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我不要你走!

 

神:我哪裡也不去。我永遠(always)與你同在。以一切方式(all ways)與你同在。

 

尼:在我們停止之前,請讓我再問幾個問題。幾個最後的、結尾的問題。

 

神:你知道的,不是嗎?你可以在任何時候走向內在,返回那永恆智慧之所,找到你的答案。

 

尼:是,我知道;我打從心底感謝它是這個樣子,感謝生命是以這方式創造的,使我永遠具有這個源頭。但這套對話對我有用。這套對話是一個重大的恩典。我可不可以再問幾個最後的問題?

 

神:當然可以。

 

尼:我們的世界真的面臨危險嗎?我們人類是在自取滅亡嗎?—真正的滅絕?

 

神:是的。除非你們慎重思考這種真正的可能性,否則你們就無法避免。因為,凡是抗拒的,就會持續下去。只有注意的,才會消失。

 

也要記住我對你們所說的關於時間與事件的話。你們所可能想像的—曾經想像的— 一切事件,都在現在發生,在此永恆時刻發生。這就是神聖的剎那。這是先於你們覺察的時刻。這是在光到達你們之前就在發生著的。這是現在(present)時刻,是在你們甚至還不知道它之前送給你們、被你們所創造的!你們稱它為「禮物」(present)。而它是「禮物」。它是神給你們最大的禮物。

 

在你們所曾想像過的一切經驗中,你們有能力選擇現在要經歷什麼。

 

尼:這你曾說過。即使我的覺知能力有限,我現在也開始對這有了一些領悟。這些沒有一樣是「真」的,是嗎?

 

神:是的。你們生活在幻相中。這是一場魔術大戲。而你們裝做你們不知道在玩什麼把戲—儘管你們自己就是那魔術師。

 

一定要記得這一點,不然你們就會把什麼東西都弄得非常真。

 

尼:但是我所看、所愛、所嗅、所觸,真的似乎非常真。如果這不是「真相」,那什麼是?

 

神:要記住:你所視的,你並沒有真正「見」。

 

你的腦子並不是智慧的來源。它只是資料處理器。它收入由感官進入的資料。它依照對這能量訊息的原先資料來作解釋。它告訴你它感受到什麼,而不是真正是什麼。根據這些感受,你以為你知道了某些事物的真相,但事實上,你連一半也不知道。事實上,你是在創造你所知道的真相。

 

尼:包括這整套與你的對話。

 

神:這再確定不過了。

 

尼:有些人在說:「他沒有跟神說話。這完全是他自己造出來的」。我怕你是在火上加油。

 

神:溫柔的告訴他們:「跳出窠臼」來想。他們想的是「不是這樣就是那樣」。他們可以想「既是這樣又是那樣」。

 

如果你們局限在目前流行的價值、概念與體會中,你們就不可能領會神。如果你們希望領會神,你們必須願意承認你們目前這方面的資料很有限,而不是認為你們已經有了一切該有的資料。

 

我希望你們注意沃納‧艾哈德(Werner Erhard)的話,他說只有當願意留意以下這情況,真正的清晰才能到來:

 

有一件事是我不知道的,知道了它,會把一切改變。

 

有可能你既「跟神說話」,又「完全自己把它造出來」。

 

事實上,這正是最不了起的真相:一切都是你造出來的。

 

生命是那歷程,由此歷程,一切被創造出來。神是那能量—那純粹的、原始的能量—你們稱它為生命,由這項覺知,我們達到一個新的真理。

 

神是一個歷程。

 

尼:我認為你說過神是一個集體,神是一切萬有。

 

神:我確實說過。神是。神也是那歷程,以此歷程,一切萬有藉以創造出來,並體驗其自身。

 

以前我曾向你做過這啟示。

 

尼:是的。是的。當我寫《再創造你自己》(Re-creating Yourself)這本小冊子時,你曾給我這智慧。

 

神:確實。現在,為了讓更多的聽眾聽到,我要在這裡這樣說:

 

神是一個歷程。

 

神不是一個人、地或物。神正是你一向所常想而不瞭解的那樣。

 

尼:什麼?

