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第五次元之前的最後一個入境許可—啟蒙的最後階段


奧瑞莉亞、亞當馬、以及阿南馬之間的對話

 

亞當馬:我以心中的愛和靈魂的智慧歡迎你。親愛的,你今天好嗎?

 

奧瑞莉亞:很好,但我的身體感覺很疲憊,在某種程度上,我仍然感覺到心中的暗夜,這已經持續好一陣子了。儘管在過去的幾年我已經盡力療癒自己,我仍然在心的中央和身體上感受到很多痛苦。這已是老問題,也讓我覺得很累。還需要多久才能得到療癒和康復?要多久才能恢復活力?等等問題。

 

亞當馬:目前你支持著地球的很大一部分,為了人類和地球的揚升,你保守著很多能量,這可以解釋一些你痛苦的原因。你這樣做已經很久了,但是在目前這種緊要的關頭,你在晚上還要在內在層面做很多工作,這就是為什麼早上起來時你會覺得累。你容許自己休息的時間,比你所需要的少太多了。

 

奧瑞莉亞:是的但是要做的事有那麼多,那麼多人需要我的時間,時間好像永遠都不夠。要不是我做了這些工作,拉姆妮亞的使命不會擴展到像目前這樣。它正在幾個國家中大幅發展,不只在美國,還有很多其他國家也開始加入。

 

亞當馬:我們了解在這個漫長的路途裡你已非常疲憊,現在是你要踏上揚升的最後一個啟蒙階段的時候了。你已經快到了,但是你在退縮。在某些方面來說,你還抓著很多第三次元的模式和振動,除非你完全釋放了那些模式,否則在揚升的過程中你無法有任何進步。我們今天要談到意識上的最後跳躍,假如你能努力去做,你可以很快地「回到家」。你決不會再感到疲倦,你現在感受到的掙扎將會消失,你也會跳脫局限的束縛。

 

你比自己所認為的要接近很多,最後的幾步永遠是最困難的,往往也是最痛苦的階段。每一個從這個層界完成揚升的大師,也曾必須經驗和你目前所經歷相同的啟蒙,這包括了在桃樂市的我們,以及在第五次元拉姆妮亞的所有人。

 

你正被召喚來從事服務世界的工作,並且要常常旅行。當你旅行時,你將會帶著這個新能量,並且讓很多人有機會首次體驗到它。當你旅行時,你必須淨化自己,你必須處在最高的自我境界裡,絕不讓任何事困擾你。特別是不能容許你的小我去作反應,不管你看到什麼或遭遇到什麼,也不管別人怎麼對待你。絕不能再因受到慫恿,而對任何事或任何人感到痛苦、怨懟,或者作出批判,這些都是把你牢牢黏固在第三次元的態度和能量。

 

現在你為所有會遇到的人保有一種非常高能量的頻率,我們要你知道這一點。這個能量會在很多方面對你有神奇的用處。你愈待在這個能量裡,你愈能在神性的懷抱裡,它也愈能支持你。每一天都盡量讓自己充滿最多的光。假如你的精力下降到它的振動無法和這個能量融合,你就很容易疲倦。然後你就需要再調整你的能量場。

 

現在這個時候,你需要的是每一天,每天的二十四小時裡,都在覺知中努力待在這個能量裡。大部分我所說的,也適用於本書的讀者,因為雖然每一個人的道路都有不同的展現方式,將來他們必須走的路和你們現在走的是一樣的。

 

我們現在所說的能量是陰性能量,你們稱她為聖母馬利亞。我們建議你們每一天都邀請她到你們的能量場裡。當她把你抱在懷中時,請求她的能量整天都與你在一起,請她指導你。你做得到嗎?

 

奧瑞莉亞:可以。

 

亞當馬:有些時候你會覺得能量多起來,你的內在會感覺到需要釋放它。這些能量裡有你對你周圍和對世界上發生的事所產生的憂傷、疾病和悲痛的振動。但是我要再說一次,每次你感覺到這些能量時,把你交給馬利亞,她會幫你清除。這是她由衷想幫你的。你能做到嗎?

 

奧瑞莉亞:可以。

 

亞當馬:我們叫你這麼做是因為,在最近的以及未來的旅行當中,你會和很多人共享很多能量,這個能量將會比過去更強烈,你有能力接受這種增強的能量。這一次你將以一種比過去更高層級的振動去旅行。你現在已準備好要進入這個層級,但是要做到這點,你必​​須處在平衡狀態。很重要的是,你要能在這當中認出你的能量,以及認知到在旅行當中,你對所發生的事自己有多少掌控力。你認知到自己能為自己做什麼,以及認知到要把什麼交託出去,這兩者只有一線之隔。任何時候只要你感覺到能量開始不平穩,你會知道你可以立刻提高振動,或者知道這是你該要交託的東西。這將是一個很大的新探索。

 

你未來六週的旅行里,在學習如何運用你的能量,學習找到造成你疲憊以致妨礙工作的原因這方面,你將會有很多的經驗。但是你必須能信任這點,你必​​須能了解你有這個能力。學習管理你的能量,運用自己能量和識別能力,去判定是否被他人的能量掏空了。你終於在學習以新的方法運用自己的振動,就像很多你將會接觸到的人一樣。清楚了嗎?

 

奧瑞莉亞:是的。我會盡力。

 

亞當馬:也要認知到,當你遇到一時無法處理的狀況時,要把它交託給更高的層界。絕不要試圖自己去解決,而不要求你的團隊來協助,他們是願意幫忙的,請明智地、不加猶豫地利用他們。當你感覺到他們的能量來支持你,而你的能量也擴展了,就繼續往前進。假如因為某種原因,你覺得自己已無法控制能量或事情的狀況,無法再進行下去,要知道你的力量已無法解決問題,請把它交託給我們。

 

奧瑞莉亞:你認為我已經準備好了?

