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我們正在經歷一個轉變的時期,男性能量與女性能量終將共舞的時期。這也是卓尼特帶給我們的訊息。下文摘自她的自傳《鷹之舞》,關於卓尼特與《鷹之舞》,請參見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9e9a7b0101pxl3.html

 

********************************************

 

鷹鷲之舞:在尤卡坦半島舉行的儀式

 

2004年7月的一個傍晚,就在我們即將啟程去秘魯之前,更多的拼塊拼合在一起。大酋長沃阿佈雷扎再次來到我家,他於週一晚上抵達,立刻就參加了我每週一次的馬克研習班。大酋長給我們講了一段令人著迷的故事,他參加了由一位印加血統的大祭司主持的古代慶典儀式。

 

2003年的春分,我應邀去墨西哥的尤卡坦(Yucatan)參加美洲印第安靈性長老的集會。會議的第二天,一個來自安第斯山的人出現在我們中間。他穿著極其華麗的慶典禮服,你一眼就能看出他是一位重要人物,因為他的一切都那麼完美,他的精神是如此地神奇有力。他頭戴長長的金剛鸚鵡羽毛,他本人大概有一米七三的樣子,不過這些羽毛使他看起來有兩米多高。

 

他說他是來自於某一古老傳承的密使,在他的家鄉秘魯有四位遠離塵囂的大祭司,他就是其中之一,被派出來在適當的時候與這個世界分享智慧。他說近日將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儀式,歡迎大家都來參加。不過我們只去了七個人,因為我們只有一輛小貨車,我是其中之一。

 

這位神聖之人說他需要一些人來幫助他舉行這個儀式,整個儀式繁瑣複雜,他說他們為了能夠舉行這一古老的儀式已經等了好幾千年。我們來到瑪雅彭(Mayapan),一處距離著名的奇琴伊察(Chichen Itza)羽蛇神金字塔不遠的瑪雅遺址。

 

這個地方很美,保存得也很好。我們中的四個人分別守護四個方向,其餘的人起舞。我很榮幸地成為四位守護者之一,其他人則沿著兩個同心圓以相反的方向舞動。我覺得,這就像有人試著轉動密碼鎖以打開保險箱一樣。這是一個非常古老的儀式,我們都能感覺到,我們的每一個動作都在改變週遭的一切,而我們的內在也隨之改變,如此強烈的能量!

 

我們的安第斯靈性引導者胸前掛著一個巨大的金色圓盤,並以鮮艷的鸚鵡羽毛為頭飾。祈禱舞結束後,他說我們需要將一個聖結(sacred bundle,將一些聖物集結在一起,專由神聖之人保管並代代相傳,根據印第安傳統,聖結具有神奇的力量,譯注。)帶至這一神聖建築的頂部。他解釋說,這裡有一個已被關閉了兩千多年的生命源泉,我們的儀式正是為了開啟它。開啟的那一瞬間,具有靈視的人看到金字塔中有強烈的能量噴出,如巨型噴泉一般,直衝雲霄!能量進入天空的那一刻,整個天空變得像一個圓形玻璃罩,罩住地球。泉水灑向四面八方,就好像用水龍帶沖玻璃一樣,水花四濺,洋洋灑灑。

 

他告訴我們,這是促成『再播種』的聖水,用地球最初那能量強大的淨水重新為地球播種。現在,地球重獲自身能量、重獲平衡的時間到了;人類變得更健康,更長壽,更進化的時間到了。我們用內在之眼看到,噴泉之水灑遍了整個世界。這個儀式非常重要且必要,我真榮幸自己能夠參加這一儀式,心中充滿了敬畏。或許有人並不相信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不過,我告訴你們,這是我真真實實的親身體驗!目前,全球各地正有很多偉大的事情發生。

 

有些人知道鷹鷲相遇的預言,你知道嗎,這座金字塔的一側有一座古老的巨鷹石雕,另一側則是一隻巨鷲。它們面對面,走向彼此。它們中間站著一個人,在他頭部的位置只是一塊巨石,彷彿有人故意略去了他的頭顱。對我來說這樣的設計意味深長,有相當一段時間,人們互相分離,不再記得他們是誰,也忘了自己來地球的目的。這個無頭腦的人就是最好的象徵,他看不到生命的真諦,也對人類真正該為地球—以及宇宙中的所有生命體—而做的事情渾然不覺。這個畫面使我深受震撼。

 

我的個人看法是,這個人的頭顱需要失而復得。頭顱的回歸表明:現在我們知道了,知道我們擁有整個世界和宇宙的全部偉大知識。是的,我們知道這一點的時間到了,自古以來,宇宙一直以無數的方式不斷地向我們展示這一點。這個地方則是許多事件的啟動地,未來將有許多事情發生…謝謝你們。

 

沃阿佈雷扎的話—尤其是關於那位印加祭司胸佩金色圓盤的話—深深地觸動了我。不知為何,我與金色太陽盤也有著一定的靈性關係。就在大酋長沃阿佈雷扎不期而至並與我們分享這一美麗故事的兩周前,我作為特約演講人參加在聖達菲(Santa Fe)舉辦的新能量大會。在馬克的幫助下,我帶領350人一起探索一個最神聖、最卓越的意識空間。

 

