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們問我是否一向自知是個會通靈的人,我發現自我十來歲開始,我便有靈異的經驗。那時我並不知道如何控御、指揮我直覺的洞見,或我正在經歷的覺知的升高狀態。有些經驗甚至好像蠻嚇人的,好比有次我開車由波特蘭到尤金,開了一百二十哩,全處在一種意識改變的狀態。那時我十八歲,正準備上奧立崗大學。整個旅程中,我感覺到每一輛擦肩而過的車裡每個人的所思所感。令人驚訝的是,當我到達尤金時,我的油箱(該是差不多空了)仍是滿的。

 

我最早接觸到另一種實相,是當我在奧立崗念高中時。我看了每一本我能找到的有關時、空及可能實相的書。我曾夢到我有架特別的機器,一個時空機器,藉著它我可拜訪其它的星球和生命形式;在時間中前移和倒溯,並發現一些可能的實相,在其間,人類可為自己尋找不同的選擇。

 

但我最想做的是探索心靈的內在領域,並不是想遊歷另一個國度,而是到其它的實相去探險。作為靈媒最大的喜悅之一就是發現到我擁有這部我夢想中的時空機器--這是因為我自己的心智(mind)以及與更高的光源(歐林)的連繫,才使得這些豐富多樣的旅程,都成為可能。

 

對我第一次真正的導靈(channeling)經驗,我記得非常清晰,那是在我十七歲時。我彈了好幾小時的鋼琴,感覺十分的平靜,我走近窗邊,躺下來看星星。突然間,好像有人在我腦子裡跟我說話。一個「聲音」開始叫我看地球,解釋說地球在未來將經過變遷,不必害怕,云云。

 

廿六歲時,我與伊芙玲˙泰勒成了好友。有一天她帶著靈應盤(Ouija board:如我國之碟仙-譯注)來,說她知道我們可以將一位指導靈(guide)帶過來。(當我八、九歲時,在堪薩斯州和我姨婆玩靈應盤,得到過許多的訊息。我記得在那個年紀,我覺得自己似乎是在〝作弊〞;因為那些訊息常先到了我腦中,而非我的手指。)

 

另一個朋友,辛迪˙弗萊赫提,正在讀第一本賽斯書《賽斯的來臨》(The coming of Seth)還有《靈魂永生》(Seth speaks: The Eternal Validity of the Soul -中譯本由方智出版社印行-譯注),我們曾花許多小時熱烈的討論這些書。

 

很快的我們就開始接收到訊息。好多個晚上我們三個一起玩靈應盤,每週聚會三次以上,且常有朋友加入。一開始就我們就很明顯的瞭解到訊息是透過我而來,所以辛迪和伊芙玲就輪流與我合作,而另一位則逐字寫下所有的訊息。開始的第一年,我們就累積了超過兩百頁的筆記。

 

我們要求在可能範圍內,最高的嚮導和老師,不久,在1977年的10月9日,歐林出現了。

 

當我們很明顯的發現另一個存在體(entity)出現在靈應盤上時,我們問:「是誰在那兒?」
 

歐林

 

「你的身份是什麼?」

 

到現在為止我最主要是作為一位生命大師。你的進度已足以接受我了。要給你的訊息也將會很清楚地傳給你。是你開始進步和學習的時候了。我將開始給你作業,每天早晚兩次靜坐是必要的。

 

幾個月之後,我內心感到很強烈的衝動,很想把我在靈應盤上得到的訊息說出來,但並不知道要如何開始。我可以感受到這些觀念的全面性,就含藏在每一個我們辛辛苦苦拼出的字後面,但是我仍然沒有足夠的自信開口,也怕自己沒有能力完成這件事。

 

不過,很快地有些事情促使我行動了。當我開著我的小甲蟲車回家的途中,一輛車突然衝進了我前面的車道,我猛踩煞車。但是煞車卡住了,車子開始在四線道的高速路上轉向、失控。我朝著護欄沖,下面是幾層樓高的坡。那一剎那,發生了一件事,某種無法形容的感覺。彷彿我懸在時空中,能看到未來,並看見自己還活著。我在瞬間覺知到路上的每個駕駛,感覺他們好像一個協調的整體,每一個人都在一個真實和能量的層次上察覺到我,並幫助我。