 

亞當馬:你知道自己已經準備好了,但很重要的是,你也要知道,你必須信任自己。我們想說的是,任何時候你覺得自己還未準備好,請你把那個感覺交託給我們。

 

堅定不移的信念會讓你處在那個能量當中。每一次你感受到一種能量,有個聲音告訴你:「我的程度還不夠」,或類似這樣的話時,把它交託出來。現在你要知道,從內心和其振動所發出的能量,以及從會哄騙你的心智出來的「程度還不夠」和批判性的想法,這兩者之間有很大的不同。你愈能相信你不是什麼,你愈能待在你所尋求的振動裡。假如你願意作出選擇,這次你就可以做一次第五次元的旅行。你要決定是否接受那個機會,以及是否願意負起責任待在平衡裡。在這個時候,每個人都要完全了解,和充滿著這個星球的新能量處在平衡的狀態裡是什麼意思,以及要怎麼做才能處在這個平衡裡。你所作出的每個選擇都要是對你有幫助的,這就是你如何得到「大師品質」的方法。

 

奧瑞莉亞:我是不是要找出更多獨處的時間?

 

亞當馬:獨處的時間永遠都是寶貴的。我們希望你能認知到,在這次的旅行中你不能再像過去一樣把自己完全給出去,你需要多花點時間讓內在的電池再充電。找些你可以自己去的地方,不要讓其他人也跟著去。留點時間給自己,獨自在街上行走,和別人一起,或離開你正在造訪的城市。任何時候只要合宜就自己去。這點很重要,因為它給你兩個機會,第一,也是最重要的,是了解你自己的能量,第二是,你要和那些未必有機會來到你所主辦的聚會的人分享這個能量。你在世界各地遊走的時候已經到來。

 

奧瑞莉亞:對我來說這是件大事。我一直都在避免旅行,尤其是到城市或擁擠的地方。

 

亞當馬:這是非常好的事。真正來說,當你開始行走時,你會發現你一直缺少的能量。你會感受到缺乏能量的主要原因,是你不再處在能夠支撐你的能量裡。現在是你去遊走,並且與能夠支撐你的能量融合的時候了。每一次有事情發生,讓你感到煩惱或覺得痛苦,把它交給神。當我對奧瑞莉亞說這些時,我也是在對這本書的讀者說的​​。此時,她代表你們所有的人,而你們都可以從她的經驗裡學習。你們多多少少都有相同的困難和問題。

 

奧瑞莉亞:你剛才所說的,我不再處在能夠支撐我的能量裡,這我不懂,你可以進一步說明嗎?

 

亞當馬:你是沒有處在能夠支撐你的能量裡。你已經進入更高振動的能量裡,至少有很大的部分是這樣的,但有一部分的你仍感覺到有必要留在舊能量裡。這並不是說你將會離開雪士達山,或者離開你目前的工作。當你留在你目前所處的次元時,你還是可以在第五次元做些工作。一次和一個人,心對著心,這就是你們將來如何一起創造一個第五次元實相,並且永遠改變第三次元的方法。這是你們將來如何在地表創造出像我們在桃樂市創造天堂的方​​法。舊模式的能量已不再能夠支撐你或其他任何人。你必須願意在你的意識裡,從你的舊思想裡,以及從你舊有的做事方法裡,把它們釋放掉。

 

奧瑞莉亞:我應該如何改變呢?

 

亞當馬:改變批判的能量、預期的能量、內疚和羞愧的能量。這些較低振動的能量是第三次元生活的一部分,是你已不再想要或不再認為是正確的。並沒有正確或不正確的評斷,在第五次元並沒有觀點是可以支持評斷的。你必須在你的能量場裡、在你的心智中、在你的思想裡,以及在你心中認知到自己在作評斷,然後把它釋放到更高的領域裡。

 

這也不是說你做錯了什麼,因為這也是一種評斷。你需要的僅是識別出振動上的不同。學習並練習去感受第三次元和第五次元之間在振動上的不同。

 

奧瑞莉亞:我今天為什麼覺得疲倦?

 

亞當馬:你會疲倦是因為你在評判你的次元。每一次你覺得疲倦,要認知到你是處於一個評斷的位置。要知道你是可以變換和轉化那種能量的。這是每一個想要進入第五次元頻率的人必須要做的功課。每個人都必須釋放掉他們所知道的舊有的第三次元模式,並學習新的存在方式。對你們大多數的人來說,第三次元和第五次元之間的意識跳躍距離是很巨大的。現在就要開始每天改變這個意識,到最後你就會達到一個新的層次。你必須願意讓你的意識跳躍進入未知。

 

奧瑞莉亞:在過去幾天我一直覺得很快樂,並且也很注意不要對任何人或任何事有評斷之意,所以我是不應該會疲倦的。

 

亞當馬:親愛的,我們讚許你所做的努力,但是真正的轉變是比你想的更細微的。是的,在很多方面看來,快樂是和評斷維繫在一起的。當發生的某些事讓你覺得快樂,也讓你得到你想要的,你會下的評論是—這是好日子。當事情的狀況不是你所讚許的,你的評斷會是—今天並不怎麼如意,或者你會把它稱之為「不好的一天」。真正來說,假如現在你決定要把你的能量振動提高很多,你是可以做到的。但若要做到這個,並且能維持不變,你得願意放棄思想、言語、行為和慾望中,將你緊繫在這個你很想離開的次元里的一切。我們在講的並不是你們生活中的具體行為,而是導致你們困在較低振動裡的情緒和思想。

 

奧瑞莉亞:把我的振動和能量降低的,並不是我所做的具體行為?

 

亞當馬:一般來說,不是的。它是和你的能量所在之處有關。當你把能量放在評斷自己或他人上,你的振動頻率會下降。當你把能量放在預期一種特別的結果上,你的能量會下降。當你在某處批判自己,任務這是困難的工作,或者說這是一種掙扎,你的能量會下降。要覺知到你每一刻是如何地在創造。每一個意念和情緒都是在創造,不管它是正面或負面的。這就是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說法:「要改變生命,先要改變想法。」負面的想法會增加動能。並影響你第三次元外在的生命,也會讓你無法接納第五次元的頻率。

 

奧瑞莉亞:我應該要停止思考或感受嗎?

