一下,”小靈魂說。“你說,我有一個守護天使名字叫做馬文?”

 

“是啊,”神眨了眨眼睛說,“克拉倫斯不合適。”

 

“哦,”小靈魂點點頭,裝做聽懂了,雖然小靈魂一點兒也沒聽懂。

 

“馬文將一直與你同在,能向你解釋每件事,”神保證的說。“但現在,你得快點兒了。看,下一個就到你了!你將要出生了!”這是真的!小靈魂離去地球的入口只差一步了,前面已經沒有人了。小靈魂高興得唱起來,“我會得到身體!我會得到身體!”

 

“是的,你會得到!”神咧開嘴笑著說。 “那麼,好,你去吧!我祝你人生快樂!如果需要我,別忘了叫我!”

 

就這樣,小靈魂出生了。

 

“現在,我是人了!”小靈魂成為了嬰兒之後,就唱了出來。聽起來像是哭給屋子裡人們聽的。可小靈魂的確是在唱。“我不再只是靈魂了!我有一個身體!”

 

“是的!現在你是人了!”馬文從房間的另一邊唱和著。有許多人圍在小靈魂的周圍,馬文想知道他們是不是給嬰兒留有了路的空間。

 

這時,小靈魂聽到其中的一個人說,“是個女孩兒!”每個人都“哦”、“啊”的回應著,有的人甚至拍起手來。

 

“歡迎你,梅格!”其中的一個人說。

 

“那是我的名字嗎?”小靈魂心裡問。

 

“當然是,”馬文用意念回答。 “你不高興嗎?”

 

“高興!”小靈魂回答。“至少,我是這麼認為…”她會疑惑是因為這時她正被某個陌生人抱了起來!

 

“那沒關係,”馬文向她保證說。“她是醫生。她只是要給你秤體重、量身長、檢查一下你的身體,確認一切完好!”

 

當護士和醫生做完了這些,小靈魂的思緒還是停不下來。最後,她問道,“做個女孩兒好嗎?”

 

“當然好!那是很神奇的,”馬文回答。

 

“比做男孩兒好?”

 

“不是的。”

 

“你是說作男孩兒比做女孩兒好?”

 

“不是的。”

 

“那你的意思是他們沒有哪一個比另一個更好?”

 

“這確實是我的意思,”馬文證實道。 “從今以後,不要聽信任何人說的男女有任何差異不同。”

 

“為什麼有的人想那樣做?”梅格詫異道。

 

“是這樣,”馬文回答說,“有些人不理解你現在作為嬰兒所知道的。他們已經長大了,忘記了這些。”

 

“是的,”梅格同意。“有人剛才還告訴我人們是多麼愛忘事,但是我能記得他們是誰…”

 

“我將會來提醒你的,”馬文向她保證。“但現在你有了身體,得先習慣一下。”

 

這名叫梅格的小靈魂向屋子的四周張望著。她看到屋裡有許多人,每個人都好像在做非常重要的事。“你也有個身體嗎?”她問馬文。

 

“守護天使沒有身體,”她的朋友解釋說,“但我們可以看起來像是有身體,如果那能使事情更容易辦的話。我現在可以裝作有身體​​,要讓你能看到我嗎?”

 

“當然”梅格說。 “那很有趣。”

 

所以,就這樣,馬文顯出了一個人的外表!他正好站在一個護士身旁這護士正在給小梅格洗澡。

 

“嘿,我能看到你了!”梅格大叫著。

 

“很好。現在你要把我的相貌記住,因為過不多久,你就見不到我了。”

 

“為什麼?你將離開我嗎?神說,你將永遠是我特殊的朋友,每分鐘都與我同在。”

 

“我願意每分鐘都與你同在,”馬文平靜地說。“我不去任何地方。但如果你向其他人說起,看到了你'特殊的朋友',他們會讓你確信我沒在這裡。”

 

梅格有些吃驚。“為什麼會這樣?”