 

突然車子開始翻滾,我看到一眼自己,像是存於另一個空間-像一扇向另一個實相敞開的門。車子停了以後,正面朝上。除了稍有擦傷外,我安然無恙。當我回望向公路,我可以看見每部車都停下來了,正合了我的靈視(vision)-每個人都參與了其中的一份。那一整天我的感覺都很不一樣,當晚,我知道,我們再聚在一起玩靈應盤時,我將開始導靈。

 

當我開始時,每個人都滿懷期待地坐下。我們把靈應盤拿開,我坐在一張椅子上,合著雙眼。起初我收到的訊息好像是在聽一卷速度太快的錄音帶-在我還來不及說出來之前,念頭就衝過我的腦海。我請求字句慢點來,而它們便來得這樣慢以至我開始分神而接不上頭。不過,我的確帶過來前後連貫而有意義的訊息,那個晚上的成功真是令人感到興奮。

 

我以自己的聲音說話,因為我很不好意思在友人面前表現得怪異。我壓制了那些我明知屬於丹-經我說話的那位-的手勢和語音。歐林後來解釋說在我尚未能處置他的強有力的振動和「思想-刺激」之前,丹將代表他。

 

導靈需要極度的專心。就好像在找電視頻道一樣,你只能從一個頻道中,將你要的信息帶進來,而且你還要能持續穩定的維持住那個頻道中的思想,使其不受到干擾。不久之後,我能區別分出那些是丹的思想,而那些是我自己的。當丹在為某人解釋某件事時,我也可以在心裡面問丹問題,而當我在為某個人傳達丹所響應的訊息時,我也能感覺到丹給我的答案。

 

接下來的三年我作了許許多多的傳導,這是個練習的時期。所有的訊息都充滿了愛,都來自丹。顯然歐林只能由靈應盤傳來,因為當我試著讓他由我傳時,我幾乎暈倒。一開始我感覺自己好像從頭到腳脹了開來,變成海綿似的,比房間還大,但仍包在一個能量場裡。我胸口有種壓迫感,還有種力量和愛的感覺。我可以感受到光和顏色的改變。我被這些感受完全淹沒了,於是乎我停止嘗試用我的聲音將歐林帶過來。此時,他在靈應盤上給我們的訊息是:  

 

我將光、愛和尊敬獻給來此的所有人,同時我也帶來了一些信息。我確是充滿了能量的,我監督並指導丹。他由我這兒接受就像你由他那兒接受一樣。我有很多與丹不同頻率的能量,我本身具有很大的力量。我經由丹給你能量,丹把我的能量調低到你可以承受的程度。你的身體好比是只能承受二十瓦電力的電線--我卻像是有五十瓦!

 

1981年夏天,我有種想買個品質很好的錄音機的衝動。買了之後,我趕回家把它插上電試著用看看。我記得我坐在椅子裡拿著麥克風,錄音機裡裝了空白帶。下一件我知覺到的事是我由一個很深的、幾乎像夢似的出神狀態裡出來,發現我已錄了一卷帶子。我興奮地倒帶播音,才領悟到剛才我第一次用我的聲音傳導了歐林。

 

那是一個冥想指導,放鬆了我的身體,並且直接對我的潛意識說話,使我的頻道對他開放。我每天聽這卷帶子。歐林建議我以較慢的速度練習導靈,直到我找到正確的節奏。他教我如何呼吸,建議我去學韻律操,並且更常去戶外和大自然接觸。沒有做他鼓勵我做的所有身體上的改變練習,我其實也可以將他傳過來,但他擔心的是,他更高的振動和頻率,可能會使我的身體未老先衰地消耗殆盡。

 

