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緒覺察需要注意力。情緒覺察就是專注於一個情緒的體驗之上。當你有一個情緒的時候,如果你把注意力放在別的東西上,跟你的注意力放在這個情緒之上,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

 

不去關注一個你正在經歷的情緒就像是你去聽一個講座,但是一句話也沒有聽進去,或者是坐在電視前面,節目一個個地開始然後結束,但是你沒有注意其中的任何一個。在那之後,你突然意識到剛才電視是開著的。你記得有些節目放映過了,即使它們當時讓你開心或者受驚嚇了,但是你無法描述其中的任何一個。你記得看了電視,並且開心或者受驚嚇了,但是僅此而已。

 

如果你當時仔細地研究了電視節目,你會清清楚楚地記得有哪些節目播映了,以及節目的順序。你會思考為什麼一個節目在一個時間播映,而另一個在一個更晚的時間播映。你會注意到晚間、下午和上午節目的不同之處。你會注意到不同的導演是如何運用演員、安排場景和選擇音樂的。你會知道如何去欣賞那些動作和浪漫場景。你會看到不同頻道的新聞節目的相同和不同之處。你甚至會注意到不同的電視上面顏色顯示是如何不同的,並比較不同電視的音效。

 

情緒覺察就是去研究每一個節目、導演、演員、場景和每一首音樂。它是有意識地去仔細傾聽每一個聲音和查看每一種顏色。情緒覺察遠不僅僅是去意識到你正在經歷一個情緒。它是對每一個情緒都感興趣,並且將一個情緒和另一些情緒進行對比,將同一個情緒在不同的體驗裡進行對比。情緒覺察是持續地研究你內在不斷在變化的情緒,就像你準備要把成為情緒動態的大師當作事業。

 

成為一個情緒動態的大師要求你去發展出向內看的自制力,仔細地觀察,並對你所看到的運用你的分析和心智技巧。一些人非常輕易和頻繁地哭、笑、亢奮或悲傷。他們就像是在洶湧大海裡的波浪間被拋來捲去的軟木塞。他們無法在情緒的海洋中找到自己的方位,他們被淹沒了。

 

就像那些將自己封閉在思想堡壘之中的人一樣,這些人也離成為一個情緒動態的大師很遠。在一個接著一個的情緒之間被拋來拋去,和將自己封閉在數學的理論中都是逃避痛苦情緒的方法。有無數種方法可以用來逃避痛苦的情緒,其中任何一種都無法永久有效,它們都不過是在耽誤我們去處理這些痛苦情緒底下的根源。

 

將你自己投入到活動-比如閱讀、寫作、創業、烹調、和購物-之中去都是逃避痛苦情緒的比較容易辨認出的方法。而讓自己跳進興奮或者失望,則是不那麼容易辨認的逃避痛苦情緒的方式。換句話說,那些表面看起來似乎瞭解自己情緒的人並不見得真正對自己的情緒是覺察的。

 

一個以非常標準的發音朗讀外語的人也許表面上看起來很精通這門語言。但事實上,這位朗讀者也許連一個詞都不懂。他只知道當看到某一個字母組合時發出什麼聲音。那些說這門外語的人能夠理解他的發音,但是他自己卻不自己在說什麼。他的識字能力不過是一個假象。

 

情緒的識字能力

 

當你被一些感受比如憤怒、嫉妒、悲傷或者抑鬱所席捲時,停止你所做的而將你的注意力放在你的心的區域。允許自己去感受任何你所感受到的。去注意在你的能量系統的什麼位置你感覺到一種身體感覺或者任何不適感。去接受這種體驗是一個去學習關於你的情緒和更瞭解你自己的機會。

 

那些特別情緒化的人其實不知道他們的感受的含義是什麼。跟一個只知道讀外文但是不知道自己所發的音的含義是什麼的人一樣,他們不知道他們的體驗背後到底是什麼。當她有某一種她稱之為情緒的內在體驗的時候她會吼叫。當她有另一種體驗的時候她又會悶悶不樂地封閉起來。還有另一種讓她大哭,另外一種讓她大笑。

 

最後,她觀察到她的吼叫、大哭、大笑和悶悶不樂會影響到別人。當她感到要去大哭、吼叫、大笑或者封閉自己的時候,她知道這些行為會產生什麼樣的結果,於是她便開始利用它們來達到這些結果。她不是想著要如何控制別人。她只是感受到一個她稱之為情緒的體驗,她表達了它,然後創造了一個結果。這就像是在觀察一種語言的發音,哪一種聲音讀起來的會創造哪一個結果,然後她就利用這些聲音去創造自己想要的結果。

 

在語言的領域裡,字母的組合慢慢為人所熟知,它們的發音可以被學習,這些聲音的結果可以被記憶下來。所有這些都能夠在不擁有任何語言知識的前提下完成。她可以學習去說一種假的語言,但是她依舊是文盲。

 

一個這樣使用自己的情緒的人就是情緒上的文盲。她說著一種自己並不理解的語言,只是為了創造自己想要的結果。

 