這對我來說,也是一次前所未有的體驗。我站在講台上傳導馬克的話語,在場的能量是如此地強大,我感覺自己胸前掛著一個光芒四射的金色圓盤!因為這一印加人心目中太陽的象徵與我當時傳導的話語沒有任何關係,我隨便地把它打發走了。

 

好奇心驅使我去探尋古代印加預言的內涵。約翰·珀金斯(John Perkins)著有幾本關於亞馬遜原始部落靈性信仰的書籍,他如此描述關於鷹鷲的預言:

 

讓我們在歷史的迷霧中追本溯源,回到遠古時期,那時人類社會分道揚鑣,走上兩條截然不同的路:鷲之路(代表心靈、直覺和神秘)和鷹之路(代表頭腦、理智和物質)。預言說,1490年代,兩條路將匯合,而且鷹會將鷲逼至滅絕的邊緣。500年以後,1990年代,新紀元將會開始,為鷹鷲再次聯合起來,在同一片藍天下、同一條道途上共舞提供了機遇。如果鷹與鷲接納這一機遇,就會創育出前所未有的後代。

 

安第斯人以1000年為週期—稱為Inti,也有太陽的意思—計算時間,每個週期又分為兩個500年的週期—稱為Pachakuti,Pacha的意思是神或者總體,kuti的意思則是革新或轉變的意思。每個Pachakuti都代表二元世界的一個面向,比如,每500年的豐盛都會有差不多同樣長的黑暗與困苦期緊隨其後。

 

第八個Pachakuti—或者說500年—是印加王國的繁榮盛世,那時偉大的印加帝王帕查庫提(Pachacuti)不斷擴張領土,甚至征服了南美西部的大部分地區。第九個Pachakuti,則是連續500年的衝突與動亂,其起點就是1500年代西班牙人的入侵。

 

現在我們進入了第十個Pachakuti—回歸光的時期。維拉爾·華爾托(Willaru Huarto),一位在秘魯熱帶叢林中長大的克丘亞(Quechuan)族印第安人,對薩滿們講給他的古老預言深有研究。他說,各種徵兆都已表明「光將回歸地球,金色新紀元即將開始。人類應該療愈自己,並幫助貧困之人。用光照耀自己,獲得重生,然後去幫助那些靈魂貧乏的人。回歸內在,找回我們因著在外尋找幸福而放棄的內在靈性。」

 

基洛(Q』ero)人—住在安第斯山海拔四千多米高地的部落—被認為是印加人的後裔。他們自稱為「時間的記錄者」。基洛人於1949年『被發現』,十年後,一些基洛人戴著印加太陽徽章出現在每年一次的安第斯「昂宿星人回歸盛宴」上,以向世人宣告古老的預言即將成為現實。「我們已經等了500年…」最近的五個世紀以來,這些印加後裔一直保持著他們神聖的知識,現在,他們開始將這些知識傳播於世,以為北鷹與南鷲展翅同飛的那一天做準備。我想,沃阿佈雷紮在墨西哥瑪雅彭參加的那次儀式,可能就是在一位基洛祭司的帶領下進行的。

 

他們提到了我們所知時間的結束,以及一個充滿和平與和諧的黃金紀元—療愈南北方的原住民並使他們團聚的新紀元—的開始,愛與慈悲將是主導力量。基洛人傳授各種儀式與方法,以幫助人們喚醒潛能,蛻變成一個印加人—或者說「閃耀光芒之人」。他們相信各個次元之間的門戶已經打開,我們已經能夠超越人類的界限。

 

人類進入金色紀元的時間已到,幾乎所有的文化思想體系都有涉及這一點。印度教宇宙觀提到四個尤伽(yuga)或世代,每個尤伽都有萬千年之久,涵括了整個受造界的歷史週期。最後一個尤伽歷時5000年,於2003年結束,被稱作卡利尤伽(Kali Yuga)或「紛爭世代」,是這四個進化週期中最負面的一個,以邪惡、墮落與災難為特徵,它導致這個世界的毀滅,為新世界、新尤伽的到來做準備。

 

而第一個尤伽,亦即薩緹耶尤伽(Satya Yuga)—意思是純潔,人類則生活在一種神一般純潔的原始狀態。隨著尤伽的轉換,人們如陷入負面循環一樣逐漸背離真實。最後,在剛剛結束的第四尤伽,人類失去了大部分的神性。根據古老的印度教信仰,我們現在正在重複這一巨大的生命之輪,重回薩緹耶尤伽,或者說人類進化之輪的最高階段。

 

2005年初,印度聖者巴關說:「這是合一之年,這個世界將會看到,分離將開始消融,各種形式的統治也將逐漸土崩瓦解,這終將導致合一時代或黃金時代的到來…序幕終於拉開。」

 

這與鷹鷲預言真有異曲同工之妙,白鷹於十多年前也對我說過類似的話:「你們正處於一個美麗大蛻變的開端,它將使地球上曾發生的一切都變得黯然失色。與等著在你們這一生中誕生的偉大力量相比,你們歷史上的文藝復興與啟蒙時代都不值一提。」
 

 

 

譯者:光之紫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9e9a7b0101sib7.html

 


友善提醒:多一分的瞭解就少一分對未知的恐慌,對訊息無須批判分析,知悉即可。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困擾、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 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