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6年6月:(經由巴夏的幫助,另一個存在體,尼曼,透過岱羅說話)我奉命來問候你。首先。一種情況顯示我所覺知到的經驗,對我是陌生的,我完全無法確定,別人所說正在發生的事,是否真正在發生。我似乎是在自言自語。然而,我發覺自己必須信任他,他是我剛才遇見的,並自稱為指揮官的人。因此,我將假設這樣的互動正在進行,而我在說話時,顯然有人在聽。

 

對我而言,接收到你是微妙的。指揮官告訴我就是這種情形;然而,我並不確定互動正在發生。不過,我會依照指揮官所告訴我的,去信任並假定,訊息正在傳遞。

 

我聽到了一些對我而言是很奇怪的事,然而,我選擇接納此一意念。因此,我必須信賴我所收到的訊息,因為訊息的來源,在我所熟悉的系統之內,是無法解釋的。而此一生命的確代表著,某種更接近你們的時間的某種東西,我會假設你們才是應該接收此一溝通的對象。

 

我被告知說將要與認識的人進行溝通,雖然我聽到一些自己並不瞭解的事—比如,以你們此時所存在的生命之中,你們並不是我所認識的那些個體,我認識他們…還有,你也不該記得你是誰。因此,即使對你而言,如果此一接觸當真發生了—我仍然將假設,你與指揮官交談中的某些內容,或許會讓你開悟到某個程度。或許比我開悟的程度還大。

 

我將再度假設,此事已照我所聽說的情形發生了,為時約十七萬五千年之久。我也要假設,此一溝通,雖然就在我所認為的現在發生,其實卻在你們的實際中,十七萬五千年前發生的。我假設某件與此類似的事件也在發生。此一訊息已被傳送並且收到,並不是在我現在的時間,因為你並不在此地,而是置身於你所處的時間內—而與我和你所該置身之處無關。

 

萬一它真實地發生了—由於它可能會發生的這個想法,會帶給我喜悅—容我再次說明,我要傳達給你的是問候和最深摯的祝福—希望你的努力,經由你的創造而達到成功。因為我被告知,你把那個我找到自己,以及我所知道你曾經存在過的地方,稱之為獵戶星座。

 

你會知道的是,從你離開後,很多信息都已經走漏。而目前只有少數人知道你走的事。然而,為了避免混淆起見,我假設很多時間,是在你的同意之下消逝的,並假設會有更多的人,會明白我現在所說的—不過,我發現我在談話的對象中得不到多少共鳴。

 

我被告知,在你們的時間中的任何社會裡,有幾個人,現在已知道也記得,在你們之間旳許多地方,所做過的聯繫。而那些我習於稱為同事的那些人,也不再記得自己是誰了。不過我仍然信賴你們或是那些離開的同事,我也要把你們當成他們來說—因為這是唯一使交談有意義的方式。

 

這段開場白之後,讓我言歸正傳吧。我已經說過,我向你們問候,你們不妨稱我為尼曼。我聽說,以你們目前以一種接近神職的觀念來看我的話,會瞭解得最透澈。我被告知要澄清的是,你們的神職這個名詞,有所出入,不過也無妨。

 

我被告知要與你們分享下面的信息,亦即表達你們之所以離開獵戶星系統,是代表著你們持續超越,系統內被視為巨大壓制的意願。同樣地,我只能希望你們成功;你們已到達自己認為該去的地方。而不論你們的旅程是什麼,這將對完成你們的旅程方面,帶來最大的好處。

 

雖然我對指揮官所稱的「來生」這個觀念,並非不熟悉。不過他用來描述輪迴的一些術語,我都不瞭解。不過,我會再度假設,在你們收到這個訊息時,你們已經過了好幾生了。據我的瞭解,在這許多生的過程中,你藉著不斷調整所處的位置,而對該概念做一番探討,如今你已調至一個可以接收此一通訊的點上,如果此一通訊能做為任何事的衡量標準的話,我並不認為,不過它也許會對你更有意義。

 

我聽說,我當時與你們共享的位置,將在形成你們自己的聯繫上,產生一些意義。因此,我願意對你們的成功,獻上我的祝願和渴望。不論我的角色多麼微不足道,但願它跨越年歲,支持並鼓勵你們的動因。再者,你們許多人都是同事—我所認識的同一時代的人,或是知名的個人。

 

這個訊息對於某些個人似乎更具意義,不過對於應該在場及聽取此一通訊的所有人都能適用。我此時奉命要分享的是:一個提醒你們的傳承之物。它存在於獵戶星系之內,而且依我們的觀點而言,也存在於現在,就是目前被你們視為創造的三大精英。

 

據說在你們的方言中,它被稱為「沙得拉」、「米煞」和「埃布爾尼哥」。它代表著一種被稱為巫術的東西。它被稱為基本三位組合的三大精英行動,我們視獵戶星系中所有的象徵,做為對宗教的基本瞭解中的傳承的代表。

