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第一部書中,你曾答應要在這第二部書裡解釋許多較廣較大的事物—如時間與空間、愛與戰爭、善與惡、最高層次的全球政治。你也曾答應要更進一步—更詳盡的—解釋人類的性經驗。

 

神:沒錯,我統統答應了。

 

在第一部中,我討論的主要以個人的事情為主,第二部則以你們在地球上的集體生活為主。第三部則討論最廣大的真相:宇宙論、宇宙的全圖、靈魂的旅程。加起來,乃是我目前能對你們的一切事物—從穿鞋到瞭解宇宙—所提供的最佳資訊與忠告。

 

尼:關於時間,你要說的都說完了嗎?

 

神:我已經說完你們需要知道的部分。

 

沒有時間。一切事物都是同時存在的。所有的事件都是同時發生的。

 

這本書正在寫,由於正在寫,所以它已寫完;它已存在。事實上,你所有的資訊正是由此得來—從已經存在的書。你只是把它賦予形式。

 

此乃這句話的意思:「即使在你要求之前,我就已答應。」

 

尼:關於時間,這些資訊似乎…嗯,都很有趣。不過那很神秘。它對真實的生活具有什麼實用價值嗎?

 

神:對時間的真正瞭解,可以讓你在你們相對性的真相中,生活得更為平靜—在你們的相對真相中,你們把時間當做一種運動、流動在經驗,而非當做恆定。

 

動的是你們,而不是時間。時間不動。只有一個時刻。

 

在某一層次上,你們對此有深刻瞭解。這乃是當有某種真正重大或有意義的事情發生時,你們常說好像「時間停止」了。

 

它是停止的。而當你們也這樣,你們往往會經歷到一種攸關生死(life–defining)的時刻。

 

尼:我發現這難以置信。這怎麼可能呢?

 

神:你們的科學已經在數學上證明了這一點。已經寫出的數學公式顯示出,如果你進入太空船,飛得夠遠夠快,你們會轉回地球看著自己出發。

 

這證明,時間不是一種運動,而是你在其中運動的場(field)—而在此說法中,你乘的是地球號太空船。

 

你們說,要三百六十五「天」來構成一年。然則「天」又是什麼呢?你們決定—我可以說,這是相當隨便的— 一「天」是你們的太空船在自軸上整整轉一個圈所需的「時間」。

 

你們又怎麼知道它這樣轉了一圈呢?(你們不可能感覺到它在動!)你們在天空中選一個參考點—太陽,你們說,你們在太空船所在的位置面對太陽,轉離太陽,再重新面對太陽,用了整整一「天」。

 

你們把這一「天」分成二十四「小時」—又是十分隨便的。你們本也可以說它是「十」或「七十三」!

 

然後你們又把「時」分成「分」。你們說每一小時包含六十個更小的單位,稱之為「分」—而每一分又包含更小更小的六十個單位,稱之為「秒」。

 

有一天,你們發現地球不但在自轉,而且還在飛!你們看出它是繞著太陽在太空中移動。

 

你們小心計算出,地球繞著太陽轉一圈,它自己要轉三百六十五圈。這些圈,你們稱之為一「年」。

 

但當你們想把一年分成比「年」小、比「天」大的單位時,你們發現有點一團糟。

 

你們創造了「周」和「月」,你們設法使每年的月數都一樣,卻無法使每個月的天數都一樣。

 

你們無法用偶數十二來整除單數三百六十五,因此你們決定有些月比另外一些月多一天!

 

你們之所以覺得必須把一年分成十二個月,是因為你們看到月亮一「年」會轉十二次。為了調和這三種太空事件—地球繞日、地球自轉和月亮循環—你們的辦法便是調整每個「月」的「日」數。

 

即使如此,你們還是未能解決所有的問題,因為你們早期的發明對「時間」有所「增益」,使你們不知如何處理。結果,每隔幾年你們就決定多出整整一天!你們稱那一年為閏年,而說來好笑,你們就真的靠這種構想生活—然後卻稱我的解釋為「不可思議」!

