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我們有些人並不相信吃許多紅肉、喝酒或吸植物煙,會減少或終止壽命,或讓身體痛苦。

 

神:那就表示你們的觀察能力頗為魯鈍。需要敏銳化。高生物會建議你們環顧四周。

 

尼:嗯,沒錯…宇宙中高度演化的社會還有其他什麼特質?

 

神:沒有羞恥。

 

尼:沒有羞恥?

 

神:也沒有「罪疚」這種東西。

 

尼:那麼,當一個人證明自己是土地的「壞管家」時,那又是什麼呢?你不是說別人會把土地拿走嗎?這不表示他受到審判,被認為有罪?

 

神:不是。那表示他被觀察到不能把土地照顧好。

 

在高度演化的文化中,生物從來不會被要求去做他們沒有能力去做的事。

 

尼:假如他們仍然想要做呢?

 

神:他們不會「想要」做。

 

尼:為什麼?

 

神:既然證明了沒有這個能力,就消除了他們這個願望。他們瞭解,既然他們沒有能力去做某件事,卻硬要去做,就可能傷害到他人。這種事是他們永遠不會想去做的。因為,傷害他人就是傷害自己。這一點他們很清楚。

 

尼:所以,還是「自我保護」在驅使。這跟我們地球上沒什麼不同。

 

神:當然!唯一不同的是,「自我」的定義不同。人類把「自己」(自我)定義得非常窄。你們說的是你自己、你的家人、你的社區。高生物對自己的定義卻很不一樣。她說的是自己、家人、社區。

 

尼:就好像唯有一個。

 

神:正是只有一個。這是關鍵所在。

 

尼:我明白了。

 

神:因此,在高度演化的文化中,一個生物如果證明了它沒有能力養育幼兒,它就不會堅持去養育。

 

這就是為什麼在高度演化的文化中,孩子不會去養育孩子。幼兒是交由長者養育的。這並不意謂孩子被迫離開生身父母,丟給完全陌生的人去養育。不是。

 

在這些文化中,年長者跟年輕人生活得很密切。他們並沒有被推開去過他們自己的日子。他們並沒有被忽視,任憑他們自己去計劃自己晚年的命運。年長者受到尊敬,善待,是充滿愛心而活躍的、社區的一部分。

 

當幼兒誕生,年長者已深植於社區和家庭的核心,準備好了;他們對幼兒的養育是理所當然的,正如你們現在社會中認為由父母帶養理所當然。

 

不同的是,幼兒雖然始終知道誰是「父母」—在他們的用語中跟「父母」最相近的,則是「生命的給予者」—他們的生活基本知識卻不需從父母學習;因為父母也還在學習生活的基本知識。

 

在高生物社會,學習歷程是由長者規劃和監理的,兒童的住宿、飲食與照顧,也是如此。兒童的成長環境充滿了智慧與愛,有非常非常大的耐心,有非常非常深的瞭解。

 

給予兒童生命的年輕人則通常在外,去迎接年輕的生命所面對的挑戰,去體會年輕生命的歡樂。他們願意跟幼兒在一起多久就多久;他們也可以跟孩子一同住在長者之居,跟孩子生活在一個「家」的環境中,被孩子認為是家庭的份子。

 

那是一種非常整體的、合而為一的體驗,擔負照顧孩子之責的是長者。這是榮譽,因為整個物種的未來交在長者的手上。在高生物的社會中,大家都明白,要年輕人負起這麼重大的責任是過分的。

 

這種情況我以前說過—我曾說,你們星球上如何養育後代,該如何改變。

 

尼:是。謝謝你再加解釋,再度說明如何運作。那麼,回過頭來說:高生物不論做了什麼事,也不會覺得羞恥或罪惡?

 

神:不會。因為罪惡與羞恥感是外加的。當然,外加的東西可以被內化,但它原本卻是外加的。這從來就是外加的。神聖的生物(一切生物都是神聖的)從來就不會認為它自己或自己所做的任何事情是「羞恥」或「罪惡」的— 一直到它自己之外的某人給它貼上這樣的標籤。

 

在你們的社會中,嬰兒會因為它的「洗澡習慣」而覺得害羞嗎?當然不會。一直要等你們告訴他,他才會。兒童會因玩性器而有「罪惡」感嗎?當然不會。一直要等到你們告訴他,他才會。

 

一個文化的演化程度會從它標示「羞恥」與「罪惡」的程度顯示出來。

 

尼:沒有任何行為可以稱為可恥?不管人做了什麼,他都不會有罪?

