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星期後的一天,他像往常一樣地身體放鬆、深陷在他的椅子裡。他兩腿前伸,耷拉著頭,下巴碰著胸口,坐在窗前他常坐的地方,一個念頭飄過他的腦際:“有沒有什麼比這喜悅更好的呢?”盡管沒有期待答案,但答案出現了。

 

這不可思議、一刻不停的喜悅狀態如果再進一步是什麼呢?他認識到超越喜悅的是平靜、如如不動。他確切地認識到,如果他接受,如果他決定進入那平靜,那平靜將永遠不會離開他。他做了個決定,就在那一刻,他毫不費力地滑入了那片平靜。

 

一切都靜止了,他進入了一片安靜。此刻他明白,那安靜一直都在那,只不過一直以來都被淹沒在那永不休止的噪音裡,那從他那不斷積累未經修正的過去發出的噪音。事實上,那不僅僅是安靜,那是如此超越所有的想像,沒有什麼語言能形容那愉快怡人的寧靜。

 

他早些時候關於幸福的問題也得到了回答:幸福是無止境的。但當你擁有所有的幸福、時時刻刻都在其中,那變得有點索然無味。這時,這平靜遠遠超越了所有的一切,而你所要做的只是進入其中。

 

“還有沒有什麼可以超越這寧靜的嗎?”他想。但就在他問的那個時刻,他已經知道答案。
這寧靜是永恆不變的,是所有生物的本質。只有一個“自性”,所有的一切都是它,每一個人都是它。但大家都對此事實毫不覺知,因為他們被自己執著的、沒有修正的過去所蒙蔽。

 

他把這“自性”看作是有點像把梳子。他在梳子的背部,梳子的齒,全部都從梳子背部呈扇面伸出。每個齒都以為自己是分離的、和其它的齒不同,這是真的,但這僅僅是當你從梳子的齒端來看梳齒時。一旦你回到那梳子的背部或者源頭,你會認識到這不是真的,所有的梳齒梳背都只是一把梳子。除非你坐在齒端,並不存在真正的分離,那分離只是觀者的觀察點造成的。

 

他想,如果上面的這些認識是真的,那他可以調諧到他選擇的任何一點上;如果他是那整把梳子,他應該和任何梳齒都是相連的。

 

他想起他在加州的一位朋友,他想知道他此刻正在做什麼,立刻,他就在他朋友的客廳裡了。他可以看見那房間和房間裡的人,他朋友正坐在客廳裡和朋友說話。他拿起電話,打給他的朋友。

 

“我想和你核對點事兒。”他說

“你現在坐在客廳裡,客廳裡還有另外三個人……”

他詳細描述了房間的布局、那些人以及他們此刻的談話內容。

他聽到電話那端傳來一聲吸氣聲,他問對方剛才他的描述是不是真實。

他朋友答道:“是的,但你是怎麼可能知道這些的呢?”

萊斯特笑道:“我就在那裡呀,你能看見我嗎?”

 

電話那端靜了很久,他感到一陣驚慌的感覺,並驚訝地意識到他感受到的是他朋友的驚慌,他覺得自己好像就在那人的身體裡一樣,感覺、思想和那人一模一樣。

 

這是一個全新的體驗,他突然意識到,他就是那人,他實際上是所有其他人,因為他的本質就是所有其他人的本質。他正在那宇宙之梳的背部,他有了一個新的觀察點,那讓他能看見一切。

 

為了安撫他朋友的恐懼,他說,“噢,好了,別逗我了。剛才你說我說的那些是真的只不過是在和我開玩笑吧?那不是真的,是不是?”

 

他朋友回話時,他可以感到那驚慌在消失:“萊斯特,你這家伙,你想告訴我那些都是你編的嗎?”

“當然是我編的啦,你以為我是什麼?是怪人呀?那只是個玩笑啦。”

“噢,有那麼一刻你還真的嚇到我了,因為剛才你描述的一切都是真的。”他的朋友開心地笑了。

“哇噢,這真太巧了。”萊斯特說,“嗯,不耽誤你和你朋友在一起了。下次你來紐約時,給我個電話,我

們一起去吃頓午餐,好好地笑笑這事。”

“好的,萊斯,再見。”

 

掛上電話後,萊斯特意識到,以後他要小心些,剛才他忘了人們的思想非常狹隘,無法接受超越常理的事情。

 

突然他想起短短幾個月前的自己,如果那時有人對他說這些,他也會認為那人有問題的。過去的他是多麼僵化呀,他的思想是多麼地封閉、多麼地局限…而現在…他對自己的變化忍不住放聲大笑起來。

 

 

 

原文翻譯源自自由的心博客連載,提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更多的訊息請參閱釋放法網站www.shifangfa.comhttp://www.sedona.com/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