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走到了有路燈照明的大街。這時大概是深夜十一點左右。深夜在樹林裡散步實在有些危險。不過,有阿米在身邊,我就不怕了。

 

阿米不時停下腳步望望從樹葉問灑下的月光。他要我傾聽身旁青蛙的呱呱叫聲、蟋蟀鳴唱的小夜曲和遠處傳來的浪濤聲。他也不時停下來聞聞花朵、樹木的清香和泥土的氣息或者欣賞附近美麗的房舍和街道。
  

「你看!那些小巧的路燈多漂亮,好像畫出來的一樣。仔細觀察光線是怎麼灑在那些籐蔓上,還有在星空下更見清晰的屋舍輪廓。彼得羅,生活是要好好享受的。只要努力感受、捕捉這一切,便能時時發現神奇的事物。生活的意義遠遠超出思考之外。
  

「彼得羅,你知道嗎?生活是一個真實的童話故事,是神送給你的美麗禮物,因為神愛你。」
  

阿米所說的話讓我從一個嶄新的角度看待事物。如果這個世界總是一成不變,每天都沒有新鮮事,該是多麼貧乏無趣。現在我慢慢明白了我其實是生活在一個宛如天堂的地方,只是我從不曾察覺。
  

我們來到村裡的廣場上。幾個年輕人圍在一家歌舞廳門口,還有一些人在廣場中央閒聊。這裡很安靜,尤其是已經到了夏末,遊客愈來愈少。
  

沒有人注意我們。儘管阿米的穿著顯得很怪異,他們可能會以為這只是個天真孩童的扮裝。我想,如果他們知道這個小孩是外星人的話,肯定會把我們團團包圍,記者和電視台也會聞風而至…
  

「不!謝謝。我不想變成烈士。」阿米說道。他已經看出我的心思。我不懂他這句話的意思。

 

「首先,他們會以『非法入境』的罪名逮捕我,把我當成間諜,用種種不友善的手段對我嚴刑逼供,然後醫生們還要把我送上解剖台檢視我這小小身體的內部構造…不!謝謝。」阿米一邊講述種種可能發生的恐怖情景,一邊笑個不停。

 

我們在廣場的另一個角落找了張長椅坐下。我心裡想,外星人應該要一點一點慢慢露面,好讓大家接受他們來到地球的事實,最後再找一天公開現身。
  

「我們現在做的事情跟你想的差不多,但是公開露面嘛,我剛剛已經說過三個理由,所以目前不適合這樣做。現在我再告訴你另一個最主要的理由:法律禁止我們公開露面。」

 

「什麼法律?」  

 

「宇宙法則。地球有法律,對吧?在文明發達的星球上,也有人人必須遵守的普遍規則,其中一條就是不能干涉不進步世界發展的進程。」

 

「什麼是不進步世界?」

 

「就是那些不按照宇宙基本法則生活的地方。」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根據宇宙基本法則生活的地方,只有一個中心政府而沒有國界之分,人們在友情、和平與和諧的基礎上共同生活。這樣才是高度發達的世界。」

 

「我不大懂。宇宙基本法則到底是什麼?」

 

「你看!你不知道這個原則。所以不是進步世界的人。」他假裝取笑我。

 

「我只是個小孩子。我想大人一定知道,科學家、總統們一定也知道。」

 

「大人、科學家、總統……哼,他們比誰都無知!」阿米大笑起來。

 

「他們治理國家,影響人民的幸福,難道連這麼重要的原則都不知道?」

 

「正因為如此,所以你們地球上發生了不少災難。」

 

「個原則到底是什麼啊?」

 

「以後我再告訴你。」

 

「真的嗎?」一想到就要知道許多人都不瞭解的事情,我不禁興奮起來。

 

他開玩笑說:「要看你的表現好不好喔。」
  

我開始思考那條「禁止干涉不進步星球事務」的法令。

 

