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我一直都在想,長大後我會變成什麼樣。大約七年前,我意識到我將永遠不會長大-因為成長是一個永不停歇的過程。於是我常自問:斯科特,到現在為止,你變成了什麼樣呢?每當思及這個問題,我都會大吃一驚,因為我意識到我已經變成了一個福音傳播者(我曾一直認為此生最不可能做的事。人們對這樣的人總是敬而遠之。)

 

福音傳播者這個詞帶給人的聯想很糟糕。你腦海中可能會出現這麼一幅畫面:一個油頭粉面、指甲修剪得整整齊齊的牧師,西裝革履,戴滿金戒指的手捏著仿皮封面的《聖經》,忘情高喊:救救我,主啊!

 

別擔心,我並沒有變成那種福音傳播者。我所說的福音傳播者,只是借用了這個詞最原始的意義-一個散播好消息的人。不過,我還得提醒你,我也會傳播壞消息。簡而言之,我是一個既傳播好消息、也傳播壞消息的福音傳播者。

 

如果你與我一樣,習慣於延宕滿足。當有人問你:有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你想先聽哪一個?你一定會說,嗯,就請先說壞消息吧。那麼我就先宣佈那個壞消息:我什麼也不知道。

 

一個福音傳播者,謂之真理的使者,竟然親口承認他一無所知,這似乎很荒唐。但是真實的情況是,他的確什麼也不知道,因為我們生活在一個神秘莫測的宇宙中。

 

除了一無所知的壞消息外,我還有一個關於人生旅途的壞消息,那就是人生苦難重重。痛苦作為人的一部分,從伊甸園開始就有了。人生離不開痛苦,它與生俱來。

 

當然,伊甸園的故事只是一個神話。但如同其他神話一樣,它也蘊含著真理,蘊含著人類意識產生發展的進貨過程。我們吃了善惡樹上的蘋果,就變得有了意識,而一旦有了意識,自我意識就會隨之產生。上帝就是憑這一點知道我們偷吃了禁果-因為偷吃禁果後,我們馬上就變得矜持和羞怯了。這個神話告訴我們的真理之一就是-害羞是人性的一部分。

 

我是個心理醫生,近年來又從事寫作和演講,有許多機會接觸大量優秀的有思想的人,這些人都很害羞。當然,也有個別人認為自己不害羞,但當我們深入探討這些問題時,他們就會覺察到自己實際上還是害羞的。偶爾遇到的幾個不害羞的人,都因為在某方面受過傷害,已經喪失了部分的人性。

 

人都是害羞的,在伊甸園裡產生自我意識後,害羞就一直伴隨著我們。人有了自我意識便開始害羞,害羞讓我們擁有了人性,成為真正的人,但為此我們也付出了極大的代價,我們被逐出了伊甸園,從此便失去了與自然、宇宙同為一體的感覺。

 

痛苦地成長被逐出伊甸園,就是永遠地放逐,我們再也不能回頭,再也無法重返樂園。歸途已被天使和灼熱的利劍阻攔。我們不能回頭,我們只能前進。

 

想回到伊甸園就像試圖回到母親的子宮,回到嬰兒期一樣,根本無法實現。歸途已斷,我們不能回到母親的子宮或嬰兒時期,所以我們必須長大。我們只能向前,穿越人生的沙漠,痛苦地走過灼熱而荒蕪的大地,漸進達至更深入的意識層面。

 

這是一個嚴重的事實,因為大量的人類精神問題,包括吸毒嗑藥等,均源自於返回伊甸園的企圖。在雞尾酒會上,我們會喝上一杯酒,借此削弱我們的自我意識,消除羞怯。難道不是這樣的嗎?適量的酒精、大麻、可卡因或其化合物,能讓我們在幾分鐘或幾小時內,暫時找回已失去的、與宇宙融為一體的感覺,再一次重溫人與自然融為一體時的溫暖和亦真亦幻的感覺。 

 

但是,這種重溫決不會持續太久,其代價通常也讓人難以承受。正如神話所說,許多人望而卻步,我們的確不能夠重返伊甸園了,我們必須徑直向前穿過沙漠。這是個艱難而痛苦的旅程,他們找到一個看似安全的地方,刨出一個沙坑,呆在那兒止步不前,根本不願再去穿越那令人痛苦的、遍佈仙人掌、荊棘和礫石的沙漠。

 

雖然多數人都聽說過富蘭克林的名言:唯有痛苦才會帶來教益,但真正能踐行的人卻很少,橫穿沙漠的痛苦讓他們難以忍受,於是都早早中斷了這一旅程。

 

疾病不僅僅是生理上的失調,它也可以表現為心理上的拒絕成長。而這種心理失調完全可以通過心智的成長而加以調節。

 

那些在生活中早早就停止了學習和成長,拒絕改變而故步自封的人們,經常會陷入那種被稱作第二童年的境況。他們變得牢騷滿腹、吹毛求疵並且以自我為中心。這不是真正意義上的第二童年期,而是他們第一童年的延續,陳舊而脆弱的成年掩飾下,暴露出的是潛伏的情感上的孩子氣。

 

心理醫生都知道,很多外表已成年的人,實際上內心還是個情緒化的孩子,他們是情感上的孩子裹在成人的衣裝下徘徊。之所以有這樣的結論,並不是因為來找我們治療的人不及一般人成熟。正相反,那些渴望成長而來做心理治療的人,恰恰是想擺脫幼稚和孩子氣的人,他們只不過一時還沒有找到出路而已。說實話,這種人為數不多。至於其他的人,則拒絕去想如何成長,或許這就是他們特別討厭談論關於變老話題的原因。

 

記得19801月,在我寫完《少有人走的路-心智成熟的旅程》後不久,在華盛頓特區,我包了一輛計程車去很多電台和電視台做節目。走了幾家後,計程車司機問我:嗨,夥計,你是幹啥的?我告訴他,我正在推廣一本書。他問:說什麼的?於是我對他談了一些關於心理學和信仰的大道理。大約半分鐘後他發表了看法:啊哈,聽起來好像人生的許多屁事還真有可能兜得攏!

 

雖然他是個粗人,但卻有洞察事物的天賦。於是在做下一個電視訪談節目時,我問編輯能不能說說這個事。他們說不行。想必他們是忌諱那句髒話,我提出可以用廢話之類的詞代替它,可他們還是說不行。人們就是不願意談論真正的成熟,因為它太令人痛苦了。

 

一個成熟的人一定經歷過許許多多痛苦,沒承受過太多痛苦的人一定不會成熟。承受痛苦是走向成熟的必經之路,任何人都不能迴避。逃避痛苦是人類心理疾病的根源,因為人人都有逃避痛苦的傾向,我們大多數人都或多或少存在著一定的心理疾病。 

 

心理大師榮格說:逃避人生的痛苦,你就會患上神經官能症。不少人為逃避痛苦正遭受著神經官能症的折磨,值得慶幸的是,許多人也能坦然面對,及時尋求心理治療,以積極的心態去面對人生正常的痛苦。人生的痛苦具有非凡的價值,勇於承擔責任、敢於面對困難,你就能超越自我,讓自己的心靈變得健康。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少有人走的路  The Road Less Traveled
來源:http://blog.sina.com.cn/chuangyeziliao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 & Light 的頭像
Love & Light

LoveNPeace

Love & L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