 

“因為他們看不到我,所以他們不會相信你真的看到了我,他們會說,我是你想像出來的。”

 

“你是嗎?”小靈魂眨著眼睛問。

 

“當然是,”馬文回答。“但那並不意味我不是真實的。每件你所想像的事物都可以像是你親手做出來的一樣真實。永遠如此,記住這個。”

 

梅格長時間地想著這件事,對於嬰兒來說,長時間也就一分鐘。然後她的臉上閃過一個詭異的表情。“嘿”梅格說。“這水好涼啊!”

 

馬文快速地轉向護士。“哦,我的天,她搞錯了,”他告訴小靈魂。“水涼了她也沒放熱水看我能不能提醒她。”馬文在護士耳邊耳語了一下。

 

果然,護士立刻就把一些溫水倒進盆中。

 

“那是個失誤,”馬文再次說著,“你願意原諒她嗎?”

 

小靈魂想了又想。最後說“原諒她是什麼意思?”

 

這時,馬文才明白,他確實還有許多工作要做。為什麼!小靈魂甚至忘記了她為什麼來地球!忘記了她所穿過的降生之門,她忘記了每件事!她甚至不記得當初她請求出生,是為了能夠體驗原諒某人是什麼樣的感覺。

 

(哦,這是這個故事你還沒聽到的部分,是不是…好,你看,小靈魂請求降生是想體驗,原諒別人時的感受是什麼樣的。當她沒有生活在地球上時,小靈魂理解到,任何靈魂具有生命,是給它們機會可以去體驗任何事。所以…小靈魂想體驗寬恕,並向神請求是否可以來到地球上,以便能體驗此事,但現在,小靈魂已經把那些全忘了!)

 

“過一會兒我會告訴你原諒是什麼意思,”守護天使對梅格說。 “那得大大的解釋一番,可你現在正忙著。”

 

她確實很忙。護士正在用一個大毛巾將小梅格全身擦乾,然後人們查看著她的手、腳、耳朵,一切地方!他們看起來十分高興,因為大家都驚嘆著,“多好的一個孩子啊!她完美極了!”

 

“那麼”小靈魂說“下一步是什麼,既然我有了身體,並且知道我是誰?”

 

“你認為你是誰?”馬文問道。

 

“我是這個,我是這個,”梅格指著自己的身體說。“這就是我是誰!”

 

“不,那不是,”馬文笑著說。“我知道那是你認為的你是誰,但你的身體不是你,它是你的。”

 

梅格只說出了一個字,“啊?”

 

馬文又笑了。“我說你的身體不是你,它是你的。意思是說你的身體不是你是誰,它是你擁有的一件東西。”

 

“像是一個玩具?”梅格問。

 

“嗯…”馬文想了一會兒。“更像一個工具,用來建造些東西。”

 

“但是,我將建造什麼呢?”

 

“一個生活。”

 

“怎樣建造?”梅格問,“用我的身體來建造一個生活嗎?”

 

“用體驗”馬文回答,聽起來就像某大學裡的教授。

 

“體驗什麼?”

 

體驗那些當你有了身體才能經驗到你想經驗的,無論什麼。”

 

馬文懷疑小靈魂能不能聽懂這些話。

 

那好,我告訴你我現在想經驗什麼!”梅格脫口而出,守護天使能理解嬰兒哭聲的意思,這件事真棒,因為屋裡其他的人誰也不知道嬰兒的意思。“我想經驗溫暖!我又感到冷了!我希望有人能給我拿條毛毯來。”

 

你相信嗎?正在這時,一個婦人帶來一條柔軟的、溫暖的毛毯,把嬰兒舒適的裹了起來。

 

“哇!你看見了嗎?”梅格喊了出來。“我剛才唯一的願望就是有人能拿給我一條毛毯,毛毯就出現了!”

 

“是不是好極了?”馬文溫和地嘿嘿笑著。“那就是它怎麼實現的。”

 

“什麼怎麼實現的?”

 

“那就是生活是怎麼實現的。你可以希望什麼事,就像'那樣'你得到了它。”

 

梅格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真的嗎?唯一我需要做的是許願?”

