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thors:你們還有什麼更具體的問題要問嗎?

 

Virginia:我一直以來總是得到忠告,說只有兩個四個字母的單詞在控制著我們的人生。一個單詞是恐懼(fear),另一個是愛(love)。這是不是近似於你們所說的?

 

Hathors:是的,按照我們的理解,我們同意在情感方面不是愛就是恐懼。一個人能以愛去反應,或是也能以恐懼去反應,怎麼反應只是一個選擇-雖說這也許難以讓人理解。比如在一個困難時刻,似乎不可能做出正面積極的愛的選擇,這是因為,如果情感體的能量模式足夠強大的話,其會壓制住心智體

 

Virginia:比如,我一直都害怕蛇。如果我現在看到一條蛇,我最初的反應就是恐懼。我會發抖。可是我在這一生中還沒有被蛇咬過或攻擊過,因此很明顯,我的思想過程曾受到一些消極方式的影響。

 

Hathors:按照我們的理解,這正是關鍵所在。從能量上來看要意識到,情感體和「Ka」離得非常近。所以,當恐懼產生時所發生的事情是:情感體開始非常快速的振動,並且,如果你們與這個恐懼的情感相認同的話,那麼這個恐懼就會被放大。根據這個恐懼模式有多強大,是有可能告訴你們自己,讓自己脫離恐懼的感受。但是,當情感體受到恐懼的全面攻擊而開始振動的時候,其會壓制住心智體,使得你們無法思考出脫離當前處境的方法。你們就會因恐懼而癱瘓。

 

但是,如果一個人(把意識)移到「Ka」,那麼就能非常迅速的讓恐懼發生變化。這個解決方法要回到前面所說的中柱或普拉納管。當你們正經驗一種強烈和困難的情感或感覺的時候,首先你們要識別出其位於你們身體中的什麼位置,這是因為你們將會需要這個參照點。然後,你們要(把意識)移到「Ka」,移到普拉納管,將你們的意識放在穿過身體正中央的管道的中央位置上。換句話說就是,要把你們的意識移到「Ka」。接下來將會發生的事情是:情感體會開始轉換,當恐懼的振動開始在普拉納管的穩固之下發生搖擺,那麼恐懼就會變得越來越稀薄,越來越容易駕馭。

 

Virginia:這令人充滿希望啊。

 

Hathors:作為一個比喻,請想一下你們稱為陀螺的玩具。陀螺有一個能量的中柱-儘管其不可見-向上穿過陀螺中央。實際上,那是它的重心,也是它的平衡點。只要陀螺以足夠快的速度旋轉,它就會保持直立。但是當它失去速度,它就會開始搖擺,最後會失去平衡而摔倒。

 

這非常類似於,當你們正經驗一種針對某種東西的消極的情感反應時,在「Ka」和情感體之間的動力學。你們會有一種如字面意思一樣的失去平衡的感覺,難道你們感覺不到嗎?這發生在當情感體在一種不平衡的共振之下旋轉和振動的時候。不過,如果你們能定位那感覺位於身體中何處,並且同時將你們的意識連到普拉納管,那麼你們的情感體就會非常快速的恢復平衡。

 

Virginia:那麼當你們感覺到那將一切都覆蓋包圍住的恐懼,亦或是愛的時候,你們會問你們自己其位於身體中什麼位置嗎?

 

Hathors:是的,非常正確。你們會認識到恐懼無所不在。接下來對於大多數人類來說將會發生的事情是:他們的思考過程會慌亂,就像這樣想:「其是壓倒性的!我無論做什麼都沒用!」。而我們所建議的是,在那個時候,你們要將你們的意識轉移到你們能量身體的另外一個部分。要將其轉移進「Ka」,移進普拉納管中,並且同時既要將意識放在普拉納管上,又要將意識放在你們所感覺到的你們身體中的情感上。這樣一來,你們就會發現情感在消散,或是會進入一種更加平衡的狀態。(譯注1)

 

Virginia:那麼,你們是不是在說只要「Ka」保持強韌,那麼其就會改善其他像這樣的恐懼狀況?

 

Hathors:正確。

 

Virginia:相反,如果人們在「Ka」的層次上並沒有蓄滿好的能量,那麼就會導致衰弱的處境?

