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話進行了一陣子之後,我們中的一個人問地獄在哪裡以及魔鬼意味著什麼。耶穌立刻回答道:「地獄與魔鬼只存在於人的世俗思想之中,此外它們並無居所。人把這兩者安放在哪裡,它們就在哪裡。如今像你們這樣受過教育的人,能夠在大地上找出它們中隨便哪一個的地理位置嗎?如果天國是一切並環繞著一切,那在天空中會有地獄或魔鬼的位置嗎?如果上帝統治著一切並且就是一切,那在上帝的完美計劃裡地獄或魔鬼的位置在哪兒呢?


在自然科學領域裡,有個在此地廣泛流傳的無稽之談,說一切熱、光及許多其它自然力都包含在地球內部。太陽本身既沒有熱也沒有光。它有可能是從地球吸取熱和光。當太陽取走了地球的發亮、發熱的光線後,那熱又被漂浮在空中的大氣層重新反射回地球,而亮光也幾乎同樣被天空反射回地球。因為大氣層的厚度比較薄,所以發熱的光在地表和大氣層外圍之間的影響力是有變化的。隨著空氣變得較為稀薄,反射也減少了,因此海拔高度越高,相應地熱度也就越低,冷度也就越高。


同樣,從地球上吸取並反射回地球的每一道亮光也都落回大地上並在那裡得到更新。當到達空氣的邊緣時,也就到達了熱度的極限。從地球上吸取的亮光和被天空反射的亮光是相似的。天空伸展得比空氣遠得多,所以亮光在被全部反射前有很遠的路程要走。當到達天空的邊緣時,也就到達了光的極限。在到達熱與光的極限時,就進入到強烈的寒冷之中。這寒冷遠比鋼鐵強硬得多。它以不可抗拒的力量壓著天空和大氣,使它們牢牢凝聚在一起。而地獄據說是灼熱的,撒旦陛下討厭寒冷。那麼地獄和魔鬼都根本不可能居於那裡。


現在關於上層的問題解決了,我們再來看看關於下層的另一個科學上的無稽之談。按照這種說法,整個地球在地表以下不遠處是熔化了的。那兒非常熱,一切物質都會在那兒消融掉。與堅硬的外部地殼相比,這個熔化的核心轉動得比較慢,由此在兩者連接的地帶產生出磨擦。在那裡,各種自然力被孕育出來,而上帝之手統御著一切。因此那裡也不可能有居所留給撒旦陛下和他的地獄。如果他試圖住在最熱或最冷的地方,那他該會覺得很舒服吧,因為熱和冷都會耗盡一切。咱們現在已經把整個世界都搜了個遍,也沒給魔鬼找到一個可待的地方。那我們只得承認,魔鬼就在人所在之處,並且只擁有人給予他的力量。


我所驅逐的只是人的對手。你們真以為我樂於從某個人身上趕出魔鬼,好讓那魔鬼隨後進入一群將跑進海裡去的豬嗎?我從未在任何人身上看見過魔鬼,除非是那個人自己把魔鬼引上了身。我在那魔鬼身上覺察到的唯一力量,就是那個人自己給予他的力量。」


過了一會兒談話轉向了上帝。我們中的一個人說:「我想知道上帝是誰或者祂究竟是什麼。」這時耶穌說道:「我想我明白你們為何提出這個問題。你們是想澄清自己的思想。今天這個世界被許多相互衝突的想法攪得很亂。人們不去考證詞語的根源。上帝是今天存在的一切的潛藏本源和規律。一個造物的潛藏本源是神靈,而那神靈是無所不能、無所不知的。上帝是唯一的思想,這個思想是我們周圍一切善的直接原因和主導原因。上帝是我們在自己周圍所看到的生命的起因。上帝是一切真正的愛的源頭,而這真正的愛維持和聯結著所有形態。


上帝是一個不具人格的原則、定律。上帝從來都不是一個人,除了有時祂會化作一個慈愛的、每個人所獨有的父親。的確,上帝可以為了每個人而化作慈愛的父親和母親,給出所有一切。上帝從不會變成一個高大的存有,居住在天上的某處,住在一個叫天堂的地方,在那兒坐在一個寶座上並在人們死後審判他們。因為上帝就是生命本身,而生命是永遠不死的。前面那個形象只是從那些無知者的想法中產生出的錯誤觀念。


