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nn:歡迎各位收聽2017年10月10日的PrepareForChange.net Cobra採訪。歡迎回來,Cobra。


COBRA:謝謝你們邀請,現在是繼續我們訪問的其中一個最好的時機。


Lynn:我想讓Aaron從第一個問題開始。


Aaron:Hi Cobra,很高興聽到你說話。我們從第一個問題開始。這是一個有趣的問題,上了很多次新聞,是其中一件大事。關於10天前的拉斯維加斯槍擊,我們從一位觀眾的問題開始,然後我們會談談具體細節。這是一個複雜的問題。網上和Youtube上有很多信息。我想聽一下你的回應。這個問題是:10月1日我們在內華達拉斯維加斯經歷了一次群眾槍擊/假旗事件。報導說58人死亡。這次襲擊背後是否有"更大"的人物?


COBRA:基本上這只是陰謀集團策劃的很多襲擊的其中之一,目的是製造更多恐慌。這是其中一個目的,我還想加上本傑明.富爾福德的觀點:這是用來推行更多的群眾控制,更多的保安措施,保安公司期望從中賺更多錢。這就是背後的其他原因。


Aaron:關於Steven Paddock,他們問:據說他就是槍手。有各種觀點討論他究竟是不是。這個提問者說:誰訓練他?這可能不是一個有效的問題,假設了他就是槍手。


COBRA:陰謀集團有很多辦法僱用這類人,他們事前已經受過足夠訓練,所以這是一個小行動...沒有很複雜。


Aaron:也有人說他是一個軍火商。


COBRA:實際上有很多個槍手,不只是一個槍手。所以這件事有幾個人參與。


Aaron:你會不會說Steven Paddock是代罪羔羊。他們總是把疑似槍手的人給殺了,媒體希望把他報導成唯一的肇事者。


COBRA:是的,很對。


Aaron:現在人人都有智能手機,人們做了許多記錄。你可以聽到遠處的自動射擊,然後曼德勒海灣度假村的人們同時聽到很大的聲音,那不是回音。你說有多個槍手。


COBRA:是的。


Aaron:有人說在34樓,12樓和4樓,也在人群中。那些逃離度假村槍手的人們從正面受到槍擊,這多少也證明了。你認為有沒有危機演員?


COBRA:什麼危機?


Aaron:你知道有真的槍,真的子彈和真的槍手(Cobra—是的)。顯然真的有人被槍擊,但有沒有演員?


COBRA:是的,有演員,這是一個混合的情況。有真的受害者,真的槍手,真的血。但也有演員在裡面增加受害者人數,擴大事件製造更多恐懼和恐慌。實際上他們希望所有的另類媒體不斷地分析發生了什麼,如何發生,為什麼發生。這是很大的注意力分散,反向地使人們用過多時間分析這件事,這只是很多襲擊的其中一件。我給你一個角度:在美國和世界各地的診所,化療殺死的人更多但似乎沒有人在乎。


Aaron:是的。


COBRA:陰謀集團每天用化療和其他藥物殺人,沒有人注意到。這比拉斯維加斯發生的事情更廣大。


Aaron:是的,化療被縱容了。這沒有問題因為它是其中一個被認可的療法。


COBRA:是的,但如果你看到一直以來發生什麼,你就能有更清楚的認識。


Aaron:據稱有58人死亡,這個數字可能小一些,還是說500多傷亡人數比實際上的少得多?


COBRA:根據我的信息來源,數字小一些。


Aaron:好的。


COBRA:但也有其他方面。人們由於群眾恐慌被踩踏,這也是需要考慮到的。


Aaron:他們不是被子彈打傷?


COBRA:其中很多人,尤其是那些沒有受到致命傷的人被群眾踩踏,實際上陰謀集團其中一個計劃是在人群中製造恐慌。


Aaron:就像是一個實驗,看看效果如何?


COBRA:是的。


Aaron:好的。我們對這次事件可以不停說下去,但可能應該問下一個問題,正如你所說那只是用來分散注意力,謝謝你的回答。


Lynn:現在我們看看沙烏地阿拉伯:在這個依附伊斯蘭教法的極權國家,女性現在允許開車,這是歷史上第一次。沙烏地阿拉伯是這樣的一個國家,女性需要用黑紗蒙面﹔不能和男人走同一條人行道﹔成年女性被迫服從他們的男性監護人,丈夫,父親,兄弟﹔女性出遊要得到許可﹔接受醫療護理需要丈夫簽名,因為沙烏地阿拉伯法律說女人沒有能力為自己做決定。另外,沙烏地阿拉伯的女性如果被人強姦可以被石頭砸死,而強姦者不會受懲罰,還允許父親殺死自己的女兒,如果那個女兒不尊重他的話。這是最完美的伊斯蘭教教法。為什麼一個有這麼多財富的國家能這麼落後?聽起來他們處於可能5萬年前的石器時代。你能否評論一下?


