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說,既然你們說你們希望變成高度演化生物,那你們所謂的不忠就是不可以的。那是因為它行不通。它不會帶你到你說你想去的地方。因為不忠意味著不真,而在你靈魂深處的某個地方,你知道且瞭解,高度演化生物活在、呼吸在並且本是在真實中—起始、末尾,並且永遠。真實並非他們所講的東西,真實是他們的本然。 

 

要做一個高度演化生物,你必須永遠忠實/真實。首先,你必須對你自己,然後對別人,對所有其他人忠實/真實。而如果你對自己不忠實/真實,你無法對任何人忠實/真實。故此,如果你愛的不是那個希望你只愛他們的人,那你必須公開的、誠實的、直接的、清楚的,並且立刻的說出來。

 

而那該是可被接受的?

 

沒人被要求接受任何事。在高度演化生物之間的高度演化關係,每個人只不過在實踐他們的真實—而且每個人說出他們實踐的真實。如果某個人遭遇了某事,他只不過承認它。如果某人無法接受某事,他只不過直接說出來。關於每件事的真相一直是與每個人分享的。這是以個歡慶的,而非一個承認的方式來做的。

 

真相應該是值得歡慶的事。

 

然而你無法歡慶一個你被告以該慚愧的真相。而人們最常告訴你你該引以為恥的,就是你該為你愛誰,如何愛他,什麼時候,以及為何愛他覺得可恥。

 

你曾被告以該對你對每樣事件的慾望、熱情和愛感到可恥。最重要的是,你曾被告以該對你對自己本身的愛感到可恥。然而,你怎麼可能會愛別人,如果你不被許可去愛那個假定在施予愛的自己?

 

這正是你面對神的兩難之局。

 

你如何可能愛我,如果你不能被許可去愛你是誰的本質?並且,你如何可能看見且宣告我的榮耀,如果你無法看見且宣告你自己的榮耀?

 

我告訴你—再一次的:所有真正的大師都宣告了他們的榮耀,並且他們也鼓勵別人那樣做。

 

當你們開始走上自己的真相之路時,你即開始走上自己的榮耀之路。當你宣告,從此以後,你會永遠對每個人說出關於每件事的真相時,並且你將實踐你的真相時,你變上了路。

 

在這承諾裡,不忠沒有立足之地。然而告訴某人你愛另一個人並非不忠,卻是誠實。而誠實是最高形式的愛。

 

哦,我的老天!你又來了。又是一句可以貼在冰箱上的話。你可以重說一次嗎?拜託!

 

誠實是最高形式的愛。

 

我希望我能記住這句話。

 

那將它放在你的冰箱上。

 

哈!所以你彷彿是在說,只要你誠實,那在別人的懷抱中就是沒關係的。我理解得對嗎?

 

你在將它減縮到其最輕浮的說法。

 

哦,我們人類喜歡那樣做。我們喜歡取最偉大的真理,將它們減縮到最簡單的結論。然後我們可以有個有關它們的真正精彩的爭論。

 

我明白了。那是你在這兒的意圖嗎?你是否希望與我有個爭論?

 

非也。我在此真的是以我自己跌跌撞撞的方式試圖得到一些智慧。

 

那麼,仔細聆聽我說的每件事,並且將我所有的話語放入更大的範疇內,會對你有益,而非只由我少數的幾個字創造一個意義。

 

我知錯了。

 

別知錯,要知所行止。知錯是為某個做錯事的人,而知所行止是為某個尋求方向的人。

 

神給予指引而非糾正;推廣而非責難。

 

咻~哦,天哪…

 

我知道,我知道,又是一張可貼在汽車防撞桿的標語。

 

是的。它真的是!

 

隨你高興要做多少汽車貼紙。T恤也可以。只要散播出去、勇往直前、拍電影、臉皮厚一點!

 

當你正在熱頭上時,對愛要厚臉皮。將羞恥拿走,而以歡度取代。

 

…對於性你可能想做同樣的事。

 

我們且先別談那個,否則我們永遠不會得到我問題的答案。你是不是說,在另一個人的懷抱裡是沒關係的,只要你以誠實的態度面對?

 

我是說,一件事有沒有問題端賴你對它的決定是什麼。我是說,在親密關係中的人甚至無法知道一件事對他們是否沒問題,如果他們不明白它正在發生的話。

 

我是說,在高度深化關係中行不通的是說謊—對任何事說謊。我是說,說謊就是說謊,不論是借行為或省略。並且我是說,一旦整個真相被說出來,關於你能否愛一個他愛過或正在愛另一個人的人的決定,最終是建立在你宣稱什麼是你最合適及最舒服的親密關係的形式—而在大部分情況,這又建立在你想像你需要別人的什麼來令你快樂。

 

我是說,如果你什麼都不需要,那麼你可以無條件的愛另一個人,完全沒有不論什麼的任何限制。你可以給他們完全的自由。

 

是的,但那樣的話,你就不會與他們做終生伴侶了。

 

你不會,除非你要。當這變成一個決定與抉擇,它是建基於圍繞著終生伴侶的關係,什麼對你為真,而非別人告訴你什麼應當為真,或你們的社會設定為它目前的習俗,或你覺得別人可能會對你怎麼想上面時,你便到達了大師級。