 

我聽說你們一直攜帶著此一傳承,而且以一種與你們現在所置身其間的系統更相關的方式,加以應用。它一直未能以它的原義被人瞭解;亦即精神體、人格意識在原型能量層面上的實質互動。此一原型能量則以指揮官所稱之潛意識之原型能量流為典範。

 

由於這個觀念和一些術語都非我經驗內的事,我可能把它簡化了你們系統內之兩極結構—正極、負極—它們合為第三個既非兩者合一,亦非其一的新位格時,新的三極合成一個精神體互動,便會在你們所居住的地球上,創造一種電磁場效應。我聽說在你們的歷史中,稱此一效應為「魔幻」。

 

我被告知要闡述的是,這就是你們的個別精神體,與代表整個文明之精神體原型能場間的互動。它是集體意識,透過一個個人而產生之人格化。我被告知重複一次。魔幻就是集體意識透過一個個人,而產生之人格化。

 

因此,你將發現每一個個人,藉由兩極之融合,而成為第三位格後,便會在你們所置身之特定系統和宇宙之內,成為一切可能性之貯器和寶礦了。

 

我在聖職生涯中,曾在我的母星系統之中,尋求瞭解這些概念的衡量標準。我明白你們已向外延伸,並形成場景,此一場景讓你知道,這一次可以運用這些能力,而不必一定需要其所連帶之壓制。因而,你已將自己由一宇宙之時軌中移除,此一移除讓你去體驗此一互動的純粹本質,而沒有長期以來,存在於我們系統內之集體意識下的主宰和壓制。

 

再者,我只能推測我所覺知到是真的事,前提是你聽到了這些,雖然它在我的想像中相當微弱。不過我依賴的是指揮官的訊息。而且奉指示要維持你的父親的形象。這是我被要求的一項使命,不過我會視你為我已認識的朋友。

 

透過我對你的愛,以及對你成功的意願,我已為你在母星系統內,形成一個固著點。此一已經傳遞之訊息;是一種可以被允許在你們系統內,當做一種反映,讓你知道你正在形成你所需要的聯繫。我只希望它能有所幫助,而且我已為你們盡心而為了。

 

我被告知,我可以不定期地送出這些互動,而且你們會收到它們。因為你們能夠收到訊息的此一信念、信任和希望,給了我依此一方式下行為的一點意願—與我們的社會不同—並假定智力可以以不屬於群眾的所有物,及不是我們的溝通的樞紐的情況下,被連接並環環相扣著。若非你們的朋友的保護和說服的話,我會害怕自己被發現而有喪生之虞。不過我對你們的愛,會在某一程度上,超越此一顧慮。

 

我必須信任此一愛的本身,便是一個純淨的導管,它足以撤除所有的疑慮,和你們所謂的竊聽;而帶給你們一種溝通上的淨化。

 

我奉指示在此時,向你們致上對你們幸福的思想和祝願;而且在另一個階段,我將以某種形式再度與你們相會。我向你們辭行並將這句話謹記在心。

 

巴夏:訊息接收到了嗎?

 

是的。

 

我們謝謝你給我們機會,完成了一個循環,也感謝你讓新的互動開始,並打開了以後更進一步加速溝通的門徑,好讓你們把目前所創造的過去,與現在融合為一,並創造出你此刻所欲求的未來。謝謝你發出的訊息。我們感謝你容許自己的生命,存在那些你選擇要放在你裡面的反映。

 

你如何與那個生命聯繫的?你如何與他溝通?

 

與我跟你們溝通的方式類似,不過要多花一點心思。在此一案例中,要有實體的參與。

 

你在他之前先做肉體彰顯?

 

是的。

 

我明白了。這會使他驚訝嗎?

 

會的!

 

他說萬一有人知道他在做什麼的話,他會擔心自己的生命。他的性命就會有危難。

 

是的。然而,這種事是不會發生的。

 

好。我發覺這個經驗既迷人又棒,除了已傳送出去的訊息以外,回想起來,我們有些人在與其它人溝通時,多少有些不確定感。我們說:哇!我把這個放入我的想像之中,而我信任它發生了。但是我甚至不知道它是否被接收到。這個經驗就是當我們用自己的想像來傳送時,我們便是溝通的另一端…那個跟我們說話的實體,也是讓你和岱羅聯繫的類似方式,與你聯繫嗎?

 

方式、途徑和軌道完全不相同。

 

不是來生的自己?前妻的自己?