 

亞當馬:那很好。事實上,這對你來說是非常好的。你花太多的心智能量在想必鬚髮生什麼,你必須做什麼、應該怎麼做你認為你必須做的…等等事情上面。你的心智不斷地在很多方面忙著,試圖以某種方式創造你的生活。我們想說的是,沒有什麼是應該發生的,沒有什麼是你必須做的。這些心智上的事情都是幻相!

 

奧瑞莉亞:你說沒有什麼是我必須做的!那麼我聽到的是我沒有一本要完成的書,我沒有必要去旅行,沒有需要去賺錢營生,付賬單,或者為我的工作任務去回复那郵件…等等。

 

亞當馬:這些都是你所作的選擇。開始去理解你的整個「計劃表」—而且你有很多個—把它當成是你選擇去做的,而不是你必須做的事。事實上,在第五次元的振動裡,真的沒有我們需要做的,或必須做的。它永遠都是一種選擇。在你能夠清楚地看到兩者的區分之前,你都還停留在第三次元的振動裡。奧瑞莉亞,這是你要經歷的旅程:了解你內在的「這個事情的真相」,並完全地把它活出來。

 

奧瑞莉亞:從小到現在都沒有人教我們這樣想,也沒有很多人是那麼想的。我需要到第五次元去度個假,學習你的方法。

 

亞當馬:我們知道。這就是我們現在給你新指示的原因,然後就輪到你去和其他人分享。你們都是在第三次元同一艘船上的人,對於所有的人在進入第五次元意識錢所需要做的改變,最主要的重點卻很少被注意到。你和其他想要在未來幾年揚升進入光界的人,需要過一種新的生活,適應新的環境,扮演新的角色。假如你選擇這麼做,這個新旅程將開始以神妙的方式展現出來。

 

緊抓著在此刻之前所發生的事,以及將來會發生什麼,這會把你留在第三次元。在這個時候,你們應該敞開自己並接受所有的可能性,以此作為理解、感知、做事和生活的新方法。準備好,並願意生活在當下的時刻—不帶任何預期。把自己敞開,接受所有可能發生的神奇、莊嚴、自在和美善,它們都在等待著每一個採納第五次元存在方式的人。要願意去體驗神奇和改變,它們顯現的方式,是完全超出你們最大的想像範圍的。用心和心智去了知到—只要你還堅持抓住你所知道第三次元生活,事情不會發生改變。生活在第五次元,它會是一個新的振動,新的存在方式。

 

這些都是生活在第五次元真正需要做到的協定。

 

奧瑞莉亞:關於這本書,你現在所講的,以及很多過去曾講過的都很簡單。即使是阿南達也告訴過我那是多麼簡單的事,然而,我們無法領會它。它太簡單了。

 

亞當馬:它是很簡單,只是心智把一切都弄得太複雜了。我們一再重複教導的是,真正的靈性就是那麼簡單。只要一本小冊子就足夠含括所有的資訊、最新的光界的消息、更多的通靈傳訊、更多的技巧、更多的開啟…等等。我們注意到你們之中有很大比例的人都是用心智在看待這些資訊,並且你們所學到的大部分都沒有被融合。

 

你們把它讀一遍,偶爾會講兩遍,然後就接著看下一本書,接收下一個傳導訊息。當你們又發現下一個可以去讀或去聽的,或者下一個可以去參加的工作坊,你們很快就忘記剛剛才讀到或聽到的。在你們所接觸到的靈性教導裡,你們只融合了其中很小的部分。假如你們把所接觸到的加以整合併成為它,多數的人都早已在揚升的狀態裡了。我們要說的是,要這一切的是你心智,而不是你的心,但你們太多人都是在滿足你們的心智,而把心犧牲掉了。

 

你們的心知道一切,它當然也知道如何用最簡單的方法,在意識狀態中帶領你們達到靈性自由和揚升。你們的心知道那個簡單的路徑,而你們的心智卻相信那是很困難和復雜的。當我們給你們簡單的教導,去幫助你們提升到第五次元頻率時,很多人甚至不想去看,因為你們認為它太乏味了。你們說:「嗯,亞當馬,這些我們都聽過了。你們都聽過這些簡單的教導很多次了,卻沒有興趣去應用它。而你們判斷這個次元已不再是你們的真實,然而你們卻仍逗留於其中的痛苦掙扎里。」

 

奧瑞莉亞:那麼,我們應該把心智關閉嗎?

 

亞當馬:心智是無法被關閉的。人類心智的存在是有目的的。身體也有自己的心智,它是你整體的一部分。你們知道自己所尋求的振動是透過心表現的。這是我們無法替你們做的。我們無法給你們一張按表操課清單,好讓你們全然進入這個振動。你們必須允許一切的發生,一次又一次地允許它,沒有限制、局限,或期望它必須以任何特定的方式出現在你面前。你們是多麼強大有力的創造力量,當你抱著期望,希望它以某種特定的方式出現時,其他的不會發生了。要習慣去允許你內在的神,也是你的神性本質,指引你的旅程,並一步步引導你回家的路。以痛苦的方式把生活弄得很複雜,你們都已變成這方面的專家了。你們已創造出一個架構,覺得事情應該是什麼樣子的,而且那個構架是滴水不漏的。那是你們的強項,但是超越了第三次元意識,它對你已沒什麼用處了。

 

奧瑞莉亞:我們就是被教導用這種方式去創造我們想要的東西—先決定我們要創造什麼,再設定意圖說明我們要的東西​​是什麼樣子的,然後聚焦在它上面。那是我們學到的煉金術。

 

亞當馬:但是,在決定你要什麼,尋找你要什麼的真相,和擬定一張長長的清單列出它一定要是什麼樣子,這期間是有區別的。在這個階段,你們多數人並沒有能力區分這兩者的不同。你們困在「局限」的模式裡太久了,也許我們可以這麼說,你們正很辛苦地想要讓自己脫離這個困境。我們現在要你們做的是一個簡單的練習,並開始與之遊戲。那個練習裡包括了丟棄你們所有的預想—事情應該是怎樣的、你們應該有什麼等等;把它丟棄了,然後帶著喜悅與感激,開始創造,並生活在當下一刻!把心敞開,接受發生驚奇的可能性。

