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我發現我對人非常的執著和倚賴。在我的人際關係中,這份執著會發展成明顯的要求,它會帶來一種掌控的感覺。身處倚賴中,你會看到自己的不舒服和痛苦,於是就想要抽離。然後我又覺得非常寂寞,而且無法面對這份寂寞,於是我就透過酗酒和其他的方式來逃避。可是,雖然如此,我並不因此而想要膚淺和隨便的關係。


克:首先出現的是執著,然後是想抽離,從其中又會升起更深的衝突,也就是害怕孤獨。你的問題到底是什麼?你到底想發現什麼?是不是所有的關係都是一種倚賴?人有沒有可能自由?不只是擺脫環境和人,而是在心中獲得解脫,因而不再倚賴任何人、事、物。


不倚賴任何環境和人,還有沒有可能出現喜悅?環境和人永遠在變,如果你倚賴他們,你就會被他們所困;或者你會變得無情、漠視、嘲諷和冷酷。因此問題就在你能不能不倚賴環境、人和事物,而活出自由與喜悅。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


大部分人都是家庭及外在環境的奴隸,他們想要改變外在的環境和人,希望借此找到喜悅,並且活得自由與開放。但即使他們真的創造了自己的環境或選擇了自己想要的關係,他們不久又會倚賴新的環境和新的朋友。


倚賴能帶來喜悅嗎,不管它是怎樣的形式?這份倚賴同時也是想要表達的衝動,想要成為什麼的欲求。某個人具有某種才華和能力,而當這才華或能力退減或消失時,他就會若有所失、痛苦和醜陋。因此在心靈上倚賴任何人、財物、觀念或才華,就是在招惹痛苦。接著你可能會問:「有沒有一種喜悅是不倚賴任何東西的?有沒有一種光是不需要別人來點燃的?」


問:到目前為止,我的喜悅一直是被外在的人、事、物點燃的,因此我無法回答這個問題。我甚至不敢問這個問題,因為那意味著我必須改變我的生活方式。而目前我絕對倚賴酒精、性、書籍和伴侶。


克:如果你很清楚地看到這份倚賴助長了不同形式的恐懼與不幸,你難道不會提出另外一個問題:到底有沒有一個自己發光的喜悅和至樂?而不該問如何才能擺脫環境和人。


問:我也許能問這個問題,但那是毫無意義的,因為我已身陷其中,這就是我的生活。


克:你所罣礙的是倚賴,和它所包含的其他事物。但是還有一個更深的事實,那就是孤獨,一種被孤立的感覺。因為感到孤獨,所以我們執著於人、酒精和其他的逃避方法。執著就是逃避孤獨,你能不能瞭解這份孤獨?你能不能發現超越它的是什麼?這才是真正的問題,而不是去對治你對人或環境的那份執著。


這份深沉的孤獨感和恐懼能不能轉化?任何逃避孤獨的活動都會加強孤獨感,於是你就更想逃避它,這就是製造執著的原因。執著的煩惱佔滿了你的心,於是你完全忽略了心中的孤獨。所以我們總是忽略原因,而罣礙結果。


然而孤獨其實永遠在運作,因為因與果沒有什麼不同。它會變成一個因,因為它已經脫離了自己。我們必須認清脫離自己的這個活動就是自己,因此因就是果。換句話說,沒有因也沒有果,沒有任何活動,只有真相。你看不到真相,因為你執著於果。


先是有孤獨,然後又有逃避這份孤獨的執著活動,接著這份執著就變得非常重要,它操縱了你整個人,使你無法看清真相。脫離真相的活動其實是恐懼,而我們想用另一個逃避來解決它。這是一連串逃避真相的活動,但實際上什麼活動也沒有,只有一個能看到真相而不逃避的心才能解脫真相。因為這因果的循環就是逃避孤獨的活動,因此要想停止孤獨,必須停止這因果的循環。


問:我必須非常、非常深入地想一想。


克:這也是一種逃避。如果你能完全清楚地看到這一點,你就能像老鷹一樣翱翔在天空而不留任何痕跡。


愛的覺醒
https://www.facebook.com/KeLiXiNaMuTiaiDeJueXing?hc_location=timeline
http://san23.pixnet.net/blog/category/1429074

 

友善提醒:多一分的瞭解就少一分對未知的恐慌,對訊息無須批判分析,知悉即可。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