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將帕梅拉自傳《靈魂暗夜》的譯稿寄給了出版社,將譯序放在這裡,與大家分享我自己的體驗與感受。關於《靈魂暗夜》,請參見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9e9a7b0101r66q.html

 

迄今為止,這是我翻譯得最苦的一本書。這種「苦」並非文字層面上的,已經翻譯了幾十萬字的來自帕梅拉或者說約書亞及瑪利亞的訊息,熟悉感與親切感如同香醇的紅酒,翻譯起來既享受又備受啟迪,更別說那心有慼慼的共鳴感,以及莞爾一笑時酒窩中浮出的那朵桃花了。這種苦,源自於情緒層面。

 

翻譯本書第一部分—帕梅拉及親友分別描述她所經歷的靈魂暗夜—的那段時間,我自己也比較忙累,在疲憊的激流中掙扎,力圖不被吞沒。隨著翻譯的展開,我逐漸—或者說很快—沉入帕梅拉的能量世界,等我反應過來,似乎已經深陷其中,無法自拔。心情都好,就是疲勞,累得什麼都不想做,甚至不想翻譯,又欲罷不能。

 

我的狀態隨著帕梅拉的故事起起伏伏。她患上抑鬱症,最終被強制住院,住進了醫院的精神病科。我的疲勞也日漸嚴重,並開始出現幻聽。自救的方法是,翻譯一段自傳,隨著文字沉下去;再翻譯一段約書亞傳導,隨著文字浮上來,藉由約書亞的訊息獲取力量,努力維持平衡。最終,我還是隨著帕梅拉在醫院的腳步聲開始好奇:精神病房是什麼樣子呢?心中竟然有一絲絲的嚮往:在那裡多好啊,可以靜靜地一個人坐在房間中,什麼都不用做,不累!

 

譯完帕梅拉的自述,又開始翻譯帕梅拉的先生格裡特的文字,講述那段時間他自己的親身感受。那種痛,那種無力感,還有充滿絕望的希望,或者說隱約著希望的絕望於一瞬間擊垮了我。我飛快地扣合筆記型電腦,放在一邊,不想讓它被決堤而下的淚水沖走…「這個冬天好冷」我在心中一遍遍地重複著格裡特的話。一周後,我病了,帶著驚訝卻不意外的目光倒下。我本就容易被他人的情緒感染,更何況翻譯本身就是一個用心感受的過程。

 

話又說回來,每個人都是受眷顧的,我自然也不例外。自始至終,冥冥中都有神奇的力量在陪伴著我。記得深受自傳感染而不自知時(只覺得累,無邊無際的累,以為只是因為過於忙碌所致),我使用的在線詞典上忽然閃出一個心理測試的廣告:測測你是否患有抑鬱症。我心中一動,點擊進入。測試完畢,結果是:你患有中度抑鬱症。看到結果啞然失笑,雖然知道自己並未陷入抑鬱症,但自己的一些表現確實符合抑鬱症的症狀:累,累得什麼都不想做,渴望獨處(難怪有人說與抑鬱相反的並不是快樂,而是活力)。這對我來說是一個提醒,提醒自己關注身體發出的信號,不再像往日那樣視而不見。因著不斷地要求自己去做「更多」,付出「更多」,我已經漸漸脫離了精力充沛的狀態,與帕梅拉一起進入靈魂暗夜只不過是「錦上添花」或者說「雪上加霜」而已。

 

翻譯過程中,因著帕梅拉的描述,也更因自己當時的疲憊狀態,我對精神病院心生好奇甚至躍躍欲試之時—某人一向喜歡當白老鼠,電視上忽然出現了一段發生在精神病院的「喜劇節目」,短短的10多分鐘,卻徹底地滿足了我的好奇心,我也算是如願「體驗」了一下精神病院的生活。想去精神病院轉一圈的念頭如冰雪般融化,那裡實在是不-好-玩!

 

上述這些只是翻譯本書期間所發生的一兩次「巧合」,細心留意與列舉的話,估計可以滿滿地寫上幾頁吧。

 

後來見到帕梅拉,簡短地對她講述了翻譯經歷,眉飛色舞地講到精神病院那一段時,她也哈哈大笑。人生亦是如此,許多時候,雖然身處其中時心中盈滿痛苦與憂傷,走出來之後再回首往事,往往是笑笑而已。苦楚也罷,莞爾也好,都是一笑。這也是人生的魅力之所在吧。

 

帕梅拉的文字深深地觸動了我,如前所述,書中最感動我,使我淚流滿面,最後不得不暫時放棄閱讀的,則是格裡特對那段時間的描述。帕梅拉以自我覺察的方式事後回憶著寫了這本書,其中不乏檢視與理智的色彩;格裡特則直接引用了他當時與朋友之間的郵件。

 

記得翻譯他的文字時,遇到了zuster這個詞。荷蘭語中,姐姐妹妹均用zuster一詞涵括。我寫郵件問他指的是自己的姐姐還是妹妹,並順便提了一下他那段文字的感人。他回答了我的問題後,接著說:「我們現在的生活真是太美了!」看到他的話語,再回想他當時所描述的情節(這真是慘不忍睹。救護車到來之前,我們必須把她留在家中,而她則試圖逃脫。我妹妹把所有的鑰匙都拿在手中。我抱住帕梅拉,緊緊地抱住她不放,時間變得如此漫長。她大聲喊著求我放開她:「放開我,讓我走,我立刻就走,你再也不會見到我。永遠也不會再見到我!」當然,我不肯鬆手。),心中油然升起一種感動,更是信任。是的,一切都會好起來的。生命的本性與目標就是美好與成長,雖然會有一些外在尤其是內在的因素能夠起到短暫的遏阻作用,但生命的腳步是不會停息的。而我們需要做的,只是不再試圖掌控人生,帶著信任,順著生命之流怡然而行。

 

一切都會好起來的,記得第一次見到帕梅拉時,她剛剛走出靈魂暗夜不久,那時的她,體重已經恢復正常,看上去神采奕奕的,已經沒有任何「病」過的痕跡。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剛剛翻譯完這本書的我,也已經走出了那無邊的疲憊。不僅如此,還在學習設定界限,呵護自己。帕梅拉曾經忘記設定界限,忽略了靈魂藉由身體發出的信號,我亦如此。我想,可能許多人都如此。

 

瑪利亞曾說:「你們往往覺得忙碌,有數不清的事情要做都是因為外在的因素,然而,選擇權確實在你們自己手中。儘管每天忙碌不已似乎並不是什麼開心的事,但人們卻會對此上癮或形成習慣。因為這樣的話,他們就無需去面對那些使自己不舒服的(內在)感受。」願與本書的讀者們(能夠手捧此書亦非偶然)一起感受這番智慧的話語。

 

我不相信「苦寒」是「梅香」的必要條件,但我相信,只要對生命充滿信任,苦寒之後自是梅香。靈魂暗夜並不是生命的盡頭,而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前奏,是即將離弦之箭那短暫的「後退」,是出生前的陣痛。此時此刻,無論你感覺自己正在一點點地墜入靈魂暗夜,還是正處於靈魂暗夜之中,請相信,濃濃夜色滴落的聲音正是黎明仙子的叩門聲,她就在門外,等著我們開啟門扉。

 

行至水窮處,亦是乘雲而起,浴火重生之時。

 

 

光之紫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9e9a7b0101sjdw.html

 

 


友善提醒:多一分的瞭解就少一分對未知的恐慌,對訊息無須批判分析,知悉即可。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困擾、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 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