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確的教育所關心的是個人的自由,惟有個人的自由,才能帶來與整體、人群的真正合作。然而,這種自由並非藉著追逐自己的擴展和成功而能獲得。自由起於自我認識,也就是當心靈超越了因渴望自我安全而製造出來的種種障礙時。

 

教育的任務,在幫助每一個人發現這些心理上的障礙,而非僅將新的行為模式、新的思考形式,強加在他的身上。這種強迫的灌輸永遠無法喚醒智慧、創造性的瞭解,只是進一步把個人加以限制。顯然,這種情形正發生於世界各地,這就是為何我們的問題層出不窮、延續不絕的原因。

 

惟有當我們瞭解了人生的深刻意義,這時才會有真正的教育。然而要瞭解人生,則心靈必須明智地將自己從滋生恐懼與附和順從的要求報償的慾望中解脫。如果我們把孩子視為私人的財產,如果將他們視為我們卑微自我的延續,或實現我們野心的工具,則我們建造的是一個沒有愛卻有追逐自我利益的環境和社會結構。

 

一所在名利上成功的學校,通常不是一所教育中心。一所廣大、興盛的學府,將千百個兒童聚集在一起受教育,憑它的壯觀和成績可能製造出銀行職員、超級銷售員、企業家、各種委員、或一些在技術上勝任的膚淺人群;然而,有希望的只是完整的個人—而惟有小學校才有助於造就這種完整的個人。因此,只收容數目有限的男女學生,並且擁有正確教育者的學校,遠比在大學校裡從事最新穎的教育方法來得重要。

 

然而不幸的是,我們的困難與混亂的原因之一,就是我們以為必須從事規模宏達的教育。大部分人都希望有壯觀校舍的大學校—雖然這種學校並非正確的教育中心,因為我們意欲改變或影響所謂的群眾。

 

然而,誰是群眾呢?你和我。讓我們不要沉溺於這種想法:群眾也必須受到正確的教育。這種對群眾的考慮,是一種逃避即刻行動的方式。如果我們由眼前的事物著手,在我們與孩子、朋友、鄰人的關係中覺察到我們自己,則正確的教育便會普及各處。我們在外界家庭與朋友的世界中的行動,將會產生影響和效果。

 

在我們的一切關係中,充分地覺察到我們自己後,便會開始發覺到至今仍茫然無知,卻存在於我們自身中的混亂與束縛。對它們有所覺察後,我們才能瞭解它們,並加以解決。如果缺乏這項覺察以及自我認識,則任何教育方面或其他方面的改革只會導致更深的對立與不幸。

 

建造氣派的學校,而聘請的老師只依據某項方法,對他與學生之間的關係不加警覺與觀察,如此只會鼓勵學生聚集知識、發展能力,依據某種模式作機械式思考的習慣。然而,這些都無法幫助學生成為一個完整的人。在警覺而深思的教育者手中,方法可能有其有限的用途,卻無法造就智慧。不過,奇怪的是,像「方法」、「制度」這種字眼,卻對我們十分重要。符號象徵取代了真實的事物,而對此種情形我們毫無見怪,因為真實的事物使人不安,它的影子卻使人舒適。

 

任何有基本價值的東西,都是無法藉著集體教育來完成的,需要對每一個孩子的個別困難、脾氣、能力加以仔細研究、瞭解。明白這一點的人,如果真心地想要瞭解孩子,想要幫助他們,便應該集合起來,創辦一所學校。這所學校將在孩子的生活中產生重大的意義,因為它幫助孩子成為一個完整而有智慧的人。創辦這樣的學校,並不需要等到擁有足夠的資金,每個人都可以在家庭中做一個真正的教師,而機會將會落到那些具有無限熱忱的人身上。

 