 

神:我已說過,沒有對與錯這種東西。

 

尼:有些人還是不能瞭解這一點。

 

神:要瞭解這裡所說的,必須把這套對話錄整體閱讀。斷章取義,會不得其解。前面所說的智慧,第一部和第二部都做過詳細的解釋。你在這裡問的是宇宙中高度演化的文化,他們已都領悟了這一種智慧。

 

尼:好得很。這些文化還有什麼地方與我們不同?

 

神:很多地方。他們不競爭。

 

他們明白,一個人失敗,就人人失敗。因此,他們不辦任何「比賽」;因為他們不會教育孩子(或鼓勵大人)有人「贏」有人「輸」竟然是娛樂。

 

再者,我已說過,他們分享一切。當任何人有所需的時候,他們不會僅僅由於資源短缺而囤積或據為已有。相反,這正是他們要分享的原因。

 

在你們的社會中,當物品短缺的時候,你們即使分與他人也會提高代價。用這種方式,你們確保即使將你們所「擁有」的東西分與他人,你們也可以因此「致富」。

 

高度演化的社會也因分享而致富。但他們跟你們不一樣的地方是他們對「致富」的定義。高生物覺得跟他人免費分享一切就是「致富」,無需「獲利」;事實上,他們認為那分享感就是「獲利」。

 

在你們的文化中有數種指導原則,造成了你們的行為。我以前說過,最基本之一是:適者生存。

 

這可以稱為你們的第二指導原則。你們社會所創造的一切都以它為基礎。經濟、政治、宗教、教育、社會結構。

 

然而,在高度演化的生物看來,這原則的本身卻是矛盾的。它是自相衝突的。因為高生物的第一指導原則,是我們全是一個,因而除非「我們全部」都適應,「個人」就不可能「適應」。因此,「適者生存」是不可能的;不然就是「唯一」可能的事。因為,只有當所有的都適應,那「適者」才「適應」。

 

你明白嗎?

 

尼:明白。我們稱這為共產主義。

 

神:在你們的星球上,任何不讓你們以他人為代價而獲利的制度,你們立刻棄之如敝屣。

 

一個政治或經濟體系,如果想要將「所有的人」的資源創造出來的福利均分給「所有的人」,你們就說這種體系違背自然秩序。然而在高度演化的文化中,自然秩序就是均分。

 

尼:即使什麼都不做的人?即使對大眾福利沒有任何貢獻的人?甚至邪惡的人?

 

神:活著就是大眾福利。如果你活著,你就對大眾福利有貢獻。要一個精神體住在肉體中,是非常艱困的事。就某種意義來說,這是一種重大犧牲。然而,為了那萬有能夠以經驗的方式認識它自己,為了在下一個最偉大的意象之最恢宏的版本中,重新創造它自己,這犧牲卻是必須的,甚至是讓人享受的。

 

務須明白我們為什麼到這裡來。

 

尼:我們?

 

神:那組合成集體的靈魂們。

 

尼:你讓我迷糊了。

 

神:我已經解釋過,只有一個靈魂,一個存在,一個本體。你們有些人稱為「神」。這唯一本體將它自身「個體化」為宇宙的一切—換言之,一切萬有。這包括一切有情生命,或你們所稱為的靈魂。

 

尼:所以,凡「存在」的靈魂都是「神」?

 

神:一切現在存在、過去存在與未來存在的靈魂都是。

 

尼:所以,神是一個「集體」。

 

神:這是我選用的字,因為在你們的語文中,它是最接近真相的。

 

尼:不是一個令人敬畏的單體,而是一個集合體?

 

神:並不必須是其一而不是其二。「跳出窠臼」來想想!

 

尼:神兩者都是?是一個令人敬畏的單體,又是各個部分合成的集體?

 

神:說得好!好得很!

 

尼:這集合體為什麼來到地球上?

 

神:為了以物質性或肉體性來表現它自己。以它自己的經驗來認知它自己。為了做為神。這在第一部中我已詳細解釋過。

 

尼:你創造我們做為你?

 

神:其實,是我們創造。這就是你們何以被創造。

 

尼:人類是被一個集體創造的?