「那你現在豈不是違反了這條法令?」我吃驚地說。

 

「好極了!你沒有忽略這個細節嘛!」

 

「那當然!你說法律禁止干涉別人,可是又告訴我這麼多,這難道不是干涉?」

 

「公開露面、深入交往,才會干涉地球的事務。你知道為什麼要禁止干涉嗎?」

 

「阿米,你已經說了三、四個理由了。」

 

「但是最重要的理由我還沒說呢。那就是,假如我們對你們進行干涉,除了會引發我告訴過你的災難之外,還會發生人類史上最可怕的大災變。」

 

「阿米,什麼大災變?」我有點害怕。

 

「地球上的人們一旦瞭解我們所使用的經濟、科學、社會和宗教制度,就會以我們為榜樣,而不再服從國家領袖和社會組織了。地球上所有的政權都會垮台,威脅地球 文明的穩定性。有權有勢的人們一看到有可能喪失特權,就會變得尋釁好鬥。那可真的會天下大亂。到了最後,我們就不得不介入而試圖整頓一切了。」

 

「那不好嗎?讓你們來整頓地球才好啊!」我忍不住興奮起來。

 

「這叫『作弊』,就像學生考試時找槍手一樣。你希望別人代替你考試嗎?」

 

「不願意。那會失去經過努力而獲得成功的快樂。」

 

「如果由我們來整頓這裡的一切,那麼地球上的人類就不能體會親身克服困難所得到的真正快樂。你說對嗎?」

 

「嗯,有道哩.我沒有想到這一點。」

 

「所以我們不能超越法律允許的範圍去干涉別人。例如我跟你的接觸就是援助計畫的一部分。」

 

「這是什麼樣的計劃?」

 

「援助計劃就像是一種『藥』,我們必須按照一定的劑量,非常小心地用藥。」

 

「你們在我們身上用什麼『藥』?」

 

「訊息。」

 

「訊息?什麼訊息?」

 

「從很早、很早以前開始,我們的飛船就經常巡遊,可是一直到第一顆原子彈出現之後,才讓你們看到飛船。這樣做是為了讓你們知道,你們並非宇宙中唯一有智慧的生物,同時也要讓你們明白,我們一直在密切觀察地球上的軍事發展。」

 

「你們為什麼要這樣做?」

 

「因為我們希望人類瞭解原子能是一種難以控制的東西,甚至可能影響到地球附近的其它星球。接著,我們增加了讓人類看見飛碟的頻率;將來,我們會刻意讓你們有機會拍攝。

 

「另一方面,我們也跟一些地球人開始進行接觸,就像現在我跟你這樣。我們還會用心靈感應輸送訊息。這些訊息就像無線電波一樣在空中傳送,可以傳到每個人耳中,但是只有一部分人擁有『接收器』。彼得羅,這一切都是我們給人類的協助。」

 

「將來你們會公開露面嗎?」

 

「當你們能按照神的指示生活-也就是『考試』通過的時候-我們就會公開露面。但是在達到這個目標之前我們是不可能現身的。」

 

「為了避免地球毀滅,難道你們不能多干涉一點嗎?」我有點難過。

 

阿米微微一笑,望著天上的星星。

 

「我們對人類自由的尊重是建立在愛心之上,因此應該讓人類自己努力去爭取理想的目標。進化是非常微妙的過程,不能隨便用外力干涉。有一些事情我們只能透過一些特殊人物進行『提示』-比如像你這樣的人-十分巧妙地『提示』」
  

「像我這樣的人?可是,我有什麼特殊的地方?」

 

「也許我以後會告訴你。現在,你只要知道你具備了某些條件。你會想再見到我嗎?」 

 

「當然想。雖然我們相處的時間很短,我已經開始佩服你了。」

 

「我也想再見到你。但是如果你希望我回來,你就應該寫一本書,記錄你在我身邊的體驗。我就是為這件事情而來的,這也是協助計劃的一部分。」
  

「可是我不會寫書啊!」

 

