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許多人一樣,我也經歷了漫長的旅程才理解現在的我所相信的那些事情。藍桉森林的意外事件之前,我的靈性探索只不過是:探訪了幾次靈媒以及閱讀卡洛斯·卡斯塔尼達(Carlos Castaneda,唐望系列書籍的作者。譯註)的早期作品。我倒是一直想做冥想練習,但卻從未擠出時間去學習如何靜坐。80年代,有一個致力於個人成長的課程在雪梨很受歡迎,叫做'自我轉化',其中含有關於靜坐冥想的教程。因為我的朋友們都去參加這一課程,我也就報了名。

 

開課了,老師介紹說我們將學習某一簡單誦唱技術的基本知識與技巧,以進行靜坐冥想。她解釋道:“學完這些課程後,你們將學會如何借助前額或者說第三眼處的水晶進行冥想。”

 

我忙著思考'前額處的水晶'這個概念,她後面的話都從我的耳邊飄然而過,我一句都沒聽到。“水晶?是指沃特福德(Waterford)的水晶製品嗎?”幼稚的我想像自己將一個高腳酒杯或水晶花瓶高舉到頭部。天啊,這就是我要學習的課程?我環顧周圍上百個聽眾,他們似乎對'將玻璃杯高舉至前額進行冥想'的想法毫無抵觸之意。這些人看起來都蠻正常的,況且,課已開始,請求退學費也實在是為時已晚。

 

學習並擠出時間來靜坐冥想,是我賦予自己的最大禮物。正如閱讀是幫助我們了解世界的一項基本技能,靜坐冥想則是能夠幫助我們接觸並走進宇宙—遠比我們這個世界更廣闊、更豐富的宇宙—的工具,靜坐不會改變你,不過它能助你更加接近並成為你早已是的那個人—你的'真我'。課程結束後,我買了清瑩通透的白水晶以便靜坐時握在手中。我的進步可真不小!

 

20年後,我偶然會討論一些關於其他次元、平行實相、沉失的列木里亞大陸以及雙生焰等的話題,而對於剛剛移居澳大利亞的我,這些絕對都是瘋狂、不理智的。或許我現在的信念在某種程度上有些偏離主流,但我邁出的每一步都完全奠基於前一步,我的親身經歷不斷地擴展了我的信念系統…這一過程中,沒有一步是空中樓閣。

 

我以極大的熱情投入靜坐冥想練習,我們老師的話在我的耳畔縈繞:“只有靜坐本身才能教會你靜坐”以及“靜坐冥想就是練習靜靜地坐著,因之而得的收穫並不是目標。”我最喜歡的詮釋是:“祈禱是對上帝說話,靜坐則是聆聽回答。”儘管如此,靜坐並不是我的強項,通常,我會在這20分鐘的靜坐時間裡,人雖坐著不動,腦中卻忙著列購物單,制定工作計劃,或者只是坐在那裡打瞌睡。漸漸地我發現,如果我和其他人一起做冥想練習的話,比較容易驅走睡意,因此一位朋友建議我去參加雪梨一所唯靈論者教會(Spiritualist church)每週一次的研習班。

 

相信靈魂存在且能與我們溝通,這真使我眼界大開,一個全新的世界呈現在我的眼前。當然,小時候我們家確實常常向聖徒們祈禱,大學時,我也確實相信朋友們坐在兄弟會壁爐前講述的鬼故事。只要稍微擴展一下我平日的信念參考構架,相信靈媒或者說通靈管道—人們也這麼稱呼他們—對我來說倒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

 

這所唯靈論者教會坐落在雪梨郊區的一個工薪族聚居區,一共有三十人參加了課程介紹。我們圍坐成一圈,雙眼緊閉,老師們運用他們的直覺力來為學生分配班級:哪些人應該加入初級班,哪些人可以直接加入已經開課的進階班。因為我的參加目的只是補習靜坐,當我被分在進階班時,我真是驚訝不已!我參加的這個研習小組,每週聚會一次已經一年多了,一起學習通靈解讀、靈視以及傳導指導靈的訊息。初來乍到的我真是一頭霧水,茫茫然不解其意。

 

