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這樣繼續順利地修正他的人生大約一個月後,一天,他遇到了障礙。他正在修正最後一次見奈時他心裡的痛苦,那天她選擇了另一個人。在這之前,他已經修正了很多與她有關的痛苦。然而她還是那樣,一次又一次地出現在他的心裡。

 

並不是每次修正都很容易。事實上,剛開始時,修正一個舊有關係遺留下來的痛苦情緒非常困難。不過,他的內心在漸漸變得堅韌有力,這讓他能面對一些埋藏久遠的痛苦,並修正它們。

 

可這一天,無論他如何努力地要把那感覺轉變成愛,他仍然感到一種無法驅散的絕望。他想要逃避,他很想從椅子裡站起來跑開,去吃點東西,去做點什麼來讓他擺脫這強烈的絕望。但他決定,他一定要坐在那裡,直到把它解決。他意識到,如果這次他被這絕望所掌控,如果這仗敗了,他將全軍覆沒。

 

他坐在他的椅子裡,下定決心要經受住這場考驗。

 

他探究道:“怎麼回事?為什麼這痛苦無法化解?奈,哦,我的奈。”他開始哭泣起來,眼淚一串串地從他的面頰滑落。自分手那天就封存心底的所有痛苦,洪水般地湧了上來。“你為什麼要這樣做,奈?”他大聲地哭喊著,“你為什麼要這樣做?你為什麼要離開我,我心愛的人?我們本來可以很幸福的,我們本來會結婚、會很幸福的呀。”

 

“真可惡,”他想“為什麼人要做這樣的事情?他們不但毀了他們自己的幸福,也毀了他人的幸福。他們沒有權利這樣做…不應該讓他們這樣做…應該有讓他們改變的方式…某種可以改變他們的所作所為及他們對他人產生影響的方式…”

 

他又開始感到胃潰瘍那熟悉的疼痛。一下子,他非常確定地認識到,那些折磨他多年的潰瘍,就始於和奈最後一次見面的那天。那天,他用啤酒灌醉了自己,吐得一塌糊塗。那是他酗酒的開始。他多麼希望事情的結果不是那樣。這世上他最想要的,莫過於改變那已經發生了的一切。他希望能回到過去,讓事情重新來過,他希望這次奈選擇了他,他們一起結了婚,並過著永遠幸福的生活。

 

“喂,你改變不了那事實了,笨蛋!”他對自己吼道,“所以你最好放棄那徒勞的妄想吧。

”這句話像當頭一棒,他猛然意識到,這麼多年了,他仍然一直都在企圖改變那二十年前就早已結束的事情。

 

“不,那不能結束。”他哭了起來,“我不想讓它結束。”他的嗓子發痛,他覺得自己想尖叫,想砸東西。
接著,就好像即刻重放一樣,他聽到自己剛剛說的話:“我不想讓它結束。”他認識到,那就是他痛苦的源頭。這麼多年來,正是他一直想要改變那無可挽回的過去的企圖,讓那痛苦一直活在他的體內。是那深藏的痛苦侵蝕了他的快樂和幸福。

 

“讓那見鬼去吧。”他幾乎不屑一顧地說。隨著這個決定,突然,所有和那有關的痛苦一下全部消失了。他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他試著尋找那痛苦、疼痛和絕望的感覺,但它們都已無影無蹤。記憶中的奈,是那麼地年輕,那麼地美麗。這次他想起她時,心裡只有愛,沒有絲毫過去痛苦的影子。

 

現在,他開始向這個新方向探索。他認識到,造成他那些潰瘍的原因,是他想要改變一切的企圖。從他身邊的事物,他最愛的人,到外面整個世界—美國、其他國家、政府首腦、天氣、他觀看的電影的結局、生意場上的規則、稅、軍隊、總統…沒有一樣,是他一點都不想改變的。

 

“多麼了不起的發現哪!”他想。他認識到,正是他想要改變那些不可改變之事物的妄想,讓他受制於他想要改變的那些,成了它們淫威下的受害者。他開始化解他所有那些想要改變的願望。現在,當他想起一件讓他因某人或某情況而痛苦的事時,他要麼把那感覺轉變成愛,要麼化解他想要改變那的願望。

 

這為他又添加了一個解決問題的新方向,加快了他的進展。第二個月快結束時,他的身體裡充滿了如此多的能量,有時,他要使盡渾身解數才能讓自己安坐在他的椅子裡。有些時候,當他在修正生命中某個特別痛苦的事件時,他實在無法坐在那裡,他會走出去,一面回顧、修正、化解,一面在街上不停地走啊走啊,直到他消耗了足夠多的能量,能再次坐下來為止。

 

有時,他覺得自己好像抓住了一條鏈子,上面一個接一個地連著很多需要修正的事件。一旦他抓住了這樣的鏈子,他會一個事件、一個事件地修正,直到鏈子上再也沒有什麼需要修正的了為止。一個這樣的例子是嫉妒心。

 

他一直是個嫉妒心很強的人,但大部分的時候,他都把那嫉妒很好地隱藏在那不在乎的外表下面。然而,只要和他交往的女孩看了別的男人一眼,或者提到另一個男人,他的內心都會憤怒異常。

 

一旦他決定要修正自己的這種內在傾向,他便認真地去搜尋所有和他嫉妒有關的事件,而不僅僅滿足於腦海中隨意浮現的幾個事例。他不斷地深挖記憶,去找那些被嫉妒心驅使的時刻,修正那嫉妒的感覺,然後再去尋找更多這樣的事件。

 

當他覺得他已經清除了他所有的嫉妒心時,他讓自己想像他最心愛的女孩,正在和他最不願她愛上的男人做愛的情景,以此來檢驗他是不是真地清除了所有的嫉妒心。這是一個很好的檢驗,讓他可以馬上就可以知道,是不是還有需要他繼續修正的嫉妒留下。

 

有時,強烈的嫉妒幾乎讓他發狂,但他堅持著,一連幾天繼續不斷地修正,直到他心裡最後一絲殘留的嫉妒,也蕩然無存。

 

當他終於能為他們相互間的喜愛和歡愉而高興時,他知道,他和嫉妒心了斷了。頓悟越來越頻繁地出現。他經常突然就徹底明白了某個一直讓他苦思不解的問題。那些他曾經學習過的哲學思想變得很容易理解,他發現它們常常始於正確的思路,卻終由作者受到自己未經糾正的情緒庫裡衍生出的某個想法的影響,而偏離了軌道,落入了對事物的曲解。

 

他覺得現在他的心,就像水晶一樣…清晰、敏銳。眼前,色彩似乎更加鮮艷,所有的一切都是那麼地清晰鮮明。

 

 

原文翻譯源自自由的心博客連載,提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更多的訊息請參閱釋放法網站www.shifangfa.comhttp://www.sedona.com/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