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和內在和平之間有差別嗎?

 

有。快樂有賴於被你感知為正面的情狀(conditions),內在和平不是。

 

我們不可能只招引正面的情狀到生命裡嗎?如果我們的態度和思考一概是正面的,我們就只會彰顯正面的事件和情境,對嗎?

 

你當真知道正、負面之別嗎?你是否擁有整體畫面?對很多人來說,以各種形式呈現的局限、失敗、失落、疾病、或痛苦,反而變成他們最棒的良師。這些負面事件,教他們學會了放下虛假的自我形象,以及我執所獨斷的浮面目標和慾望。這些負面事件,給了他們縱深、謙遜、和慈悲。也把他們塑造的更加真實。

 

每當一個負面事件發生在你身上的時候,它裡面就隱藏了一個更深的功課。雖然你在當時也許看不到。即使一場小病或意外,都能向你顯示生命中的真實和虛假,什麼是生命的究竟要務,什麼不是。

 

從更高的觀點來看,所有情狀都是正面的。更精確的說法是:它們既非負面也無正面可言。情狀就是情狀。當你活在完全接納本然的時候 - 這是唯一神誌清明的生活之道 - 你的生命中已經沒有了「好」或「壞」的分別相了。只有一個更高的善包括「壞」在內。從心智的觀點來看,有好壞、善惡、愛恨的分別相。所以說在創世紀裡,才有亞當和夏娃「吃了善惡的知識之樹」後,便被逐出「樂園」的說法。

 

這麼說我總覺得像是否定和自欺。當我或我親近的人遭逢鉅變的時候 - 意外、疾病、各種痛苦、或死 - 我能夠假裝這不是壞事。可是事實擺在眼前,明明就是壞事,何必否定它呢?

 

你沒有假裝什麼。你只是容許它以本然的樣子存在,如此而已。這個「容許存在」的態度,讓你超越了創造正、負兩極對立的心智和它的抗拒模式。這是寬恕本質的一面。寬恕現在比寬恕過去更重要。如果你每一刻都在寬恕、容許它以本然存在 - 那麼你就不必累積需要以後來寬恕的懊悔了。

 

切記我們談的不是快樂。例如,當你的至親往生,或者當你感覺無常逼近的時候,你不可能會快樂。這是不可能的事。不過你能夠處在和平裡。你也許會傷心、會流淚。可是只要你已經棄絕了抗拒,在悲傷底下你就會感到深沉的祥和、寧靜、和神性的臨在。這就是本體的散發,這就是內在的和平,這就是沒有對立的善。

 

萬一是一個我可以有所做為的情境呢?我如何一面容許它存在,一面改變它呢?

 

做你必須做的事。在努力的同時接受本然。由於心智和抗拒是同義詞,接納會立刻把你從心智的掌控裡解脫出來,然後再把你和本體重新連繫起來。結果就是,我執想要「做為」的慣性動機 - 恐懼、貪婪、控制、防衛、或虛假自我感的餵養 - 就會停止運作。一個超越心智的無上智取得了掌控,因此一個不同的意識品質就會流入你的作為裡。

 

「接納發生在你身上,織成你命運經緯的一切事件,除此之外何物更能契合你的需求?」這是兩千年前希臘哲學家馬卡斯奧里亞斯安東尼能斯(Marcus Aurelius Antoninus)寫出來的。他不愧是一個舉世罕見,兼具世間智和無上智的大智者。

 

多數人似乎需要經歷過大量的受苦之後,才肯棄絕抗拒,擁抱接納 - 才肯擁抱寬恕。當他們一開始接納和寬恕的時候,一個最棒的奇蹟就發生了:透過乍看似惡的而達成本體意識的覺醒,受苦轉化為內在的和平。世間所有的惡和受苦,它們的終極效用在於迫使人類體現超越名相的本來面目。因此之故,那些在我們有限的感知下所視之為惡的,其實是那個沒有對立的高層的善。然而除非透過寬恕,善對你而言不會成為真實。在寬恕之前,惡就得不到赦免,因此惡者恆惡。

 

