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知道經由觸覺、味覺、視覺、聽覺而得來的快樂。而當這種強烈的快樂被思想所掌握的時候,就會有所反應,會產生侵犯、報復、憤怒、憎恨的情緒,這種感覺來自於得不到你所追求的快樂。


為了要探究快樂—它是生活裡非常重要的因素—我們必須瞭解愛是什麼,而要瞭解那一點,我們也必須找出美是什麼。所以這裡與三件事有關:快樂、我們常常談及而感覺的美,還有愛—這個字常被濫用了。我們會逐步深入,努力而緩慢地進入它,因為這三件事涵蓋了人類存在的領域。而要下任何的結論,例如說:「這是快樂」或「人不能有快樂」,或「這是愛」、「這是美」,對我而言是需要對美、對愛和對快樂有非常清楚的瞭解和感覺的。所以我們必須,如果我們有一點智慧的話,就會避開任何模式,任何結論,任何有關這個主題明確的解釋。為了要探觸這三件事的深刻的真相,這不是理智上的問題,不是文字上的定義,也不是它們的曖昧、神秘,或超自然的感覺。


對於我們大部分的人而言,快樂和它的表現是非常重要的。我們大多數人的道德價值是根基於它,基於終極或立即的快樂之上,我們的遺傳、心理的傾向、我們的身體和神經上的反應也是基於快樂。如果你不只檢視這種外在的價值和社會的判斷,也檢查你自己,你會發現快樂和它的價值是我們生活追求的主要目標。我們可能抗拒,我們可能犧牲,我們可能成功或放棄,但是到頭來它總有得到快樂、滿足和被取悅的感覺。自我表現和自我實現是快樂的一種形式;而當快樂受到阻撓、阻絕,就會有恐懼,而由恐懼,就會產生侵略。


請注意。你不只在聽一些話或理念,它們是沒有意義的。你可以閱讀一本書,其中的心理學的解釋是沒有價值的。但是如果我們一起檢視,逐漸的,那麼你自己會發現,會產生多麼了不起的事情呀。


記住,我們不是說我們不能擁有快樂,快樂是錯的,就像這世界上到處存在著各種不同的宗教團體所主張的。我們不是說你必須壓抑、否認、控制,轉化到更高的層次等等。我們只是要檢視。而且如果我們能相當客觀地深入檢視,那麼就會產生不同的心態,那是一種福佑(bliss),而不是快樂,福佑是一種完全不同的東西。


我們知道快樂是什麼:看著美麗的山脈、可愛的樹、雲端的彩光被風吹過了天際、清澈的河流之美。看著這些和看著女人、男人或孩子的臉一樣,有很大的快樂。我們都知道經由觸覺、味覺、視覺、聽覺而得來的快樂。而當這種強烈的快樂被思想所掌握的時候,就會有所反應,會產生侵犯、報復、憤怒、憎恨的情緒,這種感覺來自於得不到你所追求的快樂。因此如果你觀察,恐懼會再一次出現。


任何經驗都會受到思想的控制,昨天快樂的經驗,無論它是什麼:感官上的、性方面的和視覺上的。思想會加以反芻、咀嚼過去的快樂,檢視它,創造一個可以維持它的印象或圖像,給它滋潤。思想把昨天的快樂留下來,延續到今天和明天。好好注意它。而當思想支持的快樂受到禁止的時候,因為它被環境、被各種的妨害所限,然後思想就會起反動,轉化成侵犯、憎恨、暴力,而那又是另一種形式的快樂。


我們大部分的人經由自我表現以尋求快樂。我們想要表現自己,不管在小事或大事上面都是如此。藝術家想要在畫布上表現自己,作家經由書本,音樂家經由樂器等等來表現自己。自我表現—人們從中獲得極大的快樂—是美嗎?當藝術家表達自己的時候,他得到快樂和強烈的滿足,那是美嗎?還是,因為他不能完全在畫布和文字上表達他的感受,而有不滿足,而這是另外一種形式的快樂嗎?


