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家到了。要上床睡覺了嗎?」

 

「對。我真的好累,走不動了。你呢?你要做什麼?」

 

「我回飛船上去。我要去外層空間兜兜風。」

 

「是嗎?好棒喔!」

 

「我本來想邀請你一起去,可是你累了。」

 

我一想到可以坐飛碟兜風,瞌睡蟲都跑光了,頭腦清醒,全身充滿活力。

 

「現在我不累了!你真的要帶我坐飛碟去兜風嗎?」

 

「當然。可是你奶奶怎麼辦?」
  

我靈機一動,立刻想出了不讓奶奶發現的方法。「我把晚餐吃掉,把空盤子留在餐桌上,然後把枕頭塞到被窩裡。如果奶奶起床的話,她會以為我在床上睡覺。我也可以把身上這件衣服留在臥房裹,換上另外一套。我會很小心地搞定這些事情。」
  

阿米說:「沒辦法,只好對你奶奶撒個小謊了,因為你跟我走一趟對於寫書是必要的。我們會在你奶奶起床之前回來,你不用擔心。」
 

於是阿米在門外等我,我一個人走進家裡,按照事先的計劃進行。但是在我要吃牛肉時,突然感到一陣噁心,沒有辦法像平常那樣大口吃下去。一切安排妥當後,我們一同向海灘走去。
  

「我要怎麼登上你的飛船呢?」

 

「我游泳過去,然後把飛船開上海灘來載你。」

 

「你不冷嗎?」

 

「不冷。這套衣裳既抗寒又抗熱,很不可思議吧。好啦,我去找飛船。你在這裡等著吧!我出現的時候你可別害怕。」

 

「哎,不會啦。我已經不怕外星人了。」我覺得他這些不必要的叮嚀很好笑。
  

月亮已經躲到大片烏雲背後去了。四週一片漆黑。

 

阿米向溫柔的海浪中走去,整個身軀逐漸沒入水中,消失在我的視線之外。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自從阿米現身以來,這是我第一次有機會單獨思考。

 

阿米是誰?一個外星人!這是真的嗎?還是一場夢?
  

我等了好久,不安的情緒逐漸升高,恐懼開始浮現心頭。我孤伶伶地一個人待在那裡,在那可怕、孤寂、漆黑的海灘上,我即將面對的可是一艘外星飛船耶。
  

這時,岩石之間、沙灘上彷彿有跳動的怪影出沒,好像是從海水裡冒出來的,分不清是想像還是真實。我不禁懷疑起不久之前發生的一切…

 

阿米會不會是偽裝成小孩子的壞蛋呢?他說的協助計劃啦,做好事啦,會不會只是要騙我相信他?
不!這不可能。呃,真的不可能嗎?我會被外星飛船拐走嗎?
  

我正在胡思亂想、懷疑這懷疑那的時候,眼前突然出現驚人的景象:一道黃綠色的光芒從水面下緩緩升起,接著一個不停旋轉的圓形物體從水面浮出,放射出五顏六色的光芒。
  

這是真的!我真的看到一艘外星飛船!

 

漸漸地,橢圓形的船身完全浮出水面,還不斷發射出銀綠色的光芒,船上有許多發光的小窗戶。
  

眼前的景象讓我害怕極了。跟一個小孩聊天是一回事-他是小孩嗎?善良的外表會不會只是面具-而當我孤伶伶站在海灘上,在漆黑的夜裡眼睜睜看著一艘外星飛船出現可又是另外一回事了。那可是要把你帶到遠方去的「飛碟」啊。
  

此時此刻我突然忘了那個所謂的小孩子和他告訴我的一切-那些話此刻變成了一艘可恨的飛船。誰知道它是來自哪個陰暗的太空角落。船上可能擠滿了殘暴的怪物,要把我綁架到外星上去!我覺得這艘飛船比幾個小時前墜落在海裡的物體要大上好幾倍。
  

飛船先是漂浮在距離水面約三公尺的高度,然後開始朝我這邊飛了過來。它沒有發出任何聲響,安靜得讓人害怕。眼看它越來越靠近,我根本無處可躲。
  

我真希望時間能倒退,希望根本沒看過什麼太空飛行物降落,希望從來沒有認識什麼外星人,希望自己現在安穩地躺在我的小床上。
  

那是一場惡夢。恐懼使得我全身癱軟,可是我根本無法逃脫,也不能不面對這個要把我帶走的發光怪物,說不定它會把我送進太空動物園裡去呢……
  

當飛船巨大的身軀飛到我頭頂上方時,我的腦子一團混亂,想像那個可怕的怪物就要把我壓得粉碎…這時,從怪物的腹部發射出一道黃色的強光,我的眼睛幾乎睜不開。我知道我快沒命了。我把靈魂托付給神,決定服從命運的安排…
  

