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複習一下,達到神的三個步驟是:認識神、信任神、愛神。

 

對的。

 

每個人都愛神!那最後一步該很容易!

 

如果是這麼容易,為什麼你們這麼多人還這麼難做到它!

 

因為我們不知道愛你「看起來像」什麼樣子。

 

那是因為你們不知道愛彼此看起來像是什麼樣子。

 

第三步在你們這個星球尤其不容易。在這兒,沒有聽說過可以沒有需要的愛一個人;在這兒,極少實行無條件的愛一個人;在這兒,根本將「沒有限制的」愛一個人當作是「錯的」。

 

人類已創造了一種生活方式,在其間,任何時間都感覺到每個人一體,是真的會給他們「惹麻煩」的。而你剛才就已列出了所有這麻煩的主要起因。你可以稱他們為三個了不起的「愛之終結」。它們是:

 

1 需求。

2 期待。

3 嫉妒。

 

當這三者中的任何一個在場時,你都無法著的愛別人。毫無疑問的,你也無法愛沉溺於其中的任一個,更別說三個全有的一位神了。然而那正是你信仰的那種神,而既然你們宣稱對你們的神而言,那已經是夠好可了你們也就讓它對你們自己而言也一樣夠好。所以,那就是你們尋求在其中創造且維持你們對彼此的愛的環境。

 

你們被教以有這麼一位嫉妒的神,他有巨大無比的期待,並且它是如此的需索,以至於萬一他對你的愛若沒得到回報,他就會以永罰來處罰你。這些教誨現在已成了你們文化故事的一部分。它們是如此的深埋在你們的心靈裡,要將它們根除得費極大的力量。然而,除非你根除了它們,否則你們永遠別希望能真正彼此相愛,更別說愛我了。

 

我們能怎麼辦呢?

 

為了要解決一個問題,你們必須先瞭解它。現在讓我們一個因素一個因素的看這個特定的問題。

 

需求是有史以來最有力的愛之殺手。然而你們人類的大多數成員並不知道愛與需求之間的分別,他們混淆了二者,並且每天都持續的在這樣做。

 

「需求」是當你想像有些在你自己外面的東西,那是你現在沒有的,而你需要它以便能快樂。由於你認為你需要這個,所以你就會做出任何事來得到它。

 

你會努力的去獲得你認為你需要的東西。

 

大多數人藉由交易來獲得他們認為他們需要的東西。他們以他們已有的來交換他們希求要有的。

 

他們稱這個過程為「愛」。

 

對,我們以前已討論過這個。

 

沒錯,我們討論過。但這一回,讓我們更進一步,因為瞭解你們如何對愛產生這個想法是重要的。

 

你們認為這是你們對彼此顯示愛的方法,因為你們曾被教以這就是神對你們顯示愛的方法。

 

神想出了這樣的一個交易方式:如果你愛我,我會讓你上天堂;如果你不愛我,我就不讓你上。

 

有人告訴過你,這是神的方式,所以這也是你們變成了的方式。

 

正如你說過的:什麼對神來說是夠好的,對我也應該夠好。

 

一點都不錯。故此你在你們的人類神話上創造了一個你每天實現的故事:愛是有條件的。然而它並非真理,卻是個迷思。它是你們文化故事的一部分,但並非神的真相的一部分。事實上,神什麼都不要,因此也不會向你要什麼。

 

神怎麼可能需要任何東西呢?神是一切的一切,每樣東西;不動的推動者。你能想像神需要的任何東西的來源。

 

瞭解到我有每樣東西,是每樣東西;而不需要任何東西,就是部分的認識我。

 

是與神為友的第一個步驟。

 

是的。一旦你們真的認識我,你們便開始拆解了關於我的迷思。關於我是誰,我是如何,你們會改變想法。而一旦你們對於我是如何改變了想法,你們就開始對你們應當如何改變心意。這既是轉化的開始。那既是與神為友的效果,它轉化了你。

 

我對這點感到非常興奮!沒有人曾如此簡單明瞭的解釋事情給我聽過。

 

那麼就仔細聽好,因為接下來要說的就是最大的清晰。

 

你們是以神的形象和肖像造出來的。其實這一點你一直是瞭解的,因為人家也教給了你這點。然而,關於我的形象和肖像是什麼,你們卻弄錯了。

 

你們想像我是個所需求的神—其中之一是,要你們愛我的需求。(其實你們有些教會想去描述這一點,但卻變成了並沒有要你們的愛的需求,而只是對它有一個渴望。他們說,我只不過是渴望你們愛我,但我永不會強迫你們。然而,如果我得不到愛,我將永遠對你施以酷刑。那麼這「渴望」不就是個「需求」嗎?這是哪門子的渴望啊?)

 

因此,既然你們是按我的形象和肖像造出來的,那你們具有同類的渴望也就是正常的。由此你們創造了你們致命的吸引力。

 

但現在我告訴你,我是沒有需要的。為了表達「在我自己之外,我所是的一切」,我所需要的一切就是「在我自己之內,我所是的一切」。這是神的真實本質。你們是照這形象和肖像被造出來的。

 

你瞭解其中的神奇嗎?你明白其暗示嗎?

 

你,也是沒有需求的。你並不需要任何東西以便能完美地快樂。你只不過以為你需要。你最深刻、最完美的快樂會在內心找到,而一旦你找到它,在你自己之外的任何東西都無法之相比,也沒有任何事物能摧毀它。

 

哦,媽啊,又在彈快樂是在內心的老調了。對不起,但我為什麼沒體驗到它呢?

 

因為你並沒嘗試。你是嘗試在你自己之外體驗你自己最恢宏的部分。你試圖透過別人去體驗你是誰,而非容許別人透過你去體驗他們是誰。

 

這也許是你跟我說過最重要的事了!