 

你們的「十天」「百年」也是同樣隨便決定的(有趣的是,不是以十二為基礎,卻是以十),用以測量「時間」的度過—但你們所做的這一切,其實都只是測量在空間運動的方式而已。

 

這樣,我們可以明白,「過去」的不是時間,而是事物,是在一個你們所稱之為「空間」的靜止場中的移動。「時間」只是你們計算運動的一種方式!

 

科學家們深深瞭解此一關連,因之他會有「時空連續體」(Space–Time Continuum)之說。

 

你們的愛因斯坦博士和其他一些人,明白了時間是心智的一種構想,是一個相對論性質的概念。「時間」是跟物體與物體之間的空間相對的東西!(設若宇宙在膨脹—是真的—則現在地球繞太陽一周,就比十億年前的時間「長」一些。因為它要動的「空間」更多。)

 

因此,這些轉動在現在比在一四九二年就要花更多的分數、時數、天數、周數、月數、年數和世紀數!(什麼時候一「天」不再是一天?一「年」不再是一年?)

 

現在,你們新穎而複雜的時間計算工具,記錄出了這「時間」的差距,因而每一年全世界的時鐘都要調整,以配合這不肯靜止的宇宙!這叫做格林威治平太陽時(Greenwich Mean Time)…不錯,確實是「平」(〝mean〞,卑鄙),因為它讓宇宙顯然像個謊言家!

 

愛因斯坦推論道,在動的並不是「時間」,而是那些以某一速度在空間中的移動的人;而要「改變」時間,那人所必須做的只是改變物體之間的空間距離,或改變他從某一物體移往另一物體時的速度。

 

在他的廣義相對論中,他擴充了你們現代對時間與空間的相對性瞭解。

 

現在你們可以開始瞭解,如果你們在太空中旅行再回來,何以你們可能只增加了十歲,而你們地球上的朋友卻可能增加了三十歲!你們旅行得越遠,你們越是扭曲了時空連續體,則你們回到地球上發現離去時的人還活著的機會越少!

 

然而,如果地球上「未來」的科學家,能夠開發出一種加速更快的辦法,他們就可以「騙過」宇宙,跟地球上的「真正」時間同步,回來時發現地球上所度過的時間和太空船上所度過的時間相同。

 

顯然,如果能得到更大的驅動力,就可以在出發之前返回地球!這是說,地球上的時間會過得比太空船上的更慢。你們在你們的十「年」時返回,而地球上才「過了」四年!速度加大,則太空中的十年可能在地球上只有十分鐘。

 

現在,還有太空結構中的「褶層」(fold)(愛因斯坦和另外一些人相信有這種「褶層」存在—而他們是對的!)你們可以在無限短的時刻中突然「越過」太空!這樣的一種時空結構,會不會把你們「投」回「時間」中呢?

 

現在,說「時間」僅是你們腦中的構想似已不太難懂。一切曾經發生過的事,現在都還在發生,而且將要發生。是否能觀察到這種情況,端看你觀看的位置—你在「太空中的位置」。

 

如果你在我的位置,你就可以看到一切—在此刻!

 

明白嗎?

 

尼:喔!我開始—在理論上—嗯,明白!

 

神:好。我在此處是用非常簡單的方式對你們解釋,可以讓小孩都聽得懂。這可能不算很好的科學,不過很好瞭解。

 

尼:目前,物質體在速度上是受限制的—但非物質體—我的意念…我的靈魂…在理論上,可以用不可置信的速度在太空移動。

 

神:完全正確!完全正確!夢中和其他出體(Out–of–body)與精神體驗往往就是這樣。

 

現在你瞭解「恍然若有所覺」了。你可能曾經在那裡過。

 

尼:但是…如果一切都已經發生過,那麼,我就不可能改變我的未來了。這是不是命定論呢?

 

神:不是!別上那個當!那不是真的!事實上,這種「展示」應當有助於你,而非有礙於你!

 

你永遠都處在自由意志和完全選擇的地位。由於你能夠看到「未來」(或讓別人為你看),乃能加強你的能力,去過你想要過的生活,而非限制了你。

 

尼:要怎麼樣才能做到呢?這一點我需要幫助。

 

神:如果你「看到」某一未來的事件或經驗是你不喜歡的,就不要選擇它!重新做選擇,選別的!