 

大師們給自己去做任何他們希望的選擇的自由—並且給他們所愛的人同樣的自由。

 

自由在每個地方都是個生命的基本觀念和構造,因為自由是神的基本性質。所有以任何方式削減、限制、侵害或消除自由的系統,都是違逆生命本身的系統。

 

自由並非人類靈魂的目標,而是基本性!靈魂天生是自由的。所以,缺乏自由違反了靈魂的本性。在真正啟蒙了社會,自由並不被承認為一項權利,而是個事實。它是某樣本是的東西,而非某樣被給予的東西。

 

自由並非被授與的,而是理所當然的。

 

在已啟蒙社會裡可以觀察到的是,所有的人都有自由去彼此相愛,並且彼此去表達和展現那愛—以那一刻而言—的可靠、真實並且適當的不論什麼方式。

 

決定什麼對那一刻是適當的那些人,就是去愛的那些人。關於一個人可以或不可以在何時、何地、如何去愛誰,並沒有政府法律、社會禁忌、宗教禁制、心理障礙、部落習俗或未言明的法則和規定。

 

然而,以下是這點在高度演化社會可以行得通的關鍵:所有在戀愛的各方,必須決定現在愛會做什麼。如果另一方或幾方不同意,這一方不能因為他認為那是有愛心的事而決定去做某件事。所有各方也必須是成人,並且成熟而有能力去替自己做這種決定。

 

這消了你剛才在腦海中有關兒童性侵害、強暴和其他形式的個人侵犯的所有問題。

 

萬一我是第三方,而我並不認為其他兩人已決定是有愛心的行為對我也是很有愛心的,那又怎麼辦?

 

那麼你必須告訴其他各方你對它的感覺如何,你的實情是什麼。而依照他們如何對你的實情反應,你便能決定,在你與他們的關係裡,若你想做改變,你要做什麼改變。

 

但萬一並沒有那麼容易怎麼辦?萬一我需要他們呢?

 

你對某人需要得越少,你便能愛他們越多。

 

你怎麼能對你愛的某人什麼都不需要呢?

 

藉由不因他們能給你什麼而愛他們,卻只為他們是誰而愛他們。

 

但,那樣的話,他們便可任意踐踏你啦!

 

愛別人並不意謂著你必須停止愛你自己。

 

給予別人完全的自由,並不表示給予他們凌虐你的權利,也不表示判你自己到你自己設計的監牢裡,然後你在其中過一個你不會去選擇的生活,以便別人可以過他們會選擇的生活。然而給予完全的自由的確意謂著不將任何一種限制放在別人身上。

 

等一等。如果你不在別人身上放任何限制,你如何能制止別人任意踐踏你。

 

你並不放限制在他們上,你放限制在你自己上。你限制自己選擇去經驗什麼,不是由限制別人容許經驗什麼。

 

這限制是自願的,所以,以非常真實的說法,它根本不是個限制。它是你是誰的一個宣告。它是個創造。一個定義。

 

在神的國度裡,沒有一個人和一件東西是受限制的。而愛除了自由,不知別的。靈魂亦然。神亦然。而這些字眼全是可以互換的。愛、自由、靈魂、神。,全都攜帶著另一個面向。全都是另一個。

 

在現在的每一瞬間,你都有自由去宣佈與宣告你是誰。的確,你是在這樣做,而甚至自己都不知道。不過,你並無自由去宣告別人是誰,以及他們必將是誰。這件事,愛永遠不會做。神也一樣,他即愛的本質本身。

 

如果你希望宣佈和宣告你是一個為了要快樂,為了要感覺舒服、適當和安全,需要並要求別人獨佔性的愛的人,你有自由去宣告那點。你會以你在任何事件中的行為顯示它,所以你的宣告是不必要的。

 

如果你希望宣佈和宣告你是一個為了要快樂,為了要感覺舒服、適當和安全,需要並要求別人最大部分的時間、精力和焦點的人,你也有自由去宣告那點。然而我要告訴你這點:如果你容許你對自己的宣言轉變成了對別人或別人的朋友或工作或嗜好,或外面興趣的嫉妒,你的嫉妒會結束你的愛,並有很可能會結束別人對你的愛。

 

好消息是,界定你是誰以及你選擇做誰,並不一定要將此轉譯成對別人的嫉妒,或對他們的控制。它只簡單而真摯的聲明你是誰,以及你如何為自己選擇你的人生。你對別人的愛繼續下去,縱使當你摯愛且安心的解決可能存在於你們之間的不論什麼差異,並且由於那些差異的結果,你不論怎樣改變你們關係的本質。

 

你並不需要結束一個關係以便改變它。的確,你無法結束一個關係,而只能修改它。你與每個人都永遠有人關係。所以問題不在你有沒有關係,而是你有的是哪一類的關係?

 

你對這問題的答覆會永遠改變你的人生—並且,的確可以真的改變世界。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與神為友Friendship With God
作者:Neale Donald Walsch
譯者:王季慶
線上閱讀:http://www.shuimo.com/you/you-00.htm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