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人生有點像上學。我記得以前每年秋天的第一天開學日,我都多麼興奮—而年底學期結束時,我又多麼高興。

 

神:正是!完全對!你說中了。正是這樣。只不過,人生不是上學。

 

尼:是啊,我記得你在第一部中全都做過解解釋。在那以前,我一直以為人生是「上學」,我們來此世是為了「學習課程」。你在第一部中大大的幫助了我,讓我明白那種說法的錯誤。

 

神:我也很高興。我們在這三部曲中所想要做的就是這個¬¬¬—讓你們清楚明白。現在你們已經清楚明白了何以靈魂在「死」後可以很高興,而並不必然是懊悔曾經活過。

 

但你前面曾經問過一個更大一點的問題,現在我們再回頭來看看。

 

尼:對不起。你指的是什麼?

 

神:你問:「如果靈魂在肉體裡這麼不快樂,那它為什麼不乾脆離開?」

 

尼:噢,對呀。

 

神:沒錯。它離開了,我並不是說只有在「死」的時候它才離開。但它離開並不是因為它不快樂。反而是為了想要恢復活力,為了回春。

 

尼:它常常這樣做嗎?

 

神:天天。

 

尼:靈魂天天脫離肉體?什麼時候?

 

神:當靈魂渴望體會它更大的經驗時。它覺得那種經驗會讓它回春。

 

尼:它說離開就離開?

 

神:沒錯。靈魂時時離開你們的肉體,不斷的。終你們一生。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發明了睡眠。

 

尼:靈魂在肉體睡眠時離開?

 

神:當然。這就是睡眠。

 

你們整個一生,靈魂時時都要回春、加油—假如你願意這樣說—以便在你們所謂的肉體這笨重的載具中繼續挪動下去。

 

你以為對你的靈魂而言,棲息在你的肉體中是件容易的事嗎?不!可能簡單,卻不容易!那是一種喜悅,卻並不容易。那是你們的靈魂所做過的最困難的事!

 

那深曉你們所無法想像的輕盈與自由的靈魂,渴望著重新嘗味這種狀態,正如一個喜歡上學的孩子之渴望暑假。正如那渴望有伴的大人,在有伴之際渴望獨處。靈魂尋求真正的存在狀態。靈魂就是輕盈與自由。它也是和平與喜悅。它也是無限制與無痛楚;是完美的智慧與完美的愛。

 

這些它全是;而且不止於此。然而當它與身體共處的時候,它極少體驗到這些。因此,它跟它自己訂下協議。它對自己說,為了創造和體驗它現在所選擇的自己,需要它留在身體裡多久就留多久,唯一的條件是:任何時候它想要離開身體,就可離開!

 

藉著你們所稱說的睡眠,它天天都這樣做。

 

尼:「睡眠」是靈魂離開身體?

 

神:是。

 

尼:我還以為是由於身體需要休息才會入睡。

 

神:你錯了。正好相反。是靈魂想要休息,因此,才使身體「入睡」。

 

當靈魂已經倦了,跟肉體在一起覺得受限制、沉重與缺乏自由時,它就會名符其實的將肉體丟下不管(有時甚至是在肉體站著的時候)。

 

當它想要「加油」的時候,當它倦煩了所有這些非真之理、不實之相和想像出來的危險時;當它想要為心智尋求再連接、再肯定、休息與覺醒時,它就會離開肉體。

 

當靈魂初次擁抱肉體時,它發現這個經驗很難以承受。那非常累,尤其是對一個新到達的靈魂而言,更是如此。嬰兒之所以需要睡那麼多覺,就是由於這個原因。

 

當靈魂度過了重新與肉體相處的初度震撼以後,就開始增加了對此事的容忍。它與身體共處的時間多了。

 

同時,你們稱為「心」的這部分,則步入遺忘—正如它本來被設計成的樣子。即使靈魂飛離肉體—現已不那麼頻繁,但仍天天發生—也並不能總是把心帶回回憶。

 

真的,在這種時刻,靈魂固然自由,心卻可能混亂。因此,整個人就可能會問:「我是在哪裡?我在這裡創造什麼?」這種尋索可能會導致忽明忽滅的旅程,有時甚至是嚇人的。這種旅程,你們稱為「夢魘」。

 

有時則相反。靈魂會到達偉大的回憶之境。這時,心就會覺醒。這會讓它充滿和平與喜悅—當你重返肉體後,你會在體內感覺到這和平與喜悅。

 

你整個的生命越是體驗到這種回春,越是記得它借由身體在做什麼,想要做什麼,你的靈魂選擇離開肉體的時間就越少;因為現在靈魂已經知道,它進入這個肉體是有原因的,有目的的。它渴望與肉體共處,將跟肉體共處的時光做最好的運用。

 

大智慧的人只需少量的睡眠。

 

尼:你是在說,從一個人需要多少睡眠,你可以看出他的演化程度?

