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請再告訴我一些高度演化生物與文明的事。除了不因任何理由而互相屠殺外,他們跟我們還有什麼不同?

 

神:他們分享。

 

尼:嘿,我們也分享!

 

神:不一樣。他們分享所有的東西,跟所有的生物分享。沒有一個生物是虧缺的。他們把世界和環境的一切自然資源都公平分配,人人有份。

 

一個國家、一個群體,或一個文化,不能因為某種資源正巧出現在他們的地理位置上,就認為那是「他們的」。

 

一個或數個被各個物種稱為「家」的星球,會被那個體系中所有的物種認為是他們所共有。事實上,那個星球或一群星球的本身,就被認為是一個「體系」。它被認作是一整個的體系,而不是各個部分或元素的聚合,並不認為其中任何部分都可以遭到毀滅、屠殺,而不傷及體系本身。

 

尼:我們稱它為生態體系。

 

神:嗯,比那還大。它不止是生態。因為生態(ecology)的原意只是指星球上的自然資源與星球上的棲息者間的關係。但它也指棲息者跟自己的關係,棲息者互相之間的關係,以及他們與環境的關係。

 

那是所有有生命的物種之相互關係。

 

尼:「物種體系」(speciesystem)!

 

神:對!我喜歡這個用詞!好用詞!因為我們談的東西比生態體系更大!那真的是物種體系。或者象柏克敏斯特‧傅勒(Buckminster Fuller)所說的「心智層」(noosphere)。〔譯註:法國古生物學家、哲學家德日進(Pierre Teilhard de Chardin)於一九四九年創造的新詞:noos,希臘文為「心智」,指人類進化過程中人類意識和智力活動超越生物圈的較高層次和領域,智力圈將不斷發展,直至最終取代生物圈。〕

 

尼:我比較喜歡物種體系;比較容易懂。我搞不清楚「心智層」是在說什麼!

 

神:柏克也喜歡你的用詞。他不執著。他一向喜歡簡單明瞭。

 

尼:你現在也在跟柏克敏斯特‧傅勒說話?你把這對談弄成降神會了?

 

神:就說我有理由知道那柏克敏斯特‧傅勒的本體會高興你的新詞好了。

 

尼:哇嗚—,棒透了。我覺得,這真酷—能夠知道那一點,真酷。

 

神:「酷」,我同意。

 

尼:那麼,在高度演化的文化中,重要的是物種體系。

 

神:沒錯;但這並不表示個體不重要。完全相反。任何決定最先考量的,就是對物種體系的影響—這正反映了個體何等重要。

 

他們認為物種體系維持所有的生命。每一個生物在最佳的狀態。因此,不做任何損害物種體系的事,便是肯定每個個體生命都是重要的。

 

重要的不只是有地位、有影響力或有錢的個體。也不只是那些有權力、個子大,或自以為更有自我意識的個體。而是體系中所有的生物,所有的物種。

 

尼:這怎麼能行得通?這怎麼有可能?在我們的星球上,某些物種的需求必須放在其他物種的需求下,否則我們就無法過我們現在所知的這種生活。

 

神:你們已經很接近不能過你們現在「所知的這種生活」的邊緣了。這正是因為你們堅持把大多數物種的需求置於一種物種的慾望之下。

 

尼:人類。

 

神:沒錯—但也不是這物種的所有成員。甚至也不是最大多數,而是非常少的少數(否則還有點道理可言)。

 

尼:就是最有錢、最有權的。

 

神:這是你們自招的。

 

尼:又來了。又是對那最有錢、最有成就的人的長篇說教。

 

神:差遠了。你們的文明不值得長篇說教,就像一屋子的小孩不值得說教一樣。人類要怎麼做—對自己和互相之間—就怎麼做,一直到他們明白那樣做不符合他們的最佳利益為止。否則不論多少的說教都不能改變他們的行徑。

 

如果說教有用,你們的宗教老早就見效了!

 

尼:喔!噠噠噠!你今天是跟人人都過不去,對不?