COBRA:如果我們說的是社會發展,有很多國家仍然處於中世紀,很多那些國家非常富有。財富不代表...不等於社會發展狀態。這只是意味著統治沙烏地阿拉伯的陰謀集團更強大,他們能夠壓制得更多。所以這就是他們創造出來的社會。


Aaron:下一個問題:關於死亡的貨幣再次復活有很多討論。歷史和常識告訴我們當一個貨幣通脹到不如廁紙時,這個貨幣就死了。但現在100萬億津巴布韋幣作為收藏品在eBay上賣1-70美元。現在津巴布韋中央銀行將會用40美分買100萬億鈔票。我的理解是收集了很多這類高度通脹的貨幣的人正在推行一種想法,這些貨幣將會神奇地復活,然後人人都會發財。這包括越南盾和伊拉克第納爾。你能否評論一下?


COBRA:我之前說過很多次。從那些貨幣交易中期待暴富是錯誤的,這不會發生。如果有一個惡性通脹的情況發生,那個國家會把貨幣貶值,他們才能劃去3個零或者6個零或者10個零。比如發行新的津巴布韋幣,釘住美元然後所有那些舊錢突然變得更不值錢。或許現在它值40美分,然後可能只值20分。交易那些處於惡性通脹漩渦的貨幣非常危險。收藏家對那些銀行鈔票感興趣,除此之外我看不到任何理由應該收集大量那些鈔票。


Aaron:如果一個國家決定再次發行自己的貨幣,比如津巴布韋正在用美元,如果他們決定用自己的貨幣就會印一套新的,是嗎。


COBRA:這種情況下通常國家會發行新鈔,給新貨幣一個新名字,移除幾個零。有時中央銀行仍然會用很低匯率換回舊幣,這就是最可能發生的,這是其中一個可能性。


Lynn:有人算出美國公民為非法移民付出的真實成本是每年1350億。對於"夢想家計劃"那些小時候就被帶進來的小孩,很難像成人那樣驅逐回墨西哥或者其他源來國。如果那些小孩待在這裡,就會有雪球效應,最後他們所有的家人和朋友也移民到美國。美國負擔不起大量沒有技能的工人移民到這裡。只有有限家庭需要園丁,門衛和女僕。你有什麼評論?


COBRA:這個情況只能和"事件"一起解決,到時所有國家和所有人群將會平等。人們從其他國家逃到美國是因為在他們的國家很難生存或者創造幸福生活。這就是為什麼他們移民,人們將會繼續移民直到情況以某個方式取到平衡。所以不處理好這個行星上基本的不平等就沒有政策可以解決這個問題。


Aaron:庇護城市是另一個處理移民的問題。我知道這是困難的決定,民主黨支持自行決定和福利項目,自然地如果那些無證移民有權投票給免費的奧巴馬醫改,這也是正在發生的,那麼他們都會投民主黨保證那些免費福利流向他們。川普想阻止所有這些,讓財政惠及美國人而不是移民。你能否評論一下。


COBRA:這只是一個硬幣的兩面。這個問題在基本不平等處理之前不會得到解決。不能在民主黨和共和黨兩極化的層面上解決。


Lynn:媒體仍然把川普禁止那些充斥恐怖分子的國家國民入境的命令稱為穆斯林禁令。這是媒體典型的用詞不當,總是扭曲詞語,沒有任何幫助只是抨擊川普。那8個被禁止的國家是乍得,伊朗,利比亞,北韓,索馬裡,敘利亞,委內瑞拉和葉門。這聽起來很合理,這些充斥恐怖分子的國家是我們需要注意的。你有沒有評論?


