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當那「歷程」—生命、生活—老是為我帶來我所不喜歡的事情,我怎麼能「信任」它呢?

 

神:去喜歡生命一再帶給你的事情!

 

要知道和領會這些是你自己帶給你自己的。

 

看出那完美。

 

在一切事物中看出,而不僅在你所稱為完美的事物中。在這三部曲中我已細心的向你解釋事情為何會以它們所發生的樣子發生,又如何發生。在這裡,你已不需要重新去閱讀那些資料;不過,經常反覆閱讀它,對你是有益的,因為可以讓你徹底的領會。

 

尼:請—只就這一點—請給我一個綜括性的灼見:對於那在我的經驗中全不覺得它完美的事,我如何能「看出它完美」?

 

神:沒有任何人可以創造你對任何事的經驗。

 

在你與人共同的生活中,別人可以是、也確實是外在環境與事件的共同創造者;但在任何事情上,沒有任何人可以讓你去經驗你不選擇去經驗的經驗。

 

在這方面,你是一個至高的存在。沒有任何人— 一個都沒有—可以告訴你「怎麼做」。

 

世界可以提供境遇,但只有你自己,決定這些境遇的意義。

 

請記住我許久以前告訴過你的真理:

 

沒有什麼事是了不起的。〔譯住:英文為Nothing matters,此語另一重含義是:「沒有任何東西是物質。」請參看第二部第一三一頁。〕

 

尼:是的。但我不確定當時我是否完全懂得。那是一九八○年在我一次出體(out-of-body)的經驗中發生的。我清清楚楚的記得。

 

神:你記得的是什麼?

 

尼:一開始我有點混亂。怎麼可能「沒什麼事是了不起的」呢?如果沒什麼事是了不起的,那麼,這世界又將置於何處,我又將置於何處?

 

神:這是個非常好的問題—你找到的答案是什麼?

 

尼:我「明白」到,沒有任何事情本身是有什麼了不起的,是我把意義加在上面,因此使它們有什麼了不起。我是在非常高的行而上的層次上領會到這一點,這使得我對創造歷程的本身也有了重大的洞察。

 

神:那洞察是—

 

尼:我「明白」到,一切都是能量,而能量轉化為「物質」(matter)—也就是物理的「質料」和「事件」—(它所呈現的面貌)則依我怎麼去想它們而定。於是,我領會到,「沒有什麼事是了不起的」這句話,意謂的是除非我們選擇把某某東西轉化為物質,否則它就不會轉化為物質。後來,我把這洞察遺忘了十多年,一直到你在這對話開始不久之後,又重新帶給我。

 

神:這對話所帶給你的一切都是你以前知道的。其中的一切,我都曾透過派往你面前的人,或帶給你的教誨給過你。這裡沒有新的事物,你沒有什麼要學習的。唯一需要做的是記起。

 

你對於這句話的智慧之領會是豐富而深刻的,對你有很大的用處。

 

尼:很抱歉,在這對話結束前,我必須指出一個明顯的矛盾。

 

神:什麼?

 

尼:你曾一再一再教誨我。我們所稱為的「惡」,之所以存在是為了讓我們有一個脈絡,於其中得以讓我們體驗到「善」。你曾說,如果沒有那我所不是的,我就無法體驗那我所是的。換句話說,沒有「寒」,就沒有「暖」,沒有「下」,就沒有「上」等等。

 

神:沒錯。

 

尼:你甚至還曾用這個來向我解釋,何以我可以把每個「難題」都看成祝福,把每個做惡者都看成天使。

 

神:也沒錯。

 

尼:那麼,為什麼對高度演化生物的描述中都完全沒有「惡」?你所有的描述都是樂園!

 

神:噢,很好。非常好。你真的是把這些事情都想過了。

 

尼:事實上,是南茜提出來的。我把這資料的某些部分念給她聽,她說:「我想,在對話結束前,你需要把這件事問一問:如果高生物在生活中把負面的東西都消除掉了,那他們怎麼去體驗他們真正是誰呢?」我覺得這是一個好問題。事實上,這問題讓我呆住了。我知道你剛剛說過,不需再提任何問題,但我想再問這一個。

 

神:好的。那麼,我就為南茜回答這個問題。事實上,這是這本書裡最好的問題之一。

(清喉嚨的聲音)

 

嗯…我倒是很吃驚,在我們談高生物時,你竟然沒有想到。

 

尼:我想到了。

 

神:你想到?

 

尼:我們都是一個,不是嗎?嗯,是我的南茜部分想到的!

 

神:啊,太棒了!當然,這是真的。

 

尼:那麼,你的回答呢?

