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剛剛談到了真理和上帝,他們一起出現不是偶然的。因為當我們談論真理時,我們就是在談論某種比自己更高的東西。我們談論如何尋找到那個更高的力量,並把自己奉獻給它。

 

為了防止你把它當作一個簡單的宗教概念來看待,我必須指出,科學就是一種奉獻給真理的行為。科學的方法無非就是為了維護真理而確定的一系列規範和程序,迄今已經歷了幾個世紀的發展,目的是對抗人類的自我欺騙傾向。所以,人們把科學呈送給一個更高的仲裁者,一個更高的力量-真理。

 

聖雄甘地說:真理是上帝,而上帝是真理。我相信上帝也是光明和愛,當然肯定是真理。因此我覺得追求科學知識是崇高的行為,代表著服從於一個更高的力量的行為,即使就科學而言,它還不能解答所有的問題。

 

導致出現不恰當責備最主要的原因,是缺乏服從於一個更高的力量的強烈意志。我相信,強烈的意志是一個人能夠擁有的最大財富,這不僅因為它能夠保證成功或完美,更因為薄弱的意志注定會導致失敗。在心理治療中表現出色的人都是意志堅強的人,是有強烈的成長意願的人。所以,意志是極大的財富,擁有意志是一大幸事。但是,所有幸事同時也都潛在著不幸,它們全都有副作用。意志堅強最糟糕的副作用就是脾氣大-容易憤怒。

 

為了向病人解釋這一點,我通常的方式是告訴他們,薄弱的意志就好比一頭小毛驢跑進了你家後院,不會對你造成什麼傷害,最糟的結果也就是啃掉了一些鬱金香,當然它也不會幫你什麼忙。而堅強的意志,就像一隊健壯的馱馬在你的後院裡。這些馬兒結實而強壯,如果它們沒有接受過適當的訓練,就會不聽號令,拒絕戴上籠頭,甚至踢倒你的房子。反之,如果它們接受過適當的訓練,聽從號令並戴上籠頭,那麼你就可以用它們搬開一座大山。

 

但是,意志要靠什麼受控制呢?你不能用自己的意志來控制意志,因為這樣一來就等於沒有控制。你的意志必須服從於一個比你自己更高的力量。

 

關於服從的意志與不服從的意志之間的區別,傑拉爾德 ·梅在其《意志和心靈》一書裡進行了詳細描述。該書第一章的題目就是自願和固執。固執的特點就是不服從於人的意志;反之,自願則是認同一個人強烈的意志,此人願志聽從那個更高的力量的召喚,並接受其領導。

 

我不能把它叫做上帝的命令,我不能太過火了。然而我要對它表示足夠的敬意。在我看來,這是一個環環相扣的鏈條,它再也不會消失。

 

世界上大奸大惡之人,都自認為擁有更高的力量。這並不是巧合。因為他們都是一些非常頑固的人,自以為是,很自私,他們認為自己的意志才是最重要的,所以總是喋喋不休地責備別人,你別指望從他們那兒看到什麼好臉色。 

 

對大多數人來說,如果有跡象表明我們自己可能犯下了錯誤,並因此而反躬自省,我們通常就會找出問題所在,並做出相應的自我調整。我把那些不會自我調整的人稱為說謊的人,因為他們的顯著特點之一就是對自己、也對別人說謊,而對自己的錯誤和陋習茫然無知。

 

他們的習慣性思維就是認為自己最好,無論何時何地。不管有什麼跡象表明他們的過錯和錯誤,他們都不會做出自我調整,反而試圖抹殺這些跡象,而這經常要消耗一個人大量的能量。他們動用自己的所有力量,把他們的意願強加於別人,以便保護他們自己的病態。這種抹殺和責備,恰恰就是他們的罪惡之所在。

 

我們一定要警惕,責備與憤怒和仇恨一樣,都會給人帶來痛快的感覺。發洩憤怒能讓人一吐為快,責備他人能讓人舒服,仇恨則讓人過癮。它們就像其他使人快樂的活動一樣,容易讓人上癮-你甚至會迷上它,並養成習慣,無法自拔。

