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一日渴求

 

存在的只有渴求,而沒有一個在渴求的人。渴求會根據興趣而換上各種不同的面具。有關各種興趣的回憶跟當下相遇而導致了心中的衝突,於是揀擇者就誕生了,他跟自己的渴求是分開來的。然而這個存有跟心中的渴求並沒有分別。這個不斷想逃避空虛、孤獨及不圓滿的人,跟他企圖逃避的東西並沒有差別。其實他根本無法逃離自己,他只能試圖去瞭解自己便是心中的孤獨和空虛;只要他把這些東西和自己隔開,就會陷入幻覺和永無止境的衝突裡。若是能體驗心中的孤獨,就可能從恐懼之中解脫出來。

 

所有的概念都源自於記憶的一種反應,而恐懼一向跟概念有關。雖然從經驗中所產生的思想有能力分析心中的空虛,但是卻無法直接認識空虛。空虛這個名相會造成痛苦及恐懼的回憶,並且會阻礙我們直接地經驗那份空虛的感覺。名相便是一種記憶,當名相失去了重要性時,經驗者和他的經驗才會有截然不同的關係,這份新的關係是直截了當的,這種主客合一的經驗可以讓我們從恐懼之中解脫出來。

 

四月二日瞭解慾望

 

我們必須瞭解心中的慾望,但是瞭解一個如此活躍、如此急切、如此強烈的東西是很困難的事—因為在滿足慾望的過程裡,我們的激情會變得非常強烈,其中充滿著快樂與痛苦。人若想瞭解自己的慾望,很顯然不能有揀擇性,你不能用好壞、高低來批判慾望,也不能說:「這個慾望應該被保留,那個慾望應該被否定。」所有的揀擇性都必須放在一旁,才能發現慾望的真相是什麼。

 

四月三日慾望必須被瞭解

 

讓我們繼續來研究慾望這個東西。我們都知道自相矛盾的慾望是非常折磨人的,它會使我們變得六神無主。我們的心會充滿著痛苦、焦慮、騷動以及想要掌控這一切的渴望。在永無止境的角力過程中,我們會把慾望扭曲成各種不同的形態,但慾望始終在伺機而動,不論你如何逃避它、否定它、淨化它、接納它或控制它—它永遠存在。大部分的精神導師或其他人都會告訴我們說:人應該沒有慾望,應該培養不執著的態度,並且要從慾望裡解脫出來。這其實是非常荒唐的說法,因為慾望必須被瞭解,而不是被摧毀。如果一味地摧毀慾望,很可能把生命本身也毀掉了。如果你去塑造慾望、控制慾望或是去壓抑它,都可能毀掉生命不可思議的美。

 

四月四日慾望的本質

 

如果不去譴責慾望,不去論斷它的好壞,而只是單純地覺知它,請問會發生什麼事?你能不能瞭解覺知某個東西是什麼意思?大部分的人都沒有在覺知,因為我們已經習於衡量、認同、揀擇、批判和譴責。揀擇顯然會阻礙覺知,因為揀擇永遠源自於衝突。當你走進一間屋子的時候,試著去覺察裡面的傢俱、地毯等東西—只是覺察而沒有任何論斷是非常困難的事。你有沒有試著去觀察過一個人、一朵花、一種觀念或情緒,而沒有任何譴責或批判?

 

對慾望若是能抱持相同的態度,既不去否定它,也不說:「我該如何對治這股慾望?它是那麼醜陋,那麼猛烈,那麼放肆。」不為這股慾望定名,也不用念頭去掩蓋它,還會有內心的騷亂嗎?慾望還需要被摧毀嗎?你想要摧毀它,是因為它會造成衝突和不幸。但你能不能不去逃避內在永無止境的衝突?你能不能去覺察慾望的本質是什麼?我指的不是特定的慾望,而是它完整的本質。

 

四月五日人為什麼不能有快感?

 

你看到日落的美景、一棵美麗的大樹、一條寬闊而蜿蜒的河流或是一張美麗的臉孔,通常會生起強烈的愉悅感。這樣的反應有什麼不對?對我而言,困惑或不幸似乎就是這麼開始的:當那張臉孔、那條河、那朵雲或是那座山變成了一種愉悅的記憶時,這份記憶就會試圖讓自己延續下去;我們會想要重複地享受這類的經驗,這是我們都很熟悉的事。一旦享受過某種愉悅的經驗,就會想重複地體驗它。不論是性愛、藝術或智力上的快感經驗,我們都想重複再三—但這一刻,快感已經開始製造出錯誤的價值,遮蔽住我們的心,而令它再也看不到真相了。

 