COBRA:基本上恐怖主義是陰謀集團的產物,陰謀集團在美國有其中一個主要基地,所以我不會太擔心從那些國家來的人,因為恐怖分子已經到處都是。


Aaron:最近Ken Burns的記錄片"越南"在美國公共電視網PBS上播出,見解非常深刻。它揭示了越南曾經是法國領土,被法國和日本佔領。法國是我們盟友,日本是我們之前的敵人。南越憎恨法國和日本。胡志明發動革命,希望美國解放南越人民。共產北越加入進來,這變成一個複雜的控制與渴望自由的問題。美國處於非常難堪的位置。我知道這只是一個過分簡化的描寫,你能否談談1960至1970年代越南的情況?


COBRA:我很簡單地說一下。陰謀集團想要發起一場戰爭就會有另一場戰爭,就是這樣。總會有當地的複雜性被誤用作為藉口發動另一場戰爭,這就是越南所發生的事。


Lynn:John McCain(麥凱恩)在越南當飛行員時被擊落,抓住並且幾乎沒命。在記錄片中他聽起來像一個真正的愛國者。但現在國會裡,麥凱恩是川普行政的妨礙者。他發生了什麼?


COBRA:他是光明會網絡腦控的奴隸,這解釋了他所有的行為。


Aaron:Julian Assange(阿桑奇)在一個與Dana Rohrabacher的訪問中擺出證據說俄羅斯沒有干預美國大選。我們知道這是真的,但因為他作為記者報導了真相,為何會讓他成為罪犯?


COBRA:我沒有評論。


Lynn:(特別檢察官)Robert Mueller試圖追究川普解雇聯邦調查局長James Comey,他被前白宮副官Roger Stone和Judge Andrew Napolitano盯上後遭到川普解雇,在這件事中川普有一切權利和權力。整場FBI風波已經成為反川普的政治迫害,看到Mueller和那些人一起被掃走就好了。你有沒有評論?


COBRA:我會說這個問題來自一個偏向川普和反民主黨的人。兩個黨以及整個事情正是策劃出來在美國社會中造成這種分化。我會說沒有一個黨是好人同時另一個黨是壞人,這不是真的。陰謀集團滲透兩個黨,耶穌會和其他頂層的陰謀集團成員操縱兩黨和兩黨政客,正好製造這種分化。


Aaron:這可能是同樣的問題:司法部長Jeff Sessions賽辛斯公然地拖延起訴那些違法的人,有什麼評論?


COBRA:與剛才一樣的評論。


Lynn:關於背叛者,有人已經揭露共和黨高層和選舉時一樣,故意試圖妨礙川普的施政。這包括但不限於:Paul Ryan, Carly Fiorina, John Kasich, Lindsey Graham 和John McCain。你有什麼評論 ?


COBRA:是的,我會說這是真的。


Aaron:這是一個好問題:我們的新火箭人金正恩,正如川普稱呼他,一直在製造麻煩。我不擔心北韓和美國的核交換,但其他事情沒那麼有信心。我想已經有一些保護措施防止事情失控。你能否向我們確保一切都沒問題,不會有第三次世界大戰?


COBRA:就北韓而言,不會有大規模的核交換,這不會發生。只會有川普與北韓領導層之間慣常的緊張,因為陰謀集團需要這種緊張製造恐懼使每個人處於緊張狀態。他們在等離子層上尤其需要保持這種緊張來奴役人類。


Aaron:除此之外我想富爾福德說過:我們炸一下北韓讓他們知道我們不會再支持他們任何的火箭實驗。這是不是真的。


COBRA:曾經有個小核彈在北韓地下引爆,沒有任何傷亡,這被認為是一個警告但北韓沒有當作警告。


Aaron:富爾福德說他們沒有做更多的測試。


COBRA:他們在計劃做更多測試。這個遊戲預計會持續一段時間。但再說一次,我不會擔心這個情況。


Lynn:我繼續點評一下領導人和其他知名人物,我們有更多人希望你能評價一下他們有多邪惡。


Aaron:為了評價某個世界知名人士的邪惡程度,你給我們從1到10打個分。1代表好人,10代表邪惡。


COBRA


1.季辛吉?(前任美國國務卿) 純的10
2.錢尼?(前任美國副總統) 純的10
3.倫斯斐?(前任美國國防部長) 9
4.老布希?(前任美國總統) 10
5.小布希?(前任美國總統) 8
6.奧巴馬?(前任美國總統) 5
7.普京?(俄羅斯總統) 我會說2~3
8.梅克爾?(德國總理) 8


Lynn:所有這些人都在世,或者有任何人被複製人代替了?