當我傳導錄音訊息時,我開始認識歐林。我能容受他的能量二十到三十分鐘-這也是我靜坐的時間長度。我請歐林在每個我能想到的題目上給我一段錄音。當我想要得更有力量,讓思想清晰,達成某個目標,放掉疼痛或恐懼,或感受內心的平靜時,我讓他給我一卷錄音。歐林告訴我,改變任何事最快、最有效的方法就是直接向潛意識作用,放進新觀念,釋放掉舊的。這些錄音帶把新的、更高的想法放進我潛意識,它們就自動創造出我所要的改變。我傳導了許多的錄音帶,朋友們開始要副本,因為他們也想經驗我所體驗的正面改變。

 

一旦我能把歐林直接用口語傳過來,丹就慢慢地離開了,直到有一天他向我道別,告訴我說因為我變得能向歐林對準頻率,所以他就難以通過來了,而他的目的也已達成了。從那時候開始,歐林成了我的嚮導,給人指導,答覆問題,並幫助我靈性的擴展。

 

我所經驗到的歐林是一個充滿智慧、充滿愛的存在體。偶爾他會直接跟我講話-或是經由我的聲音或是進入我的腦子-在各方面幫助我。他看世界的方式,無疑是跟我很不一樣的。他從不威逼脅迫;我不一定要以他的方式來看世界。但當我用他的更聰明、更慈悲、而更有愛心的看法時,事情會進行得比較順利,而我也會覺得比較舒服。

 

我開始一邊看人和事,一邊暗自忖度不知歐林會如何解釋。生活更愉快了,而我也更能經常的感覺到平靜和喜悅。歐林正把我的意識導向一個更高的層面,在那兒我可更有效地活在內在和外在世界裡,使它們順著我的目的、方向和身心的幸福。

 

1983年四月,歐林開始告訴我他想創作一本書。

 

我正在發展一種哲學,並協助將一種新的群體思想形態根植在地球上,這哲學將幫助人們找到他們自己的力量,觸及他們的心,並在他們的生命裡創造出更多的快樂與和平。我能幫助每個準備好接受他們的更高善、並活在更高目的裡的人。我們將幫助人們瞭解自己的心靈和情緒,而進化到更高的意識狀態。我想幫助人們發現,他們可以創造和平與喜悅,並且相信他們自己都是充滿了愛的存在。

 

歐林的資料永遠反映這個哲學。當有人來求教於他,他總是充滿了愛的;他給人們一個看人生和目的的更廣闊而全新的看法。他指出,互相矛盾的信念導致痛苦或困惑,而他給予實際的、激發性的練習,以帶來新的信念。

 

他總是鼓勵人運用自己的鑒識力,運用適合自己的資料,而捨棄任何不合他們經驗的。他從不告訴人們該做什麼,雖然,有時候當有人問他問題時,他還是會給他們一些訊息,看他們有何選擇。他幫助人們發現生命中什麼是重要的,而使得他們的決定能反映出他們的靈魂層面,而非他們的個性層面。

 

歐林是覺察到每一位接觸到他的話的靈魂的-不論他們是說出或在寫下這些話。只要我們在心中懷抱著歐林充滿光明的思想以及歐林的愛,然後與歐林連繫上,歐林的光永遠是觸手可得的。在他的話語中,我們確認出你是誰-你即是光之靈,是一個正在體驗地球世界的完美存在體,不斷的在進化、成長,並且也在學習如何在這有形和物質的世界裡,展現出你靈魂的光亮!

 

歐林一開始就清楚表明,他來此是為了治癒治療者並教導教師的。他把願投入一個新運動的最前線的那些人帶領到他那兒,這運動將使更多人向他們的大我開放。

 

那麼,這本書,就是歐林的禮物。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活在喜悅中-個人力量和靈性轉變的關鍵
Living with Joy-key to personal power & spiritual transformation
作者:姍娜雅.羅曼 Sanaya Roman
譯者:鄭皓陽
http://www.shuimo.com/orin/Orin1/orii118.htm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