愛自己的孩子以及四周所接觸的孩子,而因此充滿真誠的那些人,可以在他家附件或在他自己的家裡成立這種正確的學校。然後,所需的金錢就會有了著落—這是最不需要考慮的一項。要維持一所施行正確教育的小學校,在經濟上當然是有困難的,然而,它並不需要依賴龐大的銀行存款。除非有愛與瞭解,否則金錢必然導致腐敗與墮落。如果,這真是一所值得賣力的學校,則它所需的援助是可以獲得解決的。只要對孩子有愛,任何事情都是辦得到的。

 

一旦我們最關心的是學校,則孩子便不受重視了。正確的教育者關心的是個人,而非學生的數量,這樣的教育者會發覺,他可以開設一所為某些父母所支持而意義重大的學校。然而,教師必須具有火一般的熱忱,如果他毫不起勁,則他的學校也就和其他學校沒什麼兩樣了。

 

如果父母真正愛他們的子女,他們會制定法律或使用其他方法以創建小型學校,任用正確的教育者。他們不會因為小學校的費用昂貴或正確教育者的難以尋覓,而躊躇不前。

 

不過,他們應該明白,與此有利害關係的各方面,政府和有組織的宗教都將不可避免地反對他們,因為這種學校是革命性的。真正的革命,並非暴力的革命;真正的革命,在於培養完整而有智慧的人,這些人藉著他們自己的生活,逐漸使社會產生根本的改變。

 

然而,最重要的是這種學校裡的教師都必須是自動前來的,而非受到勸服或委託。因為,自發地從世俗的事物中解脫,才是教育的惟一正確基礎。如果教師們希望互相幫助,並且幫助學生瞭解正確的價值,那麼在他們每天的日常生活中,必須隨時有敏銳的警覺。

 

一個人生活在一所小學校裡,很容易忘記學校之外還有一個世界:那兒的衝突、毀滅與不幸正與日俱增。那世界與我們並無隔離。相反,它是我們的一部分,因為我們造成了它現在這副樣子。因此,如果我們要在社會結構中產生基本上的改變,正確的教育是第一步。

 

惟有正確的教育,才能為我們的問題和不幸,提供持久的解決方法,而非意識形態、領導人物或經濟上的改革。要明白這項事實的真理,無需智力上或情緒上的說服或狡詐的論證。

 

如果在施行正確教育的學校中,其教職員的核心人物專心致力於教育,而且充滿活力,它則會吸收其他有同樣目標的人,而那些沒有興趣的人立刻會感到自己不適宜此項工作。如果核心人物肯定了此教育的意義,而且機敏細心,那些毫不關心的外圍份子便會枯萎而至脫離;然而,如果核心人物並不關心,則整個團體將猶疑不定,萎靡不振。

 

核心人物不能只由校長一人組成。只繫於一人的熱忱與興趣,必定會日漸衰萎而最終消失。此種興趣是膚淺的、輕浮的,沒有價值,因為它能被轉向,而屈從於他人一時的興致與幻想。如果校長控制一切,自由與合作的精神則顯然是無法存在的,一個個性強烈的人可以建立一所第一流的學校,然而,恐懼和屈從便不知不覺地產生,結果是其他的教師成了隨從附和的人。

 

這樣的團體無法產生自由與瞭解。教師不能受校長的控制,而校長不能掌握一切責任。相反,每個教師都應該對一切負責。如果有興趣的只是幾個人,其他人的漠視和對立將阻礙整個效果,造成互相矛盾的現象。

 

也許有人懷疑,沒有一個中心權威,如何能經營一所學校?然而,沒有人能夠確知詳情,因為這種學校從沒有人試辦過。顯然,在一群真正的教育者中,權威的問題永遠不會發生。當大家都為了自由和智慧而努力,互相間的合作則在各方面都是可行的。

 

那些不曾深入而持久地致力於正確教育工作的人,也許覺得沒有中心權威是一項不可行的理論,然而,當一個人全心致力於正確教育時,他並不需要被他人催逼、指揮或控制。有智慧的老師在使用他們的能力時是富於彈性的;他們努力於個人的自由,善於調節,施行對整個學校有益的事。真摯的興趣是構成能力的起點,而興趣與能力均因實行而獲得增強。