不知過了多久,我覺得自己雙腳懸空,緩緩離開了地面,好像是升降機之類的東西輕輕拖曳著我。我等著某個長著章魚頭、目光凶狠的怪物出現。
  

過了一會兒,我的雙腳落在鬆軟的地面上-我發現自己站在一個地上鋪著地毯、牆上掛著壁畫,溫暖而令人愉快的房間裡。
  

那個外星小孩就站在我眼前,明亮的大眼睛露出和善的笑意。他友善的目光讓我逐漸放鬆,回到他曾經教我認識的美好現實來。
  

「放心吧!放心吧!沒有發生什麼可怕的事。」他把一隻手放在我肩膀上。

 

好不容易平靜下來時,我笑著說:「真是嚇死人了。」

 

「剛才你的臉都綠了!」阿米笑著說。

 

「我以為…會出現一些可怕的東西。」

 

「那是你在胡思亂想。失控的想像力足以嚇壞人,甚至憑空羅織出怪物。但那只是我們的惡夢,因為現實其實是樸實、美好、簡單的。」

 

「那我現在是在『飛碟』裡嗎?」

 

『飛碟』是一種不明飛行物,但我們的飛船可是確實存在的。這是一艘宇宙飛船,不過,你要是高興,我們也可以叫它飛碟你也可以叫我『火星人』」
  

我們相視而笑,我剛剛緊張的心情完全消失了。

「來!到指揮艙看看吧!」

 

穿過一個非常小的拱門之後,我們來到另一個天花板很低的地方,就像我們剛離開的那個房間一樣。那是一間半圓形的大廳,牆壁上都是巨大、呈不規則狀的的窗戶。大廳中央有三張可以橫躺的椅子,每張椅子前面都有一些操作儀器,數個監視螢幕則斜立在不遠處的地板上。這一切好像是為小孩子準備的!無論座椅和房間的高度都是如此。我手臂一伸就可以摸到天花板,大人在這裡一定無法站直身子。

 

我興奮地喊道:「太棒了!」

 

阿米在操控儀器的座椅上坐下。我向機艙舷窗走去。從窗邊往外看,遠處的海水浴場燈火輝煌。
我感到地板在輕微地顫動。海水浴場的燈光越來越遠,窗外只看得到星星。

 

「往下看!」阿米說。

 

我從窗邊俯瞰,嚇了一大跳-我們正在海灣上方幾千公尺的高空!隱約可以看見沿海的村莊。我想我住的小木屋一定也在很遠很遠的下方。就在一瞬間,飛船已經往上飛了好幾公里,可是我竟然毫無感覺。

 

「太棒了!太棒了!」坐在飛船裡讓我好興奮。這時我才感覺到飛行高度讓我有點頭暈。

 

「阿米!」

 

「什麼事?」

 

「這艘船不會掉下去吧?」

 

「嗯,如果艙裡有人說過謊話,那這些敏感的儀器就會失靈。」

 

「降落吧!我們快點下去!」我幾乎尖叫出聲。可是從阿米的哈哈大笑聲中,我知道他是在開玩笑。

 

「地面上的人看得見我們嗎?」

 

「打開這盞燈以後,下面的人就會看見我們。」他指指儀表板上的紅色指示燈。

 

「如果關閉紅燈,像是現在這樣,飛船就可以完全隱形了。」

 

「完全隱形?」

 

「就像我身旁的這位先生一樣。」他指指旁邊的空位,我嚇了一跳。看到阿米頑皮的笑容才知道我又上當了。

 

「完全隱形是怎麼做到的?」

 

「腳踏車的車輪轉得飛快時,車輪的輪軸就看不見了。同樣地,我們也可以讓這艘飛船的物理分子快速運轉。」

 

「太酷了!不過,我還是希望下面的人能看到我們。」

 

「我不能這樣做。我們的飛船來到低度進化星球的時候,露面或者不露面是必須根據協助計劃進行的。一切都是由銀河系中心的『超級計算機』決定。」

 

「我聽不懂。」

 

「這艘飛船跟那個『超級計算機』之間有連絡網絡,它決定我們什麼時候該露面或者不該露面。」

 

「那個計算機怎麼知道我們什麼時候…」

 

「它什麼都知道。你想去看看哪個特別的地方嗎?」

 

「去我在城裡的那個家!我想從空中看看我的家。可是那在幾百公里以外呢。」

 

「沒問題!」阿米動一動控制儀器上的按鈕,然後對我說:「到了!」

我本來準備靠著窗口看看沿路上的風景,卻一下子就到了。幾百公里的路程只花了半秒鐘!
我對這艘飛船真是徹底著迷了。

 

「旅行一下子就結束了!」

 

「我跟你說過,通常我們不『旅行』,而是『到位』。這是時間和空間的坐標問題。不過,我們當然也能

 

『旅行』。

 

從高空往下看,城市的夜景美妙無比,街道燈火輝煌。我找到了我家所在的街區。我要求阿米向那邊駛去。

 

「請慢慢『旅行』好嗎?我想欣賞一下沿途的風景。」

 