重點是要瞭解快感是什麼,而不是一味地想去除它。沒有人可以去除快感,我們必須瞭解快感的本質和內容是什麼。一味地追求快感只會帶來不幸和困惑,並且會製造錯誤的幻覺和價值觀,如此一來心智的清明度就不見了。

 

四月六日健康而正常的反應

 

我們必須弄清楚慾望為什麼如此強烈地影響了我們的生活。我們必須弄清楚這件事好還是不好。慾望通常是一種健康而正常的反應,若是沒有慾望,我們就無法存活了。但是在追求這個東西的過程裡,一定會有痛苦,這才是我們的問題。如果我看到一個美麗的女人,立刻就告訴自己說:「不,她一點都不美。」這是不是很荒唐的舉動?讓快感延續下去的到底是什麼東西?答案很顯然是思想,心裡不斷地在想著這件事。

 

心裡如果不斷地想著某件事,我就不再和真實的經驗產生直接的關係,而只有一堆的意象、畫面和概念。

 

思想總是對自己說:「你必須擁有它,它能讓你成長;這個重要,那個不重要;這是必要的,那是不必要的。」

 

其實我可以一邊擁有慾望,一邊看著它,在沒有念頭干預的情況下,它很快就會止息下來。

 

四月七日熄滅心中的快感

 

你有沒有在自願的情況下試著去熄滅心中的快感?死亡通常是強加在我們身上的,它不是自願的行為,除非是自殺。因此你有沒有嘗試過在輕鬆自如的情況下讓心中的快感熄滅?很顯然沒有!目前你所有的理想、快感和野心對你而言都是有意義的。但真正的生活是富足的、圓滿的、活潑的,卻沒有任何自我感?若是能從小處著手—捨棄一些小小的快感,但態度是輕鬆自在的—就足夠了,因為你會發現心有能力熄滅各種記憶及事物。計算機已經取代了人腦的作用,但人心並不是一個跟記憶有關的慣性作用。如果它不能捨棄已知的事物,必然無法成為另一個嶄新的東西。

 

若想看到所有心念活動的真相,你的心必須保持年輕,它不能總是在時間的範疇裡活動。年輕的心可以捨棄一切,也許你還無法認清捨棄一切有多麼不凡,你還領會不到其中的美、富足和不可思議的微妙之處,但是能聽到這樣的訊息就是在播下一顆種子—不只是在意識的表層,而是在整個潛意識裡播下了種子。

 

四月八日性

 

性會成為問題,是因為它能夠讓我們嘗到無我的滋味。性會帶給你快樂,是因為自我意識不見了,然後我們會渴望再度擁有這份感覺—沒有過去,沒有未來,彼此融成了一體。性會變得如此重要是很自然的事,不是嗎?因為它能帶給我們快樂和忘我的感受。但我們為什麼想擁有更多的性經驗?因為生活裡的其他事物或存在的其他層面都會強化自我感。

 

無論是經濟、社會還是宗教等各個層面的事物,都不斷地在加強自我意識,也就是在製造衝突矛盾。顯然只有在矛盾產生時你才會有自我意識。自我意識的本質就是一種衝突…因此問題並不在於性,而是在如何解脫自我感。你可能已經嘗過自我消失的滋味,即使是幾秒鐘或一天的時間,也足以使你瞭解自我一旦出現,衝突、不幸和掙扎立刻會產生,所以我們才會不斷地渴求更多的忘我經驗。

 

四月九日最大的逃避

 

性所帶來的問題到底是什麼?是性行為本身,還是有關這個行為的念頭?很顯然性行為本身並沒有什麼問題,它跟吃東西一樣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但是你如果成天只想著吃,就會變成一個問題。你為什麼會不斷地堆砌性慾?是不是因為電影、小說、女人的穿著等,都在加強你對性的幻想?然而頭腦為什麼會去想性這件事?它為什麼會成為你生活中的主要議題?生活裡有那麼多的事需要注意,你卻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性這件事上。為什麼你的心會被它完全佔據?因為它就是最大的逃避方式,不是嗎?

 

在性行為中你可以完全忘我,你可以在其中暫時忘掉自己,別的事都無法讓你進入這種狀態。別的事只會強化你的自我感,譬如你的事業、你的信仰、你的神、你的政治和經濟活動、你的娛樂、你的社交活動、你的黨派之分,這一切全都在強化你的自我。因此當你找到一個可以忘我的管道時,你就會緊緊地抓住它,因為只有在那一刻你才是真正快樂的。性會變成如此錯綜複雜的問題,是因為你的心不瞭解自己為什麼會執著於它。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摘自:生命之書-365天的靜心冥想
作者:克裡希那穆提 
譯者:胡因夢
轉載:http://book.qq.com/s/book/0/24/24196/index.s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