 

奧瑞莉亞:丟棄所有的預期? !他人告訴我們要有期待。期待奇蹟,期待這個或那個,等等。

 

亞當馬:在這一刻我們要告訴你,拋棄所有的預期。下一步是拋棄所有的評斷。對你或他人這都是很大的一步。你的心智已經專注在這兩件事太過久了。或者我們可以說,這是你這一生最大的兩個長處。你做著一個交易又一個交易。我願意做這個,假如這個會發生;我願意做那個,假如那個會發生。在說一次,它的重點不是這個或那個,而在於你自在地、自願地從心中所作出的決定。重點在於你要快樂地服務、過生活,不是因為別人告訴你必須做什麼,而是因為那是你想做的。它的重點不在你因為期盼脫離困頓和痛苦,而想要進入第五次元振動;你想進入第五次元是因為那就是你的真實面貌,現在,那是你的真實和你的下一步。

 

要知道,在第五次元振動裡,你也是要面對新的挑戰。當你的身體和振動淨化時,你永遠都會有一個持續不斷的進化需要面對,有一個新的層次可以進入。你們很多人都還不知道,在第五次元里,揚升並不會結束,這只是一個神奇和永恆之旅的開端。要知道,從那之後,你將持續地揚升,從一個層次到另一個層次,從一個榮耀到更大的榮耀,永遠地,永恆地。揚升之旅永不停歇,這是你的本質和你與生俱來的權利。

 

你必須願意離開目前的掙扎,對它不存任何預期,就只是願意從裡面走出來,讓其他一切為你開展出來,不預期會發生什麼,或如何發生,你有足夠的能力做這個工作,你的能力綽綽有餘,你的能力太夠了,遠遠超過你對自己的評價。在你開始改變自己之前,我們無法做什麼使你改變。

 

奧瑞莉亞:你太讓我震驚了!我現在在寫的確實不是我原來計劃寫在第三本書裡的。當我開始寫這本書有關第五次元的協定時,我蒐集了很多過去四十年來揚升大師們透露出來的知識。其中一些資訊得來並不易,也沒有很多人對它有什麼認識。我建立了一個很有趣的架構,想要寫一本偉大的書,但一直到現在為止,並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發生。我並沒有從你那裡感受到任何的動力,把剩下的資訊傳導出來,並把你的能量和智慧加到書裡。

 

亞當馬:你覺得驚訝嗎?

 

奧瑞莉亞:我不懂為什麼事情沒有發生。

 

亞當馬:你要知道,當能量的振動不對時,我們通常就不提供協助。我很高興你注意到這點,並且沒有草率地繼續寫下去,因為它有可能在錯誤的振頻下被寫出來。你想寫出來的那些資訊都是正確的,也是過去許多揚升大師透露出來的。雖然那些有關五次元的教導至今仍是正確的,但它不是完整的。你擁有的資訊是出自第三次元的觀點,是當時為了要幫助光的工作者打開他們的心和心智,以便接受和了解更高的意識。

 

其中缺少了某些片段,現在下一步的內容要被發表出來了。在這本書中,我們所說明的簡單的真實代表了第五次元的頻率。它以前無法被以簡單的方式公開,是因為人類尚未準備好要聽到這些東西。在當時,人們的心智都是尋求創造複雜的靈性道路,而現在也還是。太簡單的東西對他們來說是沒有價值的。為了能夠在新能量中寫出有關第五次元的東西,你自己必須要成長到那種振動的程度,至少也要很接近才行。這是為什麼那個能量以前沒有出現的原因。這個過程當然是不能省略的。

 

求道者必須要在精神層次上先對資訊有所了解和受到影響,以便他們可以在心中融合其中的一部分。在振動中發表的那些,已完全達到了它的目的,它幫助人類的意識進化到今天這個程度。但現在,你是在一個新振動裡,先前特許給你們的能量已不再足夠,無法把你和其他人一路帶到物質的揚升中。現在所有的重點都是在心,因為心是最先揚升的,然後其他的再跟隨。

 

親愛的,這個你以前視若珍寶的資訊對你幫助很大,把你帶到今天的境地。沒有它,你是無法站在目前這個位置的。現在你覺得好像被困住,無法走完全程,所以你請求指引。你在告訴我們,你不知道要怎麼做,是嗎?

 

要知道,為了要寫第五次元的協定,你自己的振動必須得提高到那個程度。假如你要寫一些你自己都還無法成就或領會的東西,那是沒有什麼價值的。我們恭喜你又往前走了幾步。我們知道這一路走來,對你來說並不是那麼容易的。現在你懂了,你可以把自己從心中的暗夜釋放出來​​。你幾乎是可以飛了。

 

亞當馬:現在阿南馬想要跟你說話。

 

阿南馬:你好,我親愛的,我是阿南馬,你心中之愛,在跟你說話。因為我對你的能量很熟悉,所以知道你的挫折和焦急。到目前為止所發生的事對你來說好像行不通,是吧?你還沒有得到你一直希望有的結果。你說過太多次了,你的目標是超越第三次元並揚升到另一個次元的實相。你做到了嗎?

 

奧瑞莉亞:還沒。

 

阿南馬:在過去四十年裡,你所學過的有關意識的東西,所有你累積的心智包袱,所有你做過的修練,它們的作用就是把你慢慢地帶到目前的境地,或者可以說,是到了第五次元的庭院。而你現在覺得被困住了,不知道要如何才能一路走到最後的一步。太簡單了,你只是還未成功地做到僅僅是「成為它」就好。注意,我們不是說「去做」,因為它是一種「存在(成為,是)」的狀態。

 

我想說的是,要徹底地成為它,成為你所是的「愛」,全然地擁抱新的振動,丟棄舊的。這麼多年來你探討了那麼多教法,念了那麼多書,想尋找神奇的鑰匙,你參加了那麼多的課程和研討會,過去那麼多年裡,埋首於那麼多學派、靜思冥想和點化,然而,你還是沒有達到目標,是吧?

