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像一下,你在出生時知道自己就是主人,有著無可估量的力量,擁有極高的天賦,你只需要內心有願望就可以向世人展現天賦;想像一下,你出生時心中充滿了具有強大治癒力量的愛,而你唯一的願望就是將這種愛給予身邊的人;再想像一下,你天生有著一種神奇的能力,可以創造和擁有內心想要的一切。

 

後來在某個時候,你認識到其他人都沒你這種力量。有這種可能嗎?你非常清楚,自己不僅擁有世界之光,而且也正是世界之光;你內心最深處清楚自己是誰,同時因為自己的天賦而興奮不已。是這樣嗎?現在花一些時間思考,你是否還能記起那段清楚自己是誰的時期?

 

後來發生了一些事情,你的世界也隨之發生了變化,某件事情或者某個人給你的內心蒙上了一層陰影。從那時起,你開始擔心自己和寶貴天賦的安全,你感覺如果不將這種神性的天賦隱藏起來,它可能被濫用,受到損害,甚至被奪走。

 

你內心明白這天賦如同你的孩子般寶貴,你必須保護好它,所以你如同家長保護孩子般,隱藏了自己內在的與眾不同的力量,以防止他人發現它,從而避免它受損或者被奪走。

 

你用孩子具有的創造力將它掩藏起來。你編造了一個故事,或者說一個戲劇,而主角就是你自己,目的就是防止其他人懷疑你擁有無敵的天賦。

 

你很擅長隱藏秘密,事實上可以說你在這方面才華橫溢。你不僅使他人相信你不具有這種天賦,最後你自己竟然也信以為真。所以說,對於你的天賦而言,你稱得上是一位優秀的「家長」。

 

這個天賦是你的秘密,隱藏在你內心的最深處,除了你自己之外誰也不知道。你高超的創造力使你的外在表現與真實的自我迥異,所以那些可能對這份天賦嫉妒或者緊張的人不會發現真實的你。

 

但是,時間一長,你自己也開始相信這個故事,你變成了原本為了隱藏秘密而扮演的角色,你忘記了自己一開始是為了保護寶貴的天賦才這樣做的,你不僅忘記了這份天賦隱藏的角落,甚至忘記了掩藏秘密這麼一回事。你的世界之光、你的愛、你的偉大,連同你的美都消失在你的故事中。總之,你忘記了自己的秘密。

 

從那時起,你感覺茫然、孤單以及恐懼,突然間意識到自己丟了某個東西,事實也是如此。丟失了寶貝的感覺就像是失去了一位要好的朋友。你的內心渴望恢復真實的自己,所以你開始搜尋外界事物填補內在的空虛,這樣你才會感覺舒服些。

 

你求助於各種關係、他人、外在成就以及獎勵,試圖通過這些方式找回丟失的寶貝。可能你和我一樣,在強烈的「無價值感」的推動下,一生大部分時間都在瘋狂地尋找可以使自己變得完美的某種事物,但是所到之處都未能找到這種事物。

 

記得在我5歲時,我腦海裡一直迴盪著一個熟悉的聲音:你不夠優秀,難擔重任。我沒有歸屬感,我渴望被愛、被接納,所以開始求助於他人以證實我的價值,這真是一個吃力的過程。

 

我內心認定自己存在一些問題,因此竭盡全力隱藏缺點。我很快學會了如何討好他人,用燦爛的微笑吸引他人的注意。我想如果我比姐姐顯得更有才華,或者比哥哥更聰慧一些,我將找到歸屬感,我的家人將給予我渴望已久的愛和接納。我認為,如果家人非常愛我,我就可以擺脫一直迴盪在腦海裡的聲音,也不必忍受小小內心一直經受的痛苦煎熬。

 

隨著時間流逝,我慢慢學會了在他人和自己面前隱藏內心的痛苦。在找不到證明自我價值或者肯定我的人時,我就偷偷走到街道對面的7-Eleven超市,買一包莎莉點心和一瓶可樂。

 

這些甜品似乎真的有效果。但是到我12歲時,我內心的痛苦已經發展到很難掩飾的程度:我感覺自己的個子太高了,動作不靈活,而且頭腦遲鈍。我嫉妒那些看上去穿著得體、家庭背景好的女孩。

 

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我每天都哭泣,以釋放內心的痛苦。我的眼淚一直在表達同一種信息:「為什麼他們不愛我?我有什麼問題?難道就沒有人願意幫助我嗎?」

 