「就把它當成是說一個想像出來的故事給別人聽一樣,不然的話,別人會以為你是在胡言亂語。另外,你的故事是要說給孩子們聽的。」

 

於是他解釋什麼是「十五歲的老人」和二百歲的小孩」,也就是我在本書開頭寫下的那句話。
  

我要獨力寫一部小說,這可是個重大任務。
  

「你請那個喜歡寫作的表哥幫忙吧!就是那個在銀行工作的表哥。你講故事,他作記錄。」
看來,阿米對我的事情知道得一清二楚,甚至比我自己更瞭解。

「寫這本書也是提供訊息的一種方式。除此之外,我們不能過度干涉。」

 

「現在我再告訴你另外一個理由:如果一個充滿邪惡生物的進步文明永遠不會入侵地球,你高興嗎?」

 

「當然高興。」

 

「知道嗎?這是因為我們從來沒有幫助過任何邪惡的生物。如果地球人在我們的幫助下逐漸強大,卻不能克服暴力和自私的弱點,那麼很快地,你們就會運用新的科學知識去探索、征服和統治太空中的其它文明。
  

「雖然高度進化的宇宙是一個充滿和平、愛心、互助、友好的地方,但也同樣蘊藏著具有毀滅性力量的能源。拿原子產生的能量跟它一比,就好像放根小火柴在太陽旁邊一樣微不足道。我們不能冒險讓一個充滿暴力的文明有機會掌握這種能量的支配權,並波及到高度進化世界的安全,更不能讓它引起宇宙間的大災難。」
  

「阿米,我非常擔心。」

 

「彼得羅,你在擔心宇宙大災難嗎?」

 

「不是。我是在想已經太晚了。」

 

「你是說拯救人類太晚了?」

 

「不是。時間太晚了,該回去睡覺了。」
  

阿米捧腹大笑起來。

 

「放心吧,彼得羅!我們現在就來看看你奶奶。」

 

他把小電視從腰帶扣上解下,我看到奶奶正半張著嘴在睡覺的畫面。

 

「老人家正在做好夢呢。」他開玩笑地說。

 

「我累了。」我打了一個呵欠。

 

「好,回家吧。」
  

我們朝我家走去的時候,迎面來了一輛警車。警察們看到三更半夜有兩個小孩定在路上,便下車朝我們走過來。我害怕極了。
  

「這麼晚了,你們在這裡幹什麼?」

 

「散步,享受生活。」阿米泰然自若地回答。

 

「你們呢?還在工作嗎?抓壞蛋啊?」阿米促狹地笑著。
  

我很擔心阿米對警察那副隨便的樣子會惹他們生氣。但是,警察好像覺得阿米說話的樣子很有趣,他們居然跟著笑了起來。我也想擠出笑容,卻緊張地笑不出來。
  

「你從哪裡弄來這套衣服啊?」

 

「從我的星球上。」阿米面不改色。

 

「啊,你是火星人?」

 

「準確地說不是火星人,但我是外星人。」

 

阿米答得很快,一付無所顧忌的樣子。我剛好相反,心裡十分緊張。
  

你的『飛碟』呢?」其中一個警察帶著父親般的神情注視我的朋友。他們以為這是小孩在玩家家酒,可是阿米說的都是實話。

 

「我把它停放在距離沙灘不遠的海底下。彼得羅,你說是吧?」

 

現在我也被捲入「戲」裡來了,可是我不知道該怎麼「演」。我努力裝出笑容,結果露出一副白癡相。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你沒帶激光槍吧?」警察覺得這樣的談話很有趣,阿米也是。只有我忐忑不安,心裡七上八下。

 

「我不需要帶武器。我們不攻擊別人,我們是大家的好朋友。」

 

「假如跑出一個壞人,拿著這樣的手槍對準你,那怎麼辦?」一個警察掏出手槍,裝出一副嚇唬人的摸樣。

 