 

這是個相當直覺性的聲明。

 

那是什麼意思?我不明白那是什麼意思。

 

人生中許多最重要的聲明都是直覺性的。在你明白為什麼或如何之前,你便知道它們是真的。它們來自一個更深的瞭解,超越了證據、證明、邏輯、理由,及所有那些工具,那是你試圖用來決定某事是真或是假的—而由此,你知道是否重要。有時候,你只由其聲音便知道某事是重要的。它有「真實的聲音」。

 

我這輩子都相信別人講的關於我的事。我改變我行為,修改我之為誰,以便改變別人對我所說的事,並改變他們告訴我有關我自己的事。我真的是透過別人來體驗我自己,正如你說的。

 

大多數人都那樣做。而然,當你到達了大師級,你會讓別人經由你而體驗他們是誰。這就是當你看到一位大師時,你如何會認出他來:大師是看見你的那一位。

 

大師將你還給你自己,因為大師認識你,也就是說,大師重認—再次認識—了你。由此你再度重認你自己。你再一次認識你自己,認識你真正是誰。然後你將這傳下給別人。你就已變成一位大師,不再是試著去透過別人認識你自己,去選擇讓別人透過你而認識他們自己。

 

故此我說過,一個真正的大師不是有最多學生的人,卻是創造最多大師的人。

 

我如何能體驗這話的真實性?我如何能停止想由外面得到肯定的需要,而在我的心內找到要得到快樂所需要的一切?

 

走入內心。要找到內在有什麼,就走入內心。如果你不走入內心,你便一無所有。

 

你以前也說過那個。

 

的確,所有這些事我多與你分享過。所有這些智慧都已給予了你。你難道以為我會讓你等著聽最大的真理嗎?我為什麼要將這些事保守秘密呢!

 

你不但在你之前和神的對話裡聽過這些事,你們別處也聽到過。在此並無啟示,只有「所有都已透露過」的啟示。

 

縱使你也已被透露給你自己。而那個已經給了你的透露,深深地埋藏在你的靈魂之內。

 

一旦你對它有了一瞥,一旦你對它有了個短暫的體驗,你會非常清楚,沒有任何在你之外的什麼能與在你之內的相比;你由任何外在刺激或來源得到的感受,都完全不能和與內心契合的全然幸福相比。

 

我再告訴你一次,你的幸福感會在內心找到。在那兒,你會再度憶起你是誰,而在那兒,你會再度體驗你不需要任何在於你自己的東西。

 

在那兒,你將看見你肖似的形象。

 

在那一天,你對任何東西的需要會結束,而你終究能真正去愛,並且真正去愛。

 

你以如此的力量、優雅和口才說話,我常常被你弄得感動不已。但請再次告訴我,我如何能走向內?我如何能認識我自己為不需要自身以外的任何東西的那個人?

 

只要安靜下來。在寧靜中與你自己同在。常常這樣做。每日這樣做。如果可能的話,甚至每小時做一下下。只是停下來。停止你所有的作為。停止你所有的思考。只有「在」一會兒。縱使只一會兒。它都能改變每件事。

 

在每日破曉,給你自己一小時。在那神聖的時刻,與你自己相會。然後做你的日常活動。你會變成一個不同的人。

 

你是在講冥想。

 

別被標籤或任何做事的方法絆住。那既是宗教所曾做的。那是教條試圖去做的。別在這個周圍找出一個標籤或一套規則來。

 

你所謂的冥想想只不過是與你自己在一起—由此,而終至做你自己。

 

但你可以以許多方式這樣做。對你們有些人,它可能看來像是你們所謂的「冥想」—那即是,安靜的坐著。然而對別的人,它也許看來像是在大自然裡獨自漫步。跪下來用刷子刷洗石頭地板也可以是個冥想—如許多僧人曾發現的。其他人、外人,來到一間修道院,看見這工作,而想,哦,好艱苦的生活啊!然而那僧人卻是感到源源的快樂和深深的平靜。他並沒盼望要擺脫洗刷地板,他反而在找另一片地板好刷!拜託再給我一片地板!給我另一個刷子!給我另一小時匍匐在地,我的鼻子離鵝卵石地板六寸。我會給你你曾見過的最乾淨的地板!而我的靈魂在這過程中會被洗淨。滌淨任何「快樂需要它自身之外的任何東西」的想法。

 

服務也可以是一種深刻的冥想形式。

 

好吧,假設我已發現,我不需別人給我任何東西來令我真正的快樂。這會不會使我成反社會呢?

 

正好相反,它會讓你比以往都更合群,因為現在你清楚的看到你沒有可損失的東西!再沒有比你有東西可損失這個想法更會抑止你們彼此相愛的了。

 

就是為了同樣的理由,你覺得要愛我是很難、甚至很嚇人的事。人家曾告訴過你,如果你不以正確的方式,在正確的時間、為正確的理由愛我的話,我會生氣。人家曾告訴你,因為我是個嫉妒的神,而我不接受除了我要求的之外你們的任何方式、形狀或形式的愛。

 

再沒有什麼比這個離真相更遠的了,然而真相從來都離你的覺察不遠。

 

我不需要你的任何東西,因此,我不尋求、想要或要求你的任何東西。我對你的愛是沒有條件,也沒有限制的。不管你是否以正確的方式愛我,你都會返回天堂。你沒有辦法不回到天堂,因為沒有別的地方可去。故此你的永恆生命得到了保障,而你永恆的獎賞得到了保證。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與神為友Friendship With God
作者:Neale Donald Walsch
譯者:王季慶
線上閱讀:http://www.shuimo.com/you/you-00.htm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