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在讀這些字句時,我心中充滿敬畏。謝謝你以這種方式與我同在。謝謝你與我們所有的人同在。因為百萬千萬的人已讀過這些對話,更有百萬千萬的人將會讀到。你來到我們心中,讓我們感恩不盡,難以言宣。

 

神:我最最親愛的寶貝們—我一直就在你們心中。你們現在真真實實的感覺到我在,讓我十分高興。

 

我一直與你們同在。我從沒有離開過你們。我是你們,你們是我。我們永不會分離,從未分離,因為那是不可能的。

 

尼:嘿,等等!這聽起來有點似曾相識(deja vu)。我們是否剛剛說過這些話?

 

神:當然!請你讀讀第十二章的開頭。只不過現在比那時的更具意義。

 

尼:如果「似曾相識」是真的,豈不美妙!如果有時候我們真的「再度」經歷某些事情,以便讓我們更領會它的意義,不是很美妙?

 

神:你認為呢?

 

尼:我認為這正是有時候發生的情況!

 

神:除非它不是。

 

尼:除非它不是!

 

神:很好!真棒啊!你的領會進步得如此之快,真嚇人。

 

尼:真的,我也覺得!現在,我有些很嚴肅的話題想跟你討論。

 

神:我知道。說吧。

 

尼:靈魂什麼時候跟肉體結合?

 

神:你以為呢?

 

尼:當你選擇要結合的時候。

 

神:說得好。

 

尼:但大家會想知道更確定的時間。大家想知道生命從何時開始—就是大家一般認為的生命。

 

神:我瞭解。

 

尼:那麼,生命的信號是什麼呢?是從子宮裡誕生出來?是受孕的那一刻?還是肉體生命的元素開始結合的那一刻?

 

神:生命沒有開始,因為沒有終結。生命只是延伸;創造新的形象。

 

尼:這一定像六○年代大為流行的熔岩燈:粘糊糊的東西,一坨一坨躺在瓶底,由於加熱而浮起來,分裂、結合,成為新的坨,有大有小,奇形怪狀,到了頂端,又結合成一大坨,然後重新來過。但在那瓶子裡並沒有「新」的糊狀物,始終都只是相同的那些坨,只不過一直重新改變形象,「看起來」象新的、不同的料子。變化永遠是沒完的,讓人看起來大開眼界。

 

神:這個比喻很棒。靈魂就是這樣。那唯一的靈魂—也就是一切萬有—將它自己組成更小部分又更小部分。而所有的「部分」自始就是存在的。並沒有「新」的部分,只是那一切萬有的各個部分將它自己重新組合,使得「看起來」象新的、不同的部分。

 

尼:瓊‧奧斯本〔Joan Osborne,美國六○年代流行歌壇歌手〕自寫自唱了一首非常棒的流行歌曲,曲中問道:「如果神就是我們這些傢伙,灑囊飯袋一個,不知會怎麼樣?」我要問她,是不是可以改成:「如果神就是我們這種傢伙,粘糊糊一坨,不知會怎麼樣?」

 

神:嘿,太棒了!你知道,她的歌太棒了。讓所有的人都開了竅。大家都無法接受我和他們差不多。

 

尼:這種反應有趣得很。很能反映人對自己的看法。如果我們認為把神跟人一視同仁是褻瀆,則人把自己看成了什麼呢?

 

神:真的,看成了什麼?

 

尼:然而,你真的是「我們這些傢伙」。這正是你在這裡所說的。瓊對了。

 

神:她當然對。對極了。

 

尼:我要再回到我的問題。關於我們所認為的「生命開始」,你能告訴我們一些實情嗎?

 

靈魂究竟什麼時候進入肉體?

