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明和空氣

 

現在做一個快速的扼要重述。我們正在談論泰勒斯城,12000年前建造的列穆尼亞地下城市。它是亞特蘭堤斯大陸和列穆尼亞大陸沉沒後的結果。在亞特蘭堤斯和列穆尼亞的戰爭期間,我們建造了地下城市。泰勒斯在雪士達山下,它是我來自的城市。這捲錄音帶將討論泰勒斯的文化。

 

再重述一下。泰勒斯城建造在五個不同的層上,頂層是城市主要的層。下面第二層是製造層和許多課程上課的地方。第三層是水耕園。第四層部分是水耕菜園,部分是製造層和大自然層。最底層作為大自然層,那裡有許多動植物的物種。

 

許多人問,“到底你們怎麼能夠生活在地下?第一,你們有什麼樣的照明,或你們有照明嗎?或你們是鼴鼠人嗎?”

 

是的,我們有照明。這是一個裡面有高品質水晶的寶石和電磁能量結合的過程產生的。這種能量的注入導致寶石的水晶矩陣產生極性,讓寶石吸收連續的不可見光線,重新接納它們變成可見光。這樣,它就變成了一個小太陽。

 

我們的城市和其它的地下城市的照明構成都是由這些寶石製造出來的。它們產生的光是全光譜的光,包含了所有的光線。這種能量的注入過程使寶石變成了小太陽,它可以燃燒大約50萬年,直到寶石,直到水晶矩陣破裂,寶石不再能用這樣的方式運作。所以這樣我們有可以燃燒幾十萬年的光明。

 

在這樣的架構裡,我們建立了小的生態系統。換句話說,我們通過植物得到我們的空氣。我們和動物產生二氧化碳,植物吸收二氧化碳,為我們提供氧氣。所以本質上這是一個和地表上一樣工作的生態系統。

 

我們也有一些通上地表的通風口,引入空氣。在一些區域,我們還有高速流動的流水。它造成空氣的循環,使空氣清新,還產生許多負離子。所以它是一個完整的生態系統,非常像在地表運行的生態系統。

 

這個小的生態系統實際上非常有效,以至於我們越來越不依賴空氣通風口。而事實上,隨著空氣被污染,通風口變得有點多餘。

 

政府和仲裁

 

泰勒斯的政府構築在十二人理事會的形式上。首先,這十二個人都是揚升大師。他們已經證明他們有非常高的智慧,並能夠在任何事件中保持頭腦冷靜。在我們的理事會裡,一直是六男六女。這樣理事會一直著保持平衡,男性和女性的光輝都得以公平體現。

 

從十二人的主要理事會,延續到城市各處較小的理事會,也都以十二人的標準運作。單獨的區域把他們的問題帶到地方理事會。如果地方理事會不能討論出一個各相關方都接受的解決方法,他們會把問題帶到上一級的理事會,最終到十二人理事會。

 

對於個人問題,這些不會到理事會那裡,而是到我們稱作仲裁人的地方。仲裁人一般是祭司或者女祭司,他們對人類的心智有深入的了解,並且能夠察看阿卡西記錄(前世記錄)。這些仲裁者會聽雙方講述他們的故事。如果是有爭議的民事問題,他們會基於他們聽到的,和他們在阿卡西記錄裡讀到的雙方的記錄,作出裁決。

 

我們立刻作出決定,因為這種方法有效。一旦一位仲裁者做一個裁決,他知道他們從最高級別作出這個決定。作為祭司和女祭司,他們不會帶有個人成見,即不支持也不反對任何一方。這樣我們下定決心,我們將接受他們的裁決,無論是什麼樣的決定,事情到那裡結束了。而且我們還發現,與其彼此爭執,還不如如果小事故出現,立刻去仲裁者那裡,因為我們知道爭執常常讓事情變得比別的東西更糟糕。

 

十二人理事會領袖的正式頭銜是'十二人理事會加一。 '''實際上是兩個人,''Ra)和拉然.姆(Rana Mu),他們是泰勒斯的國王和王后。 '''拉然.'意味著他們是默基瑟德大祭司和女大祭司。他們通常也是雙生火焰。

 

 '''拉然.'是世襲的職位,他們的世襲按照現在這樣已經30000年沒有中斷過。當下一代'''拉然.'被選出來的時候,他們不會自動由長子或長女繼承。而是由'''拉然.'決定他們的子孫裡誰最有能力繼承。然後那個人接受教導,遲早他們必須通過完整的神廟訓練,成為正式的默基瑟德祭司或女祭司。

 

在這種體制下,當十二人理事會作出一個決定,拉''拉然.'可以支持它,或者要求修改這個決定。這個政府的過程裡還有另外一個聲音,它來自神廟。神廟被公認為任何決定的最後決定者。因為在許多方面,我們的社會和其它的地下城市一樣,是一個神廟社會。我說過,即使神廟在大多數時間不會介入市政府,但是他們能夠通過大祭司和女大祭司作出最後的決定。