識字需要全然地投入和努力。學習一門語言是不簡單的,尤其是想要學好它以便能夠流利地表達自己。學習字母表和單詞的含義只是開始。將字母組成單詞,將單詞組成句子是過程的一部分,而還有一部分則是將思想以句子表達出來,將句子組成段落,將段落放在更大的上下文中。

 

精通語法、拼寫、句法和風格又是另一部分。最後完成的就是用這語言去生活-以這語言來想,來理解,和認識你自己。所有這些跟只是知道讀一種語言都非常不同。當你精通了一門語言,它就成為了你表達的工具。你知道語法,並且你擁有巨大的詞彙量。你能夠描述任何事情。你能做的比用你的語言去獲得你想要的要多得多。你能夠表達你所感覺到的,還能夠交流很細膩的感情和複雜的思想。

 

一個能夠通過她所學習來的語音去控制別人的人和一個精通了語言的人的區別,就像是一個只會咕嚕的人和一個技藝高超的演唱家的區別一樣。一個被情緒所感動,但是不去花時間探索他的情緒、瞭解它們、並辨認出它們和它們所出現的情境的人知道如何去咕嚕。咕嚕不是什麼很深的體驗。這種人只是很淺地意識到了情緒,雖然這些情緒顯得、或者感覺起來很深。情緒並不會刺入一個人,它們通過這個感受到它們的人,而不留下任何痕跡。他或者她並不會因此改變。

 

這就是穿過效應。情緒會被經常體驗、並被使用來控制別人,但是那經歷它們的人還是原來的樣子。對別人來說,她看起來很情緒化,有時候是非常情緒化,但是意識到自己的情緒這件事對她來說,就像和那些將自己封閉在自己的心智之中的人一樣是一個巨大的挑戰。那些強迫性思考的人不知道自己的感受。他們常常認為自己沒有情緒。他們知道他們對情緒是沒有覺察的。他們必須去尋找他們的情緒,他們認為自己在很強烈的憤怒和恐懼的體驗之間是沒有情緒的。

 

而情緒化的人則認為他們知道他們在感受到什麼,因為他們常常是情緒化的。他們認為他們是情緒化的,但是他們卻很害怕去感受他們的情緒。情緒通過他們就像水滴通過一根中空的蘆葦一樣。情緒通過她就成為了情緒的表達,這成為了她去控制別人的方式,就像是被精確設計的操縱方式一樣。她並不會因為情緒通過她而改變。她會利用她的情緒去改變別人的行為。

 

你是情緒化的嗎?

 

你認為自己是一個情緒化的人嗎?你會:覺得你就是有權利表達你所感受到的?常常感覺到被你的情緒所淹沒?

 

別人會不會說你:非常情緒化、如此情緒化、太敏感、如此敏感

 

如果是,嘗試進行下面這個練習。

 

每一次你感到情緒化,比如說憤怒、悲傷、或者嫉妒,停下來去感覺你所感覺到的。問你自己:「我的身體裡現在有什麼物理感覺,在我的能量系統的哪個部分我感覺到這些感覺?」

 

讓你自己去感覺你所感覺到的,比如憤怒、悲傷或者嫉妒,在你開始你通常在這種感受下會進行的行動之前,比平時多感覺它一分鐘。

 

然後每次延長這個你以慣性的方式去行動之前的時間。

 

穿過式的情緒就像是海洋表面的波痕。它們和深處的激流是不一樣的。即使海洋的表面上波濤洶湧,海浪如高樓般撲向海面的船,水面以下幾百英尺處的狀態卻是很不一樣的。而海洋有幾千英尺深。

 

穿過效應讓那些頻繁經歷情緒的人能夠利用他們所感受的,就像是那些水手可以運用洋面的狀況來到達他們需要去到的地方。那些運用穿過效應的人就是對自己所航行的海洋知之甚少或者毫無瞭解的水手。

 

發展情緒覺察就是一堂學習海洋地圖的課程。它是去發現各個深度的不同水流的深海探索。它意味著去測量不同深度的水溫,水的清澈度,去研究在不同深度、不同水流、不同水質處的海洋生物。它是去跟蹤拍攝海底地貌,將它的深谷、山脊、和高峰等一一在地圖上繪出。

 

比如說抑鬱,就是一種表面的情緒現象,雖然它是非常痛苦的體驗。在抑鬱的體驗之中,有無數非常複雜的力量在其中交纏。幼年、童年、和前世的經歷都有一些貢獻在其中。還有來自父母、兄弟和同齡人的作用會影響我們的感知和理解。而集體意識中上千萬的類似傾向的人也會加強和擴展這些痛苦的感覺和思想。這些複雜的情緒流集合在一起形成了抑鬱這樣一種個人化的無力感的體驗。

 

如果缺乏情緒覺察,這種體驗的深度是無法被探測到的。如果不去將抑鬱體驗做為工具來進行靈性成長,那麼去體驗抑鬱就像是處於痛苦之海中,坐在一艘適合航海的船上,卻只是隨波漂流,而不是花時間去學習如何駕駛它。你會被波浪拋上拋下,被風移動,被每一次激流帶走。

