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rginia:當前,我們關於時間的度量、時間的加速以及瑪雅曆法的概念等等有著很多的討論。時間的度量是怎麼樣關聯到命運的?

 

Hathors:你在這裡提出了一個非常大的話題。而且也許要花相當長的時間來解釋,不過,我們會試著簡潔的進行說明。也許這看起來很奇怪,但實際上它關係到語言。當你們有了一次體驗,並且當你們通過語言來描述那個體驗,則你們就能更好的去領會那個體驗,去保持那個體驗。因此,語言促進了對體驗的認識。人們當然可以有不帶語言的體驗,但是,語言讓意識能標記一次體驗。讓我們舉個例子,假設你們試著回憶起某件發生在過去的事情,比如我們說:你把一本書放到抽屜裡,然後離開家,來到城市另一邊的某個地方。

 

然後你意識到你需要那本書,所以你打電話回家,告訴你的夥伴你把書放在第二個抽屜裡,並且要求他們為你讀一下書中特定的某一頁。語言就這樣幫助你們相互溝通,所以說語言促進了體驗(直到你們再次變得能心靈感應為止)。眼下,如果你們沒有語言的話,要指示人找到這本書會很困難。所以說,語言指引了一條穿越體驗的路徑,語言的作用就是如此,但同時我們還要說的是:這也是語言的限制之處。

 

時間是一個與此類似的過程。其是一個真實的流,但是又比你們的社會和你們的文化測量它的線性方式要複雜得多。因為時間實際上是螺旋狀和非線性的,其在本質上是多次元,而非三次元的。請你們要意識到,一旦你們使用一種線性的測量時間的方式,或任何測量系統,你們就已經對(人類的)知覺作用產生了一種影響。那麼下面,我們想要談一談關於時間的三種特殊的性質或層次。

 

第一種性質是「生物性的時間」,即:有機的時間,你們身體的韻律,你們呼吸的節奏,你們心臟鼓動的節拍,風的律動,地球上水的(循環)節奏,這些都與地球的韻律以及你們身體的生物節律這種有機性有關。除此之外,你們還有鐘錶,其被發明用來順序的一點一滴地測量時間,這樣一來,整個的人類社會就按照一種機械的時間測量,而非按照他們自身的生物智慧來過他們的生活。

 

這對人類個體造成了巨大的壓力,而這一點還沒有被完全認識到。為了順應社會的方便而按照鐘錶過一個人的生活,這在某種程度上會對你們有幫助,但是在一種生物的層次上,其卻是非常有壓力的,因為其將你們自己與你們的生物智慧切斷開來!

 

按照自然的韻律來生物性的測量時間的話,會把我們帶到時間的第二個層次,其關係到月球。月球的時序(農曆)與當前被世界上眾多社會-尤其是西方社會-所使用的格利高裡歷(公歷)相比,是一個更加有機的,更加符合事實的時間度量方式。十二個月的公歷是被創造用來切斷人們與月球的有機的時間感覺的。這個曆法的創造者們在他們做這件事情的過程中是非常精確(而沒有紕漏)的。用你們行星上的一種街頭術語來說的話,這是一種「詐欺」。

 

其把你們與月球的連接斬斷了!這是一種手段,用以將人類意識從對偉大母親地球的覺知中拉開來,將其連接到某種抽像的東西上面。因此,當一個人用公歷度量時間,一個人就如字面意思那樣的,脫離了與真實的時間之流之間的同步性。其是一種武斷專橫和隨心所欲的測量。可以說,其是被憑空從帽子裡(變戲法一樣)變出來的。其並不是有機的。其既沒有反映出身體的節律,也沒有反映出地球的韻律。因此,一種更真實的對時間的感覺應該是要回歸到月球的相位(phases)。

 

最後,時間的第三個感覺是星際銀河的,其是星系銀河們參照著「大中心太陽」而形成的相互之間的流動和關係,以及它們與你們的太陽-這個太陽系的恆星-之間的關係。這是時間的另外一個你們對之知之甚少的層次。因此,對於你們來說,真實的時間有(1)生物性的(2)月球的(3)星際銀河的,這三個層次。

 

人們能夠順序的、機械的測量時間,於是似乎就可以開始控制地球-因為人們竟然能依照時間讓事情發生。確實這是真實的,因為人們通過意識在創造著另外一條時間流。但是我們想對你們說的是:如果你們想要得到一種精確的,與宇宙對齊的時間的描述,那麼就請你們在使用時間的時候,將你們的注意力從鐘錶和日曆上移開,將其轉向你們的身體,轉向月球和太陽。

 

Virginia:瑪雅曆法是否有能力為我們做到這些?

