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不喜歡的念頭生起,知道要不為所動,知道要平等覺知,但是就是做不到,就是陷入其中跟著跑,就是進入故事中混亂痛苦不堪,彷彿這個力量和慣性非常大,自己保持的覺知力瞬間變得渺小不堪,就像大風來了,一下就被吹走了,這兩股力量相差懸殊,請問如何改觀?

 

出現這種情況,是因為沒有修好戒,沒有建立定的緣故。在修觀之前一定要修戒,一定先建立定,不修戒定,是無法真正進行觀的。會有不斷的外緣進來干擾你,你會不斷地被念頭帶離,而無法進行平靜而如實的觀察。

 

因此,在行觀之前,一定要修戒,一定建立定,而後再開展慧觀。修戒定慧,就好像一個科學家要準備在實驗室裡顯微鏡下觀察微生物一樣,在能順利的實際觀察之前,他必須先找人看護好院落大門,並關好內室門窗,以防有人進來無端干擾,或風進來吹翻了他的器具,這就是修戒。

 

在找人看好院落,關好門窗後,他還必須擦拭顯微鏡的鏡片,調試他的顯微鏡,以為下一步開展觀察做準備,這就是修定。在做好上述工作後,然後才能開展如實的觀察,若前面的工作沒做好,智慧的觀察是無法進行的。

 

不開展戒和定的修行,而直接行觀,就會出現問題中所問的情況。觀察者好像是帶有覺知的觀察一切,但那覺知根本無力。那覺知僅僅是一種覺性之光,它只是照見事物,無法阻力事物因緣而起的變動。

 

譬如燈光在跳舞,燈光是無法阻止你做任何事的。純粹的覺知也像虛空,虛空是無心、無願也無力阻止山岳倒下,或江河奔流的。純粹的覺知是無為的,要想止息妄念所帶來的慣性力量,必須用正念加以糾正。這就是教法為什麼先說正念,而後才說正知的原因。正念就是修定的表達,正知便是智慧的觀照、如實的知道。

 

不修戒,外緣會不斷地進來,干擾你無法進行觀察;不修定,飄搖的亂心無處安立,不知從何處、以何為依托而行觀。因此,在修行如實的內觀之前,一定要修戒與定。在二者之中,戒是定的前提和輔助;定是戒的自然結果和支架。

 

從總體看,於戒、定、慧三者之中,定處於中心,是最關鍵。因此,修行一定要建立定,一定要開展定的修行。定是功夫,一定要做足了它。當定被建立起來,前它可攝心不亂,攝心歸靜;後可自然地展開慧觀。

 

那麼,具體怎樣建立定呢?先選一個所緣,不斷地訓練心僅僅依止它,直到達到完全的平靜。這個所緣通常被選為呼吸,也就是不斷地觀察出息入息而建立定。當我們選擇以呼吸為所緣來修行時,我們就時刻以“呼吸”為中心來觀察心行,來定心。

 

此時以呼吸為所緣而進行的不需要任何控制的觀察,就是攝心,即修戒;而發現心放逸跑掉而不停地提醒它回來,這就是修定。當對心的觀察越來越清晰,心放逸跑掉的次數越來越少,心就定在呼吸上了;當心定在呼吸上,一境性建立時,觀智也就自然展開了。此時,你可以開展如實之慧觀了。

 

當用這種從定境而來的光明慧再觀心時,這時你就會發現,心彷彿就像蓮華,它什麼也不著了。任何概念,任何故事,不管好的壞的,都著不上它。此時的定,不再是靠不停的念住而來的定,而是心自性本來的定。到這裡,戒、定、慧已經分不開了,它們化為了一,那不過都是心本來所具有能力的自然展現,不再是靠額外的念頭的造作而來的。

 

要想獲得有力量的觀照,必須走“攝心為戒,由戒生定,因定發慧”的路。修行者上述困惑的描述,只不過是剛剛開始“攝心”,即剛剛開始修持內戒;還有廣大的路要走,因而出現這種困惑是自然的。當你依照戒、定、慧的路去走,最後一定會獲得人人皆具的大光明清淨定無疑。從攝心開始,修行而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b4d23f60102e9k4.html

 

 


友善提醒:多一分的了解就少一分對未知的恐慌,對訊息無須批判分析,知悉即可。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困擾、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 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