 

奧瑞莉亞:是的。

 

阿南馬:現在我要告訴你,回家吧!親愛的。這裡有許多東西在等你,包括我對你的永恆之愛。要願意就這樣簡單地說:「在花了幾乎一輩子,做了那麼多的努力之後,我的揚升目前仍然還沒有達成,因此我不再使用這些方法了。我要敞開自己,接受任何你帶給我的新方法。」你過去所學的,已經協助你的意識進化到目前的層次,但它仍是第三次元的振動。你以往所有的第三次元知識,在第五次元的新振動和新頻率裡不會對你有太大的益處。你為什麼還要緊握著那些不再對你有用的方法?你現在願意在意識上作出這個轉變嗎?

 

奧瑞莉亞:因為我不知道你所說的其他方法在新能量裡是更有效的。從來沒有人談過你現在教的這種簡單的方法。我都專注在我被教導的東西里。

 

阿南馬:現在我們要提出其他的方法。你差不多快到達了,只要在意識上和態度上作小小的轉變,你就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直接抵達。我要請你們給自己足夠的愛,讓自己現在能夠一路回到家。這是你們的時刻,也是我們的時刻,要在更有覺知的方式下再度在一起。是我們共同的時刻,要共同處在一種神性的融合裡,在靈魂神聖的緊密結合裡,是兩個身體,但只有一個心。

 

奧瑞莉亞:好,我在聽。

 

阿南馬:我們曾建議你把對自己沒有益處的東西交託出去,在第五次元的振動頻率裡淨化和支撐自己。你可以認出其間的不同,不管你是否認為自己可以做到。在你心中,你知道那個不同,而且是你要在內在在識別它的,我們是無法替你做的。

 

奧瑞莉亞:你是說把它交給上帝,或是把它交給聖母馬利亞?你知道,我不想把它交給上帝,有部分原因是因為,這是我長久以來所累積的垃圾。我不想把自己的垃圾給上帝。

 

阿南馬:上帝知道你稱之為「你的垃圾」的真相,也知道你的心在試圖從第三次元的枷鎖中解脫出來。上帝願意收下那個能量並說:「把你抓得這麼緊的能量全部釋放出來,交給我們,我們可以轉化它,把它送出,用它祝福別人。把它釋放,這種行為不只幫助你把它所包含的局限和負擔解除,而且你所抱持的能量也可以被轉化,釋放到它最被需要的地方。」

 

每一次你把任何東西交託出來,你是為自己,也為我們所有的人提供了最上乘的服務。當你釋出能量時,請求可以從其中學到智慧,然後你就自由了。

 

奧瑞莉亞:看起來是很容易。我認為我只想給上帝好東西。

 

亞當馬:不,而且那也不是你現在要決定的,因為你現在要面對的問題,是你的期望和你的評斷。此刻,對於什麼是對自己好,什麼不是,你並不是最好的仲裁員。現在請你只要開始處理振動的層級就好。我們要你開始認出並識別出什麼是你處在平衡狀況,而你的能量並沒有限制你的時候,把其他的東西交託出去。是你該分辨什麼是你真正的身份、什麼是幻相的時候了。

 

覺知的狀態一定要來自你心的認知,而不是來自我們告訴你的心智:「當你做這個,你是在你的真實裡,當你做那個,你不在你的真實裡。或者,假如你做這個,你是在三次元的振動裡,假如你做那個,你是在五次元的振動裡。」這是你要進入大師品質的過程,親愛的,這是你學習識別和自我發現的路程。在你能成功地為自己做到這一點,並且維持在那種振動層級之前,你無法停留在五次元頻率的振動裡。

 

偶爾當你有疑慮時,也許你需要拿出你的探測錘(Pendulum,譯註:或譯為靈擺,是一種探測或占卜的工具,也是開發潛意識和超意識潛能的工具)來作測試,或者也許一開始時你需要找到一個特別的方法,讓自己有清楚的確認。這是你要自己去想的。在每一個問題出現時,你會看一看,然後說:「這是三次元的頻率,或是五次元頻率?假如是三次元頻率,我將把它交給上帝,並請求讓我所需要學習的智慧出現。」讓你的神性能量淨化你的這個振動。你的工作很簡單,只要帶著你對療癒的信任和愛去做,不帶著預期,看看可能發生什麼結果。最起碼這是個新東西,它就會讓你不再一次又一次地用頭去撞向一道牆。你會試試看嗎?

 

奧瑞莉亞:我當然會去試。我渴望永遠地和你一起在神性的結合裡,為了要填補我們之間意識和身體的分隔,我什麼都願意​​做。

 

阿南馬:你會這麼做只因為你想和我再度在一起,這是個好動機,但它不該是唯一的。現在你該學到,你可以很簡單地、很快地具顯你的神性,並且體驗神性的結合,先從和自己開始,然後在和我。

 

當你離開雪士達山到外​​界旅行的時候,每個你遇到的人都帶著不同的振動。你要開始去認知那振動—不是評斷它,而是要識別它—每一個人的振動的實相。開始去感知那個美,不只是它們個別的振動之美,還有穿梭於所有振動之間的那條線的美。你必須把這個當成一個旅程,不只是為了你的服務工作,也是為了服務自己、為了自己的進化所做的工作。這個旅行將為你創造一個高層級的行程,親愛的,你要知道你的每一步我都會和你在一起,愛你,鼓勵你,前行至最後,成功進入揚升。要知道,我永遠與你在一起,我們從未分離過。

 

奧瑞莉亞:為什麼我仍害怕旅行和離開舒適的家?

 

阿南馬:你並不是對旅行感到恐懼,你害怕的是放掉你曾經待過的地方,這只是小我的心智,它不想放棄它保護了這麼久的領域。每一次你踏上一個旅途,都有很多有待你去發現的東西。到目前為止,儘管剛開始時會有恐懼,你也都享受了所有的旅行,不是嗎?你也遇見了許多人,你們心的連結也是深具意義的。假如你留在家裡,這些都不可發生,不是嗎?