 

如果一個人對於順從的心理因素沒有加以瞭解,那麼僅僅決意於不順從權威,則只會造成混亂。這種混亂並非由於缺乏權威,而是對正確的教育沒有深入且共同的興趣。如果有真正的興趣,則每個教師對於經營學校的種種需求,會時時加以明智的適應。在任何關係中,摩擦和誤解是難免的。然而,如果沒有共同的興趣,缺少那份維繫大家的友愛之情,這些誤解和摩擦便會渲染誇大了。

 

施行正確教育的學校中,教師之間的合作是沒有界限的。全體教師應該經常集會,討論學校的各項問題。一旦大家同意了某項行動,在執行上便不會有困難。如果大多數人的決議未獲某個教師同意,則可以在下次集會中再加以討論。

 

教師不應懼怕校長,校長也不應畏懼於年長的教師。惟有眾人都感到絕對平等,那麼衷心的贊同才有可能。重要的是,這種平等的感覺必須普遍存在於正確教育的學校中,因為,惟有優越感和劣等感不存在時,才能有真正的合作。如果有相互間的信任,則任何的困難和誤解不會被擱置一旁而已,而是加以面對解決,因而恢復了相互間的信賴。

 

如果教師們不把教育視為自己真正的天職,並且對此感到興趣,他們之間必會發生妒嫉與對立,而枉費精力於細枝末節以及毫無益處的爭吵上。相反,如果對於建造正確的教育具有火熱的興趣,則一時的激憤或表面上的不和,都會很快消除。於是渲染得過重的細節,便顯示出它原有的比例,人們會明白私人之間的摩擦與對立是無益的,具有毀滅性的。藉著會談與討論,人們發現到「什麼」是對的,而非「誰」是對的。

 

為了共同的意圖而工作的人們,應該隨時把困難和誤解討論明白,這有助於澄清一個人思想上的混淆。如果興趣一致,那麼教師之間也會有坦誠和友愛,他們之間便不會產生對立。然而,如果缺乏了這種興趣,雖然為了共同的利益在表面上大家合作,衝突與致意還是永遠存在的。

 

當然,教師之間的摩擦可能有其他的原因。甲教師可能因為工作過度,乙教師可能因私人或家庭上的煩惱,另一些人可能對自己所做的事不太感興趣。這些問題可以在教師集會中加以討論解決,因為共同的興趣助長了合作。如果少數人包辦一切,而其他人無所事事,這樣是做不出什麼大事的。

 

平等地分配工作,可使每一個人都獲有閒暇,而每個人都必須要有一段閒暇的時間。一個過度勞累的教師對他自己及他人都會成為一個問題。如果一個人過於緊張,他便易於倦怠,沒有生氣,而如果他做的事使他不感興趣,則情形更嚴重。如果在體力上或智力上不停地工作,那麼將難以消除疲勞。然而這項閒暇的問題,可以在大家都可能接受的友善方式下加以解決。

 

休閒的方式因人而異,有些人對他們的工作十分感興趣,所以工作本身便成了休閒。由興趣所產生的行動,譬如說研究,是一種鬆弛身心的方式。另有一些人的休閒則可能是遠離他人,孤獨自處。

 

倘若教育者要有一些自己的時間,則他只能負責能力足以勝任的少數學生。如果教師因學生數目眾多而難以應付,則教師與學生之間便不可能有直接而深入的關係。

 

另外還有一個原因,說明為何必須設立小學校。在一間教室裡,學生的數目要有限度,這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只有如此,教育者才能充分注意到每一個學生。當學生過多,教師無法顧及每一個學生時,懲罰和獎賞就成了強制施行紀律的一種便利方式。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一生的學習
轉自:http://www.zhlzw.com/lzsj/xll/162120.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