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rginia:那麼你們所看到的,在所有偉大的國家之間,實現一種更富同情心和慈悲心,更加和諧與融洽的關係的可能性,在於什麼地方呢?

 

Hathors:每一個國家都處在人類意識的現行思維模式之中。國家的運轉很像人類個體:都是有領土意識的,佔有慾強的,並且都注意他們自己的利益。目前在人類的意識之中還沒有一種認識:認識到一個人能在照顧自己的同時,還敏感於其他人的需求。因而,各個國家處在各自不同的進化狀態之中,並且還不存在一種堅實的,發自真心的國際間的理解。與那些雖然擁有資源但卻不願意分享的國家相比,那些肯用自己的資源去對其他人表達善意與仁慈的國家,很明顯是在表達一種更高的理想。

 

目前在前蘇聯內部,由於均衡還沒有被建立起來,所以事態處於一種不穩定的狀態。在想要令個體獲得自由,並允許一種更大的個人表現存在的意識的不同面向之間所進行的鬥爭,與,那些想要壓制個體並重新把社會帶回到嚴格的控制之下的勢力,這兩者處於兩極對立的狀態(譯註:指民主陣營內部的矛盾,與獨裁專制陣營之間,是兩極對立的)。類似的情況也可能會在中國展開。

 

由於在這個世界上很多國家的意識之中還存在著沒有被改善或淨化的相互敵對的元素,所以在任何可預見的未來之中,可以說戰爭還不會結束。不過,從我們這個角度,我們所能說的是:在這顆行星上的每一個地方、每一個社會,以及在這些社會中的每一個層次和每一個位置之上,個體們都正在覺醒。

 

隨著有越來越多的個體們覺醒過來,他們認識到,某些事情不能再忍受下去了(他們只是無法再以從前的方式去做事情了),並且當這些覺醒的人中包含了那些擁有權力與影響力的個體們,則你們就會看到社會在開始轉變。其正在開始轉變;但是在現在,還只能比喻為是一場拔河比賽,是一場遍及整個世界的,在每一個社會的每一個層次上的,眾多勢力與派別之間的拔河比賽。

 

Virginia:順著你們的這個思想來說,對於-要怎樣才能對這些社會中的更大命運產生影響-這件事情,你們有沒有什麼評論?另外,作為身處在這些社會中的個人,我們能夠做些什麼?

 

Hathors:社會是一種特別的構造體或結構,如果個人想要影響社會,則有一個幾乎算是定則的規則:你們在社會的哪一個層次運作,就決定了你們能對其產生什麼樣的影響。因此,那些具有影響力並且身處在權力與決策層中的人們,會對社會機構與制度產生更大的影響。而那些身懷遠見並具個人力量的個體們,雖然他們並不是組織結構或體制內的一部分,但是他們仍舊能夠通過他們的遠見和他們的力量這些長處,而(對社會)產生巨大驚人的影響力。當他們(在社會中)變得非常顯著,就會孕育出一種社會使命,而這,就是社會所需要的。

 

對於那些因為他們並不處在決策層中,所以感到自己好像無法對一場改變產生什麼影響的普通人,我們想要說:如果他們能真的理解他們自己在意識、振動和共鳴領域中的本質,則他們就會發揮出自己的力量。當一個人保持著某種頻率或振動-一種和平或愛(即關照周圍之人的愛)的情感音調或情感簽名,則其會建立起一個有傳染性的振動場。

 

接著,其他正在覺醒中的人們就也會開始做同樣的事情。這樣,當你們有足夠多的個體都在保持著一種振動(不管其是恐懼的振動的還是愛的振動),則你們就會對那個社會產生強大的影響。因此其最終能歸結為一個事實(儘管這個事實看起來自相矛盾):個體們握有一種關鍵,一種能怎麼樣只是通過與自己以及與其他人建立起正面積極的人際關係,就可以改變社會的關鍵。

 

Virginia:以同樣的方式存在著個人與國家的業力模式,那麼,你們能否評論一下我們太陽系的命運,以及超越我們太陽系的那些命運?我們正在那裡清算的是什麼樣的業,我們是怎麼樣處理所有這一切的?

 

Hathors:這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問題,因為當前在這顆行星上,你們有著如此之多的歷史淵流(streams)以及不同的血統,並且,並非所有以肉體形式存在於這顆行星上的都是人類-儘管他們看上去像人。這是一個要考慮的很怪異的事情。按照不帶個人色彩的宇宙業力法則,所有文明-不管其是銀河系的還是地球上的-都必須要清算自己的業。因此,在整個太陽系、銀河系以及宇宙之中存在著多種層次的正被清算的業。

 

這是如此之複雜,以至於我們幾乎不想對之發表評論,因為這會耗費太多的時間,並且還不會對個體們有什麼幫助。不過,我們所能說的是:此時正在這顆行星上發生的事情,在星系間的歷史上絕對是獨一無二的。與當前正這裡發生的一模一樣的事情以前從未發生過。因此,隨著這顆行星在頻率上的上升,並且隨著所有位於其上的存有們都要通過那個更高的入口,業債正以一種非常快的節奏在被清算!