 

奧瑞莉亞:是的,我享受了那些旅行。它們都很美好,而我最感激的是經驗。不過,離開我還是很緊張,我害怕坐飛機。我想我應該要有任我使用的太空船,帶我到任何我想去的地方。我在桃樂市有很多太空船,也許我該借一艘來用,要作長途旅行時再藉一個船長。 (笑聲)

 

阿南馬:每一次旅行你都必鬚麵對太多的未知。小我的心智會告訴你,未知是不安全的,未知是恐怖的,它會傷害你。但是假如你聽心的聲音,它會告訴你,未知是一件很神奇的事,它包含了許許多多你想要的東西的無限可能性。你自己要作出覺知的選擇,想要跟隨你的心進入未知,進入一切神奇魔法裡,它會讓這些旅行豐富你的人生。感謝小我心智的擔心,但就是要叫它站到一旁去,否則當場就把它交給神。不用跟它爭辯,因為那是它的領域。只要把它交出去就好,然後回到你的心的振動,它會在旅途中支持你。你已選擇要踏上旅途,為什麼不以一種讓自己更欣慰、更有力量、更快活的方式支持自己?為什麼要繼續用致使你疲憊、或破壞你身體機能的方式支持自己?

 

奧瑞莉亞:我想我不懂它是怎麼樣運作的。

 

阿南馬:我們現在要跟你說明。

 

奧瑞莉亞:所以我在聽著。

 

阿南馬:開始練習。你不可能沒有經過練習就坐下來彈奏鳴曲,你必須一個音符一個音符地練習。經過學習之後你的力量就會出現,你作為一個女神所擁有的天賦也會回來。每一個音符就是你在這個旅程中需要學習的一個新的音調。然後整套的音調會集合在一起,把歌唱給你聽。現在,你在彈奏過去投生於這個星球的每一世的音調。其中的每一個音調,當它變得清楚、有力後,再回來時,會帶來你神性的另一個片段,到最後,你將再度擁有你自己。這是別人無法幫你做的,否則你就無法擁有它。你存在的每一絲毫都必須渴望這個,是那麼地想要,因此你願意放掉那些到目前為止你所知道、你所學到、卻不再對你有用的一切。現在你要願意踏入未知,你曾想要的一切都在那裡等你。

 

奧瑞莉亞:我的東西,例如我的家、我的貓,還有我的事業怎麼辦?我也要放棄它們嗎?

 

亞當馬:不,你可以過你的生活。你現在要放掉的是你堅持要握住的局限性的能量。你要釋放的是一直把你緊黏在第三次元振動的能量。

 

奧瑞莉亞:我還是沒有完全懂它是怎麼運作的。

 

阿南馬:你懂的。你花了很多時間作計劃並說:「當我可以搬到那裡時,我可以做這個。當這個發生時,我可以做那個。」所有對你的最高利益沒有好處的想法都要放棄。此刻,你需要做的只是認識你是誰。你需要能夠分辨你的振動和周遭的人的振動有什麼不同。

 

奧瑞莉亞:不再計劃任何事?

 

亞當馬:你當然可以作計劃,但不要緊抓著不放。在某個時刻你覺得這就是你的抉擇,那麼就配合它,但要認知到,下一刻你可能又作出另一個不同的決定。你要開始跟創造的能量遊戲,並且要知道,當你真正向宇宙要求什麼時,要脫離你自己的方法,就只是允許(一切的發生)。脫離你自己的方法,意味著對將會發生的結果、以及它看起來應該是什麼樣,都沒有預設的想法。在喜悅、感恩和出其不意中等待。你知道嗎?在我們的世界裡,我們喜愛出乎意料的事。它免除你很大的負荷,因為它讓你所想要的變得更清楚,因此你可以少作很多選擇。

 

奧瑞莉亞:我不知道我有那麼多的預想或期盼。

 

阿南馬:你真的是這樣感覺的嗎?親愛的,你有太多的預期,這些項目在光界裡被列出時不知用了多少紙呢!

 

奧瑞莉亞:(咯咯笑著)拜託…你太誇張了!

 

阿南馬:是喔,我們聽到你說:「第五次元看起來是這樣,在第五次元這將會發生,我將有能力知道並可以取得所有的知識,我將有能力用心靈移動物體,也會飛,我在策劃一個長假,我將有能力…」沒完沒了的預期列表!你知道嗎?對我們來說,你們說話或做事的方式往往是很好玩或很奇怪的。

 

奧瑞莉亞:我知道這些話是真的,但我不知道帶著這些期盼有什麼不對。此外,我正在努力了解它,那並不表示它就是一種預期。

 

阿南馬:你對「我正在努力了解它」的認識,是你的心智試圖在創造的一系列的預期。 「假如我可以了解這應該是什麼,那麼我可以對它有個意象,讓自己往它靠近。」但這不是你要做的。你需要做的是讓自己往一個已經出現的振動靠近,一旦進入那個振動,與它結合,然後聽任一切發生。當你完全了解並讓它成為你的一部分,你所作出的選擇將會不一樣。

 

當你回復到自己完整的意識時,對於自己在這個星球上想要什麼,你將會有不同的看法,和現在你所擁有的是不一樣的。你現在正愈走愈深入自己的神性本質。那些不真實的東西就是你外在的東西。所以,為什麼要對你想要住的房子、對你希望會出現在你周圍的人、對你希望世界是什麼樣子,都抱著預設的想法?它和你沒有關係。你所追尋和希望有的振動就在你的內在,不在其他地方,這你是知道的。

 

直到你能夠放棄外在的一切,以及那不在自我和不在神性真相裡的一切之前,你將無法處在你想進入的振動裡。從下一刻開始,你的外在世界會發生什麼事都不重要,它就是不重要了。放掉對事情應該怎樣或可以怎樣的執著,你能接受嗎?