隨後發生了更糟糕的事情。在我12歲那年,在一個週六的下午,媽媽把正在海灘上玩耍的我和哥哥叫到跟前,告訴我們說爸爸搬走了。她和爸爸的婚姻結束了,他們不久就去辦理了離婚手續。家庭的破裂讓我感覺自己是有缺陷的,我受到了傷害,我一直被看做是一個沒出息的傢伙。

 

父母離異一事使我堆積在內心的所有痛楚一下子釋放出來,此前處於控制中的糟糕情緒如洪水般湧出。這股情緒如此強烈以致我不得不借助藥物、煙和密友來麻木自己,期盼從這些事物和人的身上找到從自己和家庭中找不到的愛和安全感。

 

在掙扎著擺脫內心空虛的過程中,我認識到只有獲得事業成功才能擁有自由,所以我13歲就開始工作;到19歲時,我擁有了自己的第一家零售店。我對時裝有著獨特的見解,喜歡為女士們設計新形象。穿著酷酷的衣服會讓我感覺良好,這種方式似乎可以掩飾我內心的羞愧感。

 

為了尋找歸屬感,我努力尋找最酷、最時尚、最流行的服裝,哪怕只有一天的歸屬感對我來說也值得。漂亮的車子、時尚的服飾以及一批有身份的朋友,這些外在的包裝終於讓我感覺自己是這茫茫人海之中的一員。

 

但是雖然取得了各種成就,擁有了很多朋友,我還是感覺很失落,內心充滿難以排遣的孤獨感。無論我在外面的世界裡取得怎樣的成績,我似乎從未擺脫過那個聲音:你將一事無成,你的生命真的不重要。在一個靜靜的夜晚,絕望情緒佔據了我的內心。我感覺自己有缺陷,非常渺小,微不足道,同時忍受著孤獨的煎熬。

 

由於腦海中日日夜夜都迴響著這個聲音:無論你怎麼拚命爭取,你都不會得到愛、安全感以及內心的平靜。這個聲音批評我的每一個行動,阻礙我追逐成功和幸福,所以,平復情緒變成我的全職工作,我開始利用藥物對抗這不絕於耳的噪聲。

 

絕望感似乎總是在我感到快樂後產生,我原以為如果自己一直保持忙碌的狀態,多吃甜點,多吃藥物,購買足夠多的汽車和衣服,就不再會感到絕望,但是我錯了。那個聲音只會越來越大,告訴我存在缺點,強化自我限制。

 

這個聲音不斷斥責我,強調我不值得擁有愛,告訴我將一直孤獨下去。最後,我精疲力竭,終於向內心那個惡魔投降,「好吧,你贏了」。然後我抓起一袋M&M巧克力豆,點上一根香煙或者服些鎮定藥,暫時平復一下心中的怒氣。不過片刻之後,內心又生出一股自我憎惡感,而之前困擾我的可怕故事又將繼續。

 

在我20多歲時,我將男人作為緩解疼痛的「藥方」;不幸的是,這種關係似乎一直產生適得其反的結果。一段關係開始時,我總感覺得到解救的可能性很大,但是在它結束時,卻又感覺內心比開始前更痛苦。同時,我濫用藥物已經達到一定程度,我知道如果繼續下去,自己將難以久活人世。所以為了使我的生活恢復正常,我在戒毒中心接受治療很多年。

 

有一次,我在第四個治療中心接受治療,在參加一個團體治療會期間,我突然領悟到很重要的一點。當我坐在那裡傾聽他人分享自己的痛楚時,他們的言語讓我著迷,我們組的其他成員分享他們的痛苦和磨難,失敗和失望。

 

他們實際在講述一個共同的主題,也就是說他們的故事情節很相似。讓我感到驚訝的是,大家這麼忠於個人的痛苦劇情,同時對故事的真實性又這麼確信不疑,認為所講的故事就是完完全全的真相。

 

我看到,組裡的其他成員為了維護他們所講的悲慘故事的真實性,甚至不惜以愛作為代價。我還看到,其他人好像是為了活命,緊守他們的悲慘傳奇不放,並試圖說服我們相信他們的故事有多真實、多糟糕。

 

一些人還以自己的故事為驕傲,好像他們因經受過掙扎和犧牲而比我們其他人優秀。其他人對這些故事都信以為真,並都沉浸其中。我突然間意識到,他們的故事不過是虛構的而已,他們不斷重複故事不過是一種迷惑,用以掩飾更深層的真相。

 