 

神:你們的《聖經》上寫道:「讓我們以我們的形象創造人,依我們的樣子。」—後來的譯文把它改了。

 

生命是歷程,神借此歷程創造它自己,又體驗這創造。這創造的歷程恆在進行中。一切「時間」中都在發生。相對性和物質性是神用以運作的兩種工具。神是純粹的「能」(你們稱為精神或靈)。這本體(本質)就是聖靈。

 

「能」借由一個歷程變為物質,靈則進入肉體內或肉體化。這樣做是靠「能」名符其實的將自己放慢下來—改變它的擺動,或你們所說的振動。

 

那「本是一切」者以各個部分這樣做。也就是全體的各個部分。靈的這些個體化單元,就是你們稱為靈魂的。

 

事實上,唯有一個靈魂,不斷的重新型塑它自己。這可以叫做再造(The Reformation)。你們統統是在造形中的眾神(Gods In Formation)—神的訊息(God』s information!)

 

這就是你們的貢獻!本身就完滿具足。

 

簡單的說,你們採取肉體形象,這本身就已足夠。我不要更多,不需更多。你們已經對大眾福利做了貢獻。你們使那唯一的公共元素(The One Common Element)得以體驗那好,那善,那益(good),就連你們自己也曾這樣寫:神創造了天與地,地上走的獸,空中的鳥,海中的魚,而那是非常好的。

 

但在經驗上,「好」或「善」不可能沒有它的對立面而存在。因此,你們也創造了惡,而這是善的後退運動,或反向運動。這是生命的反面—所以你們創造了你們稱為死亡的東西。

 

然而,在最終的實相中,死亡是不存在的,僅僅是個編造品,是發明,是個想像出來的經驗,好讓你們更珍惜生命。因此,「惡」(evil)是由「活」(live)反方向拼出!你們在語文上是何等聰明啊!你們在其中隱藏著甚至連自己都不知道的智慧。

 

當你們瞭解了這整個宇宙觀,你們就能領會這偉大的真理。那時,你們再把肉體生活的必需品與資源分享時,就不會要求回報。

 

尼:說得很美。但是,仍舊會有人管它叫共產主義。

 

神:如果他們願意這樣說,就讓他們這樣說吧。不過,我仍然要告訴你們:除非你們這共同生活的生物,懂得了什麼叫共同生活,否則你們就不可能體驗到神聖交流(Holy Communion,聖餐),不可能認識我是誰。

 

宇宙中高度演化的文化深深瞭解我這裡解釋的情況。在那樣的文化中,不可能不分享。也不可能在必需品短缺時「漲價」,以圖「暴利」。只有最原始的社會才會做這樣的事。只有最原始的生物才會把共同需求的短缺視為牟利的機會。高生物的體系不是由「供需」原則在推動。

 

但供需原則卻被人類稱作是提升生活品質與公益的體制之一部分。可是,從高度演化的生物視野看來,你們的體制卻違背了公益,因為它不允許那有益的事物被公共享用。

 

高度演化的文化另一個特妙的特徵是,在他們的語言或文字中,或在他們任何傳遞訊息的方式中,都沒有「你的」和「我的」這種概念。在他們的用語中,私人所有格是不存在的,因此 ,當他們提到世間物時,就只能用冠詞來形容。例如「我的汽車」,他們只能說成「目前的車」。「我的伴侶」或「我的孩子」就會變成「目前的伴侶」或「目前的孩子」。

 

「目前」,或「面前」,就是最接近你們所稱為的「所有權」、「佔有權」的用詞。

 

「在…面前」的(in the presence of)就變成了禮物。這是生命的真正「禮物」(presents)。

 

因此,在高度演化的社會中,人甚至不會說「我的生命」,而只說「這面前的生命」。

 

這類似於你們所說「在神的面前」。

 

當你們在神的面前(任何時候當你們在彼此面前,就是在神的面前),你們永遠不會想要把那屬於神的不給神—而神又正是一切萬有的任何部分。你們會把那屬於神的一切,自然的、平均的分給神,而任何部分都是神。

 

在高度演化的文化中,整個的社會、政治、經濟與宗教結構,都是建立在這種精神領悟上。這是總括一切生命的宇宙觀。你們在地球上之所以創造出這麼不和諧的狀態,只是因為你們未能覺察與遵從這宇宙觀,未能領會它,未能生活於其中。

 

 

轉自:http://yushenduihua.haotui.com/thread-95-1-1.html

 

 

友善提醒:多一分的瞭解就少一分對未知的恐慌,對訊息無須批判分析,知悉即可。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困擾、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 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