 

來自其他領域的觀察者們因此而正帶著興趣觀看這個狀況,想看看業會多麼快的被平衡,以及這種平衡會多麼的溫和或多麼的激烈。對於這些已經理解了業力法則是一套不帶個人色彩的宇宙之法的觀察者們來說,這是一件極其有興趣的事情。

 

地球是一個孕育活動的溫床,這些活動正在眾多層次上發生,並且還伴隨著對業的快速支付與償還,因此,哪裡還有比地球更好的學習業力模式的地方呢?當業被淨化,命運就能被改變;因此,就這方面而言,地球此時是一個激烈的業力活動集中的地點。

 

Virginia:既然你們已經論述過人類的轉換進入更高的意識這件事情,那麼你們能否評論一下,當地球的意識轉換進入更高的頻率之時,這顆行星在這個太陽系中的物理位置是會維持不變,還是如某些人所指出的那樣,會從它現在的物理位置移動到別處?

 

Hathors:沒有人能確切的知道會發生什麼。這就是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觀察正在發生的原因。當然,有來自於我們的科學家,以及來自於其他文化與文明的科學家的理論,而這些科學家們實際上也見過面,並廣泛討論過這件事情。此時,關於這件事情有兩種理論佔優勢。一種理論認為地球將會如字面意思那樣的移動其在太陽系中的物理位置。而另一種理論則認為地球會維持物理位置不變,但是其在振動上會處於一個不同的次元。這第二個理論是我們這個小組傾向於感到會發生的。

 

不過,整個的太陽系、宇宙、以及宇宙中所有的銀河系,眼下都正朝著宇宙中的一個中心點在移動,因此,從這個意義上,可以說巨大的運動此刻正在發生。因為這個運動此刻正在發生,所以你們會在星系中看到那個運動的一種加速。說到地球在太陽系中的關係,此時對於我們來說,還並不清楚會發生什麼事情。因為這裡面存在著太多的變數。

 

Virginia:你們也知道,在我們地球的歷史之中,我們有來自於聖經中的《啟示錄》這本書的預言,有來自於霍皮族的預言,並且還有來自於眾多其他的歷史資料以及一些活著的個體們的預言,這些預言講述了將要迎來的某種命運的因素。你們能否評論一下「預言」這種東西,其是否在過去曾有過價值,以及其當前在我們的行星上是否有價值?

 

Hathors:預言是一種意識上的預測未來的能力,其是基於對此刻正在能量上發生的事情的理解。其就像是:在已經充分理解了命運的改變是能夠發生的情況下而繪製出命運的一個進程。預言的危險在於,很多接受它的人們會把其當成是一個事實,而不只是一種可能性。因此,關於地球災難的預測與預言正在很多個體中創造出極端的焦慮與不安,因為他們把這些預言理解為事實,而這是一種誤解。

 

預言是一種可能性。其是對-如果事件的進程按照其現在正在進行的方式持續展開的話將會發生什麼事情-的一種理解。比如,如果一個人有一雙不合適他們的鞋子,並且如果他們不停的走,直到感到疼痛和刺激,那麼就可以預言他們的腳上會長水泡。如果人們把這個預言看成是事實,那麼他們就不會脫下鞋子。然後,也許人們就會對他們自己說:這個水泡是天注定的,所以「我在這件事情上沒有選擇」。

 

不幸的是,我們看到一些像這樣的事情正在那些一直預言地球會有災難的人們當中發生。根據我們的觀點,按照我們的理解,在地球的變化這件事情上,沒有任何東西是絕對的。那些預言只是一些也許會也許不會發生的可能性,其是基於現在發生在人類意識和地球意識上的事情(而預言的可能性)。當你們聽到這些預言的時候,不要將這些預言接受為事實,而是要把其看成是可能性。地球在變化這件事情是事實,這是因為地球正在進化,而你們也同樣。但是地球的變化並不一定就如許多人所傳說的那樣是災難性的。

 

預言的真正作用是為了向社會和個人發出警告,警告前方有可能發生什麼事情。預言者會指出未來的命運,並且說:我們正朝著這個方向前進,我們想要繼續沿著這條我們所選擇的道路走下去嗎?這才是預言的真正作用。並不是說我們在預言的景象中所看到的就是將要發生的,並且我們還沒有選擇。根據我們的理解,這是錯誤的。

 

 


翻譯:ZaliD
http://light-Dimensions.blogspot.tw/2013/06/blog-post.html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