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冥想能徹底轉化人類的瘋狂。人類深陷於主義及意識形態,因此無法解決彼此的衝突。國家主義、宗教意識形態與冥頑不化的虛榮正在摧毀人類,世界各地都遭到破壞。人類雖曾嘗試容忍、懷柔、溝通和保留顏面的策略,但仍受到自己的局限。


至善不在教條中,也不在空幻的規則和公式裡。這些都否定了愛,而冥想卻是愛的開花結果。


屋子裡有四五個人。其中一些是學生,另一些則是就職的畢業生。其中一名學生說:「去年我聽過你演講,今年我又聽了。我知道我們都是受限的,我也覺察到社會的殘酷,以及我自己的羨妒與憤怒。我曉得教會的歷史與爭戰,還有一些毫無原則的行動。教會牢不可破的信仰和意識形態,替這個世界製造了這麼多的衝突。人類的瘋狂—包括我自己在內—似乎注定是永無休止的,當然,除非我們能轉變。只有一小部分已經轉化自己的人,才能在這個凶殘的世界裡起一些作用。我們幾個代表其他的人來和你探討這個問題。我們之中確實有些人是認真的,但是我不知道能持續多久。所以,首先請接受我們的半認真、幾分歇斯底里、無理性、被自己的假設與自負沖昏了頭—像我們這樣的人,真的能轉變嗎?如果不能,我們將互相毀滅,我們這個族類很可能消失。這世界的恐怖也許有解,但總有可能出現一群投原子彈的狂徒,那時我們就會全體陷入深淵。這些都是非常明顯的事實,也是作家、教授、社會學者與政客們不斷討論的話題,那麼,我們還有可能快速轉變嗎?」


我們之中有些人並不十分想轉變,因為我們其實還蠻喜歡暴力的。對某些人而言,它甚至可以生財,還有一些人只想故步自封,另外一些人則想透過轉變尋找高度的刺激,過度自信的情緒表達。大部分人都渴望某一種形式的權力—掌控自己的權力、支配他人的權力、傑出的新觀念帶來的權力、領導的權力、名望等等。政治的權力和宗教的權力是同等邪惡的。世間的權力和意識形態的權力無法改變人類,意志力刻意造成的變化也不是真正的轉變。


「這些我都能瞭解。」那位學生說,「如果意志力、規則和意識形態不正確,那麼正確的轉變之道是什麼?轉變的動機是什麼?最後要變成什麼?」


屋子裡年紀較長的人很認真地聆聽著。他們十分專心,沒有一個人往窗外看一看那只坐在枝頭享受晨曦的黃綠色鳥兒。它正用喙梳理自己的羽毛,從高聳的樹上往下鳥瞰這個世界。


其中一名年紀稍長的人說:「我一點都不確定自己是否想有所改變?也許改變之後會更糟。這種井然有序的混亂也許強過那種不可靠的、不安定的秩序。我的朋友,雖然你談到如何轉變,以及轉變的必要,我還是不確定我是否同意你。我喜歡革命這個觀念,但是要我放棄我的工作、我的房子、我的家,這樣的革命我就不要了。你們還年輕,這些觀念還可以把玩一下,我在旁邊聽一聽你們的結論就行了。」


愛的覺醒
https://www.facebook.com/KeLiXiNaMuTiaiDeJueXing?hc_location=timeline
http://san23.pixnet.net/blog/category/1429074

 

 

友善提醒:多一分的瞭解就少一分對未知的恐慌,對訊息無須批判分析,知悉即可。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