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rginia:這麼說,地球正在經受的這場共鳴的轉變將額外的壓力加在了我們人類的頭上?

 

Hathors:是的。

 

Virginia:非常感謝你們。你們能否評論一下聲音曾怎麼樣被從前在地球上的文明所濫用的?我們所知道的一個是,在亞特蘭蒂斯似乎曾發生過濫用。關於這點你們有沒有任何需要澄清的能和我們分享?

 

Hathors:聲音曾在很多文明中被濫用過,不過,當其被帶到一種高的水平或高度精密複雜的程度的時候,其實際上曾有過非常大的破壞性!亞特蘭蒂斯曾使用過自由能源,而聲音是其中關鍵的一部分。因為他們的觀點太過於偏向精神,而使得他們與自己的生物性根源分離開來-我們再一次又回到這件事情上來-,後來他們變得非常的不平衡,最終他們毀滅了自己。

 

又一次對聲音的濫用發生在古埃及的法老時期,在你們所說的從赫裡奧波利斯(Heliopolis)時代過渡到孟菲斯(Memphite)時代的時候。這種濫用是由神職人員所犯下的,其為古埃及的衰退做出了一部分的貢獻。

 

在很多文明中,聲音都被濫用過,並且最後會變成一種戰爭的工具。現在,儘管在大眾之中通常並不知曉這件事情,但實際上聲音現在已經是一種戰爭武器了。因此,除非你們的全球文明能重新找回尊重地球以及尊重所有生命的感覺,否則你們的文明會創造出某些-曾在亞特蘭蒂斯發生過的-相類似的事情。

 

Virginia:另外一個問題是關於情感體的。有一次,一位被大家稱之為基督耶穌的存有告訴我說,我們一直不斷的在情感層次上失去我們的愛,這導致了持續的痛苦,而這也是我們的靈性導師們正試圖讓我們痊癒的地方。你們有沒有任何別的什麼評論,或是我們能按著去做的例子,能讓我們度過這個情感限制的障礙,以及在(身體)官能上的痛苦?

 

Hathors:這是又一個非常複雜的問題,並且其是一個不僅在古埃及被問過,並且還在古埃及被一種人們稱之為煉金術的系統給解決過的非常深奧的問題。為了將某些極其複雜的東西簡化到其最簡單的說法,我們想說:你們對任何給定的狀況所產生的情感反應,是你們對那種狀況的感知/看法所導致的一種結果。

 

如果你們通過二元性之眼來感受和體驗某種狀況-其在埃及煉金術系統中被表達為阿波菲斯(Apophis)大蛇,二元性的大蛇-則你們就會被困在與這個三次元實相的感覺的戰鬥之中。在這裡,你們把這些事件按照與你們自己的關係,解釋成是好的或壞的,是正面積極的或負面消極的。如果其是好事,則你們也許就會興高采烈;而如果你們將其詮釋成壞事,則你們就會進入沮喪或憤怒,或任何你們所熟悉的(情感)模式。

 

而如果你們體驗某種狀況是通過被稱為是荷露斯(Horus)左眼的直觀的能力,或是通過被稱為是智慧之眼的,具有被稱為「德胡提(tehuti)」功能的透特(Thoth)之眼,則你們就會感受到某種超越物質的東西。由於在物質領域中所發生的不論什麼事情在本質上都是虛幻的,所以只有當你們能看清幻影背後的真相,你們的自由才會到來。人們仍舊在體驗著物質實相,但是在一種情感的層次上,人們卻在通過荷露斯的直覺之眼,或是通過透特之眼的智慧能力在感受著某種超越物質的東西。實際上,這種感受幻影背後的真相的能力,在古埃及的煉金術系統中被稱為「瑪阿特(maat)」。

 

幻影背後的真相是萬物都自其中顯現的土壤,並且其在本質上永遠都平和與安寧,永遠都是不變的、慈悲的、善意的和充滿愛的。因此,「瑪阿特」是包含萬物的最根本的面向。當人們使用自己的直覺感官與更高的面向對齊,並且通過直覺感官去培育(cultivates)和領悟在人生中所發生的一切事情,則人們會在根本之愛,和與萬物的平衡之中變的接地。這樣人們就不會被阿波菲斯大蛇,被二元性的大蛇攪亂而脫離(人生的)課程。

 

Virginia:那麼這又是要我們拋棄對是好還是壞的判斷?

