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現在想分享一個故事,一個傳說,這是在我們的文化中所流傳的,有關一個生活在你們稱之為古埃及的早期歷史時期中的人類的故事。從某種程度上來看,這個故事象徵著當前人類在地球上的體驗。

 

據說有一個入門者,他來到Hator神殿(哈托爾是愛與喜悅的女神),拼了命的想要體驗愛與喜悅的狀態。但是他想不先經過較低的下層世界的神殿,直接就要進入處於最高層次的入門過程。每次當這個滿懷希望的入門者來到愛與喜悅的Hator神殿,他都會被打發走,並被告知「你還沒有準備好。你必須要先進入下層世界。」

 

這個人非常狡猾,他用各種各樣的偽裝把自己裝扮成一個女人、一個瘸腿的人、一位智者,或甚至是一名乞丐。但是他仍舊還是同一個人,所以還是會被打發回來。不過他還是一次又一次的回到Hator神殿,想要尋找能夠進入神秘的入門過程,但卻不想先通過較低的神殿。

 

每一次當他偽裝出現,他都會被送回到他所拒絕進入的下層世界,都會被送回到那個-本來最終能夠令他贏得內心渴望的-(下層世界中的)入門過程。這個故事的重點是:你們無法繞過你們自己的下層世界。你們在尋找更高的靈性神秘之前,必須要先向下進入你們自身無意識的地下墓穴。

 

所以你們看,你們在意識中攀升得越高,你們就必須要鑽研得越深,用以保持平衡。如果你們在意識中升得太高,卻沒能平衡好包括你們自身無意識在內的你們的隱秘深處,則你們就會失去平衡,並會有潛在的危險。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如果那樣的話,你們就會在還沒有意識到你們自身之至關重要的那些部分-那些位於你們自身地下世界中的,尚未得到進化的,諸如你們的憤怒、憎惡、忌妒、瘋狂、幻想,甚至還有你們的死亡之願等等面向-的情況下而行事。這些你們試圖對它們維持不自覺狀態的東西是你們人性的一部分,並且,你們作為一個人類的任務,是要整合和療癒你們在這個次元中所體驗的所有層次!

 

在那些體驗層次之中必須要被療癒的東西之一,與你們稱之為黑暗,而我們稱之為沒有意識到有關。黑暗是沒有意識到。在我們看來,進化的任務就是去擴展覺識,讓其能包含所有,並且能合併到你們的所有存在之中。此時正在你們行星上發生的這些過程、這些境況以及事件是具有如此強烈性質的-讓那些居住在你們的地下世界中的感覺與信念活化的-催化劑。體驗的這個支點-生活中每時每刻的體驗的強度-是入門過程的門戶,其會讓你們進入到一種對你們自身深度的覺識和理解之中。

 

永遠都不要懷疑你們的本性完全有能力勝任這個工作,因為你們的意識中既包含了光-你們自身存在中天界的領域,並且還包含了你們自身存在中黑暗的惡魔世界。在體諒之中,在有意識之中,以及在愛之中保持這兩極,這樣就能去平衡它們,就能通過覺識的光與力量去療癒黑暗。在我們看來,這就是進化的任務,是為了這個層次以及為了你們的次元的,進化的任務。你們的地球正在進化,正在提升進入更高的覺識水平、更高的振動、更高的意識之中,而你們-地球的朋友-也是這樣。

 

現在,Virginia你有什麼問題嗎?

 

Virginia:再次問候你們。我今天的第一個問題是受到這一章-不過也受到其他地方-的信息的啟發,關係到你們的建議,有關現在人類所稱為的「心理學」。你們能否評論一下我們當前為了療癒的目的而利用心理學的效果如何?並且你們會建議我們的心理咨詢師以及心理學家-為了去理解以及運用能量,將其作為他們個人以及專業過程中的一部分-要怎樣去做?