紅燈並沒有開啟,沒有人能看到我們。飛船緩慢、安靜地在星空與城市的燈火之間前進。

 

我家出現了!從空中俯瞰自己的家真是一種神奇的經驗。

 

「你想看看家裡的情況嗎?」

 

「咦?怎麼看?」

 

阿米面前的大屏幕上出現了從空中拍攝的街道景象,就跟從他那台小電視看奶奶睡覺一樣。不過仍有明顯的不同:這裡的影像看起來很立體,很有空間感,讓人忍不住想把手伸進屏幕裡去觸摸物體的形狀。我伸出手試了一下,可是只摸到一片看不見的玻璃屏幕。阿米得意地笑了。
  

「每個人都會想摸一下屏幕。」

 

「每個人?每個人是誰?」

 

「你別以為你是第一個到宇宙飛船上玩的低度進化星球人類。」

 

「我一直以為我是第一個呢。」我有點失望。

 

「那你就錯了。不過你也不必太傷心,因為跟你一樣幸運的人可不多。」

 

「那還差不多。」
  

我家內部的影像顯示在屏幕上,鏡頭走遍了每個角落。家裡到處都井井有條。

 

「為什麼你那個小電視沒有立體感?」

 

「我說過了,那是個老電視。」

 

「既然是老東西,那何不送給我?」

 

「什麼?!彼得羅,我們不能把高科技的產品留在這樣的星球上,你知道它不會被用來做好事的。」他沒料到我會提出這個要求。
  

我想了一下才明白:那樣的儀器有可能被用來偷窺和偵測。

 

阿米說:「那時,地球居民就要跟自己的隱私權說再見啦。」

 

我請求阿米讓飛船繞著城市轉一圈。飛船飛到了我的學校上空,窗外出現了熟悉的校園、操場和教室。我心想,以後一定要跟同學們炫耀這次坐飛船歷險的經過:「我從宇宙飛船上看見了學校!」這個念頭讓我驕傲起來。
  

阿米對我的念頭嗤之以鼻:「那你恐怕很快就會被送進精神病院了。」

 

「唔……」阿米說得也沒錯,同學們很可能不會相信我的話,還會嘲笑我。

 

「彼得羅,把真實情況寫在書裡就好了,把它當成是一個幻想故事。」

 

我們繼續在城市上空盤旋。

 

我說:「可惜現在不是白天。」

 

「為什麼?」

 

「我希望能在白天坐飛船旅行,看看陽光下的城市風景。」

 

「你希望現在是白天?」阿米狡黠地笑著。

 

「我不相信你能讓太陽轉動。」

 

「轉動太陽做不到。但是我們可以…」

 

阿米啟動了控制器,飛船開始快速飛行,越過崇山峻嶺,接著飛船下方出現了幾座城市;由於飛船飛行速度很快,它們看起來就像是幾個發亮的小光點。過了一會兒,我看到遠方有一片沐浴在月光下的海洋。接著,地平在線的交會處越來越明亮!-飛船已經來到一塊陸地上空,奇妙的是,太陽升起來了!
  

阿米真的移動了太陽!太不可思議了。

 

「剛才你不是說辦不到?」這時窗外已經變成大白天了。

 

「太陽並沒有被移動,而是飛船快速移動的結果。」阿米笑著說明。
我知道我想錯了,但只要看看太陽從地平面上快速升起的動人景象,就能明白為什麼我會產生這種錯覺。

 

「我們到什麼地方了?」

 

「非洲。」

 

「可是一分鐘前我們還在南美洲啊!」

 

「因為你想要在白天坐飛船旅行,所以我們就來到了現在是白天的地方。這就叫『山不轉路轉』。你想看非洲的哪個國家?」

 

「那個,那個…印度!」

 

阿米的笑聲說明我的地理常識不大正確。

 

「那我們就去亞洲的印度看看。你想去印度的哪個城市?」

 

「哪個都可以。你選吧!」我不想再鬧笑話。

 

「孟買怎麼樣?」

 

「好!阿米,好極了!」我們在高空高速飛馳,把非洲大陸遠遠拋在後面。(後來回到家裡,我才對著世界地圖重新畫出這次旅行的路線。)
  

飛船來到印度洋上空。當我們穿越這片汪洋時,太陽正急速上升,速度之快令人微微感到暈眩。不一會兒,我們已經來到印度上空了。
  

這時飛船突然緊急剎車,停止不動。我以為會聽到玻璃碎裂的聲音,沒想到船艙裡完好如初。我驚訝地問:「舷窗怎麼沒被撞碎呢?」

 

「這很容易,只要去除慣性就好了。」

 

「啊,原來如此。」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阿米:星星的小孩 Ami,el Ninocho de las Estrellas
作者:安立奎.巴里奧斯 Enrique Barrios
譯者:趙德明
線上閱讀:http://book.qq.com/s/book/0/14/14268/index.s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