 

“是的,如果你對顆星星許願是有幫助的”馬文笑著說“但它不是絕對必要的。只有一件事是絕對必要的。”

 

“那是什麼?”梅格急切地問。

 

“信念。”

 

“信念?”

 

“是的,”馬文繼續說“你相信你總能擁有你需要的每件東西。你相信神與你同在。”

 

小靈魂的眼睛睜得大大的,她問了一個最令人吃驚的問題。

 

“神是誰?”

 

守護天使馬文展露天使般的笑容俯瞰著小靈魂。

 

“嗨,我的小梅格,”他溫柔地輕聲說,“你真的想了解所有事,對嗎?神是將你置於此,將我置於此,將每件事物置於此的那一位…。”

 

“真的嗎?”小靈魂問。 “那好,他在哪兒?多告訴我一些關於他的事!”

 

馬文再次微笑著,但正當他要解釋有關神的一切時,梅格抱在了某人的臂彎中。

 

“哇,這真美妙!”她愉快地叫出聲來。“被抱著的感覺真棒!這感覺好熟悉,就像我未出生前!我應該隨處都認得這種感覺的!它叫做什麼啊?”

 

馬文回答,“它叫‘媽咪’。”

 

同時在這非常時刻,梅格感覺到一雙手在輕觸她的臉頰,一個吻落在她的前額!

 

“哇!那是什麼?”她驚呼。

 

馬文回答,“那是爹地。”

 

“但那是什麼感覺啊?小靈魂想要知道。“那是我無論到哪兒都應該認得的,當媽咪抱我,爹地親我時那種感覺是…”

 

“愛”她的天使解釋說。“那種感覺叫做愛”

 

“哇,那感覺真好。我如何可以得到更多呢?”

 

“哦,那容易,”馬文說。 “只要將它送給別人。”

 

小靈魂滿臉疑問地看著她的守護天使。“我怎樣才能做到?”她問。“我不知道怎樣才能做到。你能教我怎樣做嗎?你會的,你會的。”梅格懇求著,並向天使展露個最燦爛的笑容。

 

“你知道這是這麼令人吃驚嗎?”馬文開始說。“你正在這樣做,正是用你現在看我的方式。這個事情簡單到當你發出一個微笑,就​​是你給出愛的方法。只要從你發出一個微笑,梅格,這是一個奇妙的禮物,它可以使每個人都感到非常的幸福。”

 

接下來,小靈魂對她的媽咪和爹地微笑了。

 

“看!你看見了嗎?這時他們覺得很幸福!”馬文說。

 

那不是誇張。梅格的媽咪和爹地都充滿了喜悅,他們也對小梅格微笑著!

 

“哦,當我對他們這樣做,他們也對我這樣做!”小靈魂插話說。

 

“是的!”馬文點頭說。“那是生活的另一個秘密!你對別人所做的,別人會同樣對你做!你學的真快。”

 

“這很有趣!”梅格斷言道​​。“還有其他給出愛的方法嗎?”

 

馬文嘿嘿地笑著。 “有許多許多方法,你甚至數不清呢!”

 

“嘿,我現在有了身體,能夠做這些事的!”小靈魂喊道。“我可以把一生都用來學習怎樣去愛!”

 

“你當然能,”馬文同意道。到這時,守護天使才決定教給小靈魂原諒是什麼意思。因為,你看,原諒某人其實是送出愛的重要方法之一。

 

在馬文幫助小靈魂理解了什麼是原諒之後,梅格依偎媽咪的臂膀裡,爹紅給她擁抱和親吻。她決定就在此時此地原諒那個使她浸泡了冷水的護士!

 

當然,她還不會說話,所以,為了讓護士知道梅格原諒了她,小靈魂想到有一件事情可以做。你知道她做了什麼嗎?

 

對。她盯著護士看著,並且…展露燦爛無比的笑容。

 

這不是一個很美妙的故事嗎?

 

現在你也可以展露笑容了!

 

—End—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小靈魂與地球 The Little Soul and the Earth:I’m Somebody
作者:尼爾.唐納.沃許
繪者:法蘭克.瑞奇歐
譯者:林淑娟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