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天稍晚些時候,埃彌爾、賈斯特和我出發前往那座寺廟,於第二天下午五點半到達了那裡。我們在那兒見到了兩位年老的僧侶。他們安排我住下,讓我舒舒服服地過了一夜。那座寺廟位於一個高峰上面,是用粗石建造的,據說有一萬兩千年的歷史了。它保存得非常完好。這或許是佛教大師們建造的最早的寺廟之一。他們建造這寺廟是為了有一個隱蔽的處所,在那裡他們可以享有絕對的寂靜。

 

這個地點選擇得真是再好不過了。那是這個地區最高的山峰,海拔3500米,高出山谷1500米。在最後的12公里路中,我覺得那條小道幾乎是直上直下的。路上有一些用繩索懸掛著的橋樑。這些繩子繫在更高處的巨石上,多餘的部分甩在空中。橋上的木樑構成了一條懸空200米的通道。此外,我們還得爬上一些由掛在高處的繩索繫住的梯子。這條路的最後幾百米完全直上直下。我們全靠那一類的梯子才爬了上去。最終到達時,我覺得自己彷彿是置身於世界之巔了。

 

第二天,我們天沒亮就起了床。一走到屋頂的平台上,我就把前一天的艱難攀登完全忘在了腦後。這座寺廟建在一處絕壁邊上。向下望時,在幾千米的距離內什麼都看不見,以致這個地方彷彿是懸在空中的。我很難忘掉當時的那種感覺。遠處能看到有三座山。人家告訴我說,在那每一座山的頂上都有一個與此相似的寺廟。但它們距離我們太遠了,我無法看出那些寺廟,即使用望遠鏡也看不清。

 

埃彌爾告訴我說,我們的頭兒—托瑪斯所在的那個小組,應該已經到達了最遠的那座山上的寺廟,與我們到達此處幾乎是在同一時間。他對我說,如果我想和托瑪斯交流的話,我可以這樣做,因為托瑪斯和他的同伴正待在那座寺廟的屋頂上,就像我們在這兒一樣。我拿起我的筆記本,寫道:「我在一座寺廟的屋頂上,海拔高度為海平面以上3500米。這座寺廟讓我覺得彷彿是懸在空中的。我手錶上的時間是早晨4點55分整。此時是8月2日,星期六。」

 

埃彌爾讀了這個訊息,沉默了一會兒。隨後回信就來了:「我手錶上的時間是早晨5點01分。此處懸在空中,在海平面以上2800米。日期:8月2日,星期六。景色美妙極了,只是這個地點太不同尋常了。」

 

這時埃彌爾說:「如果您願意的話,我會把您的信帶過去,再把回信給您帶回來。如果您不覺得這有何不便,我想去跟那邊寺廟裡的人們聊一聊。」我很樂意地把信交給了他,然後他就消失了。一小時三刻之後,他帶著托瑪斯的信回來了。信上說埃彌爾是在5點16分到達的,還說他的小組度過了一段美妙的時光,開心地想像了一下我們接下來要做的探險。我們手錶上的時間差異是由於我們處在不同經度而造成的。

 

我們在這座寺廟裡待了三天。在此期間,埃彌爾去探訪了我們考察隊的所有小組,帶去了我的信並帶回了其它各個小組的信。第四天早晨,我們準備返回那個村莊—我的夥伴們留在了那兒以尋找雪山野人。埃彌爾和賈斯特還想去山谷中的一個小村莊,那兒距離我們這條小道上的一個岔路口有50公里遠。我贊成他們的計劃,提出和他們一起去。這天夜裡我們住在了一個牧羊人的小屋裡。我們很早就又啟程了,為的是在第二天天黑前到達目的地,因為我們得走著去。由於無法帶馬去那座寺廟,所以我們把馬留在了我的夥伴們所在的村子。

 

這天早晨將近10點鐘時,突然刮起了一陣猛烈的狂風,還伴有閃電。一場傾盆大雨似乎就要來臨。但是卻連一滴雨都沒有下。我們正穿過一片樹木非常繁茂的區域。地上覆蓋著厚厚的一層草,又密又干。我覺得整個這片地區都顯得異常乾燥。閃電把好幾處地方的草點燃了。我們不知不覺被圍在了林火之中。沒過多一會兒,這火就氣勢洶洶地熊熊燃燒了起來,從三面同時向我們快速逼近。煙像濃雲般瀰漫開來。這使我不知所措,最後感到大為驚恐。埃彌爾和賈斯特看起來很平靜,好像在沉思冥想,這使我稍稍放下點兒心來。

 

他們說:「有兩個避火的辦法。第一個是設法到達附近的一條小河,它流淌在一座深谷的底部。那要走8公里路。如果到了那兒,我們或許可以安全地待著,直到這火因缺少了可燃之物而熄滅。第二個辦法是穿越這林火,但那需要您信賴我們的能力,相信我們能使您穿過火區。」

 

我明白這些人向來都表現得能駕馭各種情況,所以我立刻就不再害怕了。我站到他們兩個中間,把自己的身體和靈魂都完全交給他們去保護。我們朝著火勢最猛的那個方向走去。我立刻覺得有一個巨大的拱洞出現在我們面前。我們直直地穿過了那林火,絲毫沒有被煙霧、熱氣或遍地燃燒的木頭所妨礙。我們就這樣走了至少10公里。我覺得我們走得非常平靜,彷彿周圍根本就沒有熊熊燃燒的烈火。這種狀況一直持續到我們渡過了一條小河。此後我們就置身於火區之外了。在返程的路上,我不急不徐地細細觀察了一番我們走過的這條路。

 

當我們穿越那火區時,埃彌爾對我說:「您看,在絕對必需時,召喚上帝的高等法則來取代低等法則是多麼容易的事,難道不是嗎?現在我們已經把我們身體的振動提升到了高於火的頻率上,這樣那火就再也不能傷害我們了。如果世俗大眾來觀察我們的話,他們會以為我們消失了,但實際上我們還是原來那樣。其實我們看不出有絲毫不同,只不過是世俗感官的理念失去了與我們的聯繫。一個普通人會以為我們揚升了,也確實如此,我們上升到了某一意識層次,在那裡世俗之人失去了與我們的聯繫。每一個人都可以倣傚我們。我們運用了一個法則。那是天父交給我們、讓我們去運用的法則。我們可以用它來運送我們的身體,無論多遠都行。我們就是用這個法則在你們眼前出現和消失的。用你們的話說就是『消除空間』。我們戰勝種種困難,靠的就是將自己的意識提升得高於這些困難。這使我們能夠克服人類在其世俗意識中強加於自身的各種限制。」

 

我當時覺得我們好像只是從地上輕輕掠過似的。當我們走出了林火、平安到達河對岸時,我起初還以為自己剛從沉睡中醒來,以為那只是一場夢。但是對這些事的覺知在我自身之中漸漸地成長,其真正的含義變得明晰起來,開始慢慢照亮了我的意識。

 

我們在河邊找到一個陰涼的地方,吃了些點心,休息了一個小時,然後走進了那個村莊。

 


●作者:[美國]Baird Thomas Spalding (英文版於1921年出版)
●法文版譯者:[法國]Louis Colombelle (法文版於1946年出版)
●廬影譯自此書法文版,原書名為:《大師們的生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70b07e0102v3b4.html

 

《靈修大師們的生活與教導》
http://san23.pixnet.net/blog/category/1415040

 

 


友善提醒:多一分的瞭解就少一分對未知的恐慌,對訊息無須批判分析,知悉即可。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困擾、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 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