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心靈自然地安靜的時候,愛就會產生。不是別人要它安靜,而是當它看到錯就是錯、真就是真的時候,它就會自然安靜。當心靈安靜的時候,無論發生了什麼,都是愛的行動,不是知識的行動。知識只是經驗,而經驗不是愛。經驗不能瞭解愛。當我們瞭解自我的整個過程,才會產生愛,而自我的瞭解是智慧的開端。


問:我們全都有過寂寞的經驗,我們知道它帶來的哀傷,而且看到它的原因,它的根源。但是孤獨又是什麼?它與寂寞不同嗎?


克:寂寞是痛苦,是孤獨的痛苦,一種孤立的狀態。當你無法與任何事相容,無法與團體相容,也無法與國家、與你的妻子、與你的孩子、與你的丈夫相容的時候,你就切斷了與別人的關係。你知道這種狀況。現在,你瞭解孤獨了嗎?你對你的孤獨視為理所當然。但是你很孤獨嗎?


孤獨不同於寂寞,但是如果你不瞭解寂寞,你就不能夠瞭解它。你要寂寞嗎?你在暗中注意它,看著它,不喜歡它。為了要瞭解它,你必須和它溝通,在它和你之間沒有障礙的來溝通,不下結論,沒有偏見,或推測。你必須以自由的態度來接近它,不能帶有恐懼。為了要瞭解寂寞,你必須在沒有任何的恐懼下接近它。如果你接近寂寞,然後說你已經知道它的原因,它的根源,那麼你就不能瞭解它。你知道它的根源嗎?你通過外在的推測來瞭解它們。你知道寂寞的內容嗎?你只是描述了它,而你說的話不是實相、不是真實。為了要瞭解它,你必須以不去逃避的態度來接近它。想要逃離寂寞,它本身就是內心不滿足的一種表現。


我們大多數的活動不就是一種逃避嗎?當你很孤獨的時候,你打開燈聽收音機、你打坐、追隨上師學習、與別人閒聊、去看電影、參加種族活動等等。你每天的生活就是逃離自己,所以那些逃避變得非常重要,而且你在逃避之間掙扎,是去喝酒,還是去崇拜上帝。逃避是重點,雖然你可能有各種不同逃避的方法。你可能藉著你所尊重的逃避方法,對你的心理造成巨大的傷害,而我則藉著世俗的逃避,傷害了我社會的層面;但是為了瞭解寂寞,所有的逃避必須終結,不是靠實際去做,或是強迫,而是經由看到逃避的錯誤,然後你會直接面對「實然」,那些真正的問題才開始出現。


寂寞是什麼呢?為了要瞭解它,你不能給它一個名字。正因為命名,帶來其他相關記憶的思想,加強了寂寞的感覺。你可以試試看,你就會明白。當你停止逃避的時候,直到你瞭解寂寞是什麼的時候,你就會明白,你所做的事,無非是逃避的另外一種形式。只有經由瞭解寂寞,你才能超越它。


孤獨的問題是完全不同的。我們從不孤獨,我們總是與人在一起。「也許」除了當我們單獨散步的時候。我們是經濟、社會、氣候和其他環境的影響下所產生的結果,而且只要我們受到影響,我們就不孤獨。只要有累積和經驗的過程,就不會有孤獨。你能想像,經由把你自己孤立成狹窄的個體,個人的活動之中,你就是孤獨的,但那並不是孤獨。只有當沒有影響力的時候才有孤獨。孤獨是一種行動,這種行動不是反應的結果,不是對挑戰或刺激的反應。


寂寞是孤立的問題,而且我們在我們的關係中尋找孤立,那正是自我,「我」的本質—我的工作,我的個性,我的責任,我的財產,我的關係。正是思想的過程導致了孤立,思想是人的所有思想和影響力的結果。瞭解寂寞不是一個中產階級才有的行為,只要在你裡面有未曾顯露出的不滿足之痛楚,這種不滿足來自於空虛與挫折,你就不能瞭解它。孤獨不是孤立,它不是寂寞的反面。它是一種存在的狀態,當全部的經驗和知識不在的時候。


問:你談到為了自己的滿足而利用別人的關係,和你時常暗示一種叫做愛的狀態。你所謂的愛是什麼意思?