 

不完全是同樣的方式;其中並無很強的聯繫。比較像一個綜合化的自己。

 

他害怕自己的生命這個事實,聽來好像他仍被捲在我們已經脫離掉的,舊有的掌控能量之中。

 

是的!以你的說法而言,他仍然陷在裡面—在訊息來到之前的十七萬五千年。並非他現在仍在那裡,而是自訊息來的時間他仍在那裡。

 

沒錯。因此我們現在所做的便是,做那種能量型式的轉型嗎?

 

是的。

 

他瞭解我們在做什麼嗎?

 

並不清楚;不過他的願望仍然與你們同在,你所做的已在那邊造成了差異。這時候,那個活在那邊的生命中的個體,便是在那些系統之中,戲劇性的變化的一部分。因為在那些系統中,正如同當時一樣,是有光存在的。

 

他來自哪一個星球?

 

不是某一特定的星球,比較像是綜合概念下的獵戶星系。因為當時的星球之間可以互相往返。訊息被傳達到的時候,曾加以音譯—由系統內之原點音譯出來,就是你們振波中的「胡瓦」。

 

胡瓦和米塔卡之間的關係是什麼?

 

米塔卡是一個類似深色水晶狀衛星的星體,並曾經因抗暴而遭利用。

 

我們是從米塔卡來的嗎?

 

你們許多人是來自於抗暴和豐富強力的聯繫。

 

該個體當時也在那裡。他是否是在十七萬五千年的期間內離開的?

 

我已經說過了,該個體目前仍在該系統內的新生命中,而且正在參與那些系統內的,光內的生命的互動之中。

 

這麼說我們離開時,他並沒有離開了?

 

是的。他留下來為許多和你們平行的生命,架構固著點和基地。然後就會有某個人,把你們發送到那裡的通訊接收下—好讓獵戶星系中,有和你們平行的成長。

 

這些獵戶星系的個體,在十七萬五干年前,是活在哪一個密度之中?

 

第三密度。

 

他們現在在第幾密度中?

 

和你們一樣,介於第三和第四度的轉型階段。

 

所以實際上他們和我們所做的是平行的?

 

是的。

 

他說「他會失去生命」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在那些系統的集體意識認可之外的通訊是不准許的,違者處以死刑。

 

你說:系統之內沒有光,你可否「實際地」描述一下你的意思?

 

就是體系壓制其居民的觀念。以壓制為手段的政府。所有的互動只是宰制者尋求去宰制其它人而發生的。在那些體系內,唯一有發言權的,就是在已設立的統治階級之內。他們對於透過合作而成就事情,幾乎毫無概念。他們的理念是,所有人只為極少數的人工作,而他們的工作也只為了滿足這些少數人。被壓制的絕大多數人中,甚至不存在一個信念,亦即他們之所以被壓制,找不到任何有益於他們的特定理由。

 

既然尼曼存在於第三密度,而且他是以神職的身份說話,他是否意識到自己在做些什麼或自己是在夢境之中?

 

意識得到。再者:他是被允許並被協助進入一種恍惚的狀態,一種白日夢的狀態,不過仍然對在進行的一切非常地覺知。

 

這麼說有人和他一起了。

 

是的…是我。我就是他所指的指揮官。

 

我知道。可是我以為你已經去過那邊,而且離開了,而訊息是你在他離開之後發送的。

 

我不會那樣對他的。

 

給你自己的訊息。

 

如果我們之內有任何人,在這個時候和他通訊,是否會對他當前與我們平行的生存有所危害?

 

不會,因為他在光內,就目前而言,這是一個開放的機會。

 

既然他存在於目前的時間裡,這個通訊來自十七萬五千年前的原因、方法或目的何在?

 

原因、方法或目的並不清楚,因為你並不像此地的其它個體一樣,與序列事件有著聯繫。

 

好吧。通訊為什麼選在這個時候傳遞?或許你可以用一種我可以理解的架構,加以說明。

 

因為現在是認知並開放某些個體之間的區域和門徑的時機。現在是接收你們許多人很久以前,發送給自己的訊息的時機。

 

我懂了。我想對他同意照你的指示去做,背後那份深摯的愛,傳達我的感激和諒解之意。

 

我已經這麼做了。

 

我對此一訊息並沒有任何意識上的認知,不過,我可以感受到,在其它層面上,這個訊息非常有威力。不過,我並不確定。我如何知道是否如此?

 

你已經在你目前所運作的層面之內,認知到它了。你在此刻所認知的方式,也正是你現在所需要認知的方式。因為我們既不願意它干擾到你所選擇的途徑,也無意阻止你更自然的做法。你要認知的是那個結果很好。你對於自己的身份和本然,以及所置身的時空的意願,就是對他的協助,而他現在也知道了。

 

 


文章內容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巴夏:來自未來的生命訊息
作者:巴夏、岱羅安卡Bashar&DarrylAnka
譯者:湯維正
來源:http://hi.baidu.com/onenesslove/blog/item/53a33f59e262a488810a186e.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