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船下降到孟買上空一百公尺的高度,開始在城市上空漫遊。在這之前,我沒有看過多少印度的圖片,因此現在我覺得好像是在看電影或是在做夢;地面上有成千上萬的人在走動,他們穿戴著五顏六色的長袍和頭巾。母牛搖搖晃晃地走在大街上。房屋建築很特別,巷弄中有很多叫賣的小販,但是特別引起我注意的還是如潮水般的人群,這跟我住的城市很不一樣。我居住的城市很大,但即使在尖峰時間,市中心也看不到這麼多人。這裡就像是另一個世界。
  

紅色指示燈是熄滅的,沒有人看得見我們。
  

「奶奶…」突然問,我又回到現實裡來了。

 

「你奶奶怎麼啦?」

 

「現在是白天,她一定已經起床了,正為了我不在家而擔心呢!我們回去吧!」

 

「彼得羅,她老人家睡得正香呢。地球那一邊剛剛過了半夜十二點,這一邊現在還不到早上十點鐘。」我說出來的話似乎都讓阿米覺得很好笑。

 

「現在是昨天還是今天?」我被搞糊塗了。

 

「是明天!」阿米促狹地笑著。

 

「阿米,我真的很擔心奶奶。」

 

「別擔心!我們時間還很多。你奶奶幾點鐘起床?」

 

「不知道。她說她常常睡不好。」

 

「離她睡不好的時間還有幾小時,我們等一下會好好利用的,更何況我們還可以把時間拉拉拉…長呢!」

 

「不管怎麼說,我還是擔心。幹嘛不看一下呢?」

 

「為了讓你相信,我們還是看看電視吧。有些地球人的生活方式簡直就是自我折磨!」阿米低聲嘀咕著。
  

他啟動屏幕上的控制儀器,屏幕上顯示出飛船向地面快速俯衝下降的過程。接著,我認出了海灣、海水浴場、我們在海灘上的小木屋,然後是屋裡的奶奶。真是難以想像,奶奶仍然保持著原來的姿勢半張著嘴巴睡覺。
  

「這下總不能再說老人家睡不好了吧!」阿米調皮地說:「我們再做一件事,讓你更放心。」

 

他拿起一個類似麥克風的東西,要我別出聲,然後按下一個按鈕,發出「噓」的聲音。奶奶聽見「噓」聲便醒過來,起床向廚房走去。她的腳步聲和呼吸聲透過麥克風傳到我們耳裡。她收拾了餐桌上我吃剩的晚餐和碗盤,接著,她走到我的寢室,朝我的床鋪看了看。一切都很正常,我似乎在床上睡著了。但是,好像有什麼東西引起了奶奶的注意,我不知道是什麼,可是阿米知道。他拿起麥克風,開始大聲呼吸。我奶奶聽見了,以為是我的聲音,便熄了燈,帶上房門離開了。
  

「現在放心了吧?」

 

「嗯,放心了。不過還是很難相信,奶奶那邊是晚上,而我們這邊卻是白天。」

 

「你們地球人的生活太受空間和時間的限制了。」

 

「我不懂。」

 

「今天出門旅行、昨天回家,你覺得怎麼樣?」

 

「我會被搞瘋!我們能去中國看看嗎?」

 

「當然可以。你想看哪個城市?」
 

這一次我不會再出糗了。我用自信而肯定的口氣回答說:「東京!」

 

「那我們就去日本的東京看看吧!」阿米極力掩飾著笑意。

 

我們往東北方前進,飛越整個印度。到達喜馬拉雅山脈上空時,飛船停下來了。

 

阿米說:「命令下達。」

 

控制儀器的屏幕上出現了一些奇怪的符號。

 

「超級計算機指示說:我們要留下一個證據,讓某地的某人看見。」

 

「真有趣!去哪裡?讓誰看見?」

 

「不知道。我們要跟著指示走。好,到了。」

 

瞬間移動系統指引飛船來到一片森林上空,我們在離地面五十公尺高的地方停下來。儀表板上的紅燈亮起,表示我們已經被人們看見。飛船下是皚皚白雪覆蓋的大地。
  

阿米說:「這裡是阿拉斯加。」

 

不知不覺中,太陽慢慢地沉到海裡去了。

 