 

神:靈魂並不是「進入肉體」。肉體是被靈魂所包著。記得我原先說過的嗎?肉體不是靈魂的居室;靈魂反而是肉體的居室。

 

一切都永遠是活的。沒有「死」這麼個東西。沒有這麼一種狀態。

 

那永活者只是把自己形成新的形象—新的物質體。而此物質體永遠都存有活生生的能量,生命的能量。

 

我是能量;如果你們稱此能量為生命,則生命永在。它從未不在。生命無終,因此,怎麼可能有一個開始之點?

 

尼:噢,好啦!別這樣說。你知道我想知道的是什麼。

 

神:我當然知道。你想教我參與墮胎之爭。

 

尼:對,一點也沒錯!我的意思就是這樣。既然神在這裡,我就要問個有份量的問題。生命什麼時候開始?

 

神:答案也是很有份量的,只怕你們聽不進去。

 

尼:試試看。

 

神:從沒有開始。生命從沒有「開始」,因為生命從沒有終止。你們想要教我掉進生物科技的圈圈,好讓你們假借「神的法則」來建立起一套「規章」,違反者受罰。

 

尼:那有什麼錯?這可以讓我們把產科醫生槍殺在診所停車場而自感無罪!

 

神:沒錯,我懂。世世代代你們都在利用我和你們所謂的我的法則,來做種種行為的借口。

 

尼:噢,算了!你為什麼不乾脆說墮胎是謀殺!

 

神:你們誰也殺不了,什麼也殺不了。

 

尼:但是,你可以把它「個體化」的部分結束!在我們的用詞中,這就是殺。

 

神:我個體化的某部分以某種方式表現它自己,這個歷程如果不經過這部分的我同意,你們是不可能加以改變的。

 

尼:什麼?你說什麼?

 

神:我說,沒有任何事情是違背神的意志而發生的。
生命,以及一切發生的事,都是神的意志—注意,也就是你們的意志—之表現。

 

我在本對話中已經一說再說:你們的意願(意志)就是我的意願(意志)。因為我們只有一個。

 

生命,是神的意願之完美表現。假如有什麼事情是違背神的意願的,就不可能發生。從神是誰、是什麼的定義而言,那種事情就是不可能發生的。你以為某一個靈魂可以為另一個靈魂決定某件事嗎?你以為你們身為個體可以不得互相的同意,而相互影響嗎?這樣的想法是由於你們以為你們是互相分離的。

 

你以為你可以以神不要的方式去影響生命嗎?這樣的想法是由於你們以為自己與我是分離的。

 

兩種想法都錯了。

 

如果你們以為自己可以以宇宙不同意的方式影響宇宙,你們就太自大了。

 

你們所對待的是巨大的力量,而你們有些人以為你們自己比這巨大的力量還更大。並不。但你們也不比那巨大力量更小。

 

你們就是那最巨大的力量。不多,也不少。所以,讓那力量與你們同在吧!〔譯註:此句在Star War中常用而變流行了。〕

 

尼:你是在說,我不可能不經過被殺者的同意而殺他?你是在說,在某個高層次上,凡是被殺的都同意被殺?

 

神:你是在以世俗的眼光看事情,以世俗的觀念想事情,所以那些話對你都是不可思議的。

 

尼:我無法不用「世俗的眼光」!我身在此世,此時此地,是在俗世!在地球上!

 

神:我告訴你:你「身在此世,但不屬此世。」

 

尼:所以我世間的事實根本不是事實?

 

神:你真的以為它是?

 

尼:我不知道。

 

神:你從沒想過「這裡有更大的事在進行」?

 

尼:當然想過。

 

神:這就是正在進行的事。我正在向你解釋。

 

尼:好吧。我懂了。所以我猜我可以現在走出門去,見了人就殺。因為如果他們不同意,我就不可能殺他們!

 

神:事實上,人類一直都在這麼做。有趣的是,你們竟然覺得那麼難以接受—可是又把它視為理所當然的在做。

 

更糟的是,你們違背人的意願殺他們,好像那無所謂似的!