COBRA:他們都還活著。


Lynn:陰謀集團在南佛羅里達島和全球各地的氣象戰爭造成混亂,破壞,死亡和更多難民。能否談談其中一些主要的氣象異常,以及哪一個負面派別操縱氣象?


COBRA:這是陰謀集團各個派系的一個協議,因為他們越來越意識到自己的時間快到了,他們用盡方法阻止行星解放的過程,這就是他們如何做的。


Lynn:這些不同的派系或者國家造成大部分的破壞?


COBRA:這是那些派系做的,不是以國家劃分,因為陰謀集團的主要派系在行星上到處都是。


Lynn:有多少異常天氣是自然的,有多少是陰謀集團用科技使天氣變得更壞?


COBRA:行星本身對銀河中央增長的能量作出反應,然後陰謀集團濫用已經存在的風暴,嘗試控制它們轉向到他們想要造成大量破壞的地方,比如最近的波多黎各。


Aaron:下一個問題:一個有250年歷史的羅斯柴爾德歐洲信託基金,曾用來敲詐,政治獻金(頻繁地給布希和克林頓),賄賂和掩蓋犯罪。自9月27日星期三起,這個信託被充公,不再為他們所用。你有什麼評論?


COBRA:我不相信這件事,這個信息從哪來?(Aaron—不知道)所以我不會相信,根據...它仍然運作得很好。


Aaron:他們仍然有很多財富隨便使用?


COBRA:他們仍然有足夠的錢繼續他們想做的。


Lynn:在被中央政府禁止的公投中,加泰羅尼亞官員說90%的人投贊成票脫離西班牙獨立。一位加泰羅尼亞領導人說這個地方已經獲得足夠的授權建國。我們知道加泰羅尼亞是西班牙一個巨大的經濟引擎。談談這次選舉,為何西班牙政府要打壓它?


COBRA:西班牙政府打壓這次選舉,其中一個原因你已經說過,因為那裡對中央政府來說是一大經濟來源。部分歐洲政策...實際上陰謀集團想讓加泰羅尼亞繼續受西班牙政府統治。很多加泰羅尼亞人希望得到解放...還不知道這件事會如何發展,因為壓力仍然非常強大,並且這次公投是在各種壓力條件下進行,要注意到大多數加泰羅尼亞人沒有投票,所以公投沒有反映絕大部分加泰羅尼亞人的意願。所以如何解讀這件事要很小心。

 
Lynn:此時你認為這個獨立運動是不是一個正面的運動,對那邊的光明勢力來說。


COBRA:是的,如果從現在開始以正確的方式引導,這場運動可以是非常正面的。


Aaron:我聽說英國不會脫離歐盟,畢竟要離開就得支付天文數字的費用,是嗎?


COBRA:這只是談判策略的一部分,接下來幾個月你會聽到兩極分化的不同故事,因為兩邊都在嘗試這個局面中拿到盡可能多的利益。


Aaron:對於那些投了票的人他們希望脫離歐盟,這是大多數?


COBRA:是的。


Lynn:最近一次聯合國大會上羅斯柴爾德下了最後通牒並且發出威脅,如果他們不被聯合國成員安排成為管理者,就會發動細菌戰,對整個行星進行種族滅絕。這個通牒的期限是9月25日星期一,必須轉交到所有政府和所有代表處。期限已經過了,羅斯柴爾德沒有任何反應並且星期二早上有了一些行動。任何與羅斯柴爾德有關的,與他們合作的人正在被逮捕,包括這個家族的人。78個國家開始搜捕,1100個政府官員被解雇,600人被逮捕。這個過程仍然在繼續,完結之前不會停止。這是否幫助了抵抗運動?對這個說法你有什麼評論?


COBRA:我無法完全確認這個信息是真的。


Lynn:你不認為有這麼多人被捕,或者你不認為整件事是真的?


COBRA:我看不到這個數字,真實的人數更加更加少。其中談到的一些事情不是以那種方式發生,所以我無法確認這個說法。


Aaron:我們有一些新話題。在9月26日,俄羅斯上空出現發光的螺旋,你能否告訴我們更多?


COBRA:這是標量武器測試。


Aaron:有牽涉到ET嗎。


COBRA:沒有。


Aaron:這個現象意味著什麼?


COBRA:這僅僅是一次標量武器測試。


Lynn:如果我們有了複製機,還會不會有藝術和手工藝品?