「要是他攻擊我,我可以發出心靈的力量讓他癱瘓。」

 

「現在就試試看,讓我們倆癱瘓吧!」

 

「我很樂意,這是你們要求的。有效時間十分鐘。」
  

阿米和兩個警察開心地笑個不停。突然,阿米安靜下來,他變得很嚴肅,目不轉睛地盯著兩個警察。他用一種非常奇怪、洪亮又充滿權威的聲音發出口令:「你們在十分鐘之內原地不動、原地不動、原地不動!行了!」
  

兩個警察就像被黏在原地般一動不動,嘴角還掛著一絲微笑呢。

 

「彼得羅,看見沒有?所以說,在進化程度不高的星球上應該說到做到,不然他們會以為我是說著玩的,根本不當一回事。」他一面解釋一面摸摸警察的鼻子,又輕輕拉扯二人的鬍鬚。兩個警察僵硬地站在原地,我覺得他們的微笑開始變成苦笑了。阿米仍然蠻不在乎的樣子。
  

「快跑吧!我們趕快離開!他們會醒過來的!」我壓低聲音說道。

 

「放心吧!距離十分鐘還久得很呢。」他一邊說著,一邊把二人的警帽對調,還把帽簷轉向腦後。

 

「阿米,走啦!我們趕快走啦!」我一心只想趕快逃跑。

 

「你又在擔心了。好,好,我們走吧!」他走到兩個面帶微笑的警察身旁,用剛才那種奇怪的聲音發出口令:「你們醒來以後,要永遠忘掉這兩個小孩子!」我們走到街角,拐了個彎走向海灘,遠離了那兩個警察。我才稍微放下心來。
  

「你是怎麼讓他們癱瘓的?」

 

「催眠。誰都可以做得到。」

 

「我聽說不是每個人都能被催眠。說不定你下次會遇到一個無法被催眠的人。」

 

「人人都能被催眠,」阿米說:「不僅如此,幾乎人人都被催眠過。」

 

「我就沒有被催眠,我是醒著的。」
聽我說得這麼肯定,阿米哈哈笑了起來。

 

「你還記得我們剛剛走在小路上的情景嗎?」

 

「記得。」

 

「一路上所見你都覺得很新鮮,很美好,對嗎?」

 

「啊,沒錯-看來我一直是被催眠的。是你把我給催眠了!」

 

「不。那時候你是清醒的,現在才是睡著了。現在的你覺得一切都變得危險醜惡,聽不見海濤聲,聞不到花香,享受不到新鮮空氣,沒有意識到你在散步,在欣賞風景。從悲觀的角度來看,你是被催眠了,這是最糟的情況。」

 

「為什麼會造成這種情況呢?」

 

「因為人類常常會有很糟的觀念;有些是自己假想、虛構出來的,有些是從擔心害怕衍生出來的-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要擔心害怕;有些根本就是自己胡思亂想,有些可能是精神狀況出了問題造成的,完全沒有事實依據。因為這些觀念一點都沒有建設性,也稱不上是無傷大雅的瘋狂念頭,只能用夢魘來形容。」

 

「比如像哪種想法,阿米?」

 

「比如像你那些憂慮和擔心。」他笑了,而且他的笑聲感染了我。然後他停下腳步,望著大海說:

 

「又比如有一種人認為,戰爭雖然危害人類,卻有『光榮』的意義;因為他們處於催眠狀態,那是一種惡夢式的催眠。」
  

「阿米,現在我懂了,你說得對。」

 

「他們認為凡是不參與他們夢境的人都是敵人,另外一些人則認為他們擁有的身外之物可以讓他們更有身價。有些人時時充滿恐懼,擔心失去健康,失去工作;他們覺得不管是地球還是太空中都充滿了敵人。他們全副武裝,處處設置鎖鏈、保全設施和防盜鎖。這就是惡夢式的催眠所顯現的症狀。」