 

Hathors:是的。

 

Virginia:這就是為什麼培養和維持我們的能量水平是如此的至關重要,然後,因為耶穌基督也曾經說過,人類失去了他們在情感上的控制能力。

 

Hathors:那同樣也是我們的經驗。

 

Virginia:那麼可以說維持「Ka」能量的強壯絕對是至關重要的?

 

Hathors:是的。將日日照料「Ka」變成一個人每日生活的一部分。這只不過就是獲得健康和更高意識的人類方程式的一部分。

 

Virginia:同飲食一樣重要?

 

Hathors:是的。要明白「Ka」是最根本和基礎的身體。「Ka」甚至在物質肉體死亡之後還能繼續存在一段時期,甚至長達好幾千年。古代埃及的一些實踐練習被用於激活「Ka」,這樣一個人能有意識的在死亡之後還活著,直到這個人能夠帶著完全的認識和意識向上移動進入更高層次的身體和更高的認識境界。

 

當你們開發你們「Ka」,你們的可能性就會變得更高,這是因為除了以太體和因果體之外,「Ka」比其他任何體都振動得要快。「Ka」在精妙的領域中,為實際的物質軀體,為實際的細胞提供所謂建築用的磚塊。其為心智體和情感體提供能量和構造,並且其還維持著星光體(譯註:七個體從內到外的順序是:肉體→Ka→情感體→心智體→星光體→以太體→因果體)。如果你們把「Ka」移除,那麼其他那些精妙體就會分解。可是如果你們把物質身體、心智體和星光體分解,但「Ka」仍舊強韌,那麼「Ka」會續存下來。因此,你們可以認為「Ka」就像是較低次身體的主人。

 

其他的身體則相當於是「Ka」-普拉納體,以及生命力-的僕人。那麼,如果一個人指揮那個生命力,讓其朝向更高次身體,讓其服務於以太體、因果體、單子體(monad)和一切萬有之源頭,那麼一個人就獲得了真正強大的煉金術!雖說是有可能不通過臣服並服務於那「太一源頭」而讓「Ka」得到開發,但這並不是我們想要教導的,並且也不是我們想要在這裡提倡的。

 

Virginia:這解釋了為什麼一些肉體死亡後的存有,他們非常執著於地球上的事情-通過較低的脈輪-,並且顯現為「鬼」和「幽靈」。

 

Hathors:是的,他們確實存在!

 

Virginia:在我們進入下一個練習之前,還有什麼其他你們想要說的?

 

Hathors:我們只是想要確保讀者都已經明白了如何通過我們剛才所說過的方法,來利用「Ka」去平衡那令人不舒服的情感。第一步是為了讓讀者開始感覺到他們在他們物質軀體的什麼位置感覺到不同的感情。第二步是通過使用普拉納管來讓情感能量恢復平衡-這作為一種必要的能力,已經在這一章的前面部分之中被我們所闡明了。


譯注1:對此我有親身的體會。幾年前和家人朋友們去橫濱八景島遊樂園玩,那天我不知何故,突然想有意識的通過「意識並感受」自己的恐懼,來戰勝恐懼,我的方法就是,在坐雲霄飛車以及在做那種升到很高很高(107米高)然後突然自由落體下落的刺激項目時,意識並感受自己的恐懼,然後我真的發覺我能夠戰勝恐懼,而不是與之認同,與之共振!

 

最有意思的是,有一個鬼屋,在出口會根據你獨自通過鬼屋時被嚇得程度的大小(測量你恐懼而叫的分貝數)來給你獎勵,我記得我一個人進入鬼屋,雖然自己也非常恐懼,但是自我感覺一直沒有失去控制,最後鬼屋的高潮到了,一個帶著鬼面具的人,在昏暗、寂靜並恐怖的音樂的伴奏下,突然悄悄的從後面拍我的肩,我回頭看看他,突然感到很滑稽,我開始摸他的醜臉,他就這樣退去了。等我到達出口,估計我的分貝數是零。

 

真的是沒有任何東西值得害怕的,當你認識到,在一切萬有的控制之下,一切都被設計/計劃成安全的模式,不會有任何其他什麼事情能消滅你,因為你我大家都是不朽的靈魂!

 

 


翻譯:ZaliD
http://light-Dimensions.blogspot.tw/2013/06/blog-post.html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