憤怒是一種冰山現象。它是一個巨大結構的頂端,這個結構除了頂端之外的大部分都是看不見的。憤怒是在一座光禿的山峰上的雪。如果你只將眼光放在雪上面的話,它是這座山峰上你唯一會注意到的東西,但是如果沒有山麓、山坡、山谷和山脊,山峰也無法存在。沒有一座山峰可以脫離山而存在。

 

「憤怒是冒出雲上的尖峰」

 

同樣的,如果沒有一個龐大的情緒底層結構,憤怒也不可能存在。憤怒是那冒出雲端的尖峰。在每一個憤怒的體驗之下都有一個巨大的情緒體驗。沒有一個對那個龐大的底層結構的清晰認識,憤怒就無法被看清,就像你站在山峰上拍一張山峰的照片,那麼你無法用這張照片來看清一整座山一樣。從那個角度看,即使是最磅礡的山巒看起來也成了一小堆石頭。

 

憤怒總是會突然攻擊一個目標。那個目標可能是另一個人,一群人,或者宇宙。憤怒總是讓人感覺自己是正義和重要的。憤怒不會傾聽,不會尊重或者關心其他人。它總是將別人看成是錯誤、該責怪、低等、或者不足的。它只關心它自己。憤怒要得到它想要的,並且在它想要的時候就要得到它,還要按照它自己設定的條件來得到它。它將自己看成是裁判、法官和行刑者,而且別人沒有上訴權。

 

發現你內在的憤怒,或再次在內在經歷它,就像是在沙漠中找到了古老的陶器,或是找到幾千年前建造的而現在已經被深埋在黃沙下面的神廟的頂部。這是考古學家夢寐以求的渴望。這會激起無比的興奮,因為在表面已經有智慧的跡象,在表面之下肯定會有更多的信息。

 

這就是當考古發掘開始的情形。它持續地,一層一層地,深入向下,隨著發掘的進行發現了大大小小新的事物。每一鏟土都要被仔細的篩選和檢查。每一個物體或碎片都要被記錄、分類然後放進一個特別的地方。發掘得越深,出土得越多。有時是村莊被埋在城市下面,有時是城市被埋在城市下面。

 

挖掘繼續進行,直到最底層的寶藏被帶到陽光下為止。只有在那時一幅更大更完整的畫面才出現-遠遠大於由當初在沙漠表層發現的陶器,或曝露在飛沙中的神廟的頂端讓人能猜到的畫面。

 

憤怒就是在沙漠表層的陶器,它標示著底下埋藏有建築。它指向有待被揭示的更大得多的發現。憤怒是較小的一個發現,與之相比,更大的寶藏在它下面,等待著被出土。

 

因為他們情緒的爆發,所以大部分經常生氣的人認為他們對自己的情緒是很熟悉的。但是事實並非如此。他們通常並不知道他們的感受。他們只知道狂怒像風暴一般咆哮著穿過他們,摧毀它所路過的一切,到最後它耗盡了自己,只留下傷害。憤怒的爆發是痛苦的經歷,但那不是情緒的探索。每一次憤怒的爆發都是情緒探索的障礙。它是一個城堡,在這個城堡裡一個人無力去調整以面對一個可怕的世界。

 

有些動物在面對比它更大的動物的威脅時發出嚎叫,嘶嘶聲或低沉的咆哮聲。它們不能自衛,因此它們讓自己膨脹,豎起背上的毛髮,露出牙齒。在人類當中,憤怒也起著同樣的一種作用。一個憤怒的人是一個受到驚嚇的人,只有受到驚嚇的人才會攻擊。

 

所有的敵意都來自於恐懼。恐懼是每一個沒有愛的行動的發源地。一個充滿愛的人是無所畏懼的。而一個憤怒、嫉妒、復仇心重、憂鬱或貪得無厭的人則充滿恐懼。無所畏懼與充滿恐懼之間的區別就是滿足與失意的生活之間的區別。這就像一條裂縫,裂縫這邊是意義和目標,在另一邊則是失望和空虛。

 

愛是無懼的。它不威脅任何形式的生命。愛是所有一切的朋友。它自然地滋養、支持和關心著別人。它不與恐懼鬥爭就像太陽不與黑暗鬥爭一樣。它不知道什麼是恐懼。它們不能共存。

 

憤怒阻礙了愛,又孤立了那個發怒的人。它努力去推開那些你最渴望的友誼和理解,而它常常會成功做到這一點。它否定了別人的人性,同樣也否定了你自己的人性。憤怒是一種相信自己不能被理解而且不配被理解的極度痛苦。它是一道將你與其他人分開的牆。它是鋼筋水泥做成的,又厚又高。沒有辦法可以讓你穿過,鑽過、或者翻越它。

