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部分人花費大量時間似乎只是為了討論字面上的清晰,他們好像並沒有領會文字背後的內容和深意。在努力尋求文字清晰的過程中,他們讓自己的心變得機械,讓自己的生活變得膚淺並常常充滿矛盾。在這些信中,我們關心的不是字面上的理解,而是我們日常生活中的事實。所有這些信的核心要點是:它們不是對事實的文字說明,而是事實本身。

 

當我們關注語言和思想的清晰時,我們每天的生活是觀念化的,是不真實的。所有的理論、原則、理想都是觀念化的。而觀念可能是不誠實的、偽善的和虛幻的。你可能有很多觀念或理想,但是它們和我們每天正在進行的生活毫不相干。人們都是被理想培養的,理想越是華麗,就越受推崇。但是,對於日常生活的理解遠比理想重要得多。

 

如果內心堆滿了觀念、理想之類的東西,你就永遠不會去面對正在發生的事實,觀念就成了障礙。當這一切都被清楚地理解(不是理智上、觀念上的理解),那麼至關重要的事情—面對真相、事實、現在,就會成為教育的核心內容。

 

政治是建立在觀念上的一種通病,而宗教則是浪漫、虛幻的感情主義。如果你去觀察正在發生的一切,你就會發現,所有這些都顯示了我們的觀念化思維,以及對日常生活中的痛苦、困惑和憂傷的逃避。

 

善不可能在恐懼的土壤中綻放。恐懼有很多種,當前的恐懼,對許多個明天的恐懼等等。恐懼不是觀念,但對恐懼的解釋是觀念化的,這些解釋在不同的專家或學者那裡各有不同。解釋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面對恐懼這個事實。

 

在我們的學校裡,教師和那些需要對學生負責的人,無論是在課堂、操場還是自己的房間,都有責任不讓恐懼以任何形式出現。教師一定不要引起學生的恐懼。這不是觀念,因為教師自己明白,不只在口頭上,任何形式的恐懼都會損害心智,破壞敏感性,鈍化感官。

 

恐懼是人一直都在背負的重擔。由於恐懼,產生了各種形式的迷信—宗教的、科學的和想像的。我們生活在謊言的世界裡,而觀念世界的實質就是恐懼。我們曾經說過,人活著不能沒有關係,這個關係不僅是指他的私人生活。如果他是一位教師,他就和學生有一種直接的關係。如果這種關係中存在任何形式的恐懼,那麼教師就無法幫助學生從中解脫出來。

 

學生來自於一個充滿恐懼、權威以及各種想像的和現實的印象和壓力的背景。教師同樣有他自己的壓力和恐懼。如果他尚未揭露自身恐懼的根源,就無法引導學生去瞭解恐懼的本質。這並不是說,為了幫助學生從恐懼中解脫,他必須首先從自己的恐懼中解脫出來。而是說,在他們每天的關係中,在交談中,在課堂上,教師會表明自己和學生一樣也有憂慮,這樣他們就能共同探究恐懼的整個本質和結構。

 

需要指出的是,這並不是教師的一種懺悔。他只是在陳述事實,沒有任何的情緒和個人色彩。就像好朋友之間進行的一次交談,這需要某種誠實和謙遜。謙遜不是屈從,不是一種失敗的感覺,其中既沒有自大也沒有傲慢。因此教師肩負著巨大的責任。在所有的職業當中,教育是最偉大的。教師將為這個世界造就一代新人,這是一個事實,而不是觀念。你可以製造一個關於事實的觀念,並迷失在裡面,但事實卻一直都在。教師的最高職責是面對事實、現在和恐懼。不只是要帶來學術上的優秀,更為重要的是帶來學生和他自己心靈的自由。

 

當你瞭解了自由的本質,你就消除了運動場和課堂上的所有競爭。有沒有可能完全消除學術上和道德上的比較性評價呢?有沒有可能幫助學生在學術領域裡不再競爭性地思考,而在學習、行動和每天的生活中依然保持優秀?

 

請記住,我們關心的是善的綻放,而善不可能在有競爭的地方綻放。有比較就會有競爭,而比較不能帶來優秀。這些學校存在的根本目的,就是為了幫助學生和教師在善中綻放。這要求完美的行為、行動和關係。這就是我們的目的,也是學校存在的理由。它不只是要培養專業人員,而且要帶來心靈的完美。

 

 


給學校的信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46bc7ca0102v75p.html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