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醫學院讀書時,我們把精神分裂症、躁狂、抑鬱和酗酒等,都稱為官能疾病。這是一種避重就輕的說法,表明我們承認,或許某一天研究人員會發現,這些病都是神經解剖學的某些缺陷或生理上存在的問題。但是我們真的相信,這些病症都是心理引起的。作為心理醫生,我們可以把他們的心理特點全部勾畫出來。

 

最近30年來,人們更多強調的是,所有這些心理疾病都有其深刻的生理根源,甚至主要跟生物學有關。實際上,我們今天正在面對的問題之一,就是心理醫生對生物化學變得如此迷戀,以至於忘記了所有傳統心理學的智慧-其中一些智慧被證明是非常正確的。比如精神分裂症,就不僅僅是生理方面的病症,它也是心理-心靈-社會-心理病症的綜合體現。癌症也是如此。它們都有多方面的原因-生理的以及身心相關的。

 

早在幾個世紀前,人類就認識到,我們的病痛同時具有生理和心理雙重因素。心理醫生所說的器官語言,就反映了這種將生理和心理綜合考慮的智慧。例如:他讓我頭痛(意思是心理的因素傳達到了生理上),或我緊張得肚子痛,真有點柔腸寸斷的感覺,或我的心碎了(我的心遭到打擊)。許多半夜到急診室的人都聲稱胸痛,不管有沒有心臟病,這恰恰是在他們經受了某種心碎的事情之後。

 

脊椎問題其實與勇氣有關。這再一次在我們的語言裡反映出來。我們說:他是一個軟骨頭或他沒有骨氣(他沒有脊椎),或者,夥計,她真的有骨氣(她真的得到脊柱了),或她太有勇氣了(她得到許多脊椎)。生活中大部分時間我都得忍受背痛之苦,特別是一種叫做脊椎增生的病症,頸椎部分尤其嚴重。從我的頸椎X光片看,你會認為我都有200歲了。當我第一次被診斷患有這種病症時,我曾問神經外科醫生和骨科醫生:是什麼搞得我的頸椎看上去這麼老?他們會說:嗯,可能是你小時候脖子受過傷。

 

我的脖子從未受過傷。但是當我告訴他們這一點時,他們只能回答:既然這樣,我們真的不知道是什麼造成了你的脊椎增生。對這樣的回答,我已很滿意,因為很少有醫生肯說這麼多,而只是泛泛回答:不知道。

 

實際上,我對造成自己脊椎增生的原因還是比較清楚的。大約13年前,疼痛和臂膀麻木幾乎使我處於崩潰的邊緣,我沒完沒了地接受了長時間的神經外科治療。那時我對自己說:斯科特,你知道,如果你不想經受隔幾年就會有一次的、非常昂貴的、可能危及生命的手術-以及最終你要去面對的、手術所引起的一系列後續問題,或許你該搞清自己是否在這裡面扮演了什麼角色,甚至可能在推波助瀾呢?

 

一旦我願意問自己這些問題,我就立刻意識到自己是有責任的。我意識到多數情況下,自己在執業時總是戰戰驚驚,唯恐樹立不必要的敵人。偶爾我也遇到過一些敵意,儘管決不像我預料的那麼多,但我的擔心顯然不是杞人憂天。於是我總是縮著肩膀,就像一個橄欖球隊員準備低頭衝過匹茲堡鐵人隊的後衛線。試想一下,讓你的頭和脖子保持那種姿態30年,你絕對就知道是什麼造成脊椎增生了。

 

當然,事情並不都那麼簡單,大多數疾病都由多重原因造成。比如,我的父親、母親和兄弟都患有不同程度的頸椎增生,只是不像我這麼嚴重,儘管他們決不是典型的逆來順受的人。所以我的病症顯然有其生物學成因-基因的或遺傳的因素。請記住我的觀點,即幾乎所有的病症都不僅僅是生理和心理的,而是心理-心靈-社會-生理綜合作用的結果。

 

我不是在這方面開先河的人。關於身體與意識之間的關係已經多有論述。人們現在越來越多地發現了疾病與生理和心理因素的關係,以至有些人在獲悉自己患病後,竟然會有一種負罪感。當然,你不必每次都因為著涼或感冒而責怪自己,認為是自己的過錯造成的。但是如果患了某種嚴重疾病或慢性疾病,認真審視自己則是必要的。問問自己,是否在這場疾病裡扮演了什麼角色。

 

不過即使你自我檢討,也不要對自己太苛責了。在某種意義上,生活就意味著壓力和緊張,它使我們筋疲力盡。要清醒地認識到,或早或晚,我們都會死於這種或那種該死的身體及精神的綜合病症。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少有人走的路  The Road Less Traveled
來源:http://blog.sina.com.cn/chuangyeziliao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