COBRA:是的。複製機將會複製日常用品,但真正的藝術無法用同樣方式複製。如果有複製品的話,會打上簽名之類讓你知道原版不是複製機做出來的。


Lynn:這個人繼續問:能否輕易複製一件藝術品?


COBRA:是的,但所有複製機將會有保護機制,因為每件藝術品有著獨特的能量簽名不能被輕易複製。


Aaron:下一個問題關於北韓的最新情況,你有什麼能告訴我們?光之工作者可以做什麼幫到北韓問題?


COBRA:是的,他們總是能冥想,那些冥想會幫助局勢冷靜下來。


Aaron:抵抗運動仍然將採取相同的解決方案嗎。


COBRA:是的,當"事件"發生時所有這些都會得到解決。


Lynn:請簡單描述一下存在於光明和黑暗勢力之間的,仍然被雙方遵守的協議。


COBRA:我不會說協議,我會說這是關於誰做什麼的動態平衡。光明勢力不會跨過某些界線,黑暗勢力也不會。光明勢力不會直接與地表人類進行物理接觸,黑暗勢力不會在行星上進行大規模種族滅絕。這就是現在的兩極狀態。


Aaron:能否告訴我們關於Yaldabaoth,黑石和頂夸克炸彈的最新情況?


COBRA:黑石已經完全移除,Yaldabaoth正在失去許多力量,但還有其他實體正在被清理。頂夸克炸彈正在逐漸清理。


Lynn:為什麼我會感到事情慢下來,這種感覺是否準確,或者是我太焦慮?


COBRA:這只是對現狀的心理反應,當什麼變化都沒發生,不如我們期望的時候,這是正常反應,這不是客觀的評價。很簡單,因為事情花了很長時間。這不是什麼新發展,一直都是這樣。


Lynn:我知道你不喜歡定量問題,但如果你能給我們一些數字或者百分比指出我們在哪個階段,這是非常令人振奮的。這個人和我的想法一樣。


COBRA:我不喜歡說百分比,因為我們不是唯一收聽節目的人,尤其是光明勢力正在進行關鍵的行動。今年我們有很多個關鍵行動正在進行。公開太多信息是不明智的,這也是為何我的更新比較短,為了不危害到現在的關鍵行動我不能說太多。


Aaron:"事件"發生時在戶外安不安全,或者到時地球會有什麼轉變?


COBRA:在外面是安全的,那時不會有猛烈的地球變化。


Lynn:靈魂賦體(ensoulment)是在子宮還是在出生的時候進行?


COBRA:大多數發生在第2、3個月至第6、7個月之間。一些罕有的情況發生在之前和之後,這是大概的時間。


Lynn:所以是2~4個月之間。


COBRA:我會說是第2~6個月。


Aaron:下一個問題,中央種族是執政官操縱下完成高度進化的?你有什麼看法。


COBRA:中央種族有他們自己的發展,完全獨立於執政官。


Lynn:你說過:直到2011年11月11日,行星地球所有負面時間線已經崩塌,正面的未來是確定的。將不會有替代地球。所以這個行星和上面大部分居民的光明未來是確定的"。對於平行地球來說是否也是這樣?有沒有平行地球和平行的我們?你是否理解這個問題?


COBRA:是的,我理解,但答案是否定。


Lynn:但你仍然同意前面那部分。


COBRA:是的,我同意我說過的話。


Lynn:平行地球和時間線有什麼不同?


COBRA:時間線只是可能的未來。平行地球是一些人嘗試解釋發生什麼時所用的一個概念。


Aaron:提升我們的振動從而改變我們的身體生理機能的具體方法或者協議是什麼?


COBRA:有一些揚升協議和我們的光體啟動有關,這能夠一定程度改變生理機能。


Aaron:他們提到Biokinesis(註:通過精神力控制和重編細胞改變身體)。


COBRA:不,不。


Aaron:他們問,就重新長高甚至改變眼睛顏色而言是不是能用同樣的步驟?


COBRA:我會說某程度上這可以是最後能實現的結果,但我們還沒到那個階段。


Lynn:關於重造24條DNA鏈,你有什麼想法。


COBRA:我不同意24條DNA鏈,這只是新時代運動引入的一個概念。


Aaron:這是真的還是假的?