透過了寬恕 - 它本質上的意思就是認知過去的虛幻不實,容許當下這一刻以它的本然存在 - 那麼轉化的奇蹟便會同時在內、在外發生。一個深刻臨在的寧靜空間,也在你的內在和周遭產生。任何進入這個意識場的人和物,都會受到它的影響。影響有時立竿見影,有時發生在一個更深的層面,而在日後以有形的改變出現。透過你的無為 - 單純的存在,並穩住深刻臨在的波動 - 你瓦解了不和,療癒了痛苦,驅逐了無意識。

 

生命劇碼的結束

 

在接納以及內在和平的狀態裡,即使你不說它是「壞的」。那麼從一般意識的觀點來看,被稱為「壞的」事還會進入你的生命裡嗎?

 

大多數發生在人們生命中所謂的壞事,都來自無意識。它們都是自創的,或者說是我執創造的。我有時候把這些事件稱為「劇碼」。當你全然有意識的時候,劇碼不會再進入你的生命裡了。我再把我執的運作和它創造劇碼的方式做個簡短的提示。

 

我執就是當你沒有以見證者的意識 - 觀察者 - 臨在的時候,而接管你生命的未受觀測的心智。我執自視為敵意的宇宙內一個分離的碎片,與任何其他的存在沒有真正的內在連繫。它被其他的我執所包圍,它若不是視這些我執為潛在的威脅,就是利用它們來達成自己的目的。我執的基本模式,是設計來與它自己根深柢固的恐懼和匱乏感戰鬥的。它們就是抗拒、控制、權力、貪婪、防衛、和攻擊。我執的某些策略相當精明,可是卻從未真正地解決過任何問題,只因為我執本身就是問題。

 

當眾多的我執在人際關係或組織、機構裡聚合的時候,「壞」事遲早部會發生。也就是以沖突、問題、權力、爭鬥、情感或肢體暴力等五花八門的劇碼出現。其中包括了以戰爭、種族滅絕、和剝削的集體之惡 - 全部都肇因於集體的無意識。再者,許多類型的疾病,也是由於我執持續地抗拒所引發的。它為身體的能量流創造了局限和阻塞。當你與本體連繫,並且不再被心智所掌控的時候,你就停止創造這些了。你不再創造或參與劇碼的演出。

 

每當兩個以上的我執聚集在一起的時候,就會產生不一而足的劇碼。不過即使你完全獨居,也可能創造出獨角劇碼。當你自感遺憾的時候就是劇碼。當你感覺愧疚或焦慮的時候就是劇碼。當你讓過去或未來模糊了現在的時候,就是在創造時間|劇碼所需的素材:心理時間。每當你不容許本然存在,而不尊重當下這一刻的時候,你就在創造劇碼。

 

多數人愛上了他們特定的人生劇碼。他們以自己的故事為身份。我執掌控了他們的生命。他們把整個自我感全部投資在上面。即使他們對答案、方案、或治療的追尋(通常都不成功)也成了其中的一部分。他們最害怕、最抗拒的就是劇終。只要他們還是自己的心智,他們最害怕和抗拒最力的,就是他們的覺醒。

 

當你活在完全接納本然的時候,就是你人生所有劇碼結束的時候。任何人也無法與你爭辯,無論他們如何地用心良苦。你無法和一個意識十足的人爭辯。爭辯暗示著你認同了心智和心理地位;也暗示了你向對方的立場抗拒和反應。結果就是正反雙方都因此獲得了能量。這就是無意識的機制。你大可明確而堅定地表明你的立場,可是它的背後沒有反作用力,沒有防衛或攻擊。因此不會變成劇碼。當你處於全然的意識中,你的衝突停息了。「一個與自己合一的人根本無法懷有衝突。」奇蹟課程裡這麼說。這句話指的不只是和他人的衝突,更根本的是你內在的衝突。當你心智的索求和期望,與本然之間沒有對峙的時候,衝突就止息了。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當下的力量 The Power of Now
作者:埃克哈特‧托勒(Eckhart Tolle)
好讀書櫃經典版 http://www.haodoo.net/?M=u&P=H10O3:0
支持好讀的夢想 http://www.haodoo.net/?M=hd&P=donate
感謝 Susan Chan整理製作本書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