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是多麼奇怪又嚇人的東西呀!我們從不允許自己太靠近它。如果偶然接近,我們也會很快地逃開它。我們用盡辦法去逃避寂寞,或者掩蓋它。我們有意識和無意識的成見似乎要去避開它或克服它。


她的兒子最近過世,她說她不知道該怎麼辦。她有這麼多時間,她是這麼無聊、疲憊和悲傷,她已準備好去死了。她曾經以關愛和智慧撫養他長大,而他也進入最好的學校和大學。雖然他有一切所需的東西,但她並沒有寵壞他。她將信心和希望寄托在他身上,並且給了他全部的愛,因為沒有別人可分享,她和丈夫分開很久了。她的兒子因為一些錯誤的診斷和手術而死亡—雖然,她微笑著說那些醫生說手術是「成功的」。現在,她獨自一人,而生命似乎變得空虛和毫無意義。他死的時候,她曾經哭過,哭到不再有眼淚,而只有麻木和疲倦的空虛。她曾經有兩個人的計劃,但是現在,她完全迷失了。


微風吹自海洋,清涼而且沁人心脾,樹下是一片寂靜。山色鮮活,而且那些藍色的鳥非常聒噪。有一隻母牛遊蕩而過,後面跟著小牛。松鼠衝上樹幹,放肆地喋喋不休,它坐在樹枝上開始嘮叨,持續了好長一段時間,它的尾巴一面上下擺動著。它的眼睛如此閃亮,腳爪十分尖銳。一隻蜥蜴爬出來取暖,它捉到一隻蒼蠅。樹梢正在輕輕地搖動,一棵枯死的樹襯著天空,顯得筆直而壯觀。它被太陽曬白了。旁邊還有一棵枯死的樹,黑黝而又扭曲,最近才開始腐爛。幾片雲在遠方的山上憩息著。


寂寞是多麼奇怪又嚇人的東西呀!我們從不允許自己太靠近它。如果偶然接近,我們也會很快地逃開它。我們用盡辦法去逃避寂寞,或者掩蓋它。我們有意識和無意識的成見似乎要去避開它或克服它。逃避和克服寂寞都是無用的,壓抑或忽略這種痛苦,問題仍然存在。你可能在人群中迷失自己,從而完全孤獨;你可能很活躍,但是寂寞靜靜地爬上你的心頭;放下書,它還在那裡。


娛樂和飲酒不能夠溺死寂寞,你可以暫時逃避它,但是當笑聲和酒精的效果消失時,寂寞的恐懼又回來了。你可能有野心想成功,你可能能力過人,你可能很有知識,你可能參加禮拜,並在冗長的儀式中忘卻自己;但做了你想做的,寂寞的痛楚仍在。你可能只為你的兒子、為了大師、為表現你的才能而存在著;但是寂寞就像黑夜一樣掩住了你。你可能去愛或恨人,根據你的氣質和心理需求來逃脫;但是寂寞還在那裡,伺機等待,退縮是為了再次接近。


寂寞是意識到完全的孤立,難道不是我們自我封閉的行動嗎?雖然我們的思想和情緒是廣大的,他們難道不是獨特和分裂的嗎?我們不是在我們的關係、權利和擁有中尋求掌控的優勢,而產生抵抗的嗎?我們沒有把工作當成「你的」或「我的」嗎?我們不是與群體、國家或少數人認同嗎?所有的趨勢不是去分離、分化我們自己嗎?不管在什麼層次,自我的真正活動是孤立,而寂寞是意識到沒有活動的自我。活動,不管是身體或心理上的,變成自我膨脹的方法;而當沒有任何活動的時候,自我就會有空虛的感覺。就是這種空虛要尋求滿足,無論是高貴或下流的層面,我們用生命去填滿它。


從高貴的層次來看,滿足空虛似乎沒有社會方面的傷害;但是幻想生出了無法言喻的悲傷和毀滅,這也許不是即刻出現的。渴望去滿足這種空虛—與逃避它,是相同的事—它不能被昇華或壓抑,而誰是壓抑或昇華的實體呢?這實體難道不是渴望的另外一個形式嗎?渴望的目標可能改變,但所有的渴望不都是相似的嗎?你可以改變你渴望的目標,從飲酒到觀念,但是不瞭解渴望的過程,幻想就避免不了。


從渴望中無法把實體分離出來,只有渴望,沒有渴望的人。渴望依照它的興趣在不同的時候換上不同的面具。這種多樣興趣的記憶遇到新的事物,會起衝突,於是選擇者出現了,塑造自己是一個與渴望分離和不同的實體。但這實體和它的品質沒有不同。


這實體試著想滿足或逃避空虛、不完整、寂寞,和他想避開的沒有不同,他就是它。他不能夠逃避自己,他所能做的就是瞭解自己。他是他的寂寞、他的空虛,而只要他將它視為從他自己分離出來的東西,他就會沉浸在幻影和無休止的衝突中。當他直接經驗到他就是自己的寂寞時,才會有免於恐懼的自由。


恐懼只存在於和觀念有牽連的關係中,而且觀念是記憶的反應。思想是經驗的結果,雖然它能夠思考空虛,去感覺它,它仍然無法直接瞭解空虛。「寂寞」這個字,伴隨著痛苦和恐懼的記憶,避免人重新去經驗它。文字是記憶,而當文字不再重要時,經驗者和被經驗者之間的關係是完全不同的。這種關係是直接的,不是通過文字、記憶的。然而經驗者就是經驗,如此就有免於恐懼之自由。


愛和空虛不能相容,當你感覺寂寞的時候,就沒有愛。你可以將空虛藏在「愛」這個字底下,但是當你愛的對象不在那裡或沒有反應的時候,你就會知道空虛是什麼,你也會有受到挫折的感覺。我們用「愛」這個字當作逃離自我、逃離自己的貧乏的方法。我們依賴所愛的人,我們會嫉妒,當他不在或死去了,我們會思念他;然後我們找尋其他形式的安慰,某些信仰,某些替代品。這些是愛嗎?愛不是觀念、不是聯想的結果;愛不是作為逃避不幸的東西,當我們用它的時候,我們造成無法解決的問題。愛不是抽像的,只有當觀念、心靈不再重要時,才可經驗到它。


寂寞·「生存至上系列」摘錄


克里希那穆提 著
羅若蘋 譯
http://www.99csw.com/book/592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