傑西卡是我們組的一個成員,相貌美麗,金髮碧眼,不過臉上總是流露出痛苦和受挫的表情。我清楚地記得在一次小組治療會上,當時28歲的傑西卡反覆陳述著她的故事,我們在過去的八九週一直在聽這個故事。故事的內容大體這樣:「我媽媽不愛我,我爸爸在我3歲時離開了我,我男朋友不理解我……」

 

我沮喪地坐在那裡,心中怒氣愈熾。我不能再忍受繼續聽這個故事,哪怕只有一分鐘。她嘮嘮叨叨反覆講著同樣的話,就像一個老掉牙的故事。我想她至少可以給我們換一個調調吧。我當時真的想站起來對她喊:「別再講你的故事了!難道你不明白嗎?難道你不知道自己講述的故事都將歸於同樣的結局嗎?」

 

我非常想讓傑西卡認識到,她正陷入沒有盡頭的故事中。不過因為我當時也被自己的故事所束縛著,所以耳邊響起這個聲音:「你什麼都不瞭解,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所以坐在座位上,不要亂講。」

我終究沒有站起來,無精打采地坐在座位上,沉浸在自己的故事中。我的沉默證明,我的故事已經完全掌控了我。

 

由於我無法忍受傑西卡的嘮叨,所以我把注意力完全放在自己的故事上。隨著傑西卡的聲音漸漸減弱,我開始聽見自己內心的對話:「沒有人愛我,我不能再繼續這樣下去,我將永遠得不到快樂。我長得太瘦了,相貌醜陋。我的生命無足輕重。」還有類似這樣的話:「沒有人關心我。」

 

我坐在那裡,像傑西卡一樣,內心不斷重複著同樣的話,我以前已經聽過無數次類似的話了。我與傑西卡的故事實際上大同小異,這一點令我感到震驚,而傑西卡不過是大聲地說出來罷了。我的故事就像是咒語般不絕於耳:「可憐我吧,可憐可憐我吧。」突然間一道光亮照射進來,我認識到,「哦,天哪,我的生活不過也是一個虛擬的故事而已。」

 

在佛羅里達州西棕櫚灘戒毒中心接受治療之前,我一直沉溺在自己的故事中,我的生活圍繞著這個故事進行著,但我自己卻對此並不理解,我的一切嘗試不過是讓故事看起來更可信。

 

我盡量調整自己,如換個男朋友,找份新工作或者理個新髮型,試圖掩飾自己因不足而帶來的不適感或者痛苦。不過這些都屬於小幅變更,意義不大。我曾經以為這個故事就是事實,實際上我只不過是將泰坦尼克號上的桌椅重新佈置一下而已:這艘船正在下沉,而我卻對此視而不見,忙於佈置桌椅,在船下沉的過程中盡量平復自己的情緒。

 

我最後終於認識到,我自己不斷講述的只不過是虛構的故事而已,傑西卡的故事也不過是她自己想出來的而已。也就是在那一刻,我承認自己多年來一直在修正我的故事,不過實際上我並沒有做到這一點。這個故事只是我的一部分,並不是全部,雖然我尚不清楚故事之外的內容,但是我從那一天開始去理解自己編造這個故事的理由和真正目的。

 

我在接下來的10年裡去透視自己和其他人的故事,在此過程中,我總結出3點:首先,我們編造故事試圖成為某種人;其次,我們的故事是達到特殊目的的關鍵;最後,隱藏在我們故事陰影下的是一個非常特殊的秘密,一旦這個秘密被揭開,我們將敬畏人類的偉大。

 

 

------------------------------------------------------

作者簡介:黛比.福特,全美暢銷書作家。年輕時曾經放棄自己,過著嗑藥與放縱感情的生活,性、毒品、搖滾樂,曾是她奉行不渝的信仰與高喊的口號。

 

原本可能因墮落而葬送她的年輕生命,或在勒戒所裡虛度青春。然而,有一天,她獲得了自己的生命禮物,經由內在的力量產生了蛻變,成為一個成功而完整的人,寫出成名作《追光者之黑暗面》(TheDarkSideoftheLightChasers)。從此,她一直致力於心靈寫作和演講,教導大眾:只要揭露陰影、擁抱黑暗,就能整合內心,活出全新的自己。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陰影,屬於你的生命禮物-走出黑暗,接納自我THESECRETOFTHESHADOW
作者:黛比.福特DebbieFord
譯者:馬曉棠
線上閱讀:http://book.ifeng.com/lianzai/detail_2010_09/17/2542654_1.s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