 

尼:當然有所謂!只不過我們所想要的東西更有所謂。你明白嗎?當人在殺人的時候,我們並不是說那無所謂。因為,那太輕率了。我們是為了更有所謂才殺人。

 

神:我明白了。所以,違背人的意願殺他們,你們可以接受。你們覺得殺而無罪。因為你們覺得他們的意願不對。

 

尼:我絕沒有這樣說。這也不是人類的想法。

 

神:不是嗎?讓我告訴你有些人是多麼虛偽。你們說,只要你們有充分的、言之成理的理由,就可以違背他人的意願殺他—比如在戰場、在刑場,或在為人墮胎的婦產科診所停車場。然而,如果有人有充分言之成理的理由,想自己死掉,你們就不會幫助他們死。那會是「助人自殺」,那是不對的!

 

尼:你是在嘲笑我。

 

神:不對。是你們在嘲笑我。你們說,你們違背某人的意願而殺他,可以獲得我的寬恕;而依照某人的意願殺他,卻會受我詛咒。

 

這是瘋狂。

 

可是,你們卻不僅看不出這種瘋狂,卻說那指出這種瘋狂的人是瘋狂。你們自以為正直,而那些指出的人,卻是麻煩的製造者。

 

這就是你們歪七扭八的邏輯,而你們整個的生活,整個的神學都建立在這上面。

 

尼:我從來沒有完全這樣認為。

 

神:我告訴你們:你們以新的態度看待事物的時候將到。這將是你們重生的時候;個人重生,社會重生。現在,你們必須重新創造你們的世界,不然你們的瘋狂將把它毀滅。

 

現在,請用心諦聽:

 

我們全是一個。

 

我們只有一個。

 

你們跟我是不分的。你們各自是不分的。

 

一切我們所做的,我們都協同在做。我們的實相是共同創造出來的實相。如果你們墮胎,就是我們墮胎。你們的意志,就是我的意志。

 

神的任何個體層面都無權左右神的任何其他個體層面。一個靈魂不可能違背另一個靈魂的意願而對它有所影響。沒有犧牲者,也沒有惡徒。

 

從你們有限的視角,你們不可能理解這個;但我告訴你們,事實如此。

 

去是、去做、去有任何事物,只有一個唯一的原因:就是直接表明你們是誰,如果你們¬—不論就個人而言,還是就群體而言¬—所是的就是你們想要是的,是你們選擇是的,就無須改變。但如果你們認為還有更恢宏的經驗等著你們—比目前所表現的樣子更能表現神性—就向那真理前進。

 

由於我們是共同創造者,所以向他人顯示我們的某些部分所希望走的道路,是符合我們的目的的。你可以成為道的顯示者,呈現你喜歡創造的生活,並邀請別人選取你的榜樣。你甚至可以說:「我是生命與道路。請跟隨我。」但要小心。有些人就曾因為這樣說而被釘上十字架。

 

尼:謝謝你。我會謹守這警告。我會擺低姿勢。

 

神:我可以看出你這方面做得不錯。

 

尼:嗯,當你說你在跟神對話時,擺低姿勢並不容易。

 

神:有人已經發現了。

 

尼:所以我最好閉嘴。

 

神:遲了。

 

尼:好啊!那錯歸誰呢?

 

神:我知道你是什麼意思。

 

尼:沒問題。我原諒你。

 

神:真的?

 

尼:真的。

 

神:你怎麼可以原諒我?

 

尼:因為我能瞭解你為什麼這樣做。我瞭解你為什麼來找我,開始這番對話。當我瞭解一件事為什麼發生時,枝枝節節的麻煩,我都可以原諒的。

 

神:嗯—。這有趣了。如果你能認為神像你一樣寬宏大量,多好啊!

 

尼:答對了。

 

神:你跟我的關係非凡。有時候你認為你無法像我一樣寬宏大量,有時候你又認為我無法像你一樣寬宏大量。

 

你不覺得這很有趣嗎?