 

大多數人無法跟自己的憤怒和恐懼連接。憤怒看起來似乎能產生超乎尋常的勇氣,這常常在憤怒變得強迫時發生,而它在這種時候也往往製造了暴力。一個憤怒的人看上去毫無恐懼,但事實上,他或她非常驚恐。並不是勇氣讓一個人發起了攻擊,而是那不受控制的驚恐發起的。就像是當一個小動物被逼在牆角的時候,它無助地發出嘶嘶聲,嗥叫著,最後發動攻擊。

 

在驚恐與憤怒之間存在著另一種體驗-痛苦。換句話說,憤怒之下是痛苦,而痛苦之下是恐懼。在你體驗那恐懼之前你必須體驗到那痛苦。那痛苦也許源於失業,一個孩子的死亡,或是一個不治之症的診斷。這些事件的痛苦是強烈的,經歷它就像去摸一個白熱化的金屬一般。這就是為什麼變得憤怒而不是去觸碰那痛苦是更容易的。這就是大多數人所選擇的,但是痛苦並不會因為你的憤怒而消失。它被埋藏了。

 


考古挖掘

 

想一想你能記得的最近一次生氣。回憶當時的情形-是誰和因為什麼讓你憤怒。花點時間,回憶你的感受。你有什麼樣的身體感受?他們在你能量系統的什麼部位?當時你有什麼樣的思想或想法?敞開你自己去更深地挖掘,去感受在你的憤怒之下都有些什麼。允許你自己去感覺那藏在憤怒之下的痛苦。

 

你可以反覆做這一練習。當你覺得憤怒了,溫柔地讓你自己往內在更深處走-去挖掘憤怒之下的東西。

 

你越是抗拒痛苦,就會有更大的憤怒更頻繁地出現來掩蓋痛苦。一個持續憤怒的人是一個處於持續痛苦中的人。憤怒讓你有雙份的痛苦。憤怒的體驗本身就是痛苦的,而憤怒之下所掩蓋的痛苦則更加令人痛苦。它會在未預料的情況下爆發,控制當時的場景,而製造一些令人痛苦的後果。

 

在你能夠鼓起勇氣面對和體驗你憤怒下面的痛苦之前,你會繼續憤怒下去。你的憤怒並不是對某一個情境的抗拒,它是對你所體驗的痛苦的抗拒。它在抗拒世界沒有變成你想要的樣子。憤怒就是因為你沒有將世界和別人安排成你想要的樣子而產生的挫敗感。怒火從來都不是針對某個人、某個組織、某個社區、或者其它目標的,雖然看起來像是這樣。

 

憤怒是我的抗拒

 

對自己說幾次這句話:「我願意去看到我的憤怒是我對體驗我的痛苦、以及我對世界沒有按照我想要它是的樣子的抗拒。」如果你感覺合適,那麼每一次你感到憤怒時都可以練習說這句話。

 

憤怒是一種極為痛苦的無力感的體驗。在憤怒中攻擊別人是一種無力的行為。報復別人和證明他們有罪都是絕望和無助的表達。就像是小動物要攻擊大動物,你放棄了希望。你沒有選擇了,只能去體驗你的真實感受了。這時候,在憤怒、仇恨下的攻擊是你最後的逃避嘗試。

 

但是它們從來都無法奏效。這個世界還是無法成為你想要它是的樣子,而痛苦也無法消除。相反,你的憤怒還在增長。你認為你被一種情緒所佔據,被無法控制的憤怒所佔據。但是事實正相反,你使用你所有的能量來避免面對你的情緒。而那個轉移注意的努力、或者抗拒,就是憤怒的體驗。

 

你的憤怒是一個精準清晰的訊息,它告訴你你在痛苦中。宇宙在此將你的注意力指向你的內在動態,你需要去檢查它。內在動態並不是你的憤怒,而是你憤怒的起因,這個起因就是你的痛苦。開始檢視你的憤怒就是治療它的起因的開始。當你設定了一個意願,比如說,不管你多麼生氣都不在憤怒之中說話或者行動。在憤怒時,當你開始尋找說話和行動的新方式時,你就啟動了宇宙對你的幫助,而這幫助就會來到你面前。

 

這幫助會將你帶到釋放你的憤怒而需要去的地方。也就是說,它會把你帶到你的痛苦那裡。這個痛苦是因為這個世界不是你想要它是的樣子而產生的,它是堅持你個性的需要而忽略你靈魂的需要而產生的痛苦。而你生活的狀態總是反映著你靈魂的需要。

 