 

神:我要回到我原初的陳述。

 

如果沒有你所不是的,則你所是的,就不是。〔in the absence of that which you are not ,that which you are,is not.也可譯為:如果你所不是的那個東西不存在,則你所是的那個東西即不存在。〕

 

也就是說,如果沒有「寒」,你就不能知曉什麼叫做「暖」。如果沒有「上」,則「下」就是空的,沒意義的概念。

 

這是宇宙的一個真理。事實上,它解釋了宇宙何以是宇宙的樣子,有其寒,有其暖;有其上,有其下;是的,並有其「善」,有其「惡」。

 

然而要知道:這全是你造作出來的。是你在決定什麼是「寒」,什麼樣是「暖」,什麼是「上」,什麼是「下」。(進入太空你就知道你的種種定義都不見了!)是你在決定什麼是「善」,什麼是「惡」。而且

你們關於所有這些事物的看法,都隨年代而改變—甚至隨季節而改變。夏天,華氏四十二度你們說「冷」,到了隆冬,同樣的溫度,你們會說:「好傢伙,今天真暖和!」

 

宇宙僅提供你們經驗場—可以稱為客觀現象場域。但決定如何去標示它們的,卻是你們。

 

宇宙是一個這種物理現象的整個體系。而宇宙是巨大的、浩瀚的、廣不可測的,事實上,是無盡的。

 

有一個大秘密是:為了使你體驗你所選擇的實相,所提供的脈絡並不必然非要將相對境況置於你的近處不行。

 

兩個對比的境況間的距離是無關緊要的。整個宇宙都在提供脈絡場,其中存在了一切互相對比的元素,因而使一切經驗都可能發生。這就是宇宙的目的。這就是其功用。

 

尼:但如果我從沒有親身體驗過「冷」,只是瞭解某個很遠的地方氣溫很「冷」,我怎麼能知道「冷」是什麼呢?

 

神:你體驗過「冷」。你體驗過一切。若不是在這一生,那就是在前一生。或更前一生。或許許多多生之中的一個。你體驗過「冷」、「大」與「小」、「上」與「下」、「此」與「彼」,以及存在的一切。這些都烙在你的記憶中。

 

如果你不想要,你就無須再去體驗它們。為了運用宇宙的相對法則,你只須記得它們卻可—知道它們存在即可。

 

你們每一個。你們每一個都體驗過一切。宇宙中的萬有(all beings)都是如此,而不僅只是人類。

 

你不僅體驗過一切,你就是一切。你是它的全部。

 

你是那你所體驗的。事實上,是你造成這體驗。

 

尼:我不能確定我是否瞭解這個。

 

神:我會用機械式的語言為你解釋。此刻,我要你瞭解的,是現在你所做的只是記得你所是的一切,並從中選擇你此刻、此生,於此星球,以此肉身想要經驗的部分。

 

尼:我的神啊,你把它說得多麼簡單!

 

神:本來就簡單。你把自己從神的身份分開了,從萬有、從那集體分開了,而你正在重又成為此身的一部分(a member)。這個歷程就叫做「回憶」(remembering,再成為一部分)。

 

在你回憶時,你又給了你自己一切你是誰的經驗。這是一個循環。你一做再做此事,稱它為「演化」(evolution)。你說你在「演化」。其實,你在「繞著轉」(Re-volve)!正如地球繞著太陽轉。正如星系繞著它自己的中心轉。

 

一切萬有都繞著轉。

 

循環(revolution,革命)就是一切生命的基本運動。生命能在循環。這正是它在做的。你是真的處於真正的革命運動(revolutionary movement)中。

 

尼:你是怎麼做到的?你怎麼總是會找到一些字眼,把什麼都說得這麼清楚?

 

神:這是因為你讓它更為清楚。你因理清你的「接收器」而讓它更清楚。你把靜電干擾都有解除了。你進入了想求知的新願望。這新願望會為你和你們的物種改變一切。因為在你的新願望中,你變成了一個真正的革命者¬—而你們星球上最大的精神革命正在開始。

 

尼:最好是趕快。我們需要一種新精神,現在就要。我們已經把環境搞得一團糟了。

 

神:這是因為儘管一切存有固然都已經歷過一切對照的事件,但其中有些人卻並不知道這樣過。他們忘了,又尚未走向充分記憶。

 

高度演化生物就不是這樣。為了知曉他們的文明何等「正面」,他們並不需要面前有何等「負面」。他們明確覺知他們是誰,無須創造負面來做證明。高生物只靠觀察宇宙其他地方的脈絡場,就可明白他們所不是的樣子。

 

事實上,你們的星球就是高度演化生物用以做對比場域的處所之一。

 

當他們這樣做時,就以你們現在正在經驗的情況,提醒了他們曾經經驗的情況,因此,他們形成了一個正在進行中的參考架構,由此,他們可以知道並瞭解他們正在經驗的。

 

你現在明白高生物為什麼在他們的社會中不需「惡」或「負面」了嗎?

 

 

轉自:http://yushenduihua.haotui.com/thread-98-1-1.html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