你們在自己周圍的世界中能看到的許多其它扭曲、變形也都是這樣。上帝既不是法官也不是國王,不是個能將其存在強加給你們並將你們傳喚至法庭的人。上帝是慈愛、寬厚的父親。當你們走近這位父親時,祂會伸開雙臂把你們緊緊抱住。祂並不太在乎你們現在是誰或者曾經是誰。你們始終都是祂的孩子,只要你們懷著一顆心和真誠的動機去找祂,哪怕你們是浪子,曾掉頭離開父親的家,現在厭倦了用生活的垃圾去餵豬。你們隨時都可以重新轉向父親的家,肯定會得到親切熱情的接待。豐盛的飯菜一直在那兒等著你們,餐具都已擺好。你們回來後不會聽到任何一個比你們先回來的兄弟責備你們。


上帝之愛就像山中湧出的清水。那水流在源頭處是純淨的,但沿途會變得混濁不清。當它最終流進大海時是那麼的暗淡、骯髒,與當初相比已面目全非。可一旦它進入海洋,污泥便開始沉澱到底部。這清水重又升上表面,融入幸福、自由的海水中,可以用來使源頭得到更新。


你們可以隨時看見上帝並與祂交談,就像你們對自己的父母、兄弟或朋友所做的那樣。實際上,祂比任何世俗之人都離你們更近,比任何一個朋友都更忠誠可靠。祂從不會拷問你們,既不易怒也不會失望。上帝從不會毀滅、傷害、為難祂的任何一個孩子或者任何一個造物、一個世界。假如祂那樣做了,那祂就不是上帝。一個評判、毀滅的上帝,一個拒絕把某件好東西給祂的孩子、造物或世界的上帝,只是某個無知的思考者臆想出來的。你們不必懼怕這樣一個神,除非你們有意要這樣做。


那真正的上帝會伸出手來說:"我所擁有的一切都是你們的。"你們的一位詩人曾說過:上帝比呼吸還親密,比手足離我們更近。他是受到了上帝啟發的。所有人都會受到上帝的啟發,當他們尋求良善或正義時。每個人都可以隨時得到上帝的啟發,只要他願意這樣。


當我說"我是基督,是上帝的獨子"時,我並不是在為我一人宣告這個。假如是那樣的話,我就不會成為基督了。我那時已清楚地看出,要想表現出基督,我和每個人一樣都必須宣稱是基督,然後去過聖潔的生活。在那之後,基督就必定會出現。假如我們不過聖潔的生活,我們也可以宣稱自己是基督,只要我們願意,但基督絕不會出現。親愛的朋友們,想像一下所有人都宣稱是基督並過上一年的聖潔生活吧,那該是多麼驚人的巨大覺醒啊!那結果是無法估量的。這就是我曾觀想到的遠景。


親愛的朋友們,你們就不能站在我的觀點上、看到同樣的遠景嗎?哦,你們為什麼用迷信的污濁暗影包圍住我?你們為什麼不抬起自己的雙眼、提升自己的想法、用清澈的眼光去看呢?你們將會看到在人類所臆造的一切之外,既沒有聖跡、神秘、痛苦,也沒有缺陷和死亡。當我說"我戰勝了死亡"時,我清楚自己在說什麼,但我必須被釘上十字架以啟發那些我所珍愛的人。


我的許多朋友已聯合起來幫助這個世界。這是我們生來要做的工作。曾經有過一些時期,我們必須把我們全部的能量都結合起來,以扭轉那一股股險些吞沒人類的浪潮,那是些錯誤思想、懷疑、不信神和迷信的浪潮。你們可以把這些稱作是惡勢力,假如你們願意的話。在我們看來,它們只是在人類允許它們作惡的範圍內才是惡的。