 

神:我根本不做這種事。這些純粹的觀察刺到你們了?那麼,要看看為什麼刺到。這是我們雙方都知道的。真理常讓人不舒服。而這本書是為了把真理帶給你們。就如我所給予靈感的其他著作。還有電影。電視節目。

 

尼:我不敢確定要不要鼓勵人看電視。

 

神:不論好壞,電視是你們現今社會的營火。並不是媒體把你們帶往你們說你們不想去的方向,而是你們置於其中的訊息。不要歸罪媒體,有一天,你們將可用它來傳播不同的訊息…

 

尼:我可以…再回到原先的問題嗎?我還是想知道一個物種體系如何能平等對待該體系中所有物種的需求而得以運作。

 

神:所有的需求都平等對待,但所有的需求並非平等。那是個比例的問題,是個平衡的問題。

 

高度演化的生物深深瞭解,創造並維繫我們這裡稱為的物種體系之所有有形體生物,其需求必須獲得滿足,他們才能存活。他們也瞭解,就以各個有生之物需從這個體系求得的供應而言,各自的需求並非相同,也非平等。

 

讓我們以你們自己的物種體系做例子。

 

尼:好…

 

神:讓我們以你們稱為「樹木」和「人類」的兩種生物來說明。

 

尼:同意。

 

神:樹木,顯然不像人類一樣,每天需要那麼多「供應」。

 

所以兩者的需求並不平等;但卻互相關連。也就是說,兩者互相依賴。你們必須象關心人類需求那般關心樹木的需求,但兩種需求的本身卻是不一樣的。可是如果你們忽視某一物種的需求,就是自取滅亡。

 

我之前曾提到的一本書—《古代陽光的最後餘輝》是極具重要性的,它把這些事情都做了令人動容的描述。它提到樹木吸取你們大氣中的二氧化碳,將其中碳的成分轉化為碳水化合物—也就是利用它來生長。

(植物所製造的樣樣東西,包括根、莖、葉,甚至堅果與水果,都是碳水化合物。)

 

同時,這氣體中的氧氣則被釋放出來。那是樹木的「廢物」。

 

另一方面,人類卻需要氧氣才能生存。你們大氣中的二氧化碳甚多,而氧氣則甚少;如果不是樹木把二氧化碳轉變為氧,則人類這個物種就不能活下去。

 

你們則釋放(呼出)二氧化碳,而這又是樹木所需要的。

 

你明白這平衡嗎?

 

尼:當然。那麼巧妙。

 

神:謝啦。現在,請不要再破壞它。

 

尼:噢,得啦。我們每砍一棵,就種兩棵。

 

神:沒錯。可是,如果要長到你們砍倒的老樹那麼壯,那麼大,可以放出等量的氧氣,卻至少要等三百年。

 

氧氣製造廠—就是你們稱為亞馬遜雨林的地方—平衡大氣的能力至少要兩三千年,才能由你們現在栽植的樹木取代。不過不用擔心。你們每年砍掉數萬英畝的森林,可是,不用擔心。

 

尼:為什麼?為什麼我們做這種事?

 

神:因為你們要開地養牛,再殺來吃。養牛據說對雨林當地的人提供更多的收入。所以,做這種事的人便口口聲聲說是讓土地增加生產。

 

然而,在高度演化的文明中,他們卻不認為侵蝕物種體系是生產,而認為是破壞。所以,高生物便找到了平衡各物種所需的辦法。他們選擇這樣做,而不選擇只滿足某一小群物種慾望的辦法,因為他們明白:一個體系如果遭受破壞,則體系內的任何物種都不得存活。

 

尼:天啊,這真是再明顯不過。明顯得讓人痛心。

 

神:如果未來幾年你們所謂的優勢物種不醒悟過來,則這「明顯」還會更令人痛心。

 

尼:我明白了。我大大明白了。我該做點事。可是我覺得好無助。有時候我覺得好無助。我能做什麼,才能讓事態有所改變?

 

神:沒有什麼是你必須去做的,但有許多事情可以做。

 

尼:請指示。

 

神:長久以來人類就想在「做」的層次來解決問題,卻不怎麼成功。這是因為真正的改變永遠都在「是」的層次,而不在「做」的層次。

 

噢,當然,你們有了一些發現,在科技上有了一些進展,在某些方面,你們讓生活容易了些—但是否好了一些,卻很難講。在較大的原則方面,你們的進步卻非常慢。你們現在仍然面對著多少世紀以來你們星球上面對的原則問題。

 

「地球的存在是為了讓優勢物種利用的」這個觀念,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

 

如果你們不改變你們如何是(如何生活),你們就不可能改變如何做。

 

你們與你們的環境以及其中的一切究竟是什麼關係,在這種關係中你們是誰—除非你們改變這方面的想法,否則你們不可能有不同的做法。

 

這是意識方面的事。在改變意識之前,你們必須先提升意識。

 

尼:怎麼做?