飛船機身不停地變換著顏色,並在天空中畫出巨大的三角形飛行軌跡。

 

「畫三角形做什麼?」

 

「要讓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引起前面來的那位朋友的注意。」

 

阿米從屏幕上觀察著那個人的動靜。我透過舷窗向下看,看到那個人在遠方的森林裡。他身穿棕色皮質獵裝,手裡拿著獵槍,一副嚇壞了的樣子。他用獵槍瞄準我們。我急忙蹲下身子,害怕被子彈擊中。
  

阿米看見我害怕的樣子,開心地笑起來。

 

「別害怕!這個飛碟是防彈的,什麼也不怕。」

 

飛船向上飛去,距離地面越來越高,但仍然一直發出五顏六色的閃光。

 

「必須讓這個人永遠忘不了這次見面的情景。」

 

我心裡想,只要讓他看到飛船飛過就夠難忘了,沒有必要讓他這麼害怕嘛。

 

「你錯了。有好幾千人看過我們的飛船,可是今天他們已經忘得精光了。假如人們看到飛船的時候正好處於惡夢狀態,對許多事情充滿擔憂,那麼他們看到我們的時候就容易視而不見,過不了多久就全忘記了。關於這個現象,我們有驚人的統計數字。」
  

「為什麼要讓這個人看到我們?」

 

「我也不知道。也許由他出面作證會對某個特別的人物、或對此事有興趣的人物很重要。可能他本人就是這種人。我用進化測量器測看看。」
  

那個人的身影出現在另外一個屏幕上,但看上去幾乎是透明的。他胸部中央有道美麗的金光在閃爍。

 

「那道金光是什麼?」

 

「是愛心的力量對靈魂產生的作用,也就是他進化的水平。他有七百五十度。」

 

「這是什麼意思?」

 

「他是個很清楚自己要做什麼的人。」

 

「為什麼?」

 

「對於一個從事狩獵的人來說,他的進化水平已經相當高了。可以肯定的是,他很快就會覺得傷害小動物實在沒什麼意思。我想這次會面對他肯定有幫助。」 

 

「什麼是進化水平?」

 

「接近動物或者接近天使的程度。」
  

阿米按了幾個按鈕,屏幕上出現一隻熊的影像,看上去也是透明的,但是牠胸口上的光點遠不如剛才那個男人明亮。

 

「一百度。」阿米說。接著,屏幕上出現一條魚,這一次,光點更加微弱了。

 

「五十度。」

 

「阿米,你有多少度?」

 

「七百六十度。」他回答。

 

「只比獵人多十度而已!」阿米的度數只比地球人高出一點點,讓我很驚訝。

 

「當然了,我和他的水平差不多。」

 

「但是照理說,你應該比地球人進化程度更高啊。」

 

「彼得羅,地球上有些人能達到八百度哪。」

 

「比你還高!」

 

「當然。我的優勢在於我瞭解一些他們不知道的事情。不過,地球上有些品格高尚的人,像是教師、藝術家、醫護人員、消防隊員,我不一定比得上他們。」

 

「你是說消防隊員很高尚?」

 

「冒著生命危險搶救別人難道還不高尚嗎?」

 

「說得對。那我叔叔呢?他是核物理學家,應該也是高度進化的人吧。」

 

「唔,他從事什麼研究?」

 

「他在研究一種新式武器,一種超音速激光槍。」

 

「嗯,如果他不懂得人的聰明才智是神智慧的反映,如果他的短淺目光讓他變得傲慢自大,再加上他把聰明才智全用在製造武器,那我認為他的進化水平不會很高。你覺得呢?」

 

「可是他是個學者啊!」我抗議道。

 

「你把事情搞混了。你叔叔的腦中有很多訊息,他善於整理資料,但這並不一定意味著聰明,更說不上是學者。一台計算器可以儲存大量的數據,可以做高度複雜的運算,可是不能因為這樣就說它聰明。你認為挖個可能讓自己掉進去的洞的人聰明嗎?」

 

「可是…」

 

「手裡拿著武器的人往往反被武器傷害。」

 