 

神:你常想神是那至高的存在(the Supreme Being)。

 

尼:是。

 

神:這一點你是對的。我正是如此。一個存在。注意,「存在」不是一個物;它是一個歷程。

 

我是那至高的在。這是說,那至高的,逗點,正在(being)。

 

我不是歷程的結果;我是那歷程本身。我是那創造者,我又是那歷程—以此歷程我被創造出來。

 

你在天與地中看到的一切,都是被創造出來的我。創造的歷程永不會過去。永不會完成。我永不會「完」。這只是以另一種說法說一切永遠在變。沒有任何事物是恆定不動的。沒有任何東西—沒有任何東西—是不在動的。一切事物都是能量,在動。在你們地球上的速記中,你們稱它為「動情」(E-motion)!〔譯註:英文emotion意為激動,情緒,情感。寫成E-motion則兼具Energy-motion(能量-動)之意。〕

 

你們是神最高的情感!

 

當你們看一個東西時,你們並不是在看著一個「站在」時間與空間中靜態的「東西」。不是!你們是在目睹一個事件。因為一切事物都在移動,變遷,演化。一切事物。

 

柏克明斯特‧傅勒曾說:「我似乎是一個動詞。」他是對的。

 

神是一事件。你們稱此事件為生命。生命是一個歷程。這歷程是可觀察的,可知的,可預言的。你觀察得越多,就知道得越多,可預言的也就越多。

 

尼:這真是我很難接受的。我一向以為神是那不變者。是那恆定者。是那不動的動者。是在關於這不可測的絕對真理中,我找到的我的安全。

 

神:但那正是真理!那唯一不變的真理是神一直在變。這就是那真理—而你無法用任何方法改變它。唯一不變的一件事,就是萬物永遠在變。

 

生命是變。神是生命。

 

因此,神是變。

 

尼:但我想要相信的一件不變的事是,神對我們的愛。

 

神:我對你們的愛永遠在變,因為你們永遠在變,而我愛那樣子的你們。因為我愛那樣子的你們,所以我對什麼是「可愛」的觀念必須常變,因為你們對你們是誰的觀念常變。

 

尼:你是說,即使我決心做謀殺者,你也覺得我可愛?

 

神:這我們已經全部講過了。

 

尼:我知道。但是我搞不懂!

 

神:從每個人的世界模型來看,沒有任何人做的任何事是不得當的。我永遠愛—以各式各樣的方式愛。沒有任何「方式」是你們可以使得我不再愛你們的。

 

尼:但是你會懲罰我們,是不是?你會慈愛的懲罰我們。你會把我們送到永恆的折磨中,在這樣做的時候,你心中卻存著愛與悲傷。

 

神:不。我不會有悲傷,因為沒有任何事情是我「必須去做」的。誰會讓我「必須去做」什麼呢?

 

我永遠不會懲罰你們—但你們卻可能選擇在這一生或在來世懲罰自己,直到你們不再選擇為止。我不會懲罰你們。因為我不會受到傷害—而你們也不可能傷害到我的任何部分,也就是你們自己,因為你們都是我的一部分。

 

你們有人可以選擇感覺到被傷害,然則當你們回返永恆界域,你們就會明白你們完全沒有受到傷害。在這一刻,你們就會原諒你們原以為傷害了你們的人,因為你們瞭解了那更大的計劃。

 

尼:那更大的計劃是什麼?

 

神:你記得在第一部中我送給你的寓言書《小靈魂與太陽》嗎?

 

尼:記得。

 

神:這寓言有下半段。我說給你聽:

 

「神的任何部分,只要你希望成為,你都可以選擇去成為。」我對那小靈魂說,「你是絕對的神性,在體驗其自身。現在,你希望體驗神性的哪一層面呢?」

 

「你是說我可以有選擇?」那小靈魂問道。我回答:「沒錯。你可以選擇在你之內。以你之身並借由你來體驗神性的任何層面。」

 

「好的」,那小靈魂答道,「那我選擇寬恕。我要體驗我自己為神的那個稱為完全寬恕的層面。」

 

好啦,這造成了一項小小的挑戰,是你可以想像的。

 

沒有誰需要被寬恕。我創造的一切是完美與愛。

 

「沒有誰需要被寬恕?」那小靈魂有點難以置信。

 

「沒有」,我又說了一遍,「看看周圍。有哪一個靈魂是比你不完美、不美妙的嗎?」

 

於此,那小靈魂轉身,吃驚的發現天堂的靈魂都在他周圍。他們從國土各處遠近奔來,因為他們聽說這小靈魂與神有一番不尋常的對話。

 

「我沒看到一個靈魂比我不完美!」那小靈魂驚呼道,「那麼,我要寬恕誰呢?」

 

正在此時,有一個靈魂從大眾中走出。「你可以寬恕我。」這友善的靈魂說。

 

「寬恕你什麼?」小靈魂問道。

 

「我會來到你下一次的肉身生活中,做一些事情讓你寬恕。」那友善的靈魂說。

 