第二節課的經歷更是讓我無從理解,難以置信,後來我對朋友珍妮感嘆地說:“靜坐的力量實在是太強大了!”。我閉著雙眼靜靜地坐在那裡,在瑪西亞老師的帶領下進行起始禱告。我實在無法集中精力跟著她祈禱,因為我的內在之眼'看到'一位美麗的亞裔女子,這一影像是如此的清晰,我甚至可以看清她臉部的每一個細節。

 

無論我如何努力,這一影像都揮之不去,而且我挖空心思也想不出她到底是誰。我的內心油然升起一種挫敗感,諸如此類的雜念本就是我打坐時難以入​​靜的原因。正當我努力驅除腦中的念頭時,教室的門被推開了,我聽到瑪西亞對進來的人說:“嗨,很高興你能來,我們剛開始。”

 

然後我聽到剛剛進來的人為遲到道歉,這是她首次參加我們的研習班。我睜開眼睛,想看一看誰是我們的新成員:那位堅決留在我的腦海中不肯離去的亞裔女子!

 

1985年一個週三的傍晚,上課時,我正努力進入冥想狀態,瑪西亞,唯靈論者教會的老師,來到我身邊。 “你好,朋友!” 她'看到'我身旁的一個靈體,向她打招呼。我沒有任何特殊的感覺,瑪西亞繼續對那靈體說:“歡迎!你叫什麼名字?”

 

我還是沒有感覺到什麼(這聽起來是不是很耳熟?),不過,抱著'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精神,我張開嘴,看看會不會有什麼字、詞、話、語冒出來。

 

“我叫梅莉薩,我來送花給你。”我童聲童氣地回答。

 

一切又歸於寧靜。我的心中充滿了矛盾的感受。一方面,我很開心,因為我真的進行了通靈傳導;另一方面,又有些失望,因為我傳導的是一位傻傻的小女孩,而不是什麼偉大的智慧和深刻的真理!

 

從此我不再進行通靈傳導,也幾乎忘了這次通靈經歷。

 

幾個月後,與我們研習班的人一起靜坐時,我的內在之眼'看到'一位穿著華麗慶典服飾的印第安酋長。瑪西亞的指導靈是一位印第安人,所以我也暗自希望這傢伙是我的指導靈。我開始試著猜測他的名字:“白雲?白羽毛?”我一定猜得很離譜,所以他決定助我一臂之力,我的內在之眼看到他化作一隻巨大的白鳥—一隻白鷹。我知道他是在藉此告訴我他的名字是白鷹。一瞬間,這一影像就消失了,去得就和來時一樣快。

 

因為覺得這並不很重要​​,所以我沒有和任何人提及這件事。

 

此後大概一個月,我們研習班為我舉辦歡送會—我將要永遠離開澳大利亞。他們送給我一本書作為禮物,打開包裝,看到書名,我嚇了一大跳,汗毛豎起,脊梁骨上升起陣陣涼意,書名是:《寧靜之心:白鷹的教誨》 。

 

“這怎麼可能?”我暗自思量,“我以前可從來沒有聽說過白鷹!”而且我也從未向任何人提起我'看到'白鷹那件事。我那邏輯分明的大腦實在無法接受這一事實,坦白地說,我覺得這件事實在是令人毛骨悚然!

 

我一目十行地瀏覽完這​​本書,雖然只是泛泛地讀了一遍,卻也因此得知白鷹是一位曾經輪迴為美洲印第安人的高次元存有,這位'彼岸'的指導靈通過英國靈媒葛瑞斯·庫克(Grace Cooke)為這個世界帶來智能的訊息。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過於巧合了!我將這本書束之高閣,整整一年再也沒碰過它,我還沒有準備好面對這個更重要的問題:“白鷹為什麼找上我?”

 

然而,木已成舟,無法退回。我已經知道白鷹是誰,儘管他是不可見的,對我來說卻真實無比。自從他第一次出現在我的腦海,我再也沒有見過他以印第安人或鷹的形像出現,每當他來到我的身邊,我會感受到金色之光的能量,對我來說,他是一位金光存有。我們相遇後的二十年來,我漸漸得知白鷹是數百人的指導靈,這些人遍布在世界各地。指導靈常常是北美印第安人,我對此感到有些奇怪,因為白鷹第一次來到我身邊時,我正在澳大利亞。

 

人們如此跌跌撞撞、躊躇不已地走上靈性之路,這是不是很有趣?也或許,我們是被推上靈性之路的?