我不大懂阿米的意思。雖然我很願意相信他,但叔叔是我心目中的英雄,是一個非常聰明的人。
  

「這裡有個術語上的問題:地球上把那些腦筋靈活的人叫做『聰明人』或者『學者』。你叔叔頭腦裡有台好計算器,如此而已。但是我們外星人有兩個大腦。」

「什麼?有兩個大腦?!」

 

「準確地說,是有兩個心智中心一個在頭腦裡,就是計算器,是你們地球人智力偏重的唯一中心。它處理跟這個世界相互聯繫的訊息。另外一個中心在心靈,它是看不見的,因為它不是物質,可是它確實存在。這個中心與生活中的深刻事物、永恆和普遍的真理-例如智慧和愛-是相互聯繫著的。屏幕上那個男人胸口光亮的程度,就取決於這兩個中心之間的平衡狀態。」
  

「阿米,這太有趣了。」

 

「我們認為,聰明人或學者是那種兩個中心處於和諧狀態的人;也就是說,聰明才智必須為良心服務。但是大部分所謂的『聰明人』卻忽略了這一點;他們整天計算著小聰明,不明白兩個中心保持和諧的重要性。」

 

我請阿米舉個例子給我聽。

 

「一個職業殺手很可能會這樣想:既然有人花大錢雇我殺人,那這樣的工作豈不是越多越好!」阿米說話時的瘋狂表情把我逗笑了。

 

「這種人只看到金錢和物質的誘惑,卻看不到金錢帶來的折磨和束縛,因為他的兩個中心之間並不平衡。」

 

「我現在稍微懂了。那如果心靈比智力中心發達的話又會怎麼樣呢?」

 

「這是另一種極端。你可以說他們是善良的傻瓜,他們無法理解自己是生活在怎樣的世界。結果那些邪惡的聰明人往往會傷害這些傻瓜,而傻瓜以為聰明人在做好事呢。這些愚笨的好人基本上心地都非常善良,如果有人對他們好,他們也會以同樣的方式回報。」
  

「這不好嗎?」

 

「有時這些善良而不謹慎的小狗會被不大善良的癩皮狗咬傷。缺乏理智思考的友善不會成為真正的愛。」

 

「是什麼原因使得這種友善不能變成真正的愛呢?」

 

「感情必須得到聰明才智的啟發才能轉化成真正的大愛,而聰明才智必須要注入感情才能轉化成大智慧。」

 

我想起電視新聞裡報導的那些罪犯;原來壓迫或者傷害別人的人,都是聰明與感情失衡所造成的。

 

「那麼感情和愛不一樣囉?」

 

「不一定都一樣,彼得羅,你們地球人把它們混淆了。有時,你們把沒有經過智慧啟發的感情稱之為愛;比如猛獸對小獸的舐犢之情,或者狂熱分子對所屬團隊的效忠。但真正的愛不是這樣,我們說的愛不止是本能的反應,而是必須和真正的智慧以及純粹的心靈結合在一起才算。」

 

「阿米,我懂了。」

 

「進化水平是智慧加上愛心的水平,也就是聰明與感情的結合。因此,智力的進步應該要與感情的進步和諧並進。只有這樣,才能產生真正的智者或學者;惟有如此,心靈的光芒才會越來越亮。」
  

「阿米,我的心有多亮?」

 

「我不能告訴你。」

 

「為什麼?」

 

「因為如果你的水平很高,你會驕傲。」

 

「啊,我明白了。」

 

「如果很低,你會感到非常難過。」

 

「喔。」

 

「不健康的驕傲會熄滅心靈的光芒。」

 

「我不懂。我還以為自豪是好的。」

 

「為了超越自我而高興,這樣的自豪是健康的;如果是由蔑視而生的傲慢則是不健康的。我們應該學著去做一個謙卑的人。像神就是非常謙卑的,雖然祂為我們創造了萬物,卻選擇不露面,只讓我們看到祂創造的東西。

 

「會面的時間結束了,我們得走了!」
  

就在我們說話的同時,飛船已經返回喜馬拉雅山,回到了地球的另一端。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阿米:星星的小孩 Ami,el Ninocho de las Estrellas
作者:安立奎.巴里奧斯 Enrique Barrios
譯者:趙德明
線上閱讀:http://book.qq.com/s/book/0/14/14268/index.s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