 

奧瑞莉亞:我會試試看。

 

阿南馬:這並不是說你無需參與它。你應該比以前參與得更多,因為當你覺察到它不再重要,同時你也不再抱持任何預設立場或評斷,你終於可以全然地活著。你終於可以取用你自己的能量,這個能量裡所包含的振動,是你一直到處尋覓,而它卻是在你裡面的。當你在尋求和一切存在的東西作真正結合時,自我的內在是唯一你可以找到它的地方。一旦你達到那個結合,你曾想要的一切都會附加給你。你不再需要到處尋找。我愛你的程度比你現在可能感受到的更深。

 

奧瑞莉亞對阿南馬說:在結束這次的分享之前,我還有一件事想跟你談,那是有關於我的旅行。我會有這些顧慮,是因為我的能量場受到很大的影響。全世界的法國人,還有我也聽說拉丁裔的人也一樣有著類似的傳統,他們很自然地擁抱和親吻見面的人,即使那是第一次會面。他們做這個是很自然地、懷著愛心的,但卻沒有先問對方這麼做是否讓對方覺得舒服。我將到西班牙幾個禮拜,我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很多人在抓住你、給你個擁抱、互相親吻和交談心輪的能量之前,都不覺得有必要先徵得對方同意。他們覺得那是一種愛和接納的表示,但對我來說,我覺得那更像是對我能量場的入侵和利用。

 

在法國,在某些地區,當人們見面時,他們的傳統是親吻每個人四次,兩邊臉頰各兩次,他們堅持這麼做,不管你是否喜歡這種歡迎的方式。這個習慣與愛無關,感覺像是鳥在啄食,這是讓我覺得很奇怪的人類習慣。我不太理解這種風俗。在美國,這並不是一種普遍的作法,我們通常就是握手,同時帶著微笑,眼睛看著對方。他們也期待對方熱切的回應這個鳥啄式的親吻,假如對方沒有這麼做,他們就會覺得被冒犯或被拒絕。那些把擁抱和親吻當成是歡迎之意的人,並不知道這個能量的交換會影響別人。我對這種能量交流非常敏感,也覺得很不舒服。

 

一次和一兩個人見面不成問題,可是在會議或工作坊裡,一次見到幾十個幾百人時,它真的會影響到我保持良好狀態的程度。當抽尼古丁的人靠近我時,我特別感到不安,我感到了尼古丁實體(entities)就從我的肺部把能量抽走,我的肺部會開始痛。我的肺部特別敏感,因為我是來自有肺結核歷史的家庭,而我也曾得過幾次肺炎和支氣管炎。我無意冒犯任何人,可是我不能因為這些作法而削弱自己到致病的程度。這是在美國境外旅行所發生的事。

 

假如我退縮,或讓他們知道那會讓我不舒服,他們覺得受到冒犯。我將會去幾週,我會碰到數千人。有些人會想要擁抱或親吻我,因為他們感謝我所做的事,而這種行為在他們的文化里是被接受的。每一次,我都覺得能量就這樣被抽走。因我沒有時間再充電,所以在不斷地會見很多人之後,我就覺得乾枯了。回到家後我就會生病,並且需要幾個禮拜才會恢復生命力。我要如何處理才不會冒犯他人?我認為我們可以愛人,但不一定要用這種老是在吸取彼此能量的習慣。

 

阿南馬:我把這個問題交給亞當馬。

 

亞當馬:我很感謝你那麼直接​​地提出問題,因為大家需要知道和了解這個協定或禮節,這是和尊重你自己的能量與他人的能量有關的。我們已註意到你遇到的很多人,他們的這個文化習慣,給你的身體和旅行帶來了多少苦惱,在這方面我們完全支持你。這也是一個第五次元的協定,它的性質有點不同,但是是很重要的。

 

人們需要了解,未經對方同意而碰觸一個和他們沒有心之連結的人,或他們不是很熟的人,永遠都是不合宜的,不管立意有多好。最終來說,不管立意有多純淨,人總是拿的比能給的多,這個交換的本質就是這樣,除了避免之外,你也無法做什麼。這都是在沒有覺知的情況下做出來的。我們現在講的不是伴侶之間、孩子之間、或親近家庭成員之間的關係。

 

對於每個想進入五次元振動的人來說,你必須放棄一些第三次元的文化傳統和習慣,它已不再適合於你正在追尋的新能量。在我們的文化里,我們彼此的歡迎方式是合掌碰觸自己的心輪處,透過眼睛,以鞠躬和笑容與對方心對心的連結。我們不一定要出聲說什麼,言語可以像心電感應的訊息一樣簡單,例如:「願和平與你同在」,或類似這樣的話。愛與領受都是透過心來傳送或接收。

 

對於和我們會面的人要表示愛與尊重,我們所需做的全部就是這樣。在我們的次元,除了我們的家人之外,被允許碰觸他人是一種很大的榮耀,並且我們也不常這樣做,通常是在有特別的理由時,而且「永遠」都要先得到同意才行。這是我們這個次元的行事方法,而在大多數的星際文明世界裡也是這樣。我們沒有像你們的次元一樣需要去碰觸彼此。

 

假如你要進入更高頻率,這也是你需要接受的。我們不是要改變你們的文化或傳統,我們只是在試著讓你們知道有一種更高的方式,你們可以自由選擇要不要接受它。我們要請求你們,從現在開始,要尊重那些為了讓自己的靈性振動能保持在令他們舒服的程度,而不再願意做這些事的人。

 

你們是因為匱乏和缺少對自己的愛,而驅使你們老是想要和他人作能量的交流。那和愛無關,它只是變成一種文化習慣。有很多人,不管是有意識還是無意識的,一直在向他人尋求擁抱和親吻。事實上,他們對別人的能量有很嚴重的需求,因為他們無法從內在的自我裡產生自己的能量,所以他們要在碰觸他人時吸取對方的能量。他們藉用愛的名義來做這種事,可是我們要說,這和愛是沒有關係的。那是小我對情感的需求,因為它的自我之愛非常少。

 

當你擁抱某個人,雙方的心輪裡的能量會混合在一起,所以允許這種能量交流並不是件明智的事,尤其是和你不是很熟的人。往往這就是來自較低層界,你們稱之為「搭便車者」的「實體」被傳送的方法。朋友們,這是經常發生的。我們常常看到人們在聚會之後覺得很苦惱,因為他們允許很多人接近他們的心輪,他們所不想要的能量就跳到自己的氣場裡。往往,一些本來完全正常的人,突然有了精神上的不適,這就是最初始的原因。