 

Hathors:當前在地球上所實踐的心理學是極其有限的。按照我們的理解和看法,其所得出的成果非常有限,並且大多數心理學家對其的理解也非常狹隘。在很大程度上,心理學旨在以一種-盡可能少的給個體們製造困難的-方式讓人們去適應他們的社會。因此其基本的願景或目標只是一種適應。並且這種適應還是對一個-其在本質上對人類的潛在能力是壓制性的-社會的適應。

 

人類在表現上以及在情感與精神的體驗上,有著比大多數心理學家所設想的還要大得多的潛在能力。大多數心理學家所研究的是以語言為基礎的意識領域,其需要很多的交談,所以幾乎沒有時間去解決根本的能量上的問題。

 

所以你們看,所有一切在情感上所持有的東西-其在肉體和精妙(能量)場中被作為一種扭曲、疼痛,或精神創傷而存在-都有一種能量上的組成部分。因此,一個人可以說很多,但是不會有什麼東西會從根本上被改變,因為能量並沒有得到處理。

 

故此我們想說,如果在這個領域中工作的個體們想要擴展他們自己以及他們的全套技能,以能在療癒工作中變得更有成效,那麼他們就應該在他們的方法論中引入情感和精神狀態的能量學,這樣一來,他們的客戶的情感以及情感背後的能量就能直接被得到處理。

 

當一種情況在能量上被得到處理,那麼那些精神創傷以及不適就會被解決,並且神經系統和行為也會回到安定和平衡的狀態。這會增進個體的身心健康。然後從那個穩定的平台,一個人才能達到意識之更高的,神秘及靈性的狀態,其會提高作為升揚中人類的效率。如果不去處理情感的狀態及其能量上的組成部分,則你們只是在迴避那個問題。

 

使用藥物去抑制能量則是更糟糕的做法。因為是有可能以化學方法對大腦進行(非本質的局部)修改(alter),這樣情感上的問題實際上能得到抑制,但是一個人會變得要依靠藥物來達到一種半獨立的狀態,一種在靠化學誘導的平衡下的宛如那麼回事的狀態。

 

可是一旦停止使用藥物,這個人就會回到混亂的狀態,因為原來的能量還在頑強堅持著,因此這並不是一種解決方案。其只會讓事情變得更糟。在大腦的物質化學作用與情感、思想形式和信念的能量學之間是有關係的,可是有關這種科學在地球上還只是處於初創時期。你們現在所使用的-用藥物去控制大腦的物質化學作用的-方法,就好像是用棍棒去打蚊子。人們需要變得更加精細,更加溫和以及更加慎重。

 

Virginia:謝謝你們。你們能否評論一下在早期的做法中,使用電和其他設備而進行的電擊療法?

 

Hathors:其只會摧毀人的(能量)域和人的神經系統,其會在他們的精妙體中造成撕裂和破洞。由於以太體會被損傷-特別是「Ka」或普拉納體,所以電擊療法是一種非常非常差的選擇。在某些場合,當其他所有一切手段都失敗的時候,電擊療法在-通過抑制某種情緒而創造出一種行為的改變-的方面是有效果的。但是在你們今天的心理學中,並沒有真的理解為什麼電擊療法有時候會有效果。其在有的時候會被人們觀察到有幫助。

 

然而其常常會讓人們失去記憶,並在他們的能量場中造成不能被觀察到的其他問題,因為觀察者們並不足夠敏感到能感知在氣場中發生了什麼。電擊療法好歹還起作用的原因是:當有一小團或一大批的能量進入到大腦及其生化物質中的時候,就好像是經歷了一次爆炸,大腦會回到一種和以前相比不同類型的安靜平衡之中。有時候那種平衡會更好,但有時候又會更差,不管怎麼說,其都是一個非常差的,非常笨拙的,修改大腦的物質化學作用及其活動的粗糙不成熟的方法。

 

Virginia:謝謝你們。那麼你們是不是覺得在進行情感療癒的過程中,任何電磁能量的使用不會有什麼問題?

 

Hathors:是的,並且這在未來數十年間會變得更加明白。聲音與電磁學一樣,也會在情感和精神問題的治療中被越來越多的利用到,並且理所當然,在這一點上對磁石的使用也會越來越為人們所理解。

 

Virginia:你們已經說了有關身心的健康。那麼在物質身體中的不健康會如何影響或左右我們的試圖去平衡-你們在「支點」這一章中所說到的-那兩個內在極性的努力?

 

Hathors:如果「Ka」的活力並不足夠強的話,一個人就既不能平衡能量的極性,也不能充分利用一個人人生中的入門機會。如果一個人身心交瘁精疲力竭,那麼其根本就無法集中意識;因為這是不可能的。一個人在能重新集中意識之前,他不得不去睡覺或是休息,這樣來彌補自己的能量。

 

 


翻譯:ZaliD
http://light-Dimensions.blogspot.tw/2013/06/blog-post.html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