 

默基瑟德聖人團體神廟遵循默基瑟德的傳統。默基瑟德是宇宙的聖人團體。在宇宙的每一個角落默基瑟德都存在。它是那些將光之計劃從最高的天國帶下來到各個世界的所有聖人們組成的團體。一個默基瑟德祭司或者女祭司通過他們誠摯的信仰,證明他們將永遠把光明和他人的利益放在自我利益之上。

 

這也已經被反覆地證明,關於為什麼神廟能夠做出最後的決定,因為他們一直把光明所喜歡的,本質上也是上帝希望的方式放在他們自己的願望之上,放在他們希望選擇達成的之上。因此寺廟也成為了我們在做的事的一個非常好的指導者。

 

作為一個神廟社會,許多人在神廟裡接受他們的訓練。很多人在廟裡花費時間,最終成為祭司和女祭司,還有許多正在步入生活中不同行業的人。他們需要對人類心靈和靈魂更多的了解,以達到他們工作所要求的結果。

 

妊娠

 

讓我們結束居住在泰勒斯的人們的生活狀況,從他們的妊娠或者分娩開始。在泰勒斯,一旦一位女性發現自己懷孕,就會馬上去神廟,在那裡她被安置在一間房間裡,在裡面只有美麗的圖片和音樂。她被不斷地告知她是美麗的、完美的,她的孩子是美麗的,完美的。所以你可以說一開始這個小孩受精卵的細胞就充滿了美好、光和完美。而這就是他們的地基,他們的起點。

 

當孩子開始了解情感時,這些情感就直接進入孩子的細胞裡。例如,當孩子開始了解情感時,孩子的父母在懷孕期間不斷爭執,小孩長大後就沒有安全感,經常好爭辯,或者他們長大覺得自己完全不夠好,感覺自己完全不被需要。已經證明孩子在出生前經常從他父母那裡聽到,​​“我不想要這個孩子”或類似的話,他們長大後通常都會覺得“我不夠好。”所以我們不斷地強化孩子他們足夠好,他們很完美,讓孩子從正確的開端直接起步。

 

孩子和雙親有精神的連結,因此父母立即開始和小孩說話,開始告訴小孩他/她是多麼的完美。他們花許多時間觀看美好的事物。他們用許多時間對彼此歌唱,玩小小有趣的遊戲,再次度蜜月。所以孩子是所有這些喜悅的一部分。

 

另外一件使分娩過程不同的事是我們有一個加速的進程。因此一位婦女只懷孩子三個月。在許多方面,人類本來應該這樣。許多其它行星上的人類婦女只懷三個月孩子。這就是為什麼三個月的胎兒就基本成形的原因。從那時開始就是成長。

 

這個加速的過程,它事實上會更快地完成,然後只是成長。一個三個月大的嬰兒當然不會和一個九個月大的嬰兒一樣大,但是它將在一個加速的過程裡,長大到足以支撐自己。但是我們正在努力回到我們甚至不需要這個加速的進程,整個妊娠回到只需要三個月。這樣,婦女有更輕鬆的分娩,我相信你會理解我的意思。

 

出生另外一件我們在分娩時做的事是所有我們的分娩都是在水中的。我們發現水中分娩給父母和孩子都帶來了最大的放鬆。當一位婦女進入陣痛期,她馬上聯絡一位助產女祭司,然後他們到神廟裡的生產區的浴缸。缸裡放滿了和體溫一樣溫度的水。助產女祭司讓母親進入輕微的催眠狀態。在這種狀態裡,她甚至像入定一樣感覺不到自己的存在,只是被告知將不會痛楚。這個建議和水中的分娩創造了一個舒適的環境。

 

大多數的婦女不會感到任何疼痛,只是感受到壓力。像許多婦女現在開始發現的一樣,在水中分娩時,她們在水中感覺陣痛像壓力。我們越來越多地在提醒婦女這種現像。陣痛在乾燥的地上是疼痛,在水裡只是壓力。

 

這還有第二個用途。當出生的時候,嬰兒不會像在現在地表一樣,一下子進入一個震驚的環境。當嬰兒出生時,立刻被從一個溫暖、舒適、濕潤的環境拉到一個寒冷、乾燥、有明亮光線的環境。

 

在以前,人們甚至通常用巴掌拍孩子。這馬上帶給那些剛新生的人類一個概念,生命是艱難的,生命是受傷的,生命是痛苦的。因此,嬰兒從他們出生的時候就開始封閉起來,並繼續封閉下去—這樣沒有達到過他們能夠達到的精神和身體的標準程度,因為他們已經確定生命太痛苦,不可能完全到達那裡。

 