克:我們知道我們的關係是什麼樣子—相互地滿足和利用,雖然我們稱它為愛。在使用上,要溫柔對待和保護我們所使用的東西。我們保護我們的陣線、我們的書、我們的財產。同樣地,我們很小心地保護我們的妻子、我們的家庭、我們的團體,因為沒有他們,我們會感到孤單、迷失。沒有孩子,父母覺得孤單。你希望你做不到的,孩子會做到,所以孩子變成你虛榮心的工具。我們知道需要和利用之間的關係。我們需要郵差,而他也需要我們,然而我們不會說我們愛郵差。但是我們確實說我們愛妻子和孩子,即使我們為了個人的滿足而利用他們,為了被稱為愛國的虛榮心而樂意犧牲他們。我們非常瞭解這個過程,而且很明顯地,它不可能是愛。利用,剝削,然後覺得很抱歉,這不可能是愛,因為愛不是心靈中的一個東西。


現在,讓我們實驗一下,然後找出愛是什麼,不只是口頭上,而是經由實際上的經驗。當你把我當作上師,我把你當作弟子的時候,我們之間就有相互利用的關係。同樣地,當你利用你的妻子、你的孩子,為了使自己更進步,你們之間有相互的剝削利用。而很確定地,那不是愛。當有利用的時候,一定有擁有。擁有必定引起恐懼,而有了恐懼就會有嫉妒、羨慕、懷疑。


當有利用的時候,就不可能有愛,因為愛不是心靈的某個東西。想一個人,不是愛那個人。只有當那人不在的時候,你才會想他,當他死的時候,當他跑走的時候,或當他不給你你想要的東西的時候,你才會想他。你內在的不足設定了心靈運作的過程。當那個人在你身邊的時候,你不會想他;當他接近你的時候你想他,你就會被打擾,所以你視他為理所當然—他就在那裡。習慣是忘記和保持平靜不被打擾的一種方法。所以利用一定會導致無懈可擊,而那不是愛。


當人在利用別人的時候是什麼狀態—利用是一種思想的過程,用來掩蓋內心的不足,不論是正面地或負面地—不是嗎?當不滿足的時候會是什麼樣的情況?尋求滿足是心靈的本質。性是心靈所創造的、所描繪出來的感覺,然後心靈才會行動或不行動。感覺是思想的過程,那不是愛。當心靈佔優勢及思想的過程變得很重要的時候,就沒有愛。而利用、思想、想像、掌握、掩蓋、拒絕的過程都是煙幕,當這種煙幕不在了,愛的火焰才會出現。有時候我們確實有火焰,豐富的、飽滿的、完全的;但是這種煙幕會回來,因為我們不能長久保有火焰,於是就沒有親密感,不論是一個人或許多人,不論是個人的或非個人的。


有時候我們大部分人都知道愛的香氣,以及它如何容易受到傷害,但是利用、習慣、嫉妒、擁有、訂約和毀約的煙幕—這些對我們而言變得重要,因此愛的火焰就不存在了。當煙幕存在的時候,火焰就不存在;但是當我們瞭解利用的真相的時候,火焰就存在了。我們利用別人,因為我們內心貧乏、不足、微不足道、微小、孤單,而且我們希望通過利用別人能夠逃避。同樣地,我們利用上帝當作逃避的一個方法。對上帝的愛不是對真理的愛。你不能愛真理,愛真理只是一個你用來得到你知道的東西的方法,因此總是有個人的恐懼,害怕你會失去你知道的東西。


當心靈非常安靜,不再尋求滿足和逃避的時,你會瞭解愛是什麼。首先,你的心靈必須完全停止。心靈是思想的結果,而思想只是一個通道,達到目的的方法。當生活只是成為某事的通道時候,如何能有愛?當心靈自然地安靜的時候,愛就會產生。不是別人要它安靜,而是當它看到錯就是錯、真就是真的時候,它就會自然安靜。當心靈安靜的時候,無論發生了什麼,都是愛的行動,不是知識的行動。知識只是經驗,而經驗不是愛。經驗不能瞭解愛。當我們瞭解自我的整個過程,才會產生愛,而自我的瞭解是智慧的開端。


馬德拉斯·一九五年二月五日

 

克里希那穆提 著
羅若蘋 譯
http://www.99csw.com/book/592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