 

改變你的行為,以便避免不想要的後果。

 

尼:但如果是已經發生的事,我怎麼可能避免呢?

 

神:對你來說,它還沒有發生!你處在時空連續體中的這樣一個位置,你並未有意識的覺察到那事件的發生。你並不「知道」它已「發生」。你並未「記得」你的未來!

 

(這一種「忘記」是一切時間的秘密。這就是使你得以「玩」生命的大戲之原因!我以後會再解釋!)

 

凡是你不「知道」的,就不是「如此」。由於「你」尚未「記得」你的未來,它對你來說就尚未「發生」!這一件事情只有在「經驗」到時才「發生了」。一件事情只有在「知道」了時才「經驗到」。

 

現在,讓我們這樣說:你被賜予了對你的「未來」短短的一瞥,一剎那的「知」。你的精神體(Spirit)—就是你的非物質體部分—疾速前往時空連續體中的另一處,帶回那一時刻或那一事件的某些殘餘能量—某些影像或印象。

 

這些是你可以「感覺」到的—有時候是由別人,由那發展出形而上能力、可以「感覺」或「看到」圍著你轉的那影像和能量的人。

 

如果你不喜歡你對你的「未來」的「感覺」,那就站開!只要站開就行!在這一刻,你就改變了你的經驗—而每個你都會鬆一口氣!

 

尼:等等!什—麼?

 

神:你必須知道—現在你已預備聽取—你同時存在於時空連續體的每一個層面。

 

就是說,你的靈魂過去在、現在在、永遠在—直至永無止境—阿門。

 

尼:我「存在於」不止一個地方?

 

神:當然!你處處都在—並且時時都在!

 

尼:在未來有個「我」,在過去也有個「我」?

 

神:「未來」和「過去」並不存在,這是我們剛剛費了許多事去瞭解的。不過,用你們現在慣用的話來說,沒錯。

 

尼:我不只一個?

 

神:你只有一個,但你比你想像的要大得多!

 

尼:所以,當「現在」「存在」的我,改變了他「未來」所不喜歡的某件事,則存在於「未來」的我,就不會經驗到這一部分?

 

神:基本上說是這樣。整個的鑲拼圖會改變。但他永不會喪失他給自己的經驗。他只是鬆一口氣,高興於「你」不用經歷那件事。

 

尼:但那「過去」的「我」還是得「經歷」那件事,因之他直接走進去?

 

神:就某一意義來說,沒錯。但當然「你」可以幫助「他」。

 

尼:我可以?

 

神:當然。先把你在經歷之前的「你」改變,則在你之後的「你」就可能永遠不須去經歷它!你們的靈魂就是以此設計而演化的。

 

同樣,你未來的你也可以從他自己未來的自己得到幫助,因而幫助你去避免他所未做的事。

 

你聽懂了嗎?

 

尼:懂。這玄妙得很。可是我現在有另一個問題。前生又是什麼呢?如果我一向就是「我」—在「過去」與「未來」都是「我」—則我怎麼可能在前生曾經是另一個人呢?

 

神:你是一個神聖存在(Divine Being),能夠在同「時」有不同的經歷—能夠按照你的選擇,將你的本我愛分成多少不同的「自己」,就分成多少。

 

你可以一再一再以不同的方式過「相同的生活」—這是我已解釋過的。你也可以在連續體上於不同的「時間」過不同的生活。

 

因此,就在你是你的此時此地,你可以也在、曾在別的「時間」、別的「地方」,是別的「自己」。

 

尼:好慘。這是「複雜」加「複雜」了!

 

神:對,我們這還只是抓抓表皮呢!

 

要知道:你是神聖配比(Divine Proportion)的存在體,沒有限制。你的一部分選擇以你目前經歷的身份來認知你自己。然則這絕不是你的生命的界限—儘管你以為如此。

 

尼:為什麼?

