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我的抑鬱是因我內在的恐懼和負面的信念所引發的。我相信靈魂意圖是使這些恐懼和負面的信念在某個時期浮出意識的表層,以帶來療癒的可能。然而,這並不意味著事情必然要以這種方式發生,或者我對於呈現在我生命中的經歷別無選擇。


我清晰的記得在抑鬱症擊垮我(我必須入院治療)之前,我接收到很多的信號,特別是來自於我的身體,它提醒我正承受著巨大的壓力並應該剎車調整了。我沒有遵循這些提醒,而這並不是預先設計好的。這說明了當時我並沒有依照我的直覺和身體的信號去行動:我害怕失敗,害怕對別人說「不」,因為我重視他們對我的肯定,害怕被拒絕。這便是我沒有及時剎閘的原因。然而,即使這段經歷絕對有其原因,這終究是我的選擇。事實上,當時我已經意識到了這些信號和直覺,表明我還有可以做其他選擇的空間。

 
事後回頭來看,我做出了差勁的選擇。現在,無限度的責備自己過去所做出的不夠幸運的選擇是無事於補的。用嚴厲的方式苛責自己會產生內疚的情感,這是具有毀滅性的,會產生相反的效果。然而,說自己「對此無能為力,因為這是注定要發生的」,便走入了另一個極端,這是純粹的否定。事實是我本可以做出其他選擇。


回顧這段經歷最好的方式便是以慈悲和柔軟之眼來看待。如果你承認自己是難免犯錯的人類,那麼你會更容易從自己的錯誤中學習。如果你能夠原諒自己,你能夠看到過去挫折中有意義的功課,它幫助你獲得洞見並在未來做出更好的選擇。通過這種方式,悲慘的遭遇變得有目的和有意義,並不是他們本身就好或是令人滿意的(它們通常不是),而是因為你準備好從中學習,甚至因此而轉變。因此,是否事情有其靈性的意義並不是由客觀事件本身所決定的,而是你詮釋和經驗它的方式。
 

以這樣的方式,自由意志和人生某些層面上的預先設計便可以協調一致了。想像你的靈魂渴望在今生歷經一些經驗。這就是你的靈魂選擇面對特定挑戰的原因,這在你人生某種程度上已經預先設計好了。你會遇到一些特定的人,在人生旅途中伴隨著一些機遇和挫折,這些確實是已經預先固定的人生經歷。然而,關鍵的問題是你如何應對,人類擁有自由意志將會去面對這些遭遇和情景,你可以多大程度察覺發生在你身上的事件的意義和目的。這些沒有固定下來,你靈魂的終極目的是以愛和接納之心擁抱挑戰中蘊藏的功課。這樣一來,你將會在未來做出不同的選擇,並在你的生命中吸引更多積極的境遇和人生情境,避免重複面臨相同挑戰的需要。

 
以信任和接納的態度面對生命中最嚴苛的挑戰常常是非常困難的。因此我說這是你靈魂終極目標。認識到失去、痛苦和被拒絕的經驗中的價值通常伴隨著強烈的掙扎。抗拒和絕望是正常的,是人之常情。然而我確信這是靈魂對我們最深的邀請:以理解和溫暖之心擁抱生命中最深的黑暗,擁抱我們自己。並不是因為事情本身就很好,而是因為接納和與之共處是唯一的解脫之路,是唯一進入光的方法。

 
當我處在精神性抑鬱中時,對於自己的遭遇我沒有經驗到任何有意義的感受,對我摯愛的人來說,這同樣是一場噩夢。我最終被迫進了醫院的精神病房。我的康復始於那裡。當我治癒之後,我發覺我的那些深刻的痛苦已苦盡甘來。當我轉向光明並渴望活下去,我經驗到深度的喜悅,並感受到過去從未留意過的生命之豐盛。


從前我視為理所應當的事情,現在成為奇妙的源泉,並為之深刻的感恩。有時候我出去買東西回來,會拎著東西駐足在我的房門外,我僅僅因為在地球上能有屬於我的一處地方這個事實而感到如此的驚歎,在這裡住著我深愛的兩個人—我的丈夫和女兒。我感歎周圍的人對我真摯的關懷和支持,過去萍水相逢之人,現在成為我親密的朋友。不僅僅因為完全的精神崩潰帶給我全新的角度,讓我對過去看來稀鬆平常之事懷有感激之情,它同樣給予我持續的洞見,幫助我更加無懼並充實的生活。


幾年後,我寫了一本關於我靈魂暗夜的書,它幫助我事後更深入的看待我整個經歷。當這本書出版之後(荷蘭語版),我收到了許多朋友的來信,告訴我他們在我的故事中找到了自己的影子並感到安慰與被支持。因而,我的靈魂暗夜獲得了其意義。漸漸的,這些恐怖的經歷呈現在光之中,療癒和富有意義的光之中。然而,這並不意味著事情本應該如此或者這些遭遇本身就是好的。


光之紫:《靈魂暗夜》的簡體版已經問世(2014/12),書名為《靈魂的暗夜:帕梅拉自述和約書亞的傳導》,本書的繁體版將於三、四個月後出版。


 
作者:帕梅拉.克裡柏
譯者:丹妮
修訂及摘錄:阿光
編輯:宛沂
摘自:http://www.jeshua.net/articles/article4.htm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