 

神:不要再默不吭聲。說出來,大聲嚷嚷,引發議論。你們甚至可以提升一些集體意識。

 

舉一件事為例。為什麼你們不種大麻來造紙?你們知道全世界每天的報紙要用多少樹嗎?還不用說紙杯、紙巾和外帶紙盒了。

 

大麻成本低,收成容易,不但可以造紙,而且可以製造最結實的繩索,最耐穿的衣服,甚至你們星球上最有效的藥材。事實上,大麻的栽植那麼便宜,收成那麼容易,用途那麼多,以至於有強有力的國會遊說團在反對它。

 

但這種植物幾乎處處可種,如果允許普遍種植,許多人可能就沒錢可賺。

 

這只是一個例子,說明在人類事務的經營上,貪婪如何取代了常識。

 

所以,讓你認識的每個人都看這套書。不僅是為了讓人得知這件事,也得知書中所說的一切。而且可說的事情還有許多許多。

 

只要翻開書看看…

 

尼:沒錯,但我已經開始覺得喪氣了—象許多看過第二部的人一樣。難道說下去的只是我們如何如何破壞此處的一切,即將把它毀滅殆盡嗎?因為我不能說這就是我期望的…

 

神:你不是曾期望獲得靈感嗎?你不是曾期望被激發嗎?學習和探討其他文明—先進的文明—既能給予你靈感,又能激發你!

 

想想看那種種的可能性!想想看那種種的機會!想想看轉角之處那燦亮的明天!

 

尼:假如我們能醒過來的話。

 

神:你們會醒過來的!你們正在醒過來!模式正在轉移。世界正在改變。這些都正發生在你們眼前。

 

這套書就是其中的一部分。你就是其中的一部分。記住,你就是有機會治療這一切的人。你之所以在這裡,別無其他理由。

 

別放棄!不要放棄!最偉大的冒險才剛剛開始!

 

尼:好。我選擇受高度演化生物的榜樣與智慧的激發,由他們獲取靈感,而非被挫喪氣。

 

神:很好。以你們說你們人類想走的方向而言,這是一個明智的選擇。從對其他生命的觀察,卻是使你們得以記起許多事情來。

 

高生物生活在一體性中,有深深的互相關連感。他們的行為是由他們的發起念頭(sponsoring thoughts)所創造,正如你們的行為是由你們的發起意念所創造。這發起意念,你們可以稱它為社會上的基本指導原則。

 

尼:那麼,高生物的社會基本指導原則是什麼?

 

神:首要的指導原則是:我們都是一體。

 

一切決定,一切選擇,一切你所稱為的「道德」與「倫理」,都是以這原則為基礎的。

 

第二個指導原則是:一體中的一切都互相關連。

 

在這原則下,物種中的任何成員都不可能、不會想要僅僅因為「它最先拿到」或因為「在它手上」,或因為「供應不足」而把某個東西據為私有。它們深深體認,並且尊崇物種體系內所有有生命的東西互相依存。每個物種的相互需求經常維持著平衡—因為一直放在心上。

 

尼:這第二個指導原則是否意謂著沒有「個人所有權」這種事?

 

神:不像你們所以為的那樣。

 

高生物的「個人所有權」是指他對在他照顧下所有的好東西的個人責任。高度演化生物對物品的感覺是「珍視」感,在你們的用語中最接近的是「管家」(stewardship)。高生物是管家,而非「所有者」。

 

「擁有」二字及其背後的含意,不是高生物文化的一部分。沒有個人所有權或「個人所有物」這類事。高生物並不佔有(possess),高生物撫愛(caress)。也就是說,他們擁抱、撫愛、珍惜和照顧東西,卻不把東西據為己有。

 

人類佔有,高生物撫愛。以你們的用語,只能這樣形容兩者的不同。

 

在你們的歷史早期,人類會覺得凡是落在他們手上的東西,一概屬他們所有。這包括配偶、兒女、土地和土地上的一切資源。「財產」,以及他們的「財產」可以弄到手的一切東西。這種想法有一大部分直到今日仍然被人類社會視為真理。

 

人類深陷在這種「所有權」的觀念中。那從遠處觀察這現象的高生物稱這為你們的「佔有狂」。

 

現在,由於你們已經有所演化,所以你們越來越瞭解你們其實並不能真正擁有或佔有任何東西—尤其是配偶和兒女。但是,你們仍舊有很多人牢牢執著於擁有權,以為你們可以擁有土地,地上、地下以及空中的一切。(真的,你們甚至說有「領空權」!)

