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春天—我記得是在複活節的前後—我的生命出現了一個特殊現象。神開始透過我跟你們說話。

 

容我解釋得清楚一些。在那段時期,就個人、事業與情緒而言,我是處於很不快樂的狀態中,我的人生在所有層面上都像是失敗了似的。由於多年來我一向習於將我的思緒寫成信(通常是永不寄出的信),所以,這一天我又拿起了我忠實的黃色便條紙,開始傾泄出我的感受。

 

這一次,我想與其寫信給另一個我想像曾欺騙過我的人,不如直接訴諸本源,直接去找最會欺人的那一位。我決定給神寫封信。那是一封含著嗔恨與激憤的信,充滿了惶惑、扭曲、責難,以及一大堆憤怒的問題。

 

我的人生為什麽事事不順?我到底得做什麽才能讓它順?為什麽我無法在親密關係中找到快樂?是否我永遠也不會有夠用的錢?最後—且最重要的—我到底做過些什麽事,活該要有如此不斷掙扎的一生?

 

令我驚訝的是,當我潦草地寫完我的怨苦及無法回答的問題,準備將筆扔到一邊時,我的手卻仍然懸在紙上,好像被什麽看不見的力量扶著似的。突然,筆開始自己移動起來。我全然不知道將要寫些什麽,但似乎有了一個想法,所以我決定順著它,寫出來…

 

你是真的想要這所有問題的答案呢,還是只是在發洩?

 

我眨了眨眼…然後我的大腦出現了一個答案。我將它寫下來。

 

兩者皆是。當然,我是在發洩,但如果這些問題有答案,我寧可下地獄也想聽聽看!

 

你對許多事情都是“寧可下地獄”,為何不是“寧可上天堂”呢?

 

而我寫道:你那是什麽意思?

 

在我還沒弄明白之前,我已經開始了一段的話…而且我也不像在寫東西,反倒像在作筆錄。那筆錄一作就作了三年,而在當時,我完全不知道它會發展到什麽狀況。我寫在紙上的問題之答案,直到問題被完整地寫下來,我將我自己的思緒放掉之前,並還沒出現我腦中。

 

然後答案往往來得比我能寫的還快,我發現自己只能潦草的寫下來以便趕上。之間由於惶恐且疑惑“這些字句是否是來自另一個來源”,我曾擱下筆走開,直到我再一次地受到感召—抱歉,那是唯一真正恰當的字眼—回到黃色便條紙上再度開始轉錄。

 

當我在寫下這篇文字時,這些對話仍在繼續。其中大部分將出現在以下的篇章裡…包含了原先我不相信,隨後又假定是有個人價值的、令人驚愕的對話,而現在我才了解,它不只是衝著我個人而來的,它也是要給你及每位讀到這資料的人的。因為我的問題也就是你們的問題。

 

我希望你能盡快的進入這對話,因為重要的是,這並非只是我的故事,也是你的故事。是你的人生故事將你引領到這兒的。這個資料針對的是你個人的經驗。否則,現在你就不會在這兒讀它。

 

那麽,現在就讓我們用我問了好久的一個問題來進入這對話:神怎樣說話,又對誰說?我問到這個問題時,下面是我得到的答覆:我跟每個人說話,一向就是如此。問題不是我跟誰說,而是誰在聽?

 

這倒引起了我的好奇心,我馬上請神再多談談這主題。以下就是他所說的:首先,讓我們以溝通(communicate)這個字來取代說話(talk)這個字。溝通是個好得多、充實得多、正確得多的字眼。

 

當我們嘗試彼此對話—我對你或你對我時,我們立刻會被字句不可置信的限制所局限了。為了這個理由,所有我不會單單借字眼來溝通。事實上,我也鮮少那樣做。我最常用的溝通方式是透過感受(feeling)。

 

感受是靈魂的語言。如果你想知道你對某件事的真實想法,只要注意你對它的感受如何。要體悟到感受有時候很難—要承認更難。然而,你最高的真實便隱藏在你最深的感受裡。訣竅就在你是否能構到那些感受。如果它們你還想知道的話,我可以教你如何辦到。

 