然而現在,隨著親愛的人們拋開他們身上的鎖鏈,我們看見一道越來越明亮的光成長了起來。這解放會使他們在物質主義中沉溺一段時間。但這會使他們接近目的地,因為物質主義對神明的抗拒並不像迷信、神話、神秘那麼強烈。那一天當我在水上行走時,你們以為我的目光是投向水底、投向物質的嗎?不。那目光是在堅定地凝視著上帝那超越一切深淵之力的力量。我一這樣做,水就變得和岩石一樣堅固,我就可以萬無一失地從其表面上走過去了。」


耶穌停下了一會兒。我們中的一人問道:「和我們聊天不打擾您嗎?不會打斷您的工作嗎?」耶穌回答說:「你們不會打擾我們的任何一個朋友,一刻都不會,而我想我也是他們中的一員。」


有人說道:「您是我們的兄弟。」


耶穌臉上微笑著放出光來。他說:「我謝謝你們,我一直都把你們稱作兄弟的。」


這時我們中的一人轉向耶穌說道:「無論誰都能表現出基督嗎?」


他回答說:「是的,要達到完美只有一條路可走。人來自於上帝,也得回到上帝那兒去。從天上下來的得升回天上去。基督的故事並不是隨著我的誕生才開始的,也不會隨著我被釘上十字架而結束。當上帝按照自己的形象、外貌造出第一個人時,基督就存在了。基督和這人只是一個。所有人和這人也只是一個。同樣,上帝是那人的天父,也是所有人的天父,是所有上帝之子的天父。正如孩子擁有其父母的品質一樣,基督也存在於每個孩子身上。在漫長的歲月中,這孩子曾伴隨著對自己基督品質的意識而活著,也就是說他能通過自身之中的基督,意識到他與上帝的合一。基督的故事就是從那時開始的,這可以追溯到人類的起源。


基督不只意味著耶穌這個人,還意味著更多的東西。這其中並無矛盾之處。假如我不曾認識到這個真理,我就無法表現出基督。對我來說這真理是無價的珍珠,是新酒中的陳釀,是其他很多人曾表達出的真相,是我完善並實現了的理想。


在我被釘上十字架後的五十多年裡,我曾和我的門徒以及許多我溫柔愛著的人們生活在一起。我教導過他們。在那些日子裡,我們聚集在猶太以外一個安靜的地方。我們在那兒可以免受迷信的查問者的打擾。許多人就是在那兒獲得了巨大的才能並完成了大量的功課。那時我明白,通過離開一段時間我可以接觸整個世界以向其提供幫助。於是我便離開了。況且,我的門徒那時信賴我遠超過信賴自己。為了使他們得到解放,我必須得離開他們。像他們那樣與我息息相通,難道不是隨時可以找到我嗎?


剛開始時,十字架象徵著這個世界所感受過的最大歡樂。它的腳立在第一個人在大地上行走之處。它的標記象徵著天國之日在大地上露出的曙光。重新看著它,你們會發現那十字架完全消失了,只剩下以祈禱的姿勢站在空中的人,他抬起雙臂做出祝福的姿態,把他的禮物發送給人類,朝四面八方自由地散發他的贈品。


要知道基督是與形體相匹配的生命,是與生俱來的能量。科學家們猜測到了這個能量,卻不知道它來自何處。要伴隨著基督去感知到,我們在體驗這生命時應將其自由地貢獻出去。要懂得形體的持續分解迫使人去維持自己的生活,而基督活著則是為了放棄肉體的慾望。要明白祂活著是為了一個祂不能立即享用到的好處。如果你們懂得了這一切,你們就是基督了。


請你們把自己看作是無限生命的一部分。同意為了共同的利益而犧牲自己吧。要學會行善而不去管結果。要學會放棄肉體生命和世間的所有好處。只管這樣去做吧。這既不會導致犧牲也不會導致貧窮。隨著你們把來自上帝的東西給出去,你們會發現自己有更多的東西可以給出,儘管有時職責似乎要求你們獻出一切,乃至生命。你們也將會認識到,無論誰企圖保住命的都會丟掉命。那時你們就會看到,純金是在熔爐底部的。火已使它完全擺脫了雜質。你們將欣喜地發現,給予他人的生命恰好就是你們贏得的生命。那時你們將懂得,接收就意味著慷慨地給予。如果你們犧牲自己的世俗形體,一個更高的生命將勝過它。我愉快地向你們保證,這樣贏得的生命是為所有人贏得的。