 

尼:好玩得很。

 

神:那是因為你認為我們是分別的。如果你認為我們是一個,你的那些想像就會消失。

 

這是你們文化跟宇宙中高度演化的文化之主要不同。你們的文化還真的是「嬰兒」文化,原始文化。高度演化的文化與你們最重要的不同,在於所有有情眾生都清楚在他們自己和你們所謂的「神」之間沒有分別。

 

他們也清楚他們彼此間沒有分別。他們知道他們各自對整個有個別的經驗。

 

尼:啊,好得很。你終於要講宇宙中高度演化的社會了。我一直在等。

 

神:沒錯,我想是可以探討這個主題的時候了。

 

尼:但我必須最後一次重提墮胎。你是說,由於沒有任何事情可以違背人的靈魂意願而發生在它身上,所以殺人就沒有什麼關係?你是不是在寬恕墮胎?或者是對這個問題給我們一條「出路」?

 

神:我既不寬恕,也不詛咒墮胎,正如我既不寬恕,也不詛咒戰爭。

 

每個國家的人都認為,我寬恕他們在打的戰爭,而詛咒他們對方所打的戰爭。每個主張都把神拉到它那一邊。其實,每個人也都覺得神站在他那一邊—至少,在做任何決定或選擇時,都希望神是贊成的。

 

你知道為什麼每個造物都相信神站在他那一邊嗎?因為我真的是這樣。所有的造物都直覺知道此事。

 

這只是用不同的方式在說:「你對你自己的心願,就是我對你的心願。」也是另一種方式在說:我將自由意志給予你們每個人。

 

如果以某種方式展開自由意志會招致懲罰,就沒有自由意志;這會是對自由意志的嘲弄,使它成為冒牌貨。

 

所以,不論是墮胎或戰爭,是買汽車或結婚,有性關係或無性關係,「盡義務」或不「盡義務」,都沒有所謂對錯。在這些事情上我沒有偏好。

 

你們人人都處在界定自己的歷程中。每一個行為都在為自己下定義。

 

如果對自己如何創造自己感到高興(有樂趣),如果這種方式對你們有用,那就繼續。如果不如此,那就停止。這稱為演化。

 

這歷程很慢,因為在你們演化時,對什麼方式於你們真正有用,你們常常改變主意:關於什麼是「樂趣」,你們的概念也常常改變。

 

記住我原先說過的話:一個生命或一個社會以什麼為「樂趣」,可以看出其演化的程度。如果墮胎對你們有用,那就墮胎。在你們演化的過程中唯一改變的是「有用」的觀念。而這又以你們認為自己想做什麼為基礎。

 

如果你們想去台南,車頭卻向台北,那對你們就沒用。開向台北並非「道德上有錯」,而只是不符合你們的目標。

 

因此,你們想做什麼才是最重要的問題。不僅整個生活說來如此,而且時時刻刻如此,甚至更重要。因為生活是時時刻刻創造出來的。

 

所有這些都在我們的神聖對話的前部—你們稱為第一部—做過詳細的說明。我在這裡之所以複述,是因為你似乎需要提醒,不然你不會問我關於墮胎的事。

 

因此,當你準備墮胎,當你準備抽煙,當你準備烹食動物,當你準備在路上突然超某人的車—不論是大事小事,唯一當問的問題是:這真的是我嗎?這是我現在選擇要做的人嗎?

 

要瞭解:沒有任何事是沒有後果的。什麼事情都有後果。後果就是你是誰,你是什麼。

 

你現在就在界定你自己。

 

墮胎的問題,答案在此。戰爭的問題,答案在此。抽煙,吃肉,以及你的每一思、每一言、每一行的問題,答案都在此。

 

每一個行為都是自我定義的行為。你的一切所思、所言、所行,都在宣佈「這就是我」!

 

 

轉自:http://yushenduihua.haotui.com/thread-91-1-1.html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