COBRA:這只是介紹給地表人類的一個新時代運動概念。


Aaron:我想再詳細談一下,我們的DNA有兩條鏈。


COBRA:是的。


Aaron:我看不到我們如何從2條變成12條或者24條。


COBRA:對,我們的物質DNA不會變成12或者24條。


Aaron:這些話我們聽了很多年,我想這只是又一個謠言或者虛構的東西。


COBRA:這是新時代運動引入的一個概念,人們需要用他們的常識,看看書或者網上的文章或者另類媒體介紹的其他內容。


Aaron:第一次聽說這些的時候我很難認同,很高興你把它解釋清楚。


COBRA:是的,我們在乙太層有12條DNA鏈,但不是在物質層面。


Aaron:哦,這就不同了。


COBRA:是的,這是另一回事。


Lynn:談談下一個問題:雖然網上有一大堆信息教人如何星體投射(astral project),這樣做好嗎?


COBRA:如果你知道你在做什麼的話,這是好的。如果你只是出於好奇想探索不同維度,這是不明智的。


Lynn:這個人繼續問:我們能否相信星體投射的經驗?


COBRA:我會說當你星體投射的時候很多事情都能發生,所以不總是安全的。


Lynn:如果一個人想星體投射,我們應不應該在開始的時候尋求指導。如何辨別安不安全?


COBRA:我不建議這麼做。如果你問出這種問題,最好還是不要做這件事。


Aaron:關於人類行為和目前人類奴役的意識狀態,"單細胞擴展"(monadic extension)是什麼意思?


COBRA:我需要知道你所說的單細胞擴展指的是什麼,因為不同人對這個術語有不同的用法。


Aaron:他們用了引號,但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


Lynn:是不是有多個不同版本的自我同時存在?


COBRA:某程度上是的,因為有一個高我,一個真實的自我,並且它有一個擴展延伸到我們的物質身體。


Lynn:這是不是平行現實或者維度或者時間線?


COBRA:我已經回答過這個問題。


Aaron:一大部分人類已經被複製了?


COBRA:不,這不是真的。


Aaron:是不是有"複製人"在行星上受到腦控程序的控制?


COBRA:大部分情況不是真的。


Aaron:這時有多少百分比的人類被複製了?


COBRA:很少很少百分比。


Aaron:複製一個人不是很複雜嗎,他們仍然需要用很多年...


COBRA:你可以複製身體但無法複製靈魂,所以還不能完全複製一個人類。


Aaron:加上成長的環境因素。


COBRA:涉及到很多因素,也包括環境因素。


Lynn:有沒有可能把一個人的靈魂放到複製體裡。


COBRA:是的。


Lynn:否則那個人就會死,是嗎。


COBRA:如果你想的話可以這麼做,一個複製體只是物質身體的複製品,當然你可以把一個人的靈魂放進去或者拿出來。


Aaron:一個複製體用多長時間長大?


COBRA:可以成長得很快,用先進的技術甚至可以在幾個月內。


Lynn:地球軌道的速度是不是66600英里每小時?


COBRA:測量速度你需要有參照物。所以速度是相對的,你需要定義相對於什麼的地球速度。


Lynn:這個人繼續說:曲率1英里平方是.666尺,所以地軸斜率是66.6度?


COBRA:不是。


Lynn:這個有趣的行星尺度數字與降低或者提升意識有什麼神秘關係?


COBRA:沒有關係,我已經說過這裡至少一個數字是不正確的。


Lynn:可能有兩個正確?


COBRA:或者我需要有更多關於這個人以什麼來測量速度的信息。在某些情況下可能是正確的,但關於這個人說的那些定義我沒有足夠的信息。


Aaron:我用了10年時間進行物理和數學的GPS和全球分析,我想這些都是錯誤的數據,我甚至搞不明白66000英里每小時。


COBRA:這可能和地球在銀河系某個時間的運動有關,可能差不多這樣但我需要更多信息。


Aaron:我們談談下一個問題,通常來說什麼是過程修正?


COBRA:我無法回答這個問題。


Aaron:是的,問得有點晦澀。


Lynn:做清醒夢有沒有幫助?


COBRA:如果有正確的意識去做是有幫助的。


Lynn:我們應該花時間做這種夢或者學習如何做嗎。


COBRA:是的,如果你感到受指引並且有自信能控制的話。


Lynn:有沒有更多指導做夢的可靠信息來源?