 

Hathors:是的,好和壞是理智所創造的概念。生命,在其無限的複雜性中,並不是「黑或白」的。

 

Virginia:那麼,如我們的宗教所勸告的那樣,判定,是我們會不斷遭遇到的絆腳石之一?

 

Hathors:是的。這裡我們想要說得非常精確。我們並不是在說要放棄理智。理智在意識的進化中至關重要!我們所說的是:不要受到理智的條件作用的誘惑,而去接受那些看起來像是現實的東西。這是因為,在更高次元的理解之中,在一個較低次元中所發生的事情只不過是拼圖中的一塊罷了。存在著某種更加恢宏和偉大的東西正在創造著影響。因此,始終要與萬物背後的「源頭」保持著連接!

 

Virginia:我現在想知道,你們所注意到的,從一種能量的觀點來看,我們人類-至少我們中那些正嘗試進入覺醒過程的人們-正在做的,成功的活化或進入更高的意識狀態的事情是什麼?以及其他我們還能做些什麼事情來加速我們的這個過程?

 

Hathors:從一種能量的觀點來看,我們會說,培育那種更高的意識的素質-那被稱為愛的情感-會加強一個人與真實之間的直覺聯繫。這樣當一個人愛得越多,並且越有能力去寬恕自己以及自己周圍的人,一個人就會越少的被鉤進阿波菲斯這個幻象之中。你們是經由你們自己的選擇而獲得自由,是你們自己讓你們自己自由-這就是關鍵所在。

 

如我們前面所說過的那樣,你們在你們自己心中為你們自己,以及為別人而產生的愛越多,其所帶來的療癒就會越偉大。愛會建立起一種和聲的(能量)場,其會如瀑布一樣流入實際的身體細胞之中,以及流入一個人之存在的其他意識層次之中。這種愛是很多人正努力奮鬥想要獲取的一種東西,並且這種愛還是非常正面積極的,和非常有效力的。你們要通過各種各樣的方式繼續這樣做下去。愛,既是薩南達(Sananda)-你們稱為耶穌-的根本教導,同時也是佛陀的根本教誨。佛陀的道路是通過:從被稱為輪迴(samsara)的二元性幻象中覺醒,並且連接到其背後的愛、慈悲與覺識。

 

Virginia:那麼你們確實在人性這一部分中看到了一些進步?

 

Hathors:是的。不過,需要理解的是,進步是經由個體而發生的,然後才發散到其他的個體,並且最後會產生出一種連鎖效應,這樣越來越多的人才會覺醒。覺醒過程的目標,是讓越來越多的人都牽涉進來...而現在這正在發生。當然,當你們通過你們的出版界、報紙、電視新聞和廣播新聞的眼睛,來看這個世界上正在發生什麼的話,你們是不會得到一個對真正新聞的報導的。你們所得到的是一個對這個二元性世界的根本的感知和認識的報導。

 

你們不會得到一個實際上正在發生什麼的報導,而實際上正在發生的是一場驚人的-人類的情感與創造力正以人類個體的方式在表達著自己-的文藝復興。其同時也是當地球系統轉變到一個新層次時的一種驚人的混亂之流的一部分。因此,新聞會報導正在發生的災禍和可怕的事情,而不會經常報道-在大多數情況下甚至都不會注意到-正在這個行星的個體人類中發生的,在情感以及其他方面的,那些療癒的奇蹟。

 

Virginia:無疑不是從一個最有益的層次去報導。

 

Hathors:是的。

 

Virginia:在我們結束這一章之前,你們還有任何其他想說的嗎?

 

Hathors:在你們發出的聲音之內,是開啟不計其數的世界的鑰匙。

 

 


翻譯:ZaliD
http://light-Dimensions.blogspot.tw/2013/06/blog-post.html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