 

神:你必須以為如此,不然你就不能去做你這一生自己要去做的事情。

 

尼:但這又是為什麼呢?你以前曾跟我說過,但請再告訴我一次,「此時」「此地」。

 

神:你用你全部的生命—你一切的生生世世—去做你真正是誰,並決定你真正是誰;去選擇和創造你真正是誰;去經歷和實現你當前關於你自己的想法。

 

你是處在這樣的永恆時刻:借由自我表現而自我創造與自我實現。

 

你吸引生活中的人、事與環境,作為工具,借此來締造你對自己最偉大的意象之最恢宏的版本。

 

這種創造與再創造的歷程是一直在進行的,永不終止,而且是多層的。在許許多多層次上,「正在此時」都在發生。

 

在你們的線性實況中,你們把經驗視為過去、現在與未來的經驗。你們想像自己有一次的生命,或者,也或許想像為有多次生命,但某一時間中只有一個。

 

但設若沒有「時間」呢?那麼,你們不就同時有所有生命了嗎?

 

你們真的是如此!

 

在你的過去、你的現在、你的未來,你都同時在過著你這個生活—這個你目前實現了的生活!你是否對未來的某件事情曾有過一種「奇怪的預感」?—那麼強有力,以致使你避開了它?

 

用你們的語言說,這叫做「預兆」(預先的警告)。從我的觀點來看,那則只是你突然覺察到你剛剛在你的「未來」所經歷到的事。

 

你那「未來的你」說:「嗨,這不是好玩的,不要做這件事!」

 

你們也在此時過著那稱之為「前世」的生活—只不過你們把它們當做你們「過去」的事情來經歷(設若你們會感受到這經歷的話),而這又正好。如果你們對於正在進行的事有全然的覺察,則你們玩起這奇妙的生之遊戲便非常困難。即使此處所做的描述,也不能給與你們這種覺察。設若能,則這「遊戲」就已結束!這個經歷之所以為歷程,就是因這歷程是完整的—包括在此階段你們對它缺乏完全的覺察。

 

所以,祝福這歷程吧!並以它為那最仁慈的創造者之最偉大的禮物而接受它!擁抱這歷程,以和平、智慧與喜悅來通過它。運用這歷程,將它從你所忍受的事情轉變為你所從事的事情,以之作為創造一切時間中至為輝煌的經驗之工具:此經驗乃是實現你神聖的本我。

 

尼:那,那我要怎麼樣才能做得最好?

 

神:不要把你現在這可貴的時光,浪費在追問生命一切的秘密上。

 

這些秘密之所以為秘密是有原因的。允許你們的神為你們留作秘密吧!將你們現在的時刻用在至高的目的上—創造並表現你真的是誰。

 

要決定你是誰—你想要是誰—然後盡一切所能去達成。

 

把我對你所說有關時間的話當做框架,在你有限的領會之內,建起你最恢宏的理念。

 

設若有關「未來」的印象來到你心上,則尊崇它。設若有關「前世」的觀念來到你心上,則看看對你是否有何用處—不要只是不予理睬。更重要的是,如果有一條路讓你知道如何在此時此地,以更為樂觀的方式去創造、展示、表達和經歷你的神聖自我,則遵循它。

 

而真有一條路讓你知道了,因為你曾請求。這本書的書寫,就是你的請求的一個征記,因為設若不是有一個準備著去認知的靈魂,如果不是有一個開放的心,你不可能寫出此刻正在你眼前的這本書來。

 

凡閱讀此書的人也是一樣。因為他們也創造了它,不然他們怎麼可能經歷到它呢?

 

每個人現在都在創造每一件他所經歷的事—而此話的另一種說法是,我現在在創造每一件被經歷的事,因為我是每一個人。

 

現在你看出那對稱美了嗎?你看出那完美了嗎?

 

所有這些都包含在一個真理中:我們都只是一。

 

自由的五重路:

先開始對自己講關於自己的真話。

然後對自己說關於別人的真話。

然後對別人說關於你自己的真話。

然後對別人說有關他人的真話。

最後對人人說事事的真話。
 

 

轉自:http://yushenduihua.haotui.com/thread-48-1-1.html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