 

宇宙中的高生物卻深深瞭解,他們腳步下的物理星球不是由任何個體所能擁有的;然而,他們的社會卻可以把一小塊土地交由個人照顧。如果他是個好管家,則可獲社會允許或要求將土地照顧權傳給下一代,下一代又可再傳給更下一代。然而,任何時候,當後代未能把土地照顧好,就不再有這管家的資格。

 

尼:哇!如果這是這裡的指導原則,則世界上一半的產業界都得放掉他們的財產!

 

神:而全球的生態體系也會在一夜之間有重大改善。

 

你知道,在高度演化的文化中,絕不會允許你們所謂的「公司」為了利益而破壞土地,因為明明很清楚可以看出,那擁有公司或為公司工作的人,都會因土地的破壞而生活品質大受損害,無法復原。那麼,利益何在?

 

尼:不過,損害是多年以後才會感受到的,利益卻眼前可見。所以這可以叫做短期利益(長期損失)。但是,如果你自己經歷不到這種長期損失,有誰會在乎它呢?

 

神:高度演化生物在乎。但由於如此,他們的壽命也長得多。

 

尼:長多少?

 

神:長了許多倍。在某些高生物社會,生物是永遠活下去的—或在軀體裡要活多久就活多久。因此,在高生物社會中,個體生命一般都會經歷到自己所作所為的長期後果。

 

尼:他們怎麼能讓自己活那麼久?

 

神:當然他們從來就不是不活的,正像你們一樣。但我知道你說的意思。你是說他們在「軀體裡」。

 

尼:沒錯。他們怎麼能讓自己在軀體裡待那麼久?為什麼能做到這一點?

 

神:第一,他們不污染空氣、水和土地。他們不把化學物品放進土壤,所以那靠土壤維生的植物與動物也不會中毒,吃植物與動物的人也不會。

 

事實上,高生物絕不會用化學品去污染土地與植物,讓植物吸收了化學品再讓動物吃,自己再去吃吸收了化學品的植物與動物。高生物看得清清楚楚,這是自殺。

 

因此,高生物不會像人類這樣污染環境、空氣和自己的身體,你們的身體是奇妙偉大的創作,原意比你們所允許它們的要「耐用」無限久遠。

 

高生物的心理行為也跟你們不同,更使他們長壽。

 

尼:比如?

 

神:高生物從不憂慮—甚至也不瞭解人類的「憂慮」或「壓力」是什麼意思。高生物也不會「憤怒」「懷恨」「嫉妒」或「恐慌」。因此,高生物就不會在身體裡製造腐蝕和破壞身體的化學反應。高生物會認為這是「自殘」。他們不會這樣做,正如他們不會去殘食其它的軀體。

 

尼:高生物怎麼做到的?人類能這樣控制情緒嗎?

 

神:第一,高生物明白所有事物都是完美的,宇宙自有其運作的歷程,他們唯一須做的,就是不去干擾。所以,高生物從不憂慮,因為他們懂得這歷程。

 

你的第二個問題,答案是:人類可以這樣控制。只不過,有些人不相信自己有此能力,又有些人沒有選擇去展用它。有少數人做著這方面的努力,因而會長壽許多—這是說,如果化學品和空中的毒氣沒有殺死他們,又如果他們沒有自願用其他方式毒死自己的話。

 

尼:等等。我們「自願毒死自己」?

 

神:你們有些人是這樣沒錯。

 

尼:怎麼毒?

 

神:我說過,你們吃毒品。你們有些人喝毒品。你們有些人吸毒品。

 

高度演化的生物會覺得這種事情不可思議。他無法想像你們怎麼可能明知故犯的把對身體不好的東西納入身體裡邊。

 

尼:哦,原因是,我們覺得吃、喝、吸某些東西滿享受的。

 

神:高生物卻發現在軀體內的生活是享受的;她無法想像既然預先知道某些事情會減少壽命,終止壽命,或使身體痛苦,怎麼還會去做。

 

 

轉自:http://yushenduihua.haotui.com/thread-95-1-1.html

 

 

友善提醒:多一分的瞭解就少一分對未知的恐慌,對訊息無須批判分析,知悉即可。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困擾、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 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