 

人們在讀一些鬼怪小說時,常常會把讀書時的感覺不知不覺帶到家裡。我聽到過這樣的例子。一個著了魔的人蜷縮在角落裡,啃著自己的腳踝。這圖景令我想起中世紀的地獄畫,你在畫裡面能看到同樣或類似的景象-一個可惡之人在啃自己的腳踝。這使人陷入非常怪異和不舒服的狀態。

 

我對此頗為不解,直到我讀了弗雷德裡克·比尤坎內的一本小書,書名是《如意算盤:神學ABC》。書的開頭,比尤坎內描述了憤怒這種情緒,並把它與啃一根骨頭作類比:總有一點肌腱,總有一點骨髓,總有點剩下的,你就不停地啃它。唯一的問題是,你正在啃的骨頭是你自己。

 

責備他人會成為一種習慣。當你總是責怪某人對你不好,你就會這樣不停地啃下去,直至生命終結。正因為如此,或許我們可以認為,心理遊戲最基本的特點就是責備遊戲。術語心理遊戲後來被偉大的心理治療大師埃裡克·伯恩在他的著作《人玩的遊戲》中使用。

 

伯恩不是寫關於玩耍的遊戲,儘管有些類似。心理遊戲可能有趣,更確切地說,他把心理遊戲定義為兩方或多方之間因一些沒有說明的原因而發生的反覆的互動。這種反覆的互動,久而久之就成了習慣,而且沒有任何新意,是一種無創造力的勞什子。而沒有說明的原因,指的是一些沒說出口的東西,一些隱藏在外表下的、秘密的東西,甚至是一些心理遊戲的慣用伎倆。

 

責備遊戲也可被稱作要不是因為你遊戲。我們大多數人都玩過。婚姻遊戲就是其中最常見的。例如,瑪麗會說:是啊,我知道我是個愛嘮叨的人,但那是因為約翰總是用一層感情的外殼罩住他自己。我不得不嘮叨以便與他交流。要不是因為約翰的外殼,我才不會嘮嘮叨叨的。而約翰說:對了,我知道有層外殼罩住了我,但那是因為瑪麗的嘮叨,我不得不用這層殼來保護自己。如果不是因為瑪麗是個嘮叨的人,我就不會有這層殼。

 

這成了一種沒完沒了的循環。這種遊戲的特點是反覆進行,難以打斷。在解釋如何才能停止心理遊戲時,伯恩講了大實話,也是真理。他說,停止一個遊戲唯一的方式就是停止。聽起來簡單,做起來卻十分困難。就說你怎麼停止吧?

 

還記得大富翁棋盤遊戲是怎麼玩的嗎?你可以坐在那兒說:哼,這真是一個愚蠢的遊戲,我們都已經玩了四個鐘頭了。它可真是幼稚。我還有許多更要緊的事去做。但是隨後輪到你叫牌時,你又說:把我那兩百美元給我!

 

無論你對此怎麼抱怨,只要輪到你叫牌時,你都會繼續收揀起自己的兩百美元,遊戲就要繼續下去。如果是兩個人的遊戲,它就能夠一直玩下去,除非一個玩家站起來說:我不再玩了。哪怕這樣,另一個玩家或許還會勸你:

可是,喬,你剛叫了牌。這兒是你的兩百美元。

不,謝謝,我不再玩了。

但是,喬,你的兩百美元。

你沒聽見嗎?我不再玩了!

 

停止遊戲的唯一方式就是停止。

 

要停止責備的遊戲,需要的是寬容。寬容確切的含義是:停止並結束責備遊戲的過程。我知道這的確很難。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少有人走的路  The Road Less Traveled
來源:http://blog.sina.com.cn/chuangyeziliao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 & Light 的頭像
Love & Light

LoveNPeace

Love & L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