尼:我告訴神我真的想知道,但目前,我更希望我的第一個問題能先得到一個完整而充分的答覆。

 

以下即為神所說的:

 

神:我也以思維(thought)來溝通。思維和感受並不相同。雖然它們可以同時出現。當以思維溝通時,我往往會利用影像和畫面。因此,就溝通工具來說,思維比光是文字本身更有效多了。

 

除了感受和思維之外,我也用經驗(experience)這媒介來作為一個偉大的溝通工具。而最後,如果感受、思維及經驗全都失效時,我才用語言(words)。語言真的是最無效的溝通工具。它們最容易招致錯誤的詮譯,最容易被誤解。

 

理由何在呢?那是由於語言本身是什麽的問題。語言只是發音(utterance)而已:代表感受、思維和經驗的噪音。它們是象徵符號、記號、標誌。它們並非真相。並不是真實的東西。

 

語言也許可助你了解某件事,經驗卻使你更明白。然而有些事是你無法經驗的,所以我給了你們其他的認知工具,也就是感受,以及思維。

 

然而,最大的諷刺是,你們全都將神的話語視為如此重要,反而輕視經驗。事實上,你們如此漠視經驗,以至於當你們對神的體驗不同於你所聽到的有關他的話時,你就自動地捨棄那經驗而認同那些字句,盡管應該剛好相反才對。

 

你對一件東西的經驗和感受,代表你對那件東西事實上和直覺上所知的事。語言只能設法表徵出你的所知,並且常常能擾亂你所知的事。

 

因此,這些就是我溝通的工具,然而它們並非就是方法,因為並不是所有的感受、所有的思維、所有的經驗及所有的語言都是來自我的。

 

許多話語曾以我之名被他人說出。許多思維和許多感受,曾由非我所直接創造出來的主意所發起。許多的經驗都是由此而起的。

 

問題就在於辨識力。難就難在如何辨識哪些訊息是由神,哪些又是由其他來源來的。只要運用一個基本法則,分辨就很簡單了:你最高的思維、最清晰的話語、你最崇高的感受是來自我的。而任何較次的都是來自其他的來源。

 

現在分辨的重任就變得容易起來了,因為,即使對初學者而言,也不該難以認出哪個是最高、最清楚和最崇高的。

 

不過我願意再給你們一些指導方針:最高的思維永遠是那包含著喜悅的思維。最清楚的話語永遠是那些包含著真理的話語。最崇高的感受,就是你們稱為愛的那種感受。

 

喜悅,真理,愛。這三者是可以互換的,而其一永遠導向另一個,不論它們的先後次序如何。有了這個指導原則,便很容易決定出哪個訊息是我的,哪個來自其他來源。剩下的唯一問題是,我的訊息有沒有受到注意。 

 

我的大部分訊息並沒有受到注意。有些是由於它們看起來像是太好了,令人覺得不可能是真的;有些是因為它們看起來好像很難了解;也許是因為它們根本就被誤解;而大多數則是因為它們根本沒被接收到。

 

我最強而有力的訊息是經驗,但這個你們也忽略了。你們尤其是忽略了這個。只要你們曾傾聽你們的經驗,你們的世界便不會再像今天的這種情況。不聽你們經驗的結果就是,你們要一直重新經驗它,一遍又一遍。因為我的目的不會受到阻撓,我的意志也不會被忽視,你們遲早會收到訊息的。

 

可是,我不會勉強你們。我永遠不會強迫你們。因為我給了你們自由意志—依照你自己的選擇去做的權力—而我永遠再也不會拿走它。

 

因此我會繼續一而再、再而三的送給你們同樣的訊息,在整個“千福年”(millennia)間,並且到你們所居住宇宙的每一個角落。我會不停地向你們傳送我的訊息,直到你們接收到它們,緊緊地抱住它們,稱它們為你們自己的為止。

 

我的訊息會以各種的形式到來,在千般不同的片刻,橫跨百萬年。如果你真正聆聽的話,你就不會錯過它們。而一旦你真的聽到了,你也就無法忽略它們了。於是我們的溝通才會真誠地開始。因為在過去,你們只是單方面的對我說話、向我祈求、跟我求情。然而如今,我卻可以直接答覆你們,正如我現在正在做的。

 

尼:可是我如何能得知這些訊息是來自神?我如何能得知這並不只是我自己的想像?