 

從1981到1986,我在雪梨住了五年以後,旅遊的渴望又開始萌動。我和一位澳大利亞朋友簡·羅伯茨一起,辭去了我們在高科技領域的工作,用了近一年的時間,參加穿越非洲15個國家的露營之旅。為了在夜晚的篝火旁能有些事做,我帶了一副塔羅牌以及一本解析塔羅符號的簡易教程。

 

我將旅伴們作為實驗白老鼠以練習塔羅解讀,很快我就發現,當我不參照那本書,而是僅將塔羅牌作為激發靈感的工具時,我的解讀反而更加準確。我們坐著一條破舊不堪的遊船沿剛果河順流而下的那三天,我為幾位非洲商人、遊船船長和他的夫人做了塔羅解讀。

 

雷蒙德,我們的國際旅伴之一,將我的話譯成法語—中非與西非的主要語種,塔羅牌成了我們與當地人交往的入場券。在阿爾及利亞,我也曾應邀上門為一位傳統的穆斯林母親和妻子做解讀。而我從未將白鷹與我能夠感知他人事情的能力聯繫在一起。

 

後來,我們乘坐一輛塗滿鮮豔色彩的貨車慢悠悠地從內羅畢來到倫敦。旅途上的幾個月,我盡力找機會靜坐。打坐時,我常常會處於一種溫暖、充滿愛的氛圍中,每次白鷹來到我的身邊,就是這種感覺。

 

僅憑一隻背包生活了8個多月後,33歲的我回到了住在科羅拉多州的父母家。那個時候的我,囊空如洗,該找一份像樣的工作了。甲骨文軟件公司提供給我一個職位,在南加利福尼亞做諮詢經理。在國外周遊了一大圈後,我終於塌下心來,準備好建立一份長久穩固的親密關係。

 

也就是這段時間,1988年的下半年,我周圍的一切都崩潰瓦解,一無所留。八月,也就是非洲之旅一年後,我嫁給了約翰,我大學的舊識。九月份我們就開始尋求婚姻諮詢,第二年的一月份我帶著一顆破碎的心搬出了家。我悲痛欲絕,痛苦不堪。本來就身材纖瘦的我,完全失去了食慾,體重降到45公斤。

 

我不停地哭泣,整日以淚洗面。因非洲之行而變得孱弱的身體,此時健康情況更加惡化,我開始失去短期記憶,並持續性地感到疲憊不堪,理解力也出現了問題,不再像以前那樣思維敏銳。還沒來得及寫感謝卡以感謝家人朋友們送給我們的結婚禮物,我們就離婚了。而且我也病得無法工作,我真需要休一次'人生假'。

 

我落入'虛空'之中,舊有的生活模式已經土崩瓦解,新的人生尚在襁褓之中。對我來說,這一'虛空'是我靈性快速覺醒的先導,它為新的思維與存在方式創造了空間。而對於很多人而言,這一'虛空'—或者說清空舊有的生活模式與結構—則是某些重大靈性證悟的結果。

 

 


節譯自卓妮特·克勞利的自傳《鷹之舞:一位女子邂逅靈魂雙生焰的靈性之旅》。 (鷹之舞一書的繁體版已經上市,由方智出版社出版,書名-鷹之舞:一趟邂逅靈性與愛的意外旅程)卓妮特是一位活潑、快樂、美麗的靈性探索者,她傳導智慧的高靈訊息已有20多年之久。印第安靈性長老會的大酋長Woableza如此描述她:“卓妮特不是一位尋常的靈性存有,在她對我講述她的人生之旅前,我就看到她是一位睿智的靈性領導者。她是被擇選的—覺醒並教導、指引我們走在通往未來世界的真實之旅上。”我已經譯過一些她傳導的訊息放在博客上,還會陸續翻譯更多的資訊與大家分享。

 

 

 

紫馨: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9e9a7b0101oq1p.html

 

 

友善提醒:多一分的了解就少一分對未知的恐慌,對訊息無須批判分析,知悉即可。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困擾、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 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