要知道基督的偉大靈魂可以降臨到施洗的河上。祂進入水中象徵著你們感應到這個世界的種種重大需求。感應到這個之後,你們便能夠去幫助你們的夥伴而不為自己的美德感到驕傲。你們可以把生命的麵包傳遞給那些求助於你們的飢餓靈魂,而這麵包永不會因給出而縮小。


你們要充分瞭解和展現自己的療癒才能,用那確保靈魂圓滿的神聖言語去治療向你們求助的人,去治療那些生病的人、那些疲憊的人,去治療所有背負著重擔的人。你們可以讓那些有意或無意中變得盲目的人睜開眼睛。一個靈魂跌落到了何種程度並不太重要,但是他得感知到基督之靈就在自己身邊,他得覺察到你們在用人類的腳和他行走在同一塊大地上。那時你們將看到,天父與其子的真正合一是在內部,而不是在外部。


當那外在的上帝被隔開,只有內在的上帝存在時,你們得保持從容、鎮靜。當你們心中迴盪著這樣的話:"我的上帝,我的上帝,你為什麼拋棄我?"這時要能夠克制住你們那眷戀的、恐懼的呼喊。當那個時刻到來時,你們不應感到孤單,而要知道你們就在上帝身旁,要知道你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靠近天父那慈愛的心。要知道你們最感絕望的時刻,也正是你們最偉大的勝利開始之時。同時也要知道悲傷無法打擊到你們。


從這一刻起,你們的信仰將如自由的高歌一般迴盪,因為你們完全地知道了自己是基督,而這基督之光應在人們中間閃耀並為了人們而閃耀。你們會瞭解到,當一個靈魂行走在發現內在基督的崎嶇之路上時,如果找不到一隻友愛的手,那這靈魂之中會存有怎樣的黑暗。


要知道你們是真正的神。你們也將如此看待所有人,他們真的和你們一樣。那時你們將會瞭解到,有一些陰暗的通道要伴隨著光去穿越,而你們的任務就是將這光帶到山頂。你們的靈魂將大聲唱起讚歌來,因為你們能為所有人提供服務了。到那時,伴著一聲歡樂的高呼,你們將登上自己與上帝合一的巔峰。


你們既不能用自己的生命去代替他人的生命,也不能用自己的純潔去為他人贖罪,因為所有人都是自由的神,是不受自身和上帝約束的。但你們將會知道你們可以影響他們,在他們能夠彼此影響之前。


這不是幫助一個靈魂,而是為他獻出你們的生命從而使他得以保全。但要非常小心地尊重這個靈魂,不要向他投去生命的洪流,除非他開放自己以接收這洪流。然而你們可以自由地向他閃耀出飽滿的愛、生命與光,那麼一個靈魂假如打開了他的窗戶,上帝之光就會流進去將他照亮。


要知道每有一個基督誕生出來,人類就升上了一個台階。你們擁有上帝所擁有的一切,而你們之所以擁有一切,是為了所有人的利益。當你們準確地提升了自己時,你們就把全世界都和自己一起提升了起來,因為你們在這條路上行走時,為你們的同路者踩平了道路。要在你們自身之中持有信仰,要知道這內在的信仰存在於上帝之中。總之,要知道你們是上帝的一座神殿,不是人手建造起來的屋宇,而是天地間一座永存的居所。那時你們將受到迎接,聽到那讚美上帝的頌歌:"他來了,那個王,他在這兒,他永遠和你們在一起。"你們在上帝之中,上帝在你們之中。」


隨後耶穌說,他今晚還要到村中另一位兄弟家裡去。所有人都站了起來。耶穌祝福了我們大家,和兩個人一起離開了房間。

 

 

 

●作者:[美國]Baird Thomas Spalding (英文版於1921年出版)
●法文版譯者:[法國]Louis Colombelle (法文版於1946年出版)
●廬影譯自此書法文版,原書名為:《大師們的生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70b07e0102vhbj.html

《靈修大師們的生活與教導》
http://san23.pixnet.net/blog/category/1415040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