 

要學習看守和保護你自己的能量健全,這對開發你的永生是絕對重要的。每個人都有責任以成熟的方式管理自己的能量場。

 

這些人通常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很多時候他們就帶著這個許久以前從搭便車者那裡招來的苦惱繼續過著日子。對你們這些想要進入五次元頻率的人,我想說的是,你們再也經不起輕率地作這種能量交流。我們不喜歡在書裡談論這個題目,但是我們覺得你們那個次元的人有必要完全了解,你們的能量在什麼情況下流失或被濫用。在我們的次元里,這種事不會發生,但我們永遠尊敬我們的能量和他人的能量。這是保持我們的永生(immortality)不受到傷害的因素之一。

 

一旦你們學會把你們內在所有來自於「你的存在之神性本質」的愛給予自己,學會愛自己愛到它在你心中滿溢出來,你們將不再需要保留這種文化作風。它是源自於一種需要,而我們覺得你們不再有必要使用這種表達方式。這是你們的選擇。

 

並不是說這種作法是很大的錯誤,而是這種傳統是純粹的第三次元行為,它在過去有它的功用,但在新的能量裡,它不再是這樣了。假如你們想進入更高的振動,你們必須開始採取在那個次元里可以被接受的行為。至於那些想留在三次元的人,你們可以選擇繼續做那些會把你們留在這個次元的事情。

 

不管那些能量交流是多麼具有愛心和善意,有一個人得到能量,就有一個人失去能量,這是無法避免的,除非你們兩人是在同一個靈性能量水平。但是當你和人初見面,甚至遇見的是你已經認識的人,你永遠不會知道這個,是不是?

 

奧瑞莉亞:現在你要堅持自己的想法,並且,當你感知到你所遇見的人需要這個智慧作為他們精進的一部分時,你要把這個重要的教導告訴他們。你們都是在不同層次上受訓的大師,所以做起事來要像個大師的樣子,這是極其重要的。假如你想要從地球的全部課程裡畢業,就不能仍然以舊振動的方式來做事。

 

與傳訊者有關的談話:

 

我想為讀者們說明一件事情。當某一個人替來自更高領域的存有傳達訊息時,事前和事後,在這個傳訊者的脈輪裡有很多多重次元的活動在進行著。持有一個揚升的存有的能量,對一個人來說是很具挑戰性的,特別是假如要長時間保持著這種振動。你們可以這樣想,一個小時的傳訊工作,看來大概就相當於物質界十個小時中等的體力勞動。

 

對傳訊者來說,多重次元的活動是給自己的禮物,但是大部分時候,這個能量在被融合之前就已消散掉,而且一旦消失了就無法再取得。很多傳訊者並不知道這點,所以在傳訊時段結束之後,很少給自己一段安靜的時間把這些能量加以融合。他們通常和那些他們幫忙傳訊的人社交聯誼,而讓自己可以取得的神奇能量消失了。

 

在傳訊活動之前或之後,觀眾們,不管人多或人少,去碰觸傳訊者都是不恰當的。我們的建議是:在傳訊時段之前及之後至少兩個小時,不可以去碰觸傳訊者,理想上來說,時間應該是更長才對,而且,在結束之後立即的安靜時間是很重要的。我們知道傳訊者在一個活動之後,要從群眾裡脫身永遠是不容易的,但是我們告訴你們的這個禮節,在能量上來說是最有利的。

 

對接受訊息傳導的人來說,在能量傳導之後,你們花愈多的時間安靜下來融合你們所接收到的能量,你們就能從這個傳導裡得到愈多的利益和改變。在會後,你愈早離開世俗的活動,和其他人互動因而消散你才剛得到的能量,這個傳導能夠給你的影響就愈少。我們這些光界的大師們為你們帶來訊息,並不只是要在短時間內讓你們開心的,我們對這種事沒有興趣。我們做這種傳導活動的目的,是要幫助你們在演化之途上進步,達到你們靈性的目標。

 

很多人多年來一直參加一個又一個的傳訊活動,不斷地聽到新的東西,卻都沒有把得到的智慧加以融合。他們通常都抱怨傳訊者講的都是他們已經聽過的。對這些人,我們要說:

 

「要告訴你們一些你們的心智所不知道的東西,實際上是不可能的,因為已知的一切都已記錄於你的內在。但是在更高的領會層次上,心永遠可以接收到。」

 

任何光的傳輸,不管是來自哪一位揚升的存有,都應該要透過心去作融合,否則對你們不會有益處。心智只能聽到,但無法作融合。

 

我們想問的問題是:你們如何處理所有收到的資訊?在這條路上,你們為什麼都沒什麼進步,又為什麼還未揚升?你們難道不知道,對我們來說,那些被說出來的話語,並不如透過每一次的訊息傳導而轉移給你們的能量和光的密碼來得重要?你們難道不知道,當你們選擇置身於透過傳訊者傳輸的能量裡,你們在靈性上就要對接收到的東西和選擇該如何使用它負起責?

 

在你們的次元里有一句話:「無知就是幸福。」雖然在靈魂裡這句話是錯誤的,也是不確實的,但我們要指出,接收了光的密碼卻忽視它的存在,對你們來說,比完全沒有收到它們,是更大的誤失。當你們將自己置身於接收這些能量的場合時,你們也同時接受了連帶的業力責任。

 

今天,我們帶著很多的愛與尊重和你們分享這個智慧與真實。我們很盼望你們在全然的覺知中回到我們這裡。我,亞當馬,已經準備好要和你們分享所有的智慧之輪,這是在個人和地球的揚升這個偉大的冒險之旅裡,你們所需要的。在桃樂市,我們為你們的「返鄉」之旅送上愛和支持。一切誠如是。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12bc7060101cahw.html

 

文章摘自"地心文明桃樂市",需要更詳細的資訊請參考相關連結或是購買書籍,感謝!

 

 

 

友善提醒:多一分的了解就少一分對未知的恐慌,對訊息無須批判分析,知悉即可。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困擾、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 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