 

憤怒就是一種激流。它總是伴隨著抑鬱。一些人感覺到如此之抑鬱以致於他們不知道他們是生氣的,另一些人則是如此之憤怒以致於他們不知道他們是抑鬱的。感覺到了抑鬱的症狀,但是不去經歷這些症狀,會阻止一個人對這個情緒過程有更加完全的瞭解。

 

憤怒,也不是一種簡單的現象。它遠不只是荷爾蒙系統和大腦皮層的化學失衡。每一次憤怒的體驗都來自無數能量系統的相互作用。存在有成千上萬,有時是數百萬種這樣的系統-來自前世的,來自其它的能量場的,來自你所經過的能量場的,來自人類憤怒動力的進化的。所有這些都在一次憤怒中起作用。在憤怒的一瞬之間的有些成分是千萬年形成的。憤怒就是你的意識中這許多場的相互作用,而你對這體驗的反應將會影響它們。

 

在這些水流之下還有另外的水流。當世界不是按照你想要的樣子呈現時,憤怒會被觸發。一個親近的人的去世、一樁生意的失敗、一段關係的破裂、或者你被診斷患有絕症,突然之間你就充滿了憤怒。你被粗魯地對待,一個朋友的不誠實,你的新車有無法修復的毛病,憤怒就在你的裡面就咆哮而起。去憤怒比去體驗憤怒底下的痛苦要更容易。

 

憤怒是那條最小阻力的路徑。它也是人們更經常走的路。情緒封閉、憤恨、批評強迫症、報復心,這些都掩蓋著如此強烈的一個痛苦以至於它無法被接近。除非這痛苦被承認,並被體驗,否則它還會繼續觸發憤怒和抑鬱。

 

更經常走的路

 

每一次你感覺到情緒化-悲傷、憤怒、嫉妒、恐懼-問你自己:「我想馬上去表達自己,做我通常會做的:吼叫、封閉、哭泣嗎?我是走這條更經常走的路嗎?還是我要去走那條不是那麼經常走的路:去感受我的感受,真正去探索我身體裡的感覺,並找到它們在我能量體系的什麼部位?」

 

如果你決定去走那條更不經常走的路,那麼對你自己說:「我允許自己去感受這些情緒而不是表達自己,或者以我通常的方式行動。」

 

憤怒和抑鬱並不是問題-它們都在指向真正的問題,那就是在憤怒下面的痛苦之下藏有一個恐懼之海。這個恐懼不止是對黑暗、對動物、或者對拒絕的恐懼。它是對活著的恐懼-沒有歸屬感、孤獨、無法生存。這個恐懼並不是對特定環境的一個反應。它是一種對生活在這個世界上的恐懼,對這個世界你覺得沒有準備好,在這個世界中你感到無力。它是一個無法逃跑和倖存的巨浪。它是一個無法逃避的就要到來的毀滅。

 

在這整個的情緒動態底下藏有這些痛苦體驗的根源。那就是自我價值的缺失感,一種沒有價值的體驗-對你自己、對別人、對宇宙。自我價值的缺失感是所有情緒痛苦的根源。它是植物的根。憤怒和抑鬱是花。因為這個世界不是你想要它所是的樣子而感到的痛苦是植物的樹枝。而對活著的恐懼則是樹幹。自我價值的缺失就是樹根。

 

你可能擁有很多崇拜者、朋友和親愛的家人。你可能成就了所有你的目標。但在這複雜的情緒動態之下的自我價值的缺失感總是存在著,不管你是否有很高的成就。它不斷地產生恐懼、情緒痛苦、憤怒和抑鬱。它無法通過改變外在世界而被根除。無論多少事務、成就、讚揚、或者崇拜都無法觸動它。無論多少愛、關心的陪伴、或者支持都無法減少它。

 

這就是沒有安全感、沒有價值感的體驗。它是無力感的核心體驗。向外求以填補這個內在的空洞、或者自我價值的缺失,就是外在力量(去操縱和控制的能力)的追求。外在力量的追求是人類自起源後一直在使用的進化方式。現在這正在改變。人類進化的新途徑是向內看,找到這些不安全感的來源,並且治癒它們。這就是真實力量的追求-即將人格和靈魂協調一致。

 

你的情緒是指向你需要治療的部分的路標。它們是黑夜裡照亮馬路的街燈。它們是為你特製的廣播,播放的是你需要的信息以獲得靈性成長。

 

情緒覺察和靈性成長總是同步發展的。當你對你所感受到的一切都越來越隨時有覺察時,你開始了靈性成長的旅程。你無法在對你的情緒一無所知的情況下走在這條路上。對你的情緒的無知會導致你被內在那些產生你的情緒的部分所控制。

 

穿過效應導致你繼續被這些部分所控制。

 

「情緒就是黑夜裡照亮馬路的街燈。」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轉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64886d1b0100hiwb.html

 

 

友善提醒:多一分的瞭解就少一分對未知的恐慌,對訊息無須批判分析,知悉即可。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困擾、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