COBRA:你需要給我發郵件讓我看看,我現在沒有這些資料。


Aaron:下一個問題:人們對於隱形非常著迷。Google搜索顯示差不多有140部電影關於隱形人甚至是哈里波特和隱身衣的題材。為什麼?


COBRA:人們對於平凡現實背後的一切都很著迷,隱形只是其中一種。


Aaron:隱形是不是一種障眼科技,遮起來讓東西變得不可見?


COBRA:是的,這是一種隱形技術,以某種方式反射光線使眼睛看不到。更先進的隱形技術甚至能傳送光子和其他電子波使其無法被偵察。這裡有很多不同的方法。


Aaron:通過限制視力,這是控制人類的其中一種方式?


COBRA:不是。


Aaron:黑暗勢力隱形是不是控制人類的其中一種方式?


COBRA:不,這沒有發生,除了Chimera在非常罕有的場合中才會用到隱形。


Aaron:一些靈媒能"看到"人的能量場或者光明黑暗存有。他們似乎"看見"比較廣的光譜。這是不是真的?


COBRA:大多數情況不是。


Lynn:"事件"後或者揚升後,我們的視力會不會擴展,讓我們能看到以前看不到的更多光波或維度?


COBRA:那個時候通過更高的脈輪,很多人將能夠看到非物質層面。


Lynn:這是"事件"之後或者我們需要等到揚升?


COBRA:"事件"後某個階段,在揚升的過程中。


Lynn:所以"事件"和揚升之間有一段時間。


COBRA:是的,我已經說過很多次。


Aaron:如果人們請求更多的神聖干預,這能否加快行星地球解放?


COBRA:是的。


Lynn:球體orb是不是旅行載具?


COBRA:實際上人們所稱的球體多數是鏡頭(光)反射。


Lynn:談談那些不是反射的球體。


COBRA:它們是一些影響著行星地表附近區域的乙太和等離子存有,在某些條件下人們能看到它們。


Lynn:很多人在照片或者夜晚的影片,或者通過夜視鏡看到它們。是不是有不同種類的球體,它們的顏色有什麼意義?


COBRA:是的,有各種球體。


Lynn:顏色如何?


COBRA:有不同種類的球體,不同的顏色意味著它們來自不同的種類分支。


Lynn:它們是否來自某個維度?


COBRA:它們大多數住在乙太和等離子層。


Lynn:有沒有負面的球體?


COBRA:非常罕見。


Lynn:我們能否與它們交流或者叫它們出來?


COBRA:是的。


Lynn:它們能否幫助我們治療?


COBRA:是的。


Aaron:有時我看到星星快速閃爍,然後開始飛來飛去,它們通常一雙或者三四個一起。這些是不是隱形飛船?


COBRA:很多情況下是的。


Aaron:如果它們隱形並且聽到我們的心靈感應,我們能否與它們溝通?


COBRA:你可以試一試。


Aaron:它們有多近?


COBRA:視情況而定。有時它們可以靠得很近。


Lynn:這個人說:我看到西方天空有一艘昴宿星飛船,它是不是在清理大氣污染?如果不是,它在做什麼?


COBRA:這取決於你是不是真的看到昴宿星飛船。是的,有很多昴宿星飛船在清理污染。


Lynn:非常感謝Cobra,我給Aaron問最後一個問題,然後我們就結束。


Aaron:這是一個快問。這個人問:人類種族只有25%是人類?


COBRA:不是。


Aaron:如果75%不是人類,他們是什麼?


COBRA:這個行星上多數人是人類,絕大多數是。


Lynn:那144000人是不是來自其他地方前來幫忙?


COBRA:是的,來自不同的星系。


Lynn:我想再次感謝Cobra今天到來,希望人們會欣賞我們與你談到的10月信息更新。


COBRA:好的。非常感謝這個訪問。


Aaron:謝謝,再見。

 

 

 

 

 

 

SOURCE:http://2012portal.blogspot.com/2017/10/october-monthly-update-cobra-interview.html
http://prepareforchange.net/2017/10/18/cobraprepare-for-change-october-2017-interview/
erttq0101 翻譯
http://greatascension.blogspot.tw/2017/10/by-prepare-for-change-201710.html


 

 

 

 

 

 

 

 

 

 

 

 
友善提醒:閱讀文章時請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或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個活在永久和平、自由、繁榮與實現真善美之新世界的可能。感謝所有光愛存有們的付出,感謝一切美好的發生~

 

創作者介紹

Peaceful

Love & L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