 

Hathors:瑪雅曆法有能力追蹤月球的相位和星際銀河的相位。但是其追蹤不到身體的智慧。身體的智慧是一種有機的、生物性的,蘊含在個體內部的時間測量法。不過,是的沒錯,對於月球的相位和星際銀河的時間來說,瑪雅曆法在你們所擁有的曆法當中是最準確的描述符。

 

Virginia:那麼我們使用這種,給當今社會帶來二元性的,時間的最好方式是什麼呢?

 

Hathors:除非你們「脫離社會」,否則可以說,你們將不得不找到一種平衡。如果你們不得不跟大多數個體們一樣去適應這個社會,則你們也許就必須要對鐘錶致以敬意,要守時的在某個時間去你說好要去的地方。但是,在你們跟隨鐘錶的同時,也要對你們自己的身體予以注意。也許其他所有人都吃飯的時間並不是你們進食的時間,那時也許是你們應該休息的時間、讀書的時間,或是散步的時間,然後才是吃點什麼的時間。

 

個體們在身體韻律上的差異巨大。因此你們必須要變得敏感於你們自己的韻律,並且要注意根據你們身體的智慧來做出選擇,同時又要對鐘錶和公歷予以注意。我們只是鼓勵你們開始去注意月球的相位,以及開始感受時間在從一個新月到下一個新月之間的運動。如果你們能生活在兩個世界中,則你們既可以生活在社會中,按照那種(鐘錶的)時間測量方式來注意並跟蹤事情,同時又可以覺察到那些更深的自然韻律,並且讓你們自己生活於其中。

 

Virginia:早先你們曾說過,存在著神秘的幾何學。你們能否談論一下我們經常談到的這些幾何學-諸如「生命之花」,和各種不同的數學上的理解,以及儀式?你們是否認為這些東西曾影響過命運,或是現在還在影響著我們的命運?

 

Hathors:「生命之花」是一種根本性的模式,宇宙也是按其而佈置的。就算是分子和原子的柵格也被按照這種模式而佈置;因此,其是命運展開的舞台,也是命運的藍圖。沒有它就不會有(大千世界的)顯現。不過,你們的問題是「對(生命之花)這種模式的認識會對命運產生影響嗎?」?

 

Virginia:是的。

 

Hathors:隨著有更多的人都認識到了「下如上焉」-即,一切萬物都是互相連通的-這條煉金術的真理,人們就會開始從「事件都是隨機的」這種信念的瘴氣中走出來。而認識到萬物都是連在一起的,並且有一種將萬物維繫在一起的智能,即:智慧。當人們覺醒於這條真理,命運就會發生改變,因為人們將無法再繼續去做其在睡著時曾做過的那些事情。因此回答是:是的,其會服務於覺醒的目標,並且會改變個體和集體的命運。

 

Virginia:你們是否願意評論一下有關這個地球上的-任何曾真正理解了自己的命運,並且在這方面達到過一種高度成就水平的-先前文明?

 

Hathors:列姆利亞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有能力這樣。亞特蘭蒂斯則是在-他們在認知上犯了一個錯誤,而把二元性當成是他們的現實-之前,在-他們變得如此的(偏向於)精神和思想,以至於在愛上失去了平衡-之前,他們才有一陣子能這樣。不用說,古埃及的黃金時期以及希臘黃金時期的崇高命運,都是人類意識中的一次巨大的繁榮期和一次向前的躍進。另外在非洲還有一些你們不知其名的文化,因為你們的歷史並沒有記錄他們。

 

如前所述,我們曾與眾多的早期文明有過接觸。我們知道,由於我們與古埃及的繁榮時期中最鼎盛的時期有過強烈又緊密的關係,因此那時種下了強力的影響力的種子,並且也獲得了成就-這尤其是通過神秘學校,以及通過對「力量之杖」的多方面的使用。

 

Virginia:「力量之杖」?你們能明確說明一下這個詞語的意思嗎?

 

Hathors:(暫停中,他們之間在討論這個問題...)請原諒我們的延遲,不過,因為充分回答這個問題會花相當長的時間,所以我們在仔細考慮關於這個話題應該說多少。我們預期其會讓這一章變得太長,所以想問你是否希望我們繼續下去。

 

Virginia:為了避免錯過任何重要的事情,我們是不是現在該結束這一章,並把「力量之杖」的話題留給下一章?

 

Hathors:同意。那麼讓我們用一個最後的提醒來結束我們的話,即:你們的命運完全不是被事先決定的,而是存在於更高意識的潛在可能性裡。通過這種提升了的覺識,通過你們的正面積極的選擇,以及通過你們的充滿愛的振動頻率,你們就將走在一條以宇宙比例在擴展的旅程之中。

 

通過使用我們所推薦的用於你們的成長以及療癒的「自我掌控的練習」,你們由此而產生的影響將會遠遠的超出你們自己的人生,以及地球的進程。你們將會幫助將光明和希望帶給很多其他的,此刻對於你們來說還是未知的存在們。

 

 


翻譯:ZaliD
http://light-Dimensions.blogspot.tw/2013/06/blog-post.html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