所以美是一種快樂嗎?當自我表現以任何一種形式出現的時候,它傳達的是美嗎?愛是快樂嗎?現在,愛幾乎變成性和所有與它有關聯的事物的同義字—忘我等等的。當思想從某些事物得到強烈的快樂時,那是愛嗎?當它受到阻撓,就變成嫉妒、憤怒、憎恨。伴隨快樂而來必然是支配、佔有、依賴,因此而有害怕。所以人會自問,愛是快樂嗎?愛是有各種微妙形式的慾望—性、友誼、溫柔、忘我嗎?那些都是愛嗎?而如果它不是,那麼愛是什麼呢?


如果你觀察自己的思想運作的情形,瞭解腦部的活動,你會發現從遠古、人類之初,人們已經在追尋快樂。如果你觀察動物,你會發現快樂是多麼重要的事情,追求快樂也是一樣,而當快樂受到阻撓的時候,就會出現侵略的舉動。


我們的人生根源於此,我們的判斷、價值、我們的社會要求、我們的關係等等,都是源於這個快樂和自我表現的重要原則之上。而當它受到阻撓的時候,當它受到約束、扭曲、阻撓時,就會產生憤怒,然後就有侵略,於是侵略變成了另一種形式的快樂。


快樂和愛有什麼關係?或是快樂和愛有一點兒關係嗎?愛是完全不同的東西嗎?愛會不會被社會、宗教斷章取義—被視為褻瀆或神聖?你要如何找出答案?你要如何為自己找出答案,而不是由別人告訴你?如果有人告訴你,而你的回答是:「是的,那是對的。」那就不是你的,那不是你自己的發現,因此也不會有深刻的感覺。


自我表現的快樂和美、和愛有什麼關係?科學家、哲學家、技術人員必須知道事物的真相。因為人關心的是日常的生活、生計、家庭等等。而真理是靜態的嗎?或者,它不是靜態的,也不會永遠存在,但是總是隨著你的發現而改變?真理不是知識上的一種現象,它也不是情緒或感覺上的。而我們必須瞭解快樂的真理、美的真理、愛的真相。


人們已經瞭解愛的折磨,對它的依賴,對它的恐懼,沒有人愛的寂寞以及在各種關係中永無止境追尋愛,卻一直都沒有得到滿足。所以有人不禁要問,愛是滿足嗎?同時,它以嫉妒、羨慕、憎恨、憤怒、依賴的方式在折磨人嗎?


當心裡沒有美的時候,我們就會去博物館參觀、去聽音樂會。我們讚歎古希臘廟宇列柱的美,它的比例襯著湛藍的天空。我們不斷地談著美;我們卻因為愈來愈多的時候住在都市裡,身為現代人而失去與自然的接觸。於是組成賞鳥、觀樹與溪流的組織,好像經由賞鳥,你就會接觸到自然,而和那動人心魄的美打了照面!就是因為我們失去與自然的接觸,所以繪畫、博物館、音樂才會變得如此重要。


有一種空虛,就是內在的空洞,總是在尋求自我表現的機會和快樂,於是就生出無法完全擁有它們的恐懼,所以才有抗拒、侵略的情形出現。我們一直去填補內在的空洞,也就是空虛、完全孤立與寂寞的感覺,我想你一定有過這樣的經驗,我們用書本、知識、人的關係和各種形式的謬誤去填補,但是最終仍有無法填滿的空虛。然後我們轉向上帝,它是最終極的訴求。


在我們有空虛和這種深沉的、難測的空虛時,愛和美是可能的嗎?如果人瞭解這種空虛而且不逃避它,那麼他要怎麼做?我們試著用上帝、知識、經驗、音樂、繪畫、日新月異的科技資訊來填補這種空虛,這就是我們從早到晚所做的事。當人明白這種空虛不能夠由任何人來填滿的時候,他就會發現這個的重要。如果你用和別人、和印象的「關係」來填補空虛,那麼就會產生依賴和害怕失去的恐懼,然後侵略、佔有、嫉妒,整個情緒就會隨之而來。


所以人不禁要自問:空虛可以經由社會活動、好的工作、到修道院靜修、訓練自己去覺察,從而得到填滿嗎?—這真是荒謬。如果人不能滿足它,那人要做什麼呢?你瞭解這個問題的重要性嗎?人嘗試用所謂的快樂、自我表現、追尋真理、上帝來填滿它,於是明白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填滿它,既不是人自己創造出來的印象,也不是人創造出來的關於世界的印象或意識形態可以填滿它。所以人利用美、利用愛和快樂去掩飾這種空虛。如果人們不再逃避它而與它共存,那麼人要做什麼?