 

神:幾乎可以。你幾乎可以這麼說。不過,有時候靈魂之所以離開肉體,卻只是為了喜悅。它可能不是為了讓心覺醒或讓身體回春。它可能只是去再創造那因合一而來的狂喜。因此,並不能總是由睡眠多來判斷那人的演化較低。

 

不過,這樣的情況仍非巧合:當生命越來越覺察到它與肉體共處是為了什麼—並覺察到它並不是它的肉體,而只是與肉體共處—它就變得願意,並且能夠花越來越多的時間與肉體共處;因此,就顯得「需要的睡眠少」。

 

有些人甚至一邊與肉體共處,一邊又與靈魂合一,體驗因知曉自己真正是誰而來的喜悅,卻不失去自己身為人身的知覺。

 

尼:他們是怎麼做到的?我可以怎麼做到?

 

神:我曾說過,那是個覺察的問題,是個達到完全覺察的問題。你無法去做到完全覺察,你只能是完全覺察。

 

尼:怎麼是?怎麼是呢?你一定可以給我一些工具?

 

神:日行的靜觀(meditation)是創造這種經驗的最佳工具之一。以此,你可以將你的生命能量提升到最高脈輪…甚至在你仍然「醒」著時離開你的肉體。

 

在靜觀中,你使自己處於一種就緒狀態,即使身體仍然醒著,你都可以體驗完全的覺察。這種就緒狀態稱為真正的覺察。你並不必非得靜坐觀想才成。靜觀只是一種設置,如你說的,是一種「工具」。但為了體驗這個,你並不一定非得靜坐觀想不可。

 

你也應當知道,靜坐觀想只是靜觀的方式之一。另外還有「暫停靜觀」「行走靜觀」「做事靜觀」和「性行為靜觀」。

 

這是真正覺醒(覺察)的狀態。

 

當你在這種狀態下停止,就單單只是在路上停止,停止在你正在走的路上,停止在你正在做的事情中,就只是停止一刻,就只「在」(be)你在的那個地方,就對了。正是在你所在的那個地方,正是你所是的那人。停下來,哪怕只是片刻,都可以是至福的。你環顧四周,緩緩的,注意到你原先走過而未曾注意到的東西:雨後泥土的氣息、你所愛的人左耳上覆蓋的卷髮。看到小孩兒在玩耍,這是多麼的美好啊!

 

你不需脫離肉體就可以體驗到這些。這是真正的覺醒狀態。

 

當你在這種狀態中行走,你會聞到每一種花的芬芳,你會跟每一隻鳥兒同飛,你會感覺到腳下所踩出的每一個嘎扎聲。你找到了美與智慧。而美處處在形成,由生命的一切材質在形成。你不需尋找,它會自動向你走來。

 

你不需脫離你的肉體就可體驗到這些。這是真正的覺醒狀態。

 

當你在這種狀態中「做」事,你會把所做的任何事都變為靜觀,因而變為禮物,由你送給你的靈魂,由你的靈魂送給「一切萬有」。洗碗時,你會享受著溫水撫慰你手的感覺,因水而驚歎,因溫暖而驚歎。用電腦的時候,你會看到由於手指的指令而螢幕出現了反應,歡樂於心與身的能力,在你的指揮下配合得如此完美無缺。做飯的時候,你會因宇宙提供你這些營養而感到宇宙的愛,你則將整個生命的愛傾入這飯菜中,以為回報。這跟飯菜的繁簡無關。一碗清湯也可以因愛而變得美味。

 

你不需離開肉體才能體會這種經驗。這是真正的覺醒狀態。

 

當你以這種狀態體驗性能量的交換時,你就懂得你是誰的最高真理。你戀人的心成為你的家鄉。戀人的身體變成了你自己的身體。你的靈魂不再以為它跟任何東西是分離的。

 

你不需為體會這種經驗而離開你的身體。這是真正的覺醒狀態。

 

