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確的教育,不能像製造機器似地大量生產。要研究每一個孩子,需要耐心、細心和智慧。要觀察一個孩子的興趣、能力、性情,瞭解他的困難,考慮到他所受的遺傳和父母的影響,而非僅僅把孩子歸於某種類別—這一切都需要機敏而富於彈性的心,不被任何的制度或偏見所拘束。這需要技巧和強烈的興趣,最重要的是慈愛的心,而要培養教育者具備這些品質,是我們今日的一項課題。

 

個人自由與理智的精神,必須一直迷漫於整個學校裡。這是無法靠運氣而產生的,在偶然的機會裡才提出「自由」或「理智」的字眼,沒有多大的意義。

 

尤其重要的是,學生與教師必須定時集合,以討論有關整個團體幸福的各項事物。一種學生會議必須建立起來,其中有教師出席,這項會議可以解決紀律、衛生、餐飲等等一切的問題,而且,對於任性、漫不經心或固執的學生可以給予開導。

 

學生要由他們自己推選出一些同學,負責執行決策,並且幫忙各項的管理。畢竟,在學校中的自治,是為將來生活上的自治作準備。如果孩子在學校學會慎重地、無私的、理智地討論日常生活上的問題,等他長大後,便能冷靜而有效地面臨生活上更大且更複雜的考驗。學校方面應該鼓勵學生相互瞭解每個人的困難、特性、心情和脾氣。如此,當他長大以後,在與別人的關係中,他們將會更體諒他人,更具有耐心。

 

在孩子所學習的種種課程中,也同樣地要重視這種自由與理智的精神。如果學生要成為有創造力的人,而非只是一個機器人,那麼,不可鼓勵他盲從於公式或結論。即使學習科學的課程時,教師也應該對學生說明道理,幫助學生明瞭整個問題,使學生運用他們自己的判斷力。

 

然而關於「指導」的問題呢?是否任何指導都不該施與呢?這問題的答案在於「指導」究竟指的是什麼意思。如果教師的心中已消除了一切的恐懼和支配欲,那麼他便能幫助學生有創造性的瞭解和自由。然而,如果教師心中有意或無意地想將學生引向某一個特定的目標,則顯然他阻礙了學生的發展。指導一個人走向某一個特定的目標—不論這個目標是自己制定的或由他人強迫灌輸的—即損害了他的創造力。

 

如果教育者關懷的是個人的自由,而非他自己的成見,則他會鼓舞孩子去瞭解他本身的環境、性情、宗教和家庭的背景,以及這一切可能加諸他身上的種種影響和結果,借此使孩子發現了自由。如果教師的心中有愛和自由,那麼他便會注意每一個學生的需要和困難而去幫助他;學生便不會成為只按照方法和公式操作的機器人,而是永遠警覺、留意、自動自發的人。

 

正確的教育也應該幫助學生發現他最感興趣的事物。如果學生沒有找出他真正的天職,他會覺得虛度了一生。他在做著不樂意的事情時,會有受挫的心情。如果他想成為藝術家,卻做了公司的職員,他將牢騷滿腹,抑鬱寡歡地度過一生。因此,每個人都必須尋找出他所願意從事的行業,並且看看它是否值得。一個男孩子可能想成為一個軍人,然而在他走上這條路之前,應該幫助他明白:軍人對於整個人類是否有益。

 

正確的教育應該幫助學生不僅去發展他的能力,還要瞭解他自己的最主要興趣。處於一個被戰爭、毀滅和不幸所摧殘的世界中,一個人必須有能力建立一個新的社會秩序,造就一種不同的生活方式。

 

建立一個和平、開明的社會,其責任主要繫於教育者身上,而且為了達到這種社會的轉變,平心而論,教育者可以效力之處是非常大的。正確的教育,並不依賴政府的規定或某種特殊制度的方法,它取決於我們的手中—父母和教師的手中。

 

如果父母真正關懷他們的孩子,他們便會建造一個新的社會。然而大部分的父母根本就不關心孩子,因此他們也就沒有時間去顧及這件最迫切的問題。他們有時間用在賺錢、娛樂、儀式、崇拜之上,卻無暇去考慮什麼才是孩子所需要的正確教育。

 

這項事實,大多數人都不願意去面對它。對這項事實,可能意味著必須放棄他們的娛樂與消遣,而他們當然不願意這麼做。因此,他們把孩子送到學校去,那兒的教師也不比他們更關心孩子。為什麼他要關心?對他來說,教育只是一項職業,一種賺錢的方法而已。

 

我們所建造的這個世界,如果洞視它的內幕,你會發現它是如此膚淺、虛偽、醜陋;然而我們卻在布幕上裝飾著,希望事情會突然好轉。不幸的是,大部分人也許除了賺錢、奪取權力或追求性的刺激外,對生活沒有多大的追求。他們不願意面對生活上的其他複雜問題,因此,孩子長大後,也就和他們的父母一樣不是一個成熟完整的人,不斷地在自己內心以及外在的世界中產生衝突。

 

我們毫不躊躇地說:我們愛孩子。然而,當我們接受了目前的社會環境,當我們不想在這個使人毀滅的社會中促成根本的改變,這時,我們心中有愛存在嗎?而只要我們期望專家來教育我們的孩子,這種混亂和不幸將持續不停,因為專家所關心的只是部分,而非整體,因此他們自己也是不完整的。

 

教育在今日受到了輕視,而非一項最榮耀且責任至大的工作,大部分的教育者也將它視為例行公事。他們只是傳授知識,並不真正關心人的完整與智慧;而一個只傳授知識,卻任由世界在其四周崩潰的人,並不是個教育者。

 

教育者並不只是一個傳授知識的人。他是一個指向智慧、指向真理的人。真理遠比教師重要。真理的尋求便是宗教。而真理不屬於任何國家,不屬於任何教條,在任何的廟宇、教堂、寺院中都無法尋到它。如果缺乏對真理的尋求,則社會很快便腐化了。要創造一個新的社會,我們每一個人都必須是一個真正的教師。也就是說,我們身兼學生和老師,我們必須教育我們自己。

 

如果要建造一個新的社會秩序,則那些只為謀生而從事教育的人顯然是不能當教師的。將教育視為一種謀生的工具,是為了自己的利益而剝削孩子。在一個開明的社會裡,教師不必關心他自身的利益,他的生活所需均由當地社會供給。

 

真正的教師,並不是一個建立龐大教育機構的人,也不是政客的工具,他不被某種理想、某種信仰或某個國家所束縛。真正的教師是一個內心充實的人,因此他為自己毫無所求。他沒有野心,不追求任何形式的權力,他不利用教育作為獲取地位、權威的手段,因此,他能免於社會的壓制以及政府的操縱。這樣的教師在一個開化的文明中,佔著首要的地位,因為真正的文化並非建基於工程師或專家,而是教育者的身上。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一生的學習
轉自:http://www.zhlzw.com/lzsj/xll/162120.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