「但那是什麼?你這樣一個完美的光之存在,你能做什麼事情讓我寬恕你呢?」那小靈魂想要知道。

 

「噢,」那友善的靈魂微笑道,「我們一定可以想出一點什麼來的。」

 

「但是,為什麼你要做這樣的事呢?」那小靈魂無法想像這樣一個完美的存在,何以會要把它的振動放慢那麼多,以致可以做出什麼「壞」事來。

 

「簡單,」那友善的靈魂說,「我那樣做是因為我愛你。你不是想要體會自己為寬恕之心嗎?再說,你也曾經為我做過同樣的事。」

 

「我做過?」小靈魂問道。

 

「當然。你不記得了?我們—你和我—曾經是那全部。我們曾是其上與其下,其左與其右。我們曾是其此與其彼,其前與其後。我們曾是其大與其小,其公與其母,其善與其惡。我們曾是其一切。

 

「而且我們這樣做是出於協議,因為這樣我們各自才可以體驗到自己為神最恢宏的部分。因為我們瞭解到…

 

「若無你所不是的,則你所是的,即不是。

 

「若無『寒』,你即不能『暖』。若無『悲』,你即不能『喜』,若無稱為『惡』之事,則你所稱為

 

『善』的事就無法存在。」

 

「如果你選擇是某一個事物,則在你的宇宙中,就必須有某一事物或某一人,呈現為跟你想是的事物的相反面貌來,才能使你的選擇可能實現。」

 

那友善的靈魂解釋道:那些人便是神的特使。而那些狀況則是神的禮物。

 

「我只要求一件回報。」那友善的靈魂宣稱。

 

「什麼都可以!什麼都可以!」小靈魂喊道,現在,由於他知道了他可以去體驗神的任何神聖層面而興奮不已。現在,他知道了那計劃。

 

「在我毆打你的時候,」那友善的靈魂說,「在我對你做你無法想像的事情時—就在那當刻…要記得我真正是誰。」

 

「噢,我不會忘記!」那小靈魂答應道,「我會以我現在看到的你來認識你—完美無缺。我會記得你是誰,永遠記得你是誰。」

 

尼:這真是…太棒了!這真是個驚人的寓言!

 

神:那小靈魂的諾言就是我對你們的諾言。這就是那不變的。然而,你—我的小靈魂,你有沒有對他人信守這諾言呢?

 

尼:沒有,我很難過的說我沒有。

 

神:不要難過。要高高興興的注意到什麼是真的,高高興興的決心實踐新的真理。

 

因為神是個在進行中的工作(a work in progress),所以你也是。要永遠記得這句話:

 

如果你像神看你一樣看自己,你將時常微笑。

 

所以,現在去吧,去以每個人真正是誰來看待他們。觀察。觀察。觀察。

 

我曾對你說過:你們與高度演化的生物主要的不同在於他們更會觀察。

 

如果你們想加快你們演化的速度,則需更會觀察。

 

尼:這本身就是奇妙的觀察了。

 

神:而我現在希望你觀察到,你,也是一個事件。你是一個人類,逗號,正在是(You are a human,comma,being.)。你是一個歷程。在任何「片刻」,你都是你歷程的產品。

 

你是那創造者與那被創造者。〔譯註:英文此處用的是The Creator 與The Created,意謂「獨一無二的」創造者與被創造者,跟神完全一樣。〕在這我們相處的最後幾段時刻中,我已一再對你這樣說。我這樣做,是為了讓你能聽見,能領會。

 

你跟我是這歷程,而這歷程是永恆的。它一直在發生:過去是,現在是,永遠是。它無需你「幫助」而發生。它的發生是「自動」的。而當任其自行,它發生得很完美。

 

沃納‧艾哈德另有一句格言是關於你們的文化的:在生命自己的歷程中,生命自理其自己。

 

有些心靈的運動解釋這句話的意思為:「放手任神行。」(Let go and let God)這是很好的領會。

 

只要你放手讓它去,你就會走在「道」上。「道」就是「那歷程」,又稱為生命本身。這就是何以一切大師都說:「我是生命與道路。」他們清楚的瞭解我這裡所說的意思。他們是生命,他們是道路—也就是在進展中的事件,那歷程。
   

所有的智慧要你們去做的,都是信任那歷程。也就是,信任神。或者,如果你願意那麼說的話,信任你自己。因為你就是神。

 

記住:我們都是一個。

 


轉自:http://yushenduihua.haotui.com/thread-98-1-1.html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