 

「他們永遠不會醒來嗎?」

 

「若是能從惡夢中醒來,開始感受到生活的美好,體會到時時刻刻都充滿愉悅-因為生活的確如此-那才是他覺醒的開始。覺醒的人知道生活就是天堂,充滿不尋常的機會,即使生活中也有艱難的時刻。」
  

阿米的話讓我有點傷感。我想起自己的父母已經過世,多虧奶奶辛苦地照顧我,給我全部的愛,但我寧可當個正常家庭的孩子。
  

阿米繼續解釋:「一個覺醒的人會用正確的態度對待自己生活裡的問題和挫折,他會抱持著這樣的觀念:和一生中將會經歷的美好時光相比,真正令他感到痛苦和艱難的時刻就顯得短暫多了。因此,即使遇到困難,他也會把握人生的每一分每一秒,學著苦中作樂。」
  

「阿米,我看這樣的人可不多。」

 

「這是因為在進化程度不高的地方,很少有人這麼清醒。大部分人的心靈都像被催眠了一樣沉睡著,活在自己假想的世界裡。但是,他們這樣並沒有比較幸福,反而比較像活在惡夢裡。所以才會發生自殺這麼離譜的事情,彼得羅。」
  

「你說得有道理,因為我知道有很多人就像你說的那樣。對了,為什麼警察對你開的玩笑一點都不生氣?」想到剛才遇到警察的情形,我仍然心有餘悸。

 

「我觸動的是他們善良的一面,童心的一面。」

 

「可是他們是警察啊!」

 

他看看我,好像我剛說了一句蠢話似的。「彼得羅,其實,每個生活在惡夢裡的人都有孩子氣的一面。因為就算再笨的人也會偶爾從惡夢中跳脫出來,讓自己休息片刻」他笑著說:「你要是願意,我們可以到監獄裡去找一個最凶的犯人來試試看。」
  

「不用!多謝了。」

 

「地球上確實是有很多人的心靈被催眠了。儘管如此,好人還是比壞人多。」

 

「真的嗎?」

 

「當然囉!因為在人的心裡面,仇恨的情緒遠比『愛』來得少。」

 

「可是我實在不覺得是這樣。」

 

「這是因為當人在思考或做事的時候,常常會覺得只有自己才是對的。有時候他們根本就弄錯了,但是他們可能只是不小心犯錯,也有可能是被催眠了,並不是故意做出傷天害理的事,所以不算是壞人。沒錯,還沒覺醒過來的人總是正經八百,有的時候甚至帶有危險性。可是,如果你對他們好,通常他們會以善報善;相反的,要是你拿不好的一面對待他們,他們就會以惡報惡。」
  

「如果人沒那麼壞,為什麼世界上還有那麼多的不幸,真正美好的事反而很少呢?」

 

「因為你們現行的制度是很久以前制定的:那時的世界動盪不安,人與人之間彼此威嚇,互不信任。但是現在一切都改變了,人類已經隨著時間的推移提升了進化的程度,各民族間的交流比以前頻繁得多,增加了彼此的認識,人們心中的抱負也更高了。但是,你們的制度卻沒有隨之調整,才會一直這麼落後。
  

「由於這些制度已經無法符合現行社會的需求,使得原本立意良好的措施變成限制人們的桎梏,使他們活在惡夢裡,導致犯罪事件層出不窮。然而,唯有一套跟得上時代潮流,以追求全民福祉為目標的制度出現,才能快速地喚醒人類的心智,轉化人類的想法。」
  

只是,要過了很久以後,我才真正理解他說的這些話。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阿米:星星的小孩 Ami,el Ninocho de las Estrellas
作者:安立奎.巴里奧斯 Enrique Barrios
譯者:趙德明
線上閱讀:http://book.qq.com/s/book/0/14/14268/index.s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創作者介紹

Peaceful

Love & L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