在水下分娩中,嬰兒從一個溫暖的環境直接進入裝滿溫水的浴盆,立刻被和助產祭司一起進入浴盆的父母擁抱。孩子在水下被父母擁抱和愛撫,這樣他/她立刻知道那是他/她的父母在那裡。因此他/她不會感到不安全。小孩自己從水裡浮出水面,深深吸一口氣,然後再次潛入水下,從臍帶呼吸。然後再次出水面深深吸一口氣。這慢慢地擴張了肺。

 

事實上,小孩從生下來後可以通過臍帶呼吸長達半小時。這種迅速的呼吸不會導致疼痛和肺部的組織物。在陸地,一些肺部的組織事實上在出生時經常被破壞,但是在水中不會。由於嬰兒被強迫出來,從外面深深吸一口寒冷,使他們痛苦的空氣。這強迫肺泡立即擴張,導致巨大的痛楚,有時候甚至造成疤痕組織,它讓成年人更容易患上肺結核、肺氣腫,疝氣,和許許多多其它非常普遍的肺部紊亂。它還讓人,甚至成年人不能像他們平時的狀態一樣深呼吸。因此他們總是只有一半的活力,因為他們只能呼吸一半。

 

然後,當嬰兒已經達到完全只呼吸空氣的程度時,臍帶被激光非常迅速地切斷,這個過程沒有痛苦。當然這時臍帶已經停止了搏動。

 

青少年和教育

 

從出生小孩就被立刻指派12對教父教母。這些教父教母給孩子一個和更多人,而非僅和他們的出生家庭互動的機會。真的,當他們成長時,他們花大多數時間和出生的家庭待在一起,但也花一點時間在各處和他們的教父教母在一起。這給孩子一種真實的社區和大家手足之情的感覺,而不是“他們和我們。”所以孩子馬上開始把整個世界都看成他們的家庭,而不是變得非常狹隘和自私。這也確保了家庭不會發展自己的小圈子,這最後變得對發展中的靈魂非常有害,就好像你說的:“好,我只做事情,因為我祖父母,曾祖父母,曾曾祖父母做過了”諸如此類,這常常在一個家庭裡製造對靈魂​​發展非常有害的思想模式。

 

通過有十二對花時間和孩子在一起的教父教母,加上孩子的父母通常是至少幾個孩子的教父教母,也帶其它的孩子以那樣的方式和他們在一起。就像我說的,這持續創造著社區的感覺。它不斷地創造著一體的感覺。古老的諺語說'如果你想停止偏見,你就立刻把人送到他有偏見的那個人那裡和他一起住,他們很快就會發現我們都只是人類。 ’

 

從哪裡孩子為教育做準備

 

在泰勒斯的教育程序裡,孩子在大約三歲的時候,開始他們最初的教育。這很像你們的幼兒園,除了它是基於一個人智能的真相,而非愚蠢。因此當孩子三歲的時候,他們非常敏銳,有時候比在五歲或六歲時更清楚,這使他們學習變得更容易。就像你們中間許多人發現的,嬰兒做代數,幼兒非常早學數學,很早學閱讀。

 

三歲,有時甚至更早是開始教孩子這些東西的時候,同時還有遊戲,教他們數學的基礎,閱讀。他們被教導理解抽像的概念,被教育思考了解事物如何運作。我指的是我們都經歷過孩子們“為什麼”和“為什麼不”的時期,以及當孩子在“為什麼”的時期時,你回答的每件事是為什麼或者如何的階段。我們已經學會了接受這段時期,而不是​​被問十四個為什麼的問題的時候,父母經常只是發狂,他們知道他們下件事是告訴他們的孩子閉嘴。

 

但是如果一個社會被設置成當孩子在問為什麼階段的時候,他們已經在開始教育,然後那就習慣了。這些為什麼的問題由專業人士回答。我們的專業人士通常是神廟的祭司和女祭司。那裡有嚴格意義上的老師,大多數的老師都通過了完整的寺廟訓練。這樣的目的是,他們不僅僅提供頭腦所需,還能幫助靈魂和精神得到滿足,了解我們在這裡到底為了什麼,而不是僅僅計算和文字。

 

如我說的,在這種體制裡,孩子在很早的時期開始學校教育。當他們進入學校的教育程序時,我們已經了解在小孩被教育數學,科學,拼寫,語法,文學,所有學校教育最常見科目的同時,我們發現他們學習靜坐是同樣重要的。

 

他們學習舞蹈同樣重要,學習體育也同樣重要,學習如何唱歌也同樣重要,學習如何表演也同樣重要。我指的表演是,我們五歲大的孩子已經寫作,並演出與五歲年齡有關的問題,和五歲時看待生命的方式,這對成年人可能是非常滑稽的。但是他們已經被允許去表達自己。即使是學習,嚴格的學習過程也是用遊戲來表達讚美的。

 

作者:夏如拉.達克斯(Sharula Dux

譯者:vegan世界的博

轉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72d3096c0100oblp.html

 

真理是免費的,歡迎大家以各種方式傳播書中的訊息。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