當你從容就緒,你就處於覺醒。一個微笑就可以把你帶到這個地方。只是一個微笑。只是把什麼都停下片刻來微笑。不是為任何東西微笑。只是覺得好。只是因為你的心知曉了一個秘密。也是因為你的靈魂知道這秘密是什麼。為此微笑。常常微笑。這會治癒你的一切病恙。

 

你要求我給你工具,現在我已經給你了。

 

呼吸,這是另一件工具。慢慢的呼吸,溫和的呼吸。吸入那溫柔的、甜美的「生命之空無」(nothingness of life)—它那麼充滿能量,那麼充滿愛。你呼吸的是神的愛。深深的呼吸,這樣你就可以感覺到愛。很深很深的呼吸,愛就能讓你哭。

 

因喜悅而哭。

 

因為你遇見了你的神,而你的神將你引介給你的靈魂。

 

一旦你有了這種體驗,人生將永不再一樣。有人會說這是升到了「山之巔」,有人會說是落入了莊嚴之喜。他們的生命(存在狀態)永遠改變了。

 

尼:謝謝。我明白了。你所說的就是那些單純的事,單純的物,單純的行為。

 

神:沒錯。但你也要知道,有些人打坐經年,卻從沒有過這種經驗。這跟人「敞開」的程度與願望的程度有關,也跟他如何能夠遠離預期之心有關。

 

尼:我應該天天靜觀嗎?

 

神:像所有的事情一樣,這裡也沒有「應該」或「不應該」的問題。這裡的問題不是你應不應該做什麼,而是你選擇做什麼。

 

有些靈魂選擇走在覺醒中。有些靈魂承認大部分人的一生在夢遊,是沒有意識的。他們走過一生卻沒有意識。然而那走在覺醒中的靈魂,所選擇的卻是不同的路。

 

它們想體驗那一體感所帶給它們的和平與喜悅、無限與自由、智慧與愛。它們不只是在把身體放下(入睡)時如此,而且起身時也如此。

 

創造這種經驗的靈魂,我們就說它「復活」了。

 

以所謂「新時代」的用詞來說,則是「意識提升」。

 

但不論用詞如何(言詞是最不可靠的溝通方式),都是指活在覺醒中。這樣,就變得完全覺醒。

 

到最後,你們是對什麼變得完全覺醒呢?你們最後是完全覺醒到你是誰。

 

日日靜觀是途徑之一。然而這需要投身於決心尋求內在經驗,而不是外在的報酬。

 

並且要記得,秘密是在沉默中。最甜蜜的聲音是沉默之音。這是靈魂之歌。

 

如果你信守的是世間的喧鬧之聲,而非你靈魂的靜默,你將迷失。

 

尼:那麼,日日靜觀確實是個好主意。

 

神:好主意?沒錯。不過對我剛剛說的話還要再加領會。靈魂之歌可以以許多方式演唱。沉默的甜美之音可以在許多時間聽聞。

 

有些人在祈禱中聽見沉默。有些人在工作中唱靈魂之歌。有些人在靜思中尋求秘密,另有些人在不那麼沉靜的環境中尋求。

 

當一個人到達—或甚至只是間歇的體驗—精純的程度,則世間的喧鬧之聲才得以消退,即使身在其間,也不會受干擾。生活中的一切都變成了靜觀。

 

生活中的一切都是靜觀,你在其中靜觀神性。這稱之為真正的覺醒,或「用心」。

 

以這種方式來體驗,生活中的一切都是至福。不再有掙扎、痛苦與憂慮。唯有的是體驗,這又可以以你想用的任何名稱來稱呼。你可以選擇稱這一切都是完美。

 

所以,將你的生命或生活及其中的一切事件都用做靜觀。走在覺醒中,而不是如在睡眠中。一舉一動,心都隨之,而不是心不在焉。不要在懷疑與恐懼中逗留,也不要在罪過與自責中徘徊不去,而要確信自己是住在非常被愛的永恆光輝中。你永遠與我為一。你永遠受到歡迎。歡迎你回家。

 

因為你的家在我心中,而我的家在你心中,我邀請你在此生看出這一點,正如死後必然會看出的。這樣,你將知道沒有死亡,而你們所稱的生與死,都是同一個無盡經驗的一部分。

 

我們是一切萬有—現在、過去與將來的一切,直至永遠。

 

阿門。

 


轉自:http://yushenduihua.haotui.com/thread-86-1-1.html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