如果你挖得足夠深你將發現你痛苦的根源,那就是:這個世界不是你想要它是的樣子。堅持你的個性的需要而忽略你的靈魂的需要。

 

這個規律沒有例外,沒有其它可能。在地球學校的強大和美麗之處就在於你總是會精確地遭遇你的靈魂想要你遭遇的。當你抵抗它的時候,你就抵抗了自己生活的目的。你抵抗了善意的宇宙。你抵抗了非物質的指導和幫助,那個幫助就是你的痛苦。

 

你總是會持續地遭遇你的靈魂想要你遭遇的。當你抵抗的時候你就抵抗了:你生活的目的、宇宙的善意、非物質幫助,那個幫助就是你的痛苦。

 

當你開始向自己的痛苦體驗-你深愛的孩子的死亡、你依賴的工作已經沒有了、你愛的伴侶已經離開了、你被虐待了而虐待者不感到後悔-敞開時,你就開始進入到自己的憤怒的表面之下了。你開始轉化自己的生活。你變得沒有那麼僵硬和認為自己是對的。你變得更加敢於脆弱、接受別人和他們的痛苦。你開始融入宇宙的柔軟之中。不過在此之前,你必須突破你製造的讓你自己遠離自己的情緒的防衛。

 

這就是去挑戰你的憤怒可以完成的。

 

當你挑戰自己的憤怒時,你就啟動了一個此刻你看不到的更大的過程。當你一次又一次地挑戰自己的憤怒時,你開始將自己的憤怒的根部拔出來。最先出來的是你的憤怒之下被掩蓋了很久的痛苦。然後是這痛苦之下的恐懼,這恐懼是因為你無法控制那些你認為對自己的安全和幸福很重要的東西而產生的。你的生命就是一場走向柔軟的旅程,而你不信任這旅程。這種不信任所產生的結果令人驚恐。

 

從憤怒到痛苦到恐懼-這些就是通往所有這一切的核心起因的第一步。憤怒的核心起因就是自我價值的缺失。它是無力感的體驗。無力感就是將自己看得沒有價值,認為自己無法對任何人或者任何事造成影響。它就是感覺你被宇宙忽略了。它是無法去欣賞你自己在自己和他人生活的大圖景中的重要性。它就是忽略你的力量、美麗、高貴、和價值,否認你對你所創造的後果的責任。

 

當你感到沒有價值的時候,你很恐懼你的生活,而當你恐懼你的生活的時候,你會持續在痛苦中去試圖將你的生活改變成你認為它應該是的樣子。當這痛苦很深刻的時候,你會用憤怒來遮蓋它。你對朋友或者你認為的敵對者發動攻擊。你將善良看成是軟弱。你無法想像別人會關心你因為你不關心你自己。你將自己關在一個自己創造的監獄裡,然後你因此責備所有其他人。

 

這就是憤怒的考古挖掘。這就是顯露出來的山,它包含了整座山的全景,從山峰到山腳,還有中間的一切,你自己的複雜構造以及它的龐大。它也就是對宇宙的慈悲和智慧的感知。宇宙一次又一次地不間斷給你提供機會,讓你進入到你自己的全部力量中-進入到對你的價值、和責任的感知中。

 

當你挖到底部的時候-最後的那一層自我價值缺失感時-你的憤怒就會改變自己。它就不會再去責備他人,不再去評判了。你的憤怒就成為了你生活中的正面力量,它想要整合而不是分裂。它尊重所有的一切,同時充滿激情地追尋建設性的改變。這就是一種結束,而不是你的受苦、殘酷、和缺乏尊重的憤怒的繼續加重。它不會將你和愛分割開來。你對地球的愛,而不是你對他人的評判,讓你成為了地球的支持者;你對地球的愛,而不是你對他人的評判,讓你成為了受壓迫的人的保護人。你無需去壓迫那些壓迫者,評判那些評判者,仇恨那些仇恨者。

 

最後,你成為了一束照亮黑暗的光,而不是一個斥責的聲音。你將改變帶到不可能發生的地方。你提供給別人他們所缺乏的。你的憤怒將你帶到更加有效的理解、溝通、和關心的方式中。你對自己和他人都成為了禮物。你進入了自己作為一個地球上的靈魂的角色,一個甦醒和有意識的、喜悅和感恩的、有力和有創造力的、慈悲和關懷的角色。

 

憤怒、痛苦、恐懼、缺乏自我價值,「這就是憤怒的考古學。」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轉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64886d1b0100hiwb.html

 

 

友善提醒:多一分的瞭解就少一分對未知的恐慌,對訊息無須批判分析,知悉即可。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困擾、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