這種寂寞,這種內心深處的空虛究竟是什麼?它是什麼而又是如何產生的呢?它的存在是因為我們想填滿它,還是想逃避它呢?它的存在是因為我們害怕它嗎?它只是一個空虛的意念,因此心靈從未與它實際的一面接觸,從未與它直接發生關係?


我發現自己的空虛,而我不再逃避,因為那顯然是不成熟的舉動。我注意到它的存在,它是無法填滿的。現在,我問自己:這是如何發生的?它是我的生活,我所有日常的活動等等所產生的?它是「自己」、「我」、「自我」或任何你可以用的字眼,在所有的活動中分離了自己嗎?「我」、「自己」、「自我」的本質是孤獨的,它是分離的。所有的活動造成這種孤立的情形,也就是自身深沉空虛的情形,所以它是結果,不是天生就有的東西。我發現只要我的活動是以自我為中心和以自我的表現為主,就一定會有空虛,而且我也發現,為了填滿空虛,我做了各種努力,這又是以自我為中心,於是空虛就變得更大更深了。


有可能超越這種狀況嗎?不是用逃避,也不是說:「我不會以自我為中心。」當人們說「我不會以自我為中心」的時候,他已經是以自我為中心了。當人們運用意志力力去阻絕自我的活動時,那種意志正是孤獨的原因。


幾世紀以來,由於心靈需要安全和保障,於是處處受限;它已經在生理和心理上都建立了這個以自我為中心的活動,而且這個活動散佈在每天的生活中—我的家庭、我的工作、我的財產—而這些產生了空虛和孤獨。要如何結束這種活動呢?可以終止它嗎?或者人們必須完全忽視它,然後再替它加入另外一種特質呢?


所以,我瞭解空虛,我瞭解它是如何形成的,我注意到要驅除空虛的始作俑者之意志或任何活動,只是另一種以自我為中心的活動。我非常清楚、客觀地看到,而且我突然明白我不能做任何事。以前,我會去做些事,我會逃避,或試著去滿足它,試著去瞭解它、深入它,但是它們全都是孤獨的另一種形式。所以,我突然明白我不能做什麼事,我愈想試著做什麼,我就愈是築起了孤獨的牆。心靈本身明白它不能做任何事,思想不能碰它,因為思想一觸及,就會再次產生空虛。


所以經由小心、客觀地觀察,我瞭解了全部的過程,而這種瞭解就足夠了。瞭解所發生的事。以前,我費力地去填滿空虛,到處遊蕩,而現在我發現它的荒謬—心靈非常清楚地瞭解它是多麼的荒謬。所以,現在我不再浪費。思想變安靜了,心靈變得完全靜默了,它已經看清所有的狀況,所以就靜默了。在靜默中沒有寂寞。當心靈完全靜默時,只有美和愛,它會也不一定會表現它自己。


我們正一起探索嗎?我們正談論的是其中最困難、最危險的事,因為如果你神經過敏,像大部分的人一樣,那麼它就會變成複雜和醜陋的。它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問題,但是當你看著它,它就會變得非常、非常的簡單,它的單純會讓你以為你已經得到它了。


所以,只有祝福是超越快樂的。美,不是狡猾心靈的表現,但是當心靈完全靜默下來的時候,就會有瞭解的美。下雨的時候,你能聽到雨滴急速拍打的聲音。你可以用耳朵聽到它,你也可以在那樣的沉靜中聽到它。如果你能用完全沉默的心靈聽到它,那麼它的美是不能用文字表達或畫在畫布上的,因為那種美是超乎自我表現的。顯然,愛是一種祝福,而不是快樂。

 
撒寧·《一九六八年撒寧演講對話錄》摘錄


克里希那穆提 著
羅若蘋 譯
http://www.99csw.com/book/592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