 

神:這又有什麽差別呢?你不知道我可以通過你的想像力運作,就如通過任何其他方式一樣的容易嗎?在任何既定的一刻,用一種方法或數種方法,我都能帶給你完全適合你當時目的的最精準的正確思維、語言或感受。

 

你會知道這些話是來自我的,因為你自己從沒有講得這麽清楚過。如果你已然能對這些問題講得如此清楚,你也就不會提出來問了。

 

尼:神都跟哪些人通訊?有沒有什麽特別的人?特別的時期?

 

神:所有的人都是特別的,而所有的片刻也都是珍貴如黃金。並沒有哪一個人或哪一個時刻比其他的更特別。然而有許多人卻寧可相信神是以特別的方式只對特別的人說話。這豁免了大部分的人要聽我的訊息的責任,更不用說收到它了(那又是另一回事),使得他們可以在每件事上都聽從別人的。你認為沒有必要聆聽我,因為你已經認定別人已聽過我所談的每一個主題,而你只要聆聽他們即可。

 

然而,藉由聆聽別人所認為他們聽到樣子的我所說的話,你根本就不必思考了。這就是在個人層面上大多數人不理會我的訊息的最大理由。因為如果你承認你是直接地接收到我的訊息,那麽你就得負責去詮釋它們。接受別人(即使是那些活在兩千年以前的人)的詮釋,比你自己要詮釋你正在收到的訊息要來得安全並容易得多。

 

然而我邀請你來參加於神的一種新型的溝通。一個雙向溝通。事實上,是你邀請了我。因為我現在以這種方式來到,就是來答覆你的呼喚的。

 

尼:就拿基督為例,為什麽有一些人,仿佛比別的人更能聽到你的訊息?

 

神:因為有些人願意真正傾聽。他們願意聽,縱使當訊息看起來似乎是可怕或瘋狂,或根本就錯誤時,他們仍願對這樣的通訊保持開放的心態。

 

尼:那我們是否該傾聽神的話,縱使當他所言的似乎是錯的時?

 

神:對,尤其是當它似乎是錯的時。如果你認為在每一事件上你都是對的,那又何需跟神談話呢?

 

盡管對所有你知道的事採取行動。但請注意,有史以來你們就一直在那樣做。可是看看世界現在成了什麽。很清楚的,你們就是錯過了什麽。很顯然有些事你們並不了解。你們真了解的事,就你們而言,必然看起來是對的,因為你們用“對”這個字眼來指明你們所同意的事。

 

所以,你們錯過的東西可能在最初會顯得是“錯”的。唯一一條讓你向前邁進的路是問你自己:“如果每樣我認為是‘錯’的事,實際上是‘對’的,會變成怎麽樣?”

 

每位偉大的科學家都明白這一點。當一位科學家所做的實驗進行得不順時,他就會將所有的假設先擱在一邊重新開始。所有偉大的發現,都是被甘願“不對”的願意和能力造就出來的。而那就是我們這裡所需要的東西。

 

除非你停止告訴自己你已然認識神,否則你就無法認識神。除非你不再認為你已然聽見神,否則你就無法聽見神。除非你不再告訴我你的真理,否則我無法告訴你我的真理。

 

尼:但我對神所知的真理是來自你。

 

神:誰說的?

 

尼:別人。

 

神:什麽別人。

 

尼:領袖們。牧師們。教士們。神父們。書籍。老天, 還有聖經!

 

神:那些並非權威性的來源。

 

尼:不是嗎?

 

神:不是。

 

尼:那什麽才是?

 

神:聆聽你的感受。傾聽你最高的思維。傾聽你的經驗。一旦有任何與你的老師們告訴你的,或與你在書里讀到的話不同時,就忘掉那些話。話語是最不可靠的真理供應商。

 

與神對話 I

作者:Neale Donald Walsch

譯者:李繼宏

影片: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YKrGyXkzyM0/

線上閱讀